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4日星期日

模糊化的效應
十問許介鱗
吃銅吃鎘 吃毒像吃補
高中生的理化程度怎麼啦?
功臣與犒賞
《選舉大家談》 我敢大聲講


模糊化的效應

☉陳茂雄

 最近陳水扁出書,提到民進黨轉型沒有成功,的確如此。民進黨與國民黨一樣,一個沒有執政的準備,一個卻是沒有下野的準備。資本主義國家,在野黨大都走環保、生態保育、勞工等路線,因為資本家、中產階級的地盤往往被執政黨佔去。

 總統大選前半年,民進黨本身就沒有想到會在二○○○年坐上總統寶座,所以在選戰方面,重點還是放在環保、生態保育、勞工方面打轉,選後民進黨打算改變方向,但其支持者不能接受它轉型,不同意新政府延續國民黨的政策,而民進黨又沒有力量對抗在野黨在國會的優勢。總統制國家因為總統擁有組閣、否決等權,所以國家權力中心在於總統府;內閣制國家由國會來組成內閣,內閣要向國會負責,所以國家的權力中心在於國會。

 中華民國的體制,國家的權力中心不偏向國會,也不偏向總統府,當總統與國會多數黨屬同一個政黨時,國家還會安定,若不屬同一個政黨,政局必出現亂象。依憲法的規定,總統任命行政院長以及各部會首長不必經過立法院同意,所以總統所屬的政黨就是執政黨乃毋庸置疑的,可是中華民國的體制又不像總統制國家,總統擁有否決權,所以國會形成一股掣肘的力量,總統與國會就像雙頭馬車一樣拉著國家大權。

 所以民進黨的困境並不是轉型問題,而是中華民國的體制,使國會少數黨沒有執政的空間,但這還不是民進黨的致命傷,使民進黨勢力嚴重傷害的是新政府學國民黨走模糊化的路線,背景不同,模糊化會使國民黨長期佔有政治資源,可是卻使民進黨受到嚴重的傷害。

  早期國民黨是以獨裁手段來統治臺灣,因而累積相當多的資源,也凝聚相當大的政治勢力,所以國民黨內部並不存在特殊的政治理念,多數人是為了政治資源而留在國民黨。

 蔣介石與美國簽訂中美協防條約的第二年,雙方發表聯合公報,中華民國不得以武力反攻大陸,當時又抱著「漢賊不兩立」的立場,堅拒「和平統一」,這種不戰不和的立場就代表「中華民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可是中國法統勢力不願意使政權本土化,若宣告「中華民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臺灣就變成一個獨立的國家,如此就沒有理由抗拒政治民主化,然而只要由臺灣全體人民票選各級政府的首長以及議員,必定同步產生本土化的政權,這是中國法統勢力所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執政者宣稱要反攻大陸,並以備戰為理由實施獨裁統治,那階段名義上是要反攻大陸,實質上是使「中華民國」獨立,這是國民黨第一階段的模糊化政策。 李登輝執政後,臺灣的政治乃逐漸走向民主化,政權本土化也同步產生。

 當時李登輝雖貴為總統,可是外交、國防、特務還是為法統勢力所掌控,若不小心對應,不但會丟掉政權,連性命都保不住,更連帶使臺灣的政權又回歸到中國法統勢力手中,所以只能以漸進方式使政權本土化的事實浮出檯面,一方面終止戡亂,不再將對岸當作叛亂組織,也就是默認對岸是一個政治實體,奠定兩國論的基礎,一方面又訂定國統綱領,以統一中國為最終目標,但這個目標再等千年也達不到,因為兩岸的背景不同,不可能在政治與經濟方面會達到均等。

 那時期部分中國法統勢力因為不能接受政治本土化,所以另組新黨,但有一部分中國法統勢力還留在國民黨,與本土勢力一起分贓政治資源,形成第二階段的模糊化,本土勢力與外來勢力(中國法統勢力)混在一起共享資源,在國家定位方面則模糊不清。直到後李時期,才出現「兩國論」,「中華民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主張正式浮出檯面。 民進黨看到國民黨的模糊化無往不利,所以也跟著走這個路線。

 政治上不是黑就是白,沒有中間路線,臺灣存在著本土勢力與外來勢力(中國法統勢力)的對峙,不可能有介乎本土與外來之間的勢力,所以民進黨所說的中間路線,事實上是模仿國民黨的模糊化政策,可是國民黨賴以生存的妙計到民進黨的手中完全失靈。

 任何國家,政權本土化本來就是自然會發生的,國民黨原來是屬外來政權,在政權本土化之後,外來勢力仍潛伏在國民黨裡面,與本土勢力形成和平共存的局面,因而出現模糊化的國家定位,保存了政黨的實力。

 而民進黨本來就是屬本土勢力,若積極推動政治本土化,即使會出現小挫折,但根基會越來越穩,可是民進黨走模糊化路線,不只嚴重挫敗,還使臺灣意識瓦解,民進黨是太不瞭解「中國人」的個性。

 若不健忘的話,大家應該記得總統大選時,蔣家、梁肅戎、陳履安等中國法統勢力大老均支持連戰,可是他們都帶不動中國法統勢力的支持者,因為這一群人太講究血統,非純種的中國人不可能得到他們的認同。具有「半山」血統的連戰都得不到他們的支持,民進黨算老幾? 外來勢力抨擊李登輝支持臺聯只算是一種藉口而已,他們真正仇視李登輝的原因是他使臺灣的政治本土化。

 李登輝執政時期有不少人是因為政治利益而親李,不是真正有本土化的理念,在李登輝下野之後,這些人都存觀望的態度,所以親李的勢力並不如預期。可是連戰最近大力抨擊李登輝,走反本土化路線,拋棄了模糊化,此舉將夾殺國民黨內部的「模糊」人士,間接使臺聯勢力膨脹,連戰並不知道國民黨只能生存在模糊中,清晰化反而會壓縮它的空間。

 民進黨走模糊化路線而挫敗,國民黨卻因拋棄模糊化而萎縮,而坐收漁翁之利的卻是宋楚瑜。 (作者陳茂雄╱中山大學教授)

十問許介鱗

☉李喬

  日前報上有一篇題為「李登輝坐大黑金政治、又受日右翼影響,帶給台灣『不和平』」的文字,是記者專訪許介鱗的文字。

 原來許介鱗近中將出版名為「台灣史記」(第四卷),這個篇名應是該書主要論點。書未上市依例不宜批評;評之還有送花籃之嫌。不過檢視全文,眉目清楚,該書內容與動機已然浮現。

 其次,名為「台灣史記」大有學術架式,若然,筆者不敢置喙。不過通觀訪稿層次,加上如此著力專訪,可知論點必然不離許介鱗方寸。這是一篇近乎謾罵的宣傳品。如此,筆者覺得可以放膽提出心中之疑,質疑於許先生,並就教於方家:

  一、許介鱗一口咬定:台灣黑金政治是李登輝先生的罪過。請問:一九四五年以來的台灣政治不就是國民黨的統治史嗎?「黑金│權力」結構不正是國民黨本質嗎?戒嚴時期,國家機器本身就是「黑」│槍桿子暴力,並以之吸取全民的「金」。宣布解嚴之後,國民黨操縱黑道,並以金錢收買政客而操縱派系。這個事實要由李登輝先生負責而漂白國民黨,說得過去嗎?視點拉到眼前:請畫出當今立法委員的「黑金脈絡圖」看看,其龐大穩固與「結構性」,李先生一人之力行嗎?若然,「三一八」後,李先生會被連氏趕下台嗎?

  二、許氏再三責備的是「李登輝堅持台灣化」。台灣化變成大罪?事況回到源頭:在台灣提「台灣化」實際是台灣被長期「去台灣化」的不義不法,不得不以「台灣化」回歸為「正常、正當」。「現代國家」的精義在於「主權在民」,政府行政必須「人民在場」。台灣的主權在本質上回歸台灣人民、政府的成立與行政,台灣人在場。所以台灣化、本土化,在台灣而言就是民主化,「現代國家」的實踐。請問李先生的堅持,錯在哪裡?

 三、許介鱗對於日本右翼十二分不滿,原因是唆使李先生不與中國協調而反中國。就文中所提「日本右翼影響說」似乎很牽強。就假說為真:李先生因而對中國「提早」產生警惕、謹防陷阱。這樣有罪嗎?再者,中國所謂「協調」就是「研究如何被併吞」,絕不允許「說不被併吞的道理」;如果違反此鐵律就是「反中國」;反中國者唯被摧毀乃可。許氏敢挑戰這個「中國鐵律」嗎?然則如此論斷李先生與日右的人,站在什麼立場,替誰說話?

 四、許說:台灣今日的經濟基礎是靠統治機器及大陸財富搬到台灣造就的。這段話的前半是說:台灣好在有蔣介石的極權統治才有今日繁榮?這個笑話「不方便」申論,後半卻是最原始的無聊牽扯。約二十年前有一個極端鄙視台灣的文人首倡「中國金條裕台說」,在前年中國的「學者」也引為論述。實在想像不出身為大學院長的許氏,也作這樣的發言。這樁事況似乎應予找證據、並予量化。到底蔣氏黃金若干?養老殘、私藏與浪費、運走等等若干?台灣由農而工的進程中,資金運轉如何?

  五、許說中,令人最難予消受的是「現代摩西應該是蔣介石,怎麼會是李登輝呢?」嗚呼哀哉!此說。蔣氏在中國殺死害死數千萬人,在台灣至少數萬人;蔣氏永抱祖國正統,念茲在茲的是回去搶奪政權;根本無視、鄙視「迦南」的土地與人民。摩西為何出埃及,出埃及成為普世的象徵。許先生的並比是不類更是不倫,何以荒謬如此!

 六、許責備李先生為德不卒,未能將台灣推向民主臻至西方諸國境地。誠然,這是李先生的遺憾。然而求全責備之餘,為何不也觸及背後的邪惡黨國機器?退一步說,會以此責備李先生,自己卻向獨裁中國搖旗吶喊,這又為什麼?

 七、許說中有一奇特推理:台灣獨立對日本有益,所以是錯的;這個「有益」對中國有害,所以反對日本(右翼)。日本何以有害台灣?因為增加中國併吞台灣的困難度?在台灣,這像是人話耶!難以理解的是許氏能夠「理不直氣很壯」?

 八、李先生語言中把習慣的「士農工商」,改說為「商工農士」。這是目下台灣社會的產業變化的指示而已。至於「士」敬陪末座,這是要求智識人謙卑於現代社會耳。這又何罪之有?許氏把黑金橫流歸咎於商工掛帥,邏輯奇特而又反世潮不說,這些又怎能歸罪於李先生一人?

  九、許說李與日本友好,承認日人對台灣發展的貢獻,接下去由日中對立,台灣友日,於是就變成「反中」,於是推論成「省籍對立」,而省籍對立又成了李先生的罪責。 現在我們攤開「省籍對立」的真相:台灣政權長久被少數特權階級獨佔,但非大多數外省人都得其利。這少數特權者以法統道統自居,自以為取得正當性,政黨輪替,實現主權在民時,特權者受不了了。特權者以法統道統為武器想復辟,彼等能量不夠,「自然」往中國傾,中國找到最佳內應戰友。特權者挾外省族群以增戰力;「作賊喊捉賊」,自己搞省籍對立卻誣賴台人。 親中媒體搧風點火,擴大戰果。台灣的族群對立,正本清源,罪魁禍首是誰,不是清清楚楚嗎?當李先生攬著馬英九的腰,高喊「新台灣人」;搭著宋楚瑜的肩,支持宋選省長,摒台籍的吳伯雄於寶位之外。此時台灣人沒說什麼,「所謂外省人」呢?事實不是這樣嗎?

 十、許先生斷言李登輝很難「有終之美」。誠然,李先生歷史地位仍在未定之天。不過有一事實是:台灣的外來殖民者都拿「以台制台」對付台灣人,而且代代成效卓著,台人心靈創傷極重。然而殷鑑不遠,歷代台奸,下場並不很美;往日台奸已被棄於歷史垃圾場裡,今日如果有台奸,其下場必然相同。這是悲哀的被殖民者所堅信的。以此奉告許教授,沒有別的意思。無言無言,好自為之。(作者李喬╱台灣筆會會長)

吃銅吃鎘 吃毒像吃補

☉ 陳文卿

 從汞污泥事件開始,陸續在各地傳出的有害廢棄物非法棄置事件,有鎘米,有銅木瓜;有的在屏東,有的在桃園,現在是彰化、台中。看來台灣人真是神勇,吃銅吃鐵,吃毒像吃補。

  據環保署資料顯示,目前有案可查的廢棄物非法棄置場址已超過170個,地圖攤開來,從南到北,滿目瘡痍。有個戲言,其實我們的廢棄物污染場址只有一個,就是整個「台灣島」!福爾摩沙島沉淪到如此田地,不管是過去執政或是現在執政的,誰能拍拍胸脯說沒有責任?政客成天講愛台灣,但有誰認真去關懷這塊土地所受的蹂躪? 當接二連三的污染事件一再發生時,媒體或政府無不一再指責企業界不重視環保,或民眾缺乏環保意識。

 但弔詭的是,當你走到高雄縣仁武鄉,彰化縣的溪州鄉,或是任何一個設有焚化爐的鄉鎮時,卻可很輕易的聽到「戴奧辛」、「汞污泥」等教科書上的專有名詞從鄉下阿伯嚼著檳榔的口中蹦出來,似乎台灣的環保教育已推動得十分成功了,而執行這項教育功能的卻是媒體,與正規教育體系絲毫無涉。

 我們的社會沒有環保教育,而只有環保宣傳、環保運動。因為大家所熱中的是「環保運動」,所以明明是可以解決廢棄物處理問題的各項環保建設,不管是焚化爐還是掩埋場,能夠順利完成興建的幾乎是絕無僅有,而其中最麻煩的癥結點還是民眾抗爭。 但是除非我們有本事讓所有的產業皆關門大吉,否則產業持續要生產,廢棄物終究會產生,明的無處去只好暗地裡四處流竄,這是去年高屏溪的廢溶劑污染事件發生的根本緣由。

  因為民眾對接受環保教育缺乏興趣,所以當環保機關信誓旦旦地向民眾說明將建一個標準的掩埋場,其上有覆土、有沼氣收集系統,且廢棄物進場前都必須要求做好妥善之前處理安定化措施時,民眾卻無絲毫興趣聽,去進行瞭解。

 由此證明我們的環保教育是失敗的,因為我們只讓民眾認識各種污染物的危害性,而沒有機會讓民眾瞭解,藉由技術與管理,廢棄物其實是可以得到良好控制的,甚至於有一大半是具有資源回收之經濟效益的。

  環保工作推動到今天,最大的諷刺是,我們一方面對於經環保機關嚴格審查設立,且處理結果可符合環保法規之廢棄物處理設施橫加阻撓。另一方面卻對於毒性濃度及危害性影響皆千百倍於前者,而且不定期出現在你我的家園週遭之有害廢棄物習而不察,謂之「明察秋毫,而不見輿薪」。 事實既然是如此,環保機關也已經從連年推動廢棄物處理設施工作的挫折中,獲取教訓,因此不改弦易轍是不行的了。

 所以必須將重點從以往消極性的廢棄物處理工作,轉變為積極性的推動資源化產業,以創造雙贏。這將是台灣之產業發展結構繼轉向高科技產業後,再轉向產業生態化之機會,類似的例子,日本、歐洲等皆曾推動得十分成功,值得國內學習。

  以日本北九州的「生態城鎮」(eco-town)為例,其中所設置的各種資源化工廠中,廢汽機車回收率可達85%以上;廢家電產品中,亦有90%以上的原素材可取回再循環利用。

 這樣幾乎所謂「零排放」的奇蹟,乃是配合環保科技的研發,而能將原曾遭受鋼鐵工業(日本近鐵)高度污染的城鎮,脫胎換骨成為吸引大量國內外教育、研究單位爭相參訪,及民眾觀光學習的地方,對促進地方繁榮,及天然生態景觀之保持貢獻十分卓著。

  所以環保問題的解決要靠管理、靠技術,一味的抗爭圍堵是將廢棄物逼上絕路的下下策。我們可以仿科學園區集合光電、半導體製造業,在同業的競爭下能開創技術領先之先例,推動設立新世代的環保科技園區,以建立永續性的再生資源循環體系。此將不僅是掩埋場或焚化爐而已,而是從根本上大量減少廢棄物之產生量,同時降低直接生產成本(再生原料利用)及間接成本(廢棄物處理費),以提高整體之競爭優勢。

  很多地方歡迎大學,高科技科學園區的設立,卻排拒環保設施,如此強烈喜惡,是承襲長久以來對環保工作的誤解。因此,如果我們的環保建設能兼具此二者中人文教育與科技學術之正面功能,並從生產(產業經濟)、生活(教育與休閒)、生態(環保)的「三生」觀點,來將產業、環保與社區發展緊密結合而共存共榮,未嘗不能開創另一個新契機。(作者陳文卿 ╱工研院研究員)


高中生的理化程度怎麼啦?

☉ 高生

  剛考完第一次期中考,我想高二的自然科教師最想問的就是「同學們,你們到底在唸什麼?」家長最想問的是「我的孩子物理化學出了什麼問題?」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於「我們的國高中自然科課程設計出了什麼問題?」這可分成三部份討論。

  第一,課程銜接的問題:高國中的課程在近一兩年有重大的轉變,但銜接出了重大的問題,本屆高三生是高中新課程的第一屆,但卻是國中舊課程最後一屆,而高二生就可憐了,他們是國中理化新課程的第一屆(理化在國中被分為必修與選修兩套教材),而卻銜接已實施了一年的高中物理化學(並未為本屆高二生新編一套教材),如此嚴重的銜接問題在諸多專家學者的課程設計下,是否被注意?現行的高中教材到底適用國中何種教材的學生,很難兩者均適合吧? 第二,國中選修理化的問題:國中選修理化的設計,根據課程的規範,本來是為了不同程度的需要而設計,程度較跟不上的學生,可不用選修教材,而程度較好者,則可使用,問題是以現今的常態編班,理化老師如何在同一班決定用或不用,除非上理化課時,將學生重新編班,但這合法嗎?做得到嗎?結果是,大家程度一起視為不足,不上選修理化,一起「向下沈淪」,各位自然科老師可向貴班學生作個調查,就知道問題的嚴重性。

  第三,基本學力測驗與升學的關係設計不當:基本學力是測驗國中生的基本程度,其不考選修合情合理,但為何要僅以基本學力測驗來分發學生就讀高中,高中的主要目標是大學的養成教育,至少到目前為止,它不屬於國民教育,高中入學為何不可測驗或要求學生通過選修課程的考驗? 在台灣以升學考試領導教學的情況下,選修教材因此幾乎無人想上,有些學生可能連課本都沒見過,原來規劃給選修的時間卻換來一張一張的測驗卷,學生並未因此而減輕壓力,只是要像機器,也替那些努力寫選修教材的作者感到不平與可惜。(作者為高中化學教師,高生是筆名)

功臣與犒賞

☉ 陳昭姿

  每一位政治人物在經歷每一回的選戰之後,都會面臨論功行賞的作業與難題,尤其是當選戰勝利,取得資源的時刻。

 付出之後期待報酬乃是絕對的人性,然而行政資源何等有限,無論是多數民眾對「用人唯才」的期許,或是競選對手動輒以「政治格局」為名的責難,甚至有時必須嘗試收編原非我方陣營的人才,種種顧慮與考量確實可能會讓勝選的政治人物困擾與難為。

  另一方面,無論是基於共同理念或利益結合,當我們曾經公開努力支持的候選人打贏了選戰,身邊的朋友總會有心無意的認為,所謂的功臣,將會被論功行賞,而行賞最具體的做法無非是提供一個官職。 驚天動地的首次政黨輪替之時,阿扁總統當選的背後,必然是匯集了無數以計的「功臣」。

 這功臣當中有大有小,有輕有重,包括了各領域的重量級人物,也包括了永遠名不見經傳的小民。有些人幸運的進入阿扁總統的能見範圍,有些人期待得到具體實質的感謝,太多人是在離宮廷十分遙遠的地方,真心喜悅而靜靜的祝福阿扁總統。

  我何其有幸進入阿扁總統的能見範圍,然而又因為身處民間且偶來執筆,更為有幸的結識了無數曾為阿扁總統的當選而欣喜若狂的小人物。當在野黨醞釀總統罷免案時,他們會因為擔憂而徹夜難眠;當反對黨無理的對抗批判國家元首時,他們會心痛的落淚控訴。他們愛阿扁總統只是因為愛台灣而疼惜台灣之子,他們愛阿扁總統只是因為忠於自己對鄉土的憐愛。

 我在電話與他們交談,我在來信中與他們對話,我好想讓阿扁總統知道,有很多很多人,他們助選有功,但是永遠不要求行賞。功臣不一定要犒賞,因為阿扁總統勝選的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賞賜。我們此生,將會用很多的時間,不斷的回憶不斷的談論,我們在兩千年三月十八日以前曾經如何努力,我們在兩千年三月十八日的晚上曾經如此狂喜。

  然而,無法違逆人性的,阿扁總統勝選後所接收的資源,的確是吸引了選戰過程中紛紛加入的許多功臣。面對有限的資源與無限的期待,我相信犒賞工程的艱鉅一點兒也不亞於打天下,為了繼續凝聚支持者,或者更重要的,收編外來人才,以及擴大忠誠度的奉獻,犒賞工程需要有深度政治智慧的配合。

 有些朋友覺得我也可以被論功行賞,但是我堅定的告訴他們,「支持阿扁,毫無條件,留在和信,毫不後悔」。

  付出而後期待,雖然是人性最寫真的一面,然而,在召喚的時候前進作戰,在收成的時候退回原點,這是對自己最真誠且安心的交代│因為能夠參與歷史的改寫與隨之而來的命運掌握,我就深深覺得已經不負此生,重重被犒賞了。 (作者陳昭姿╱和信醫院藥劑科主任)

《選舉大家談》 我敢大聲講

☉ 詹世民

 三年前,我成為永和新住民,到中和稅捐處辦理「自用住宅減稅」,看見一位承辦小姐對一位老先生口氣不佳,我心想事不關己,辦完事就走了。

  幾個月後,上台北縣府網頁逛逛,想起這件事,向縣長信箱發信,二天之後竟有中和稅捐處政風室人員向我打聽發生何事?我據實告知,並問她:「我會不會遭報復?」她大笑說:「不會啦!這是縣長交辦的。」台灣的政治人物都像這樣的話,台灣的老百姓就有福了。

 經過這件事,我敢大聲講,蘇縣長的努力不會白費,我全家的票都投給你。(作者詹世民╱中醫師)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