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4日星期日

《大選觀察系列一》查賄夾心餅 警察嘆難為  

【採訪】:記者張道藩、游明金、張勳騰、黃美珠、洪敏隆、沈繼昌、何瑞玲、楊宜中、羅正明、謝武雄、殷偵維、路暢平、楊國棠、吳世聰、林世、葛祐豪、楊金城、陳俊斌、郭紹齊

【整理】:李克強、翁椿生、謝肇明

【執筆】: 莊榮宏

  「里長伯啊,你哪有聽到買票,你就要講呢;那,這是我和派出所的名片。」宜蘭員警「胖哥」最近到處拜託,忙碌程度不遜於參選人。 

 為了佈線,各地員警勤於拜訪地方人士,逢時機敏感,為了降低受訪者的戒心,也為警民關係加溫,台南市有些員警登門時還提著水果。

  警民關係的微妙變化,嘉義員警「阿國」的感受特別深刻。剛到里長伯的住處,還沒表明來意,里長伯就先開口了:「少年 ,咱做基層的,要往上爬不容易,不像長官”三年官、兩年滿”,時間一到,拍拍屁股就走了;別逞強,以免大家困擾!」阿國尷尬地寒暄幾句後,找個藉口就告辭了。

  要勤跑鄰里,要努力蒐報,要送水果;碰到不領情的,還要克服尷尬。 今年選舉,警察不好幹。

  路上遇到熟人 被當成外星人

  屏東員警「雄哥」路見一群熟人,上前打招呼,正在談論選舉的眾人,看見「雄哥」就表情僵硬,紛紛閉口,好像撞見外星人似的;以前不是這樣,大家遇見「雄哥」總是熱切寒暄,現在,尷尬極了。

  從南到北、自西至東、從平地到山地,選情逐漸燒開,但警察的角色卻日益尷尬,許多人的內心都在天人交戰、矛盾掙扎。 今年,警察被指令全數投入主動查察賄選的任務行列,警政署下令重獎重懲,高舉「破格升職」的胡蘿蔔,更祭出「記過申誡」的懲處令;基層警察怕被處分,只好動起來,其實內心排斥。

  搞壞辦案人脈 長年經營歸零

  員警普遍認為,查賄是得罪地方人士的工作;台南市簡姓員警說,查賄首重蒐集情資,里長是重點對象,但里長大都是樁腳,和參選人關係良好,一旦因警察的蒐報而出事,那以後就難做人了。

  許多警察發現,自從投入查賄,週遭親友的眼光,似乎都變了樣,長年經營的人際關係幾乎因而「歸零」;有些員警自承已有心理準備,這次選後,很多平日鋪妥的人脈會就此斷掉,想重建修補,恐怕要從頭來過。

  在中部,以往競選總部用餐時間,總會好意邀請員警一起享用,如今只會得到制式回答「謝謝,我們自己有帶便當」,然後,員警就遠遠地找個屋簷下吃便當,和競選總部隔開來。 有些員警搖頭,這場選舉搞得大家不好過,連平日熟識的民意代表也要保持距離,有點不近人情。

  不是說,警察是人民的保母嗎?不是說,警察要親民愛民,為民服務嗎?不是說,警察要深入鄰里,爭取民心,讓人民做耳目,協助警察維護治安嗎? 但這次選舉,警察被推上第一線,要和平日噓寒問暖的鄉親對立,這樣一來,過去累積的和諧因而斷送,警民關係被割裂,員警承受前所未有的孤立感,甚至產生人格分裂的窒息感;算算總帳,到底是贏得的多?還是失去的多? 南投的員警如此比方:「真像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有人怪到檢調頭上,「查賄關警察什麼事?檢調都做不好的事,今年為什麼叫沒有經驗的員警來插手?」 員警把查賄視為多餘的負擔,許多員警認為,警察要值班、巡邏,還要處理車禍、刑案,勤務已經很繁重,現在又搞查賄,真怕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活兒,還是得照幹。

  不想因功受獎 只求無過避禍

 上級規定,自己轄區若被別的單位查到賄選,轄區警察就要被處分,最重可以記大過。 哇,記大過呢,不是開玩笑的。

  這場查賄,基層員警腦筋裡想的,不是論功行賞,而是怎樣不被處分,不是趨福,而是如何避禍。 「用力查報,堅壁清野」,是不二法門。

  哪裡要辦餐會,哪裡將有社區聚會,哪裡有老人會、交誼會、文康活動,何日何時有團體要出遊,幾輛遊覽車,全都算是線索,鉅細靡遺,儘量記、用力抄;管它有沒有用,先交出成績再說。 有的員警,每天到轄區的大小餐廳,去翻找客人訂桌的名單,尋找蛛絲馬跡,特別注意桌數多的、社團訂的、宗親會餐敘,一律上報。

  在台南縣,許多員警主動蒐報,目的是先「注射」,自己先打一劑預防針,這樣,就算日後被別人查到賄選,至少可因自己先前曾經舉報,而減輕懲處。 「不這樣不行,我沒報上去,萬一不幸被別單位查到賄選,我會被處分。」

 一名員警說得坦白:「反正現在是寧可錯殺一百,也不可放過一個,統統報上去,檢察官要不要查,是他家的事,至少我不必擔心別人飛象過河來搞我。」

 蒐報積極過頭 烏龍案件頻傳

 好幾次,地方民眾遊覽車被檢察官率隊攔下,整車被請去作筆錄,最後是虛驚一場;好好一場郊遊活動,乘興而出,敗興而歸,老老小小,怨聲載道,咒罵不已。 有員警自我調侃「這叫看到影子就開槍」。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你奈他何? 像某個派出所,聽說有人在廟埕擺流水席,有參選人在拜票;員警拎著蒐證器材趕到現場,才發現人家是娶新娘宴客,唐突冒失一頭撞進去,當然惹來一頓白眼。

  因查賄而造成警民情感割裂、尷尬矛盾,最嚴重的地區,可能是山地。 苗栗縣泰安鄉山區一名員警說,過去原住民地區買票風氣很盛,但從無抓賄選成功的案例,主因是部落封閉,一有外人進入,就會提高警覺,而檢調人員的外貌與原住民更明顯不同,想要深入山區查賄,確實很難。

  員警說,許多原住民過去就對警察很反感,認為警察是在「看管」他們,現在查賄,更被認為是擋財路,警民關係是雪上加霜。

  在山區,警察不乏原住民,他們的壓力更大,主要來自於家族;因為原住民的族群關係龐雜,社區人群的關係緊密,對原住民社區內的賄選行為,原住民警察自承很難「大義滅親」。

  全台風聲鶴唳 嚇阻效果顯現

  十一月一日,花蓮地檢署檢察官調查某山地原住民立委參選人招待萬榮鄉樁腳出國旅遊疑案,就發現出遊的原住民中,有部份竟是現任或退休員警的家屬,檢方見狀,不敢指揮當地員警偵辦,轉令吉安分局負責約談。

  許多原住民警察叮囑家族成員,若有疑似賄選的行為,千萬莫在他的轄區搞,滾得愈遠愈好,免得東窗事發,他夾在上級命令及親屬關係中,左右為難。

  如此這般,全台搞得杯弓蛇影、風聲鶴唳;但不能否認,這種氣氛,也對賄選行為產生了一定的嚇阻作用。

  有位員警,中午時分到競選總部走一趟,發現有些總部的鐵門,大白天竟然拉下一半,仔細詢問,才知道「卅元」的查賄門檻已在人心發酵,總部怕被認定賄選,不但不敢開流水席,甚至連吃便當都要遮遮掩掩,這種光景,員警覺得匪夷所思,有些好笑,但也暗自納罕「卅元」門檻的威力果然不凡。

  像有人檢舉某黨副主席陪同某立委參選人,在公園內的老人會館舉行「募款茶會」時送便當,員警趕到察看,參選人就一再表示,每個便當只有廿九點九元,還不到卅元;員警點點頭,當然還是記錄下來,往上呈報。

  正面的效益不是沒有,屏東縣警察局警官黃世郎就說,經過媒體不斷報導,最近警方執行類似蒐證勤務時,民眾大多能夠配合,主持活動的單位也會提供相關經費資料,期使活動、餐會擺脫賄選傳聞陰影。

  警察蒐報的件數非常驚人,像宜蘭縣有五個分局,各分局每天至少得提報一件較具體的賄選案讓總局彙整,全縣每個月就有一百五十件,這項工作實施已逾兩個月,數量可觀。

  雖然其中有許多缺乏具體事證,但警局篩選後再交由警政署或檢方列管的案子,就有賄選的模樣,縱使清查後排除,但已形成遏阻之效,對改善選風的助益不小。

  成功的案例也有,像南投縣國民黨籍立委參選人熊俊平助選人員林建中等六人,涉嫌招待選民出遊、宴席,檢警調掌握情資後,一連串搜查、偵訊作業相當俐落,檢方並迅速在一週內依違反選罷法提起公訴。

  像桃園縣平鎮警分局查察賄選小組,十月份查獲三起賄選案件,當事人或以秋節贈禮名目送碗盤禮盒、金戒指、洋酒,或招待出遊等方式行賄里鄰長或社團幹部被查獲,有卅九人坦承受賄或接受招待,由於禮物上標明參選人名稱,期約賄選證據充分,遂被警方送辦。

  未來民主史冊 警察留下一頁

 這次的立委和縣市長選舉,是新政府成立後,第一次中央到地方的全國性大型選舉,足以改變目前政黨政治的生態,被認為對今後台灣前途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查賄,則是這場重大選戰,能否建立在公平競爭遊戲規則之上的關鍵;在關鍵時刻,警察臨危授命,無論最後選舉結果如何,至少可視為,警察以實際行動為台灣的民主政治作出貢獻。

  這場選舉後,警察勢必要重新修補警民關係,但在台灣選舉進程中,警察也會在歷史中留下一個座標。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