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5日星期一

性別、性格與語言
真理的領航人-悼李鎮源院士
廿一世紀醫師的台灣心
中國未來領導人胡錦濤上路
珠心算能力有助數學的學習
解應用問題無關珠心算能力
國際體育活動就必須犧牲視障選手嗎?


性別、性格與語言

☉沈美真

 副總統呂秀蓮在未成為副總統之前,早已因台灣婦女運動的開創者及美麗島政治犯的身分而備受尊榮。她不僅能力強、眼光遠大、能言善道,而且有謀略及組織動員能力,更難能可貴的是勇敢,不畏社會批判及白色恐怖。因此,能夠在保守的台灣發起婦女運動,並且參加美麗島事件。

 自從她擔任副總統以來,經常因語言而上報,而且引來媒體的負面報導及批評,讓百姓留下的印象是,呂秀蓮副總統經常給陳水扁總統惹麻煩,發言不當,槍口向內,與總統唱反調,批判總統。她的能言善道,此時卻變成她的負擔,似乎只要講講話,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很多人會認為她是麻煩的製造者。

 陳水扁總統曾說過,呂副總統的問題不是出在性別,而是性格。呂副總統認為因為她是女性,才受此不平等待遇。這次陳水扁總統「世紀首航」新書發表會中,媒體第一個問題就是問吳淑珍是否後悔建議找呂秀蓮擔任副總統?吳淑珍說不後悔,且表示一向欣賞呂秀蓮的能力與敢言的風格,呂秀蓮適合擔任主管,當備位相當寂寞,希望陳總統能更有耐心接受一個「強勢的女性」,好好與呂秀蓮溝通。吳淑珍認為麻煩製造者的形容,對呂秀蓮並不公平,正副總統應充分合作,責任不能全怪在副總統身上。

 總統夫人吳淑珍的發言實在有夠智慧,又不會讓人覺得矯情,更不會增加正副總統間的衝突,反而有益二者關係之修補。呂秀蓮就公開稱許吳淑珍實在是有智慧、慈悲的人,深明大義,女人最懂女人的心,公開表示敬意與感謝。同樣是語言的使用者,一個常因語言引起風波,一個則以語言平息爭議,而且兩人都是女性。

真理的領航人-悼李鎮源院士

☉蘇益仁

 十一月一日早上,疾病管制局涂局長的助理楊小姐匆匆通知我,李鎮源院士在台大內科加護病房急救中,我方得以見到彌留中的李院士。走出病房,我忽忽看到台灣醫學界的一艘真理領航船正逐漸駛離遠去,內心遂勾起了深深的惆悵。

 我與涂醒哲局長從醫學生時代,就與李院士有過接觸。一九七三年在醫學生時代,我任青杏雜誌總編,恰逢李院士時任醫學院院長,正要從事醫學教育的改革。因此由涂局長負責採訪當時的李院長並寫成專輯。一九九一年我們又共赴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及郭倍宏,以至後來發起一○○行動聯盟及成立台灣醫界聯盟,我們有幸與李院士共同並肩作戰過一段歲月,耳濡目染,方能側知這位偉大的真理實踐家及領航員。

 李院士的一生可以「學術真理的堅持」、「對台大醫學院的獻身」,以及「對台灣的熱愛」三個層面去概括,但貫穿其間最單純的原則則是他對真理的堅持,也因為單純對真理的信仰,他不擅或不屑權謀,而長保赤子之心,是知識份子最可貴的兩項特質。在當今以成敗論英雄及以權謀巧取豪奪的社會及醫學界尤彌珍貴。我真正見識到哲人其萎,典型在夙昔的古訓。

 李院士承襲杜聰明博士的學術傳統,在蛇毒 研究上作了重大貢獻,至今台大藥理所在蛇毒對神經傳遞、凝血、癌轉移信息等的角色有了重大突破及深遠影響。一九七○年,我有幸訪問杜聰明博士,我發覺他們師徒間皆有共同的學者特質,一絲不苟,追根究柢,以及對檔案保存完好的習慣。近幾年,我發覺醫學生都已不作筆記,研究生也寫不好研究紀錄,深深為台灣的科學教育引以為憂。與李院士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對一篇文稿的字字斟酌態度,可以想見他在科學上求真的態度。李院士與杜聰明博士在學術上的嚴謹態度深深影響了我的一生。他們兩人也都有共同的將理想付 諸實踐而堅忍不拔的特質,我確信這樣的特質是他們學術成就不凡的主要原因。

 李院士對台大醫學院的使命感令我十分感動。他任台大醫學院院長期間大力提倡專業制度,終於改變了台大醫師夜間開業及收紅包的陋規,扭轉了台大醫學院及台灣醫界的不良風氣,這些改革如果不是他對理想的堅持及對實踐的勇氣是萬萬無法奏功的。今天,台大的醫療風氣改善了,很多人可能都已不復記憶李院士在近二十年間所曾付出過的努力及堅持。

 一九九四年他甚至為了維護台大醫學院的名譽,在醫學院院長任命案中準備以身相殉。在當年的一個深夜,他隻身到我仁愛路的家,希望我代他寫一份記者會的新聞稿,他對台大醫院的醫師開業及收紅包風氣深惡痛絕。我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頓時感到十分慚愧,遂興起陪他走一趟孤單的旅程。在我跟隨他的幾年間,我深深以在過程中的孤單感最是難受,可是李院士服膺真理,孤身在與台大當權者奮戰,看不出一絲退卻與畏懼,最是令我動容。他是一位真正的勇者及巨人,而他的勇氣似乎也來自他對真理的信仰及信仰所產生的沛然力量。

 李院士的轉入政治及社會關懷大家都知道是始於一○○ 行動聯盟,但大家可能不了解,他對台大學生的愛護其實是很重要的觸發劑。他對很多台大醫學院留學生被列入黑名單而不能回台貢獻所學深感痛心。我們一起去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終於引發他潛藏內心數十年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他在退休後的日子幾乎是以生命相許,在警網面前,在抗爭行列中,他都隻身奮勇當前,與當權者搏鬥,終於衝破了鐵網,成功地廢除刑法一百條。最近,我看到李登輝前總統的身影,我總會想及李鎮源院士過去在推動台灣民主進程的相似身影。我們唯一不忍的是李院士夫人李淑玉教授, 他們夫婦常在各項運動場合中一起出現,我們總這麼想,會不會師母認為我們幾個人把李院士拖下水了。這樣的顧慮與近日來不少人懷疑台聯在利用李登輝一樣。台灣何其幸運,有李鎮源院士及李登輝前總統,燃燒他們的後半生,奉獻給這一塊土地。

 李院士一生的行止令我想到醫學界的偉大前輩─德國的魏孝(Rudolf Virchow,1821-1902),他們兩人在醫學上都是巨人,但在後半生都因關懷社會及國家,而組黨與當權者對抗。他們的醫學貢獻嘉惠世人,但知識份子關懷社會及對抗強權的道德勇氣則更令人景仰及懷念。台灣醫學界在傳統上是台灣社會知識菁英的香火傳承者,李院士承續了蔣渭水、賴和、許世賢、吳基福等前輩的傳統,使台灣社會的學術、知識、及文化命脈得以綿延不絕,他的去世,令人無限懷念。哲人其萎,典型尚在否?(作者蘇益仁╱台大醫學院教授)

廿一世紀醫師的台灣心

☉謝卿宏

 台灣醫師的執業環境惡劣,醫師在健保的壓榨下,人人自危,尤其是婦產科,甚多前輩的診所每天都是門可羅雀,加上「刑法」和「消保法」無過失責任的壓力,還有病人動輒包圍、脅迫、抬棺與撒冥紙,讓許多醫師對台灣灰心,不是提早退休,或處在半退休狀態,就是避走他鄉,移民美澳。根據非正式的統計,資深的醫師中,十人有九人以上具有第二個國籍;而且年輕醫師以移民為志向者,也絕非少數。

 是什麼因素,讓日據時代以來,即為台灣政治界菁英與各地意見領袖的醫師,逐漸與自己的根疏離,究竟是台灣虧待了他們,讓他們覺得不值再與台灣人民共舞,抑或醫師們背叛了台灣人民。每日在醫院為病患奔忙,早生了華髮,午夜夢迴,想起這些問題,只有不勝欷歔!

 廿一世紀的台灣,在政治舞台上,看到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為駁斥「聯共反台」等的不當在賣力演出時,吾人莫不熱烈期盼「大上海」APEC之辱不再降臨台灣。現在,人民痛苦指數正不斷上升,學童無錢繳營養午餐,人民沒工作,下雨就土石流、房屋倒塌與淹水,造成極大的財物損失與精神威脅,讓台灣的同胞快樂不起來,幾乎讓人民失去了信心,而此時醫人醫國的醫師們,大家的內心深處又在想些什麼呢?

 雖然我們這一代的醫師,沒法像上一代般享有無限的榮耀,而且我們的內心大都充滿了失落感,更被健保政策壓得喘不過氣來;但是,獨善其身、憤世嫉俗或逃避社會的遊戲規則,都不是深具智慧的醫師該有的行徑,尤其是在一般人民對台灣沒有信心之際,廿一世紀的台灣醫師實應該重新站起來,從經營鄉里出發,再登地區意見領袖的地位,積極地在社區鼓舞民心,提振台灣精神,團結台灣心 ,才是應變之道。

 我們除了可在自己的崗位上推行「衛教門診」,一點一滴來教我們的同胞認識自己的身體,並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之外;更可效法洪德仁醫師創立「八頭里仁協會」的精神,洪醫師結合一群志同道合者,全心投入關懷北投的規劃、地物與人文,展現了北投的活力,讓北投區民甚至國人認識、感受已在大家記憶中消失的八頭戀戀溫泉之美。

 其實,台灣就是一塊大寶藏,到處都有值 得大家品味欣賞並感到驕傲的文物,但是值此政治動盪、經濟蕭條的時代,民心浮動不安,故一般人民也容易受煽動而無法感受珍惜台灣現有資源的重要,然而,這又何嘗不是凝聚民氣的絕佳契機。因為台灣的現況絕對沒有政客、唯眼前利益是圖的商人與統派媒體所講的那麼差,大家知道嗎?美國Nasdaq股票上市大公司雅虎(YAHOO)的股價已由去年初的三百多美元跌到近期的十美元左右,其他類似的情形更是比比皆是;而「九一一」之後,美國又遭受生化戰劑的恐怖攻擊,但是美國人民對國家的信心與愛國心的展現,又何嘗只是令人 敬佩而已。

 廿一世紀的台灣醫師,如果想擺脫內心深處的失落感,就必須走出自己的象牙塔,不能終日緬懷過去,而是要不計得失,當個「厝邊的好醫師」,主動協調各地區衛生所,投入社區醫療保健工作,提供居民全人的健康服務;再積極參與社區改造運動,一同珍惜、分享地方之美,來提升大家的精神生活水平。真的,在我們的周遭,舉目都可發現「台灣之美」,淡水滬尾、陽明山、文山包種茶、鶯歌陶瓷、新埔、北埔、公館陶、大甲東、三義、集集綠色隧道、竹南與水里蛇窯,不勝枚舉。

 雖然全民健保讓很多社會中菁英的醫師無病人可看,甚至無事可做,  然而,「失業」的醫師們正可利用這個天賜良機,來努力充電讓自己升級外,更要投入認識台灣的工作,促進大家從實際生活面與精神的層次來了解台灣,提振對台灣的信心,進而感受台灣的可愛,並凝聚台灣意識。「台灣心會」的成立,即宣達要以行動來喚起國人對台灣的愛,吾人認為廿一世紀的台灣醫師,絕對不能在這個重要的場合中缺席。從前,醫師一向是台灣政治改革力量的中堅,而在今天,相信這股清流與愛台灣的意志仍在,我們除將對專業的醫政與健保等議題發聲外,更要在基層鼓舞民心,激  勵愛台灣、珍惜台灣的心,讓人民有信心來維護台灣主權。(作者謝卿宏╱台北婦幼醫院醫師)


中國未來領導人胡錦濤上路

☉張旭成

 一九六○年代台灣政壇流行一句話「人生七十才開始」。當時,為了修 改憲法,變更只能擔任兩任總統的限制,讓年逾七十的蔣介石仍能繼續連任,總統府秘書長張群就喊出這句話為蔣介石的連任合理化。很諷刺地,現在中國政壇,人生一到七十恐怕就得結束,「下崗」︱明年秋天中共的十六屆黨大會,有一半以上的政治局委員會退下來,而政治局七位常委當中有五位(江澤民、李鵬、朱鎔基、尉健行、李嵐清)都因為超過七十歲要退休。五年前,在中共「十五大」時,江澤民為了要除掉對他權力有很大威脅的喬石,便以幹部年輕化為藉口,以七十劃線,逼已超過七十歲的 喬石退休。

 明年「十六大」,政治局及政治局常委大換班,在政治局常委中,碩果僅存的只有胡錦濤(五十九歲)及李瑞環(六十七歲)。胡早在鄧小平時代已經被選定為第四代領導人栽培對象;他現在位居國家副主席、軍委會第一副主席,將在「十六大」接任黨的總書記職位,在二○○三年三月,也將成為國家主席,目前正在英、法、德等西歐國家訪問,以增加他在國際主流社會的能見度。

 中國政局觀察家關心的問題是,在「十六大」江澤民是否會全退?他會不會學鄧小平留任軍委會主席?鄧在一九八七年之後雖卸下黨的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職位,但留任黨的軍委會主席,繼續以槍桿子指揮黨。

 筆者在上海參加APEC會議時,曾與中國官員及智庫專家談到江去留的問題。筆者得到的印象是他們看法分歧,黨內似乎未形成共識。有人認為中共要建立一個制度,落實幹部年輕化政策,江應以身作則,退休就真退,不要學鄧以槍桿子指揮黨。也有人說江澤民還是會像鄧小平一樣留任軍委會主席,因為未來新的領導團隊比較「嫩」,不容易掌控解放軍的頭頭,所以江留下來輔助胡錦濤一段時間,讓胡為中心的領導團隊順利過渡,有助於政局安定。另外還有一種看法是,現在談江是否全退還言之過早,要等到明年夏天北戴河會議時,江的去留才能真正定案。

 江澤民從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時,坐了「直升機」上 來,成為黨的總書記。當時在中國和國外,對江脫穎而出都很意外,不但對他究竟能擔任多久的總書記存疑,更懷疑他真否能掌握實權。江這些年的表現卻讓不少人跌破眼鏡︱他已當了十二年的總書記,而且鞏固了領導地位,可說位高權重。但他過份熱中個人崇拜,努力要在中共歷史上建立一席之地,在黨章寫下他「三個代表」的理論,想與毛澤東和鄧小平並列,受到不少人批評。江澤民值得稱道的是他還能掌控軍隊的頭頭,甚至落實軍方最反對的禁止軍人經商政策。此外,他也雷厲風行地推動肅貪,嚴辦軍人貪污,因 此建立了相當程度的威信。有幾次軍方要對台動武,江軟硬兼施才壓抑住軍方的氣燄,難怪不少人會擔心胡錦濤是否有這個能耐來控制槍桿子。

 胡錦濤到英國、法國、德國等西歐訪問是他第一次在國際主流社會「亮相」。以往他訪問較多的地區是非洲、亞洲及拉丁美洲,這次訪問歐洲是要藉機打知名度,展現他的外交能力。到目前為止,他給外國人的印象是一個謎樣的人物,他緊跟江澤民,外界對他的能力、性格及政策立場所知無多。

 胡究竟會成為什麼樣的領導人?他要真正有實權,能推動政策,領導人不能只是「孤家寡人」︱江澤民到了北京之後就一步一步提拔了一批「上海幫」到中央支持他,幫他鞏固領導權。胡錦濤接任黨的總書記之後是否實權在握,就要看政治局與書記處權力的分配,是否有足夠的「胡幫」在黨中央占據重要職位。(作者張旭成╱立法委員)

珠心算能力有助數學的學習

☉廖蕙婉

 珠心算與數學間究竟是什麼關聯?學珠心算的孩子數學一定好嗎?答案是數學要好必須具備:數學語言語彙的認知與應用能力、邏輯推理的思考能力、解題計算的演繹能力。以上各項缺了任何一項,都無法順利面對數學這項高度統合的學科,想具備上述的學習能力都必須長時間的培養訓練。而珠心算提供了在計算上演繹的快速能力,以配合數學學習成效,實不應輕言捨棄。

 在多元智能的發展中,「珠心算」追求個 人運算能力與速度的極限,是學習者的目標。由於學習年齡的下降與接受珠心算教育的人數眾多,民間的交流競賽增加,在教練與選手們辛勤努力與不斷地相互激勵磨練中,每每都有突破紀錄的成績表現。這樣的發展原是可喜可賀,但在比賽中屢見超低年紀的選手嶄露頭角,而一再突破的佳績,讓這些算得快的孩子被冠上了「天才」或「小神童」等封號。事實上,優秀的珠心算學習者,可以是全面學習的優異者,但也可能因為過多的讚美,而使孩子產生了不能虛心學習的問題。此情況無論家長或教師都應該重視,慎用讚美鼓勵的詞語 與提醒虛心學習之必要。珠心算的學習,主要學習目標是精準、快速、確實的計算能力訓練。然而在學習過程中反覆的練習,累積了耐力、毅力與快速反應的能力訓練,和珠心算教學裡定期的能力測驗考試,提供了孩子承受壓力的學習機會,這些也都是學習珠心算的附屬功能,其亦有不可忽視的價值。

 正如「珠心算是數學之母」的標題常成為珠心算補習班的精神標語。珠心算的學習有助於數學的學習,實是無庸置疑的。然而因為台灣珠心算教育,長期以來未能受到教育體系應有的重視與資源的輔導,教育主管的態度自以往的不鼓勵也不禁止,到現在珠心算教育幾乎退出正統教育體系,轉向民間的補習教育發展。

 這項中國傳統的運算學科,應該再深入研究探討珠心算學習如何迎向教育的革新,如何發展優質的學習空間,如何突破與改善目前因限制於民間發展而產生的偏差現象。教育主管機關應重視珠心算學科的研究工作,領導珠心算教育的正常發展,才不致辜負老祖宗所傳下的寶貴資產。(作者廖蕙婉╱珠心算教師、中華珠算學術研究學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解應用問題無關珠心算能力

☉程永林

 中華民國兒童珠算學會陳萬發秘書長提出台灣彰師大的研究報告說(自由廣場,十月三十一日),有珠算程度段位的國小學生,其數學能力「應用問題」成績比未曾學過珠算的國小學生佳。

 東吳大學數學系蕭志如主任提出對此問題的質疑與看法(自由廣場,十一月三日),蕭主任提醒家長,學珠算沒什麼不好,小孩喜歡學就給他學。但是千萬不要「逼」小孩,否則「沒什麼不好」會變成「很不好」。

 筆者在國中任教多年,雖然上述內容是針對國小的學生而言,卻頗認同蕭主任的看法,由於不清楚台灣彰師大的研究內容,故不敢置評,但根據多年的任教經驗,發現當學生在解「應用問題」的時候,其解題的能力並不是和其是否學過珠算或心算有很大的關係,反而是和學生的中文閱讀能力有相當大的關係。

 學過珠算、心算的學生,其計算能力是比較強,但一般的「應用問題」並不需要太複雜的計算,反而是要了解題目的意思才能解題,因此能了解題目的意思者,通常較能解出問題,所以根據實際經驗,筆者曾和幾位老師討論此問題,結論是學生的中文閱讀能力在解決「應用問題」的過程中才是主要的因素。

 在國中教愈久,愈覺得學生的中文閱讀能力每況愈下,更憂心的是家長並不很重視,重視的是英文的聽寫、電腦的訓練等。學生的中文寫作能力愈來愈差,改作文、週記時,老師不是在改文章內容,而是在改錯字比較多,講到這裡,我想國中的老師大概都心有戚戚焉吧!(作者程永林╱龍潭國中老師)

國際體育活動就必須犧牲視障選手嗎?

☉洪儷瑜

 闊別十二年的城市國際馬拉松於今年十一月四日再度回到台北市區舉行,然而在會場我們看到兩位沒有掛名牌的視障選手簡銘俊、李昆明默默的以三個多小時的成績跑入終點,但他們沒有像其他選手一樣獲得主辦單位的獎品與肯定,主要是他們是身心障礙者。主辦單位曾以「這是國際性的馬拉松」一度拒絕接受他們的報名,然而他們曾在國內其他的長跑運動獲得佳績,甚至即將受邀到日本參加馬拉松邀請賽,為何國內的體育活動和日本國際性的體育活動可以,而台北市的國際體育活動卻不行呢?這種拒絕,反映出主辦單位的什麼心態呢?

 主辦單位後來在台北市志強路跑協會極力的爭取和保證之下,才勉強答應視障選手報名,但卻以超過報名時間為由,要求選手需多繳交兩百元的報名費,視障選手在百般刁難之下,只好先以其他朋友的名牌參加此次比賽,也因尊重大會不冒名的規定,以不戴名牌的方式抗議進入終點,視障選手和其陪伴義工在路跑途中竟被交通警察攔阻,並盤問兩位選手為何綁在一起跑步。主辦單位如此漠視身心障礙者的人權,加上對於身心障礙者運動毫無概念的工作人員,看來台北市的國際化只能找幾個外國人來充場面。

 如果台北市真的想要成為國際城市,市府工作人員應該先知道聯合國早在一九九四年對國際提出建立「融合的社會」期許各會員國,雖然我國非會員國,也未參與此項宣言,但應不至於拒絕這項趨勢吧!如果台北市政府認為特殊奧運或身心障礙運動會就是對身心障礙同胞的肯定,而忽略了這種差異性的肯定無法滿足身心障礙者參與社會的需求,如此忽視國際趨勢的作法如何能躋身於國際城市呢?看來台北市教育局在國中小學推廣多年的認識身心障礙的活動,應該先從市府工作人員開始,以免讓市府在國際活動貽笑大方。(作者洪儷瑜╱台灣師大特教系教授)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