中華民國90年11月3日星期六

誰能保證核電廠不會被911?
癌症疫苗、另類療法和藥政管理
這是什麼話?
組閣權?豬哥拳!
懷念最可敬的台灣紳士李鎮源院士
《選舉大家談》一段往事


誰能保證核電廠不會被911?

☉高成炎

  據外電報導,美國政府擔心核電廠可能遭受自殺飛機攻擊,下令禁止飛機航行核電廠附近。此一消息證實反核人士早已提出核電廠是軍事攻擊目標的說法。

 政府國安最高當局和國防、經濟、交通等相關部會首長應緊急召開核電安全會議,針對台灣核電廠可能遭受恐怖攻擊問題,及早提出因應對策,否則萬一事變將後悔莫及!全民必須了解,在恐怖攻擊問題上,我們和領土廣大的美國極為不同,危機更為嚴重!因為台灣三座核電廠和興建中的核四廠,都位於國際航線進入台灣的門戶,如果中國極端民族主義者或其他恐怖主義者劫機攻擊核電廠,航管單位根本難以及早區分是否為不正常航行,國防安全單位採取因應的緩衝時間等於零。

  而且,台灣是依靠國際貿易生存的國家,如果採取禁止航機接近核電廠的措施,幾乎無替代的飛航方案,台灣經濟將因此癱瘓!紐約世貿大樓的巨大量體遠遠高出核電廠圍阻體數十倍乃至百倍,在九一一攻擊中竟因高溫熔毀而完全坍垮,足見類似攻擊必將造成核電廠圍阻體解體,並產生應力爆炸,機電操控系統也必定受嚴重毀損而癱瘓,反應機組同時受到破壞,爐心熔毀的風險難以估計。

 我們要知道,核電廠的安全設計原則,是以人為疏忽或機電故障為假設,對人為故意攻擊破壞可說完全是設計盲點,因此,恐怖主義者除了可能「劫機」之外,也可能以滲透方式「劫廠」,採取同歸於「燼」的恐怖行動。

 以台灣的人口密度和經濟型態,一旦發生爐心熔毀之類事故,全台就算不淪為廢墟煉獄,也會經濟崩潰而亡國!另方面,由於「核子事故緊急計劃法」目前還在立法院凍結,就技術上而言,台灣目前並無核災變因應能力,朝野不能只管作秀性法案,立法院應該取消為選舉停會的做法,正常開會,將「核子事故緊急計劃法」以逕付二讀方式,儘速完成立法。

 我也呼籲扁政府,以九一一因素為理由,依情勢變遷原則在立法院正式提出廢核法案,讓台灣走出核子浩劫陰影!(作者高成炎╱台大資訊系教授、非核國家促進會召集人)

癌症疫苗、另類療法和藥政管理

☉謝炎堯

  台北市有一家診所為病人施打癌症疫苗,導致病人休克死亡,發生醫療糾紛,同時也引起衛生署醫政處的注意,除處以新台幣三十萬元罰鍰以外,於今年十月二十六日發佈公告,告知國人日本的「蓮見疫苗」和德國的「OBC疫苗」等所謂「癌症疫苗」,全球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認證其療效,核准作為常規臨床治療用途,因此,將「癌症疫苗免疫療法」核定為要施行人體試驗的醫療技術,非教學醫院不得施行,且不得向病人收費。

  依據醫學觀點,施打疫苗的目的,在於激動體內防衛機制,產生抗體,預防或治療疾病。坊間流行的「癌症疫苗免疫療法」屬沒被藥政主管單位承認核准的所謂「另類療法(alternative remedy)」,或是「非正規療法(unconventional therapy)」。 另類療法可分成真實的、可疑的,和詐騙的三類。

 要區別是哪一類,需思考解答三個有關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問題:一、考量的另類療法是否比使用慰安劑或不治療對病人有益?二、該療法是否和使用慰安劑或不治療同樣安全?三、如果對安全性有顧慮,是否預期的效益超過可能發生的傷害? 真實的另類療法,依照先人累積的經驗,對上述三個問題,有正面的答案,按照傳統,誠實的施行固有療法,合理收費,至少可提供病人精神上的慰藉,能支持求生的慾望,或給予病人比慰安劑稍佳的療效,所以只要另類療法無害,不誤導民眾延誤接受正規療法,文明國家的政府採取不干涉的態度。

  可疑的另類療法是神秘難解的和使用含有過量的重金屬,或其他有毒成分的藥劑,可能傷害人體健康。詐騙的另類療法,以謀取金錢為目的,擅自創造療法,若是誇大療效,誤導病人求醫,收取不當費用,是詐欺的犯罪行為。此兩類另類療法,應取締禁止。

  蓮見疫苗的創始者蓮見喜一郎醫師於一九三七年在東京淺川開業,自行設立研究室,於一九四八年製造「蓮見疫苗」,在東京杉並區開設珠光會診療所,治療癌症,蓮見喜一郎醫師於一九八八年去世後,其子蓮見賢一郎醫師繼續經營,並且在Tama市開辦一家醫院治療癌症。但是「蓮見疫苗」的療效,並沒有獲得世界醫學界的肯定,也沒有被日本厚生省認定是治癌藥品。

  蓮見疫苗有兩種,第一種是「一般疫苗」,自惡性腫瘤細胞膜的溶液抽取製成,含多醣體和醣蛋白體,可能引發過敏性休克,致人於死。第二種是「自體疫苗」,當病人使用第一種疫苗無效時,採取病人的尿液或陰道清洗液製成。另有輔佐劑,由小牛脾臟萃取,含有不飽和脂肪酸及其他物質,依不同腫瘤有八十多種製劑,此輔佐劑也可能引起過敏性反應。

 使用時須將疫苗和輔佐劑混合,每五日皮下注射一次。台灣也有人使用日本的「丸山疫苗」,此疫苗由丸山醫師創製。丸山中學畢業前罹患肺結核,休學三年治癒後,才進入日本醫科大學習醫,在東京大學專攻內科學的哥哥擔心他的身體,建議他專攻皮膚科,故成為一皮膚科醫師。

 結核菌素是結核菌發現者Roberto Koch製成,於一八九○年開始在德國柏林大學試用治療肺結核,可是會引起發燒及症狀惡化,包括咳血及分泌物增加。

 丸山醫師於昭和十九年(一九四四年)將人型結核菌培養液加蒸餾水及加熱後的抽出物,用於治療皮膚結核,於昭和二十二年五月在日本皮膚科學會發表,昭和二十六年再度改良,宣稱尚可治療痲瘋病,而結核菌及痲瘋病菌屬同族,據當時統計,罹患結核及痲瘋病病人不罹患癌症, 推理是細菌抗體有抑制癌細胞的功能,所以自一九五六年開始用於治療癌症。

  丸山醫師於昭和五十一年十一月向厚生省提出申請製售丸山疫苗的許可證,沒有獲准,昭和五十五年六月一日由東京大學法學部教授竹條原一帶頭組織丸山疫苗製造認可促進請願團,向厚生大臣園田直請願,歷年共有十一萬七千人參加。

 昭和五十六年七月十日,厚生省中央藥事審議會抗惡性腫瘍劑調查會判定丸山疫苗無效。竹條原一教授等人於昭和五十六年七月十一日在朝日新聞朝刊,七月二十六日在每日新聞週刊刊登反駁文章。

  昭和五十六年七月二十一日,竹條原一教授等人再度向厚生大臣村山達雄提出請願,要罷免厚生省中央藥事審議會委員兼抗惡性腫瘍劑調查會主席櫻井欽夫,和癌研究會癌化學療法中心所長調查員塚越茂。

  昭和五十六年三月十九日,眾議院議員菅直人指責櫻井欽夫和塚越茂手握審查抗癌藥的大權,又主持研發Krestin和Picibanil抗癌藥,自行審查核准製造,是考試兼打分數同一人。

 Krestin就是台灣暢銷的「香菇精」,昭和五十年八月一日申請製造銷售許可證,昭和五十一年八月二十日即獲准,由吳羽化學工業製造,年販賣金額日幣四百億元。Picibanil於昭和四十七年七月三日申請,昭和五十年一月二十日獲准,由中外製藥製造,年販賣金額日幣二百億元。

  比較鮮為人知的日本治癌藥尚有Ancer-20注射液,是人型結核菌青山B株的熱水抽出物質,是核酸與arabinose、mannose和葡萄糖等多醣體的混合物質,宣稱動物實驗顯示可促進放射療法所引起的骨髓造血機能障礙的恢復,預防或減輕白血球的減少。此製劑的療效也沒有獲得世界醫學界的肯定,日本厚生省也沒有認定是治癌藥品。

  日本和德國都是科技先進國家,其機械、電子、和精密儀器產品,品質優良,功能卓越,有目共睹,所以一般民眾將對這些產品的信賴,直接延伸到藥品的療效,愛用不疑。

 可是藥品的藥效和安全性,不同於一般工業產品,其特點請讀者參閱「生物醫學研究的倫理和新藥研發」(十月三十日,自由廣場),另有一套周延的研究開發規範,和嚴謹的審核管理制度,這些規範和制度,在一九六○年代才建立,以前無須審查,只要有人製造,可以自由銷售,最多只要登記報備即可。

 所以一九六○年代以前的各種藥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不能完全接受不疑。即使現代藥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因為研究作弊和評估的困難,也不能完全相信,聰明的讀者,應運用智慧,向有醫德又有學問的醫師請教,不要盲目聽信推銷員的言詞,輕率購買使用。(作者謝炎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

這是什麼話?

☉ 張國財

  每屆選舉,台灣就變得好像「瘋人國」一般,各種 話紛紛出籠。

  話之一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別的不說,光看那立法院內,大哥立委羅福助頤指氣使如入無人之境,鼠輩囂張橫行如鼠疫再世,更有那一再為黑、金聲援護航的「愛心媽媽」謝大媽,這一票人,一個個不都是人民選出來的?說什麼選民的眼睛雪亮,太睜眼說瞎話、太諷刺了吧?

  話之二是:左一句「愛台灣」、右一句「愛台灣」─子孫早已移民落戶美國的,他說自己「愛台灣」;對中國極盡諂媚逢迎之能事的,他也說「愛台灣」;動不動替中國恫嚇台灣的,不必懷疑,他也「愛台灣」;一忽兒棄台投共,一忽兒又吃回頭草的,他仍然「愛台灣」。台灣有這麼多政客愛,內政、外交卻處處耍不開,不亦怪哉?

  話之三是:台灣已沒有族群問題─由人口結構看,台灣老住民如果有強烈的族群意識及排他性,那馬英九選台北市長大概只能閃一邊涼快。但是,回頭看看眷村的投票行為,必然驚覺:不必任何候選人撩撥,族群意識已然十足發酵。原來,指責別人挑起「省籍情結」、「族群意識」的,赫然就是最有「省籍情結」與「族群意識」的那一小群人;啞巴吃黃連、打落牙齒和血吞的,正是不會分族群的那一大群人。

  話之四是:抓賄選是在搞「綠色恐怖」─國民黨在台灣執政半個世紀,有「輝煌」的賄選傳統,每次選舉雖然也喊要抓賄選,無非是玩「做賊喊捉賊」的把戲。現在,民進黨上台了,法務部長陳定南喊查賄,愈來愈像玩真的,習慣「選以賄成」的國民黨緊張了,有大呼「綠色恐怖」的,更有立委(國民黨的游月霞)藉質詢陳定南之便放話:「你和阿扁出去小心點」。

 賄選有理、抓賄討打,這是什麼世界? 話之五是:「現行法律並未限制不同政黨不能同時推薦同一人選」─台北縣長參選人王建登記參選的政黨是新黨、國民黨、親民黨三黨並列,與現行選罷法施行細則第三十五條之一「經政黨推薦之候選人,應為該黨黨員」明顯牴觸。

 國民黨、親民黨回覆中央選舉委員會的文件中令人噴飯地稱王為「精神黨員」,「精神」兩字,真是神來之筆。有「候選而替他黨助選」前科的王建 ,精神可能真有問題。怎麼說呢?一個人沒加入任何政黨,心向某黨,那絕對說得過去;本身已入黨,又和其他黨眉來眼去,那已算「精神外遇」了;如果和一個以上的他黨左擁右抱,那不是「精神分裂」了嗎?

 黨員就黨員,難道還有「肉體黨員」與「精神黨員」之分?此好比,台灣人就台灣人,中國人就中國人,肉體上心不甘、情不願地當台灣人,精神上幻想當中國的「精神國民」,累不累?神經有沒有問題?王聖人的「精神黨員」視同黨員如果說得通,那建議下次宋楚瑜就以「精神國民」身分,參選美國總統,如何? 話之六是:「不能過度關心,不是無情無義」─二○○○年總統大選時「過度關心」宋楚瑜的台中縣議長顏清標,十月二十七日成立立委競選總部時,卻慘遭宋楚瑜放鴿子。

  宋楚瑜未在顏老弟競選總部現身的理由是「因為要尊重司法程序獨立審判,不能過度關心」。身陷囹圄的顏議長,可能沒唸過「狡兔死、走狗烹」的名句。

 簡單一句話啦,沒有剩餘利用價值的人,值得「過度關心」嗎?顏議長出道也不只一天,應能參透宋主席的機關;顏議長諸親朋好友怒責宋主席「無情無義」,於事無補,就別再鬧了,算上一次當學一次乖吧。 只是,選民哪一天才不再上醜陋政客的當呢?(作者張國財╱新竹師院副教授)


組閣權?豬哥拳!

☉ 郭峰淵

  最近,立委選舉最熱門的話題是「組閣權」。筆者為了解其意,翻遍五權憲法與四書五經,卻不得其解。但無意間卻發現一空前絕後、精深奧妙的「豬哥拳」。

  首先,此「豬哥拳」並非坊間百姓所流行的酒拳,而是由豬八戒所創,專為達官貴人所量身訂做的中國功夫。要真正學到此拳精髓,一個人首先要進行「心靈改革」,即必須想如豬八戒、行如豬八戒,吃也如豬八戒,才能將「豬八戒精神」融會貫通。

  然而,又何謂「豬八戒精神」?話說唐僧帶著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到西方去取經,來到一處荒野。正是六月天氣,太陽像一團火,曬得他們口乾舌燥,八戒額上掛著汗珠,熱得難受,便裝出一苦臉:「我肚子疼痛,走不動了!」六月的南風一陣陣吹來,他不覺打起瞌睡。

 驚醒之際,發覺身旁有顆大西瓜。八戒看著瓜兒卻又饞得口水直流,便將瓜兒一切四份,心想:瓜是自己找到的,理應吃塊大的,便有意分不平均,挑選了最大的一塊吃了起來。可是,一塊瓜不解渴,就把孫悟空的這塊也吃了;越吃愈想吃,又將沙僧這塊也吃了。連吃了三塊瓜,索性把最後一塊也往嘴裡送。

 一邊吃,一邊說:「師父!師父!不是老豬不留給你,一則實在口渴,二則一塊瓜不好交帳,讓老豬代您吃了吧!」 豬八戒一邊說肚子痛,一邊吃西瓜,又將師父、兄弟的西瓜全部吞下肚,最後又編製了一套歪理,正是最典型的「豬八戒精神」貪得無厭、自私自利,嘴巴講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當然,豬八戒陪伴唐僧取經所發揚光大的德行不止於此。豬八戒好色,「看到查某他就去」,害得他人受苦受難。他懦弱無能,卻又喜歡虛張聲勢、裝模作樣。他有時口出仁義道德,卻暗地裡結黨營私、欺騙善良。西遊取經本是要造福大眾,他卻是虛偽、嫉妒、詆毀、挑撥離間,造成團隊的分裂。

 所以這套中國功夫可說是法力無邊,是中國社會要升官、發財、成名、立業的必備之術。而在廿一世紀剛開始的今天,它不但未曾式微,反而更加進步。其中最重要的改良之一是「豬母拳」的發明,之二則是使用「豬哥拳」、「豬母拳」來交戰,不需肉搏,只要在傳播媒體進行即可。以故男男女女,若有志於功名,必要精通「豬哥拳」及「豬母拳」,透過現代傳播技術包裝,炫得全國上下昏頭轉向。

 只要「豬哥拳」及「豬母拳」打得好,「組閣權」也將唾手可得。不幸的是,「猴死豬哥也無命」。選舉開始以來,只見不同黨派政客及媒體寵兒們大打「豬哥拳」及「豬母拳」,刀光劍影之中,卻從不見豬肉,不知政策為何。

 民主時代,人民當是孫悟空,站在自己崗位上,認真工作,對政治人物所求不多,只要認真、負責、誠實、專業的立委,而不是嘴講「組閣拳」,手打「豬哥拳(豬母拳)」的政客。

 豬八戒太厲害,會把孫悟空搞死,整個國家社會也只能向下沈淪。阿彌陀佛,期待有志從政及掌握媒體的善男信女能深知箇中道理,千萬別讓台灣「猴死豬哥也無命」。(作者郭峰淵╱中山大學資管系教授)

懷念最可敬的台灣紳士李鎮源院士

☉ 李勝雄

  我認識李院士是在十年前的十月十日,與高成炎教授、林宗正牧師、羅文嘉在李院士的座椅後面為廢除刑法一○○條抗議靜坐時,有與他寒暄幾句而已,當時我就很為感佩七十六歲高齡、德高望重且有中央研究院院士高銜的他,不怕得罪國民黨當局,能挺身而出,主持正義,說到做到。

 不過當時,只有在街頭運動中遇見,並無單獨相處機會,對他的為人處事,只有遠敬的成份。 在一九九六年十月建國黨成立後,他扛下創黨主席之重任,林山田教授為副主席,我被任命為秘書長,與李院士、林教授日夕相處,尤其我要向李院士呈遞公文及報告黨內事務,常有與他單獨相處的機會,使我深深了解他的人格作風。

 一直至今,我仍時時緬懷在近二年密切相處以後,時常來往向他請益相聚的時光,從他身上看到一位最可敬台灣紳士的風範,使我非常慶幸能認識他又與他共事。

 尤其在他今年五月中因貧血病症住進台大醫院,一直到十一月一日早上看他最後一面,當晚六點多息了世上一切勞苦,更使我非常思念他。 李院士不善言詞,因為他是實踐力行、認真做事的人。 每日上下班都很準時,看公文甚為仔細,常字字斟酌,非常計較,主持開會或出席各種會議,自頭到尾全神貫注,很少中途離席或顧左右而言他。

 有時在演講會,他坐在前排,累了也不肯離席,林山田教授不忍心要他下去休息,他仍堅持至結束為止。街頭遊行,他都與群眾開始一同步行至終點。

 他慷慨好輸,不但不支領黨主席薪水,又常捐款給黨部,及出錢宴請黨工,自己卻很節省,由機場回家都搭公車,很少叫計程車。他待人很厚道,很少發脾氣,對人實話實講,不拐彎抹角,雖然嫉惡如仇,卻能寬恕不記恨,他很信任人,不喜歡不誠實的人,因此,他很氣恨國民黨的外來政權,以虛幻的一個中國政策,使台灣在國際上無國格、無尊嚴,他堅持台灣要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的主張始終如一,永遠不變。

  與李院士相處是相當輕鬆愉快的事,因為他平易近人,和氣親切不擺架子,不說假話。李院士夫人常陪他一起出入,夫妻感情非常好,有一次我與林山田教授陪他在桃園機場送別李夫人赴美,他一直看著李夫人從出境玻璃門消失後,才依依不捨跟我們離開。

 我當時就跟林教授講,我自嘆不如,可見,李院士不但愛台灣是身體力行,對自己的牽手更是愛惜有加。住院期間,高俊明牧師夫婦、羅榮光牧師、義光教會許承道牧師、田孟淑長老及我常去探望,他很希望他能信耶穌。我就向他及夫人說,聖經約翰書一章29節記載「凡行公義之人都是他(上帝)所生的」,就成為上帝的兒子而有了永生。

 在九月二日許承道牧師問他要信上帝否,他坐在椅上清楚說「要」,許牧師就在高李麗珍、田孟淑及我三位長老及李夫人面前,為他施洗。

 李院士一生言行,就是彌迦書六章8節所說「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的一位紳士,配得上帝在天上要賜給他的獎賞,就是永遠平安與喜樂的生命。謹以此文紀念李院士,並安慰李夫人。(作者李勝雄╱律師)

《選舉大家談》一段往事

☉ 何信頤

  八十九年二月十九日元宵節,筆者偕友人到平溪參加台北縣政府舉辦的天燈活動,由於交通運輸不順暢的缺失,幾千人在平溪山上淋雨,很晚才回到台北市。

 筆者當晚投書「自由廣場」,而「自由廣場」也以很快的速度刊出(請參閱「參加天燈活動,回不了家是自己活該嗎?」自由廣場,八十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二月二十一日早上見報後,沒想到早上八點鐘筆者在上班地點便接到蘇貞昌縣長親自打來的電話。

 (編者說明:未經作者同意,「自由廣場」不會將作者的資料提供給任何人。蘇貞昌縣長當時係根據該文文末作者簡介「馬偕醫院婦產科醫師」,打電話到馬偕醫院查詢,進一步與何醫師取得連絡。)除了再三向筆者道歉外,也請教筆者改善解決的方法,並保證立即檢討改進。

  一個鐘頭後,筆者又接到平溪當地負責交通的警察局分局長來電,也是想實際了解當天交通管制上民眾確實遇到的狀況,因為縣府下午立即要開檢討會報。

 這兩通電話著實把筆者嚇了一跳,因為筆者只是一介平民,甚至在接到縣長和分局長的來電時,還會緊張地立正講電話。而在第二天早上,蘇縣長立即親自為文在「自由廣場」對元宵節當天交通管制疏失道歉,並指出來年檢討方案。

 短短四十八小時內,台北縣政府這樣的動作,讓筆者的態度大大改觀。原本以為只是在報紙一角發發牢騷,大概也沒人理;沒想到蘇縣長及相關主管親自回應,馬上道歉檢討。

 到了今年要放天燈時,縣府的宣傳中也特地提到,去年因交通問題讓一部份民眾不滿意,今年一定不會再發生。

  這整件事件讓筆者耳目一新,原來在「自由廣場」投書反映真的有效。後來看了很多縣市首長的表現,有把風災來時自己不在縣內留守,責任怪到氣象局預報差了六十公里;首都泡水了,先怪老天爺再怪中央,一定要輿論和議會都發飆了,再勉強擠出好像有人禍的樣子。

 看到這些荒腔走板的演出,有時真覺得台北縣政府當時實在太天真太傻。 其實台北縣政府也可以不理我們,反正不過幾千人困在平溪嘛,推給天候不佳就好了,吵個幾天,大家就忘了。可是台北縣政府沒有這樣做,反而馬上由縣長帶著相關主管第一線就跳出來道歉檢討,讓原本氣急敗壞的市井小民也不得不折服。

  其實,選一個縣市首長父母官,和統獨無關,和藍綠對決無關,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公僕的觀念,和革除官僚的氣魄。選一個縣市首長父母官,不需要帥哥,不需要聖人,也不需要媒體寵兒。他只要讓民眾知道,他聽到了人民的心聲;讓我們覺得很安心,不是投完票就再也沒人理我們,那就夠了。(作者何信頤╱醫師)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