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5日星期一

《大選觀察系列二》銀彈配黑星 大哥打選戰  

 在台灣,政治人物被稱為「大哥」,常常就暗示了黑道背景;選舉場子講「情義」,其實也秀出了江湖風味。這次政黨輪替後首度的全國性大選,各界對於杜絕黑金勢力的期望很高,可是仍然有一些參選人和黑道關係扯不清,有的政黨厲行排黑,卻也有自詡形象清新的政黨直奔黑洞,能不能完全防制黑道介入選舉?也是觀察選戰的一個面向。

 陳水扁總統是有決心要杜絕黑道藉從政漂白的空間,新政府除動員全國七萬名警力投入查察賄選,也已展開查賄反暴行動,其中的「反暴」,就是衝著有黑道背景,或是動用黑道勢力從事競選活動的參選人而來。

 黑道介入選舉不外是金錢與暴力雙管齊下。掌握地盤及地方勢力的黑道大哥們,透過幫派組織綁樁、買票的方式,比起透過政治組織綁樁,投資報酬率高得多,過去在台南市便有過某參選人雖砸下三、四億元賄選,仍不敵擁有黑道勢力的參選人的例子。

 以往,有些黑道人士一旦決定參選,半年前就帶著小弟、黑槍向企業金主「募款」;部分黑道人士則向農會信用部或地方信合社下手,脅迫理事會通過高額超貸案,供選舉花用。

 一旦錢有了著落,黑道人士便透過幫派角頭經營組織,選前幾個月展開「插旗式」佈樁,由大哥分配責任區,帶著小弟、黑槍恫嚇里長及樁腳,要求承諾「責任票數」,順便也「昭告」其他參選人不得在特定地區買票,否則子彈「沒長眼睛」。

 中部地區某次村里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還曾傳出黑道鎖定競選對手的大本營,以一張數百至一、二千元不等價格強行收集身分證,選後再發還,削弱對手的得票數。

 為確保票票入匭,黑道要角常將樁腳費、走路工「加碼」交給樁腳,白道樁腳得對土地公發誓,黑道樁腳則對「黑星」發誓,無非是保證全力以赴。宜蘭還曾有兄弟夾克內夾著「媽祖」照片四處買票,選民除了被迫收錢,還要向「媽祖」發誓不會跑票。

 兄弟給的錢雖然有加碼,樁腳們卻笑不出來,台北縣就曾有樁腳沒開出足夠的票數,選後被逼著還錢,不從的話,兄弟當然是拳腳相向。部分樁腳深怕「責任票數」開不夠而惹來麻煩,甚至把屬於自己的樁腳費或自掏腰包幫忙買票,等於是幫黑道參選人做白工或倒貼。

 一般而言,黑道參選人佈樁買票後,都會派兄弟「看路頭」,買過的區域絕不允許其他參選人進來買票,一旦鎖定某村落為買票重點,投票日前二十四小時,每三、四人為一組「巡邏」,外人進出就跟監,甚至直接「驅離」。

 除了禁止其他參選人「拔樁」,遇到選情吃緊,道上兄弟就會鎖定對手的大樁腳,一手拿鈔票,另一手拿槍枝,強迫不准動員催票。甚至乾脆把這些樁腳「請」出門,在買票黃金時間內,讓對手樁腳連人都無法現身,人不在,票自然沒有。

 更早之前的大哥參選,也有不必在基層買票的情形。中部地區就曾有大哥參選縣議員,把同選區候選人全部請來「協調」,他從腰間掏出手槍往桌上一擺,直接點名哪些人才可以選,第二天,其他人紛紛遷移戶籍,自動喪失候選人資格造成同額選舉,這名大哥自然也高票當選。

 另一名大哥當選議員後,有意問鼎議長寶座,也一樣把競爭者請來「喝茶」。茶敘時,腰間鼓鼓的兄弟一字排開,「一不小心」還掉把槍出來,大家當然知難而退。

 七十九和八十三年初兩次縣市議員改選,檢調大查賄選,當時就發現有不少議員,甚至議長、副議長都有黑道背景,更被認為是黑金政治最惡質的時期。以實例來看,已伏法的屏東縣前議長鄭太吉,就在那段時期把黑道的勢力,大搖大擺帶進政治圈。

 鄭太吉把兄弟組織化及標誌化,清一色著白布鞋,只要是選舉的各項場合,這些白布鞋隊伍就會出面壓陣,或者刻意在對手上台演講時製造事端。選舉的勝利,加上黑道威脅利誘的手段,讓鄭太吉登上了議長的寶座,使黑道的氣焰在屏東縣達到最高峰。

 近年來不少人認為黑金政治日益坐大,面對新政府上台後第一次大選,檢警單位也全面動員,監控一些有黑道背景的參選人。

 桃園縣就是警方眼中「複雜地區」之一,這次立委參選人中,有少數人被檢警認為有黑道背景,而他們都擔任過基層民意代表,甚至當上民意機關龍頭,在這次立委大選中,親自披掛上陣,自然成為檢警監控的對象。

 過去桃園縣就曾有民意機關出現有兩個具黑道背景者相爭場面,雙方互較財力與黑道實力,幾乎釀成火併。復興鄉代會甚至在八十七年發生代表當選人李森富慘遭黑道分子殺害棄屍,是黑金介入地方政壇最嚴重的惡例。

 要根絕黑道介入選舉,除了檢警使力,有一大部分也要靠政黨提名時把關。例如,國民黨在去年總統大選敗選後,就亟思藉由「黨內掃黑」重塑政黨形象,因此於黨章中增訂公職人員提名的「排黑條款」,這次選舉並已適用。

 國民黨規定,黨員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檢肅流氓、毒品危害防制、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洗錢防制或貪污治罪等相關法律;或觸犯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及農會法、漁會法有關公然聚眾暴動、施強暴脅迫及賄選等罪;或刑法有關殺人、重傷害、搶奪強盜、侵占、詐欺、背信、恐嚇或擄人勒贖等罪;或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二條所稱之性侵害犯罪、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有關與兒童或少年從事性交易之罪,經法院判決有罪者,無論判決是否確定,一律喪失參與黨內初選資格,並不得被國民黨提名。

 這樣的「排黑條款」算得上是洋洋灑灑,所排斥的已不只是一般所認知的黑道,算是高標準。這次現任立委包括林炳坤、郭廷才等人提名受到影響,他們不是黑道,只因其他案件纏身而受限制,國民黨內就評估,實施排黑條款還會影響一、二席不分區立委席次。

 執政的民進黨更是強調貫徹反黑金,提名作業中也有「限制參選人資格」、「要求參選人簽訂排黑切結書」、「送中選會待查」三個把關階段,只要有一階段不符,黨中央得撤銷當事人初選及提名的資格。

 其中,參加黨內初選者,必須符合「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第六條「排黑條款」的相關規定,例如若有違反「曾犯貪污罪,經判刑確定者」等十三項規定,皆不得登記初選。

 親民黨發言人謝公秉表示,親民黨黨章有相關排黑規定,但施行細則尚未經黨員代表大會通過;目前的排黑標準是由副主席張昭雄領導提名委員會小組來審核,盡量做到排黑目的,但也兼顧勝選考量。

 一向以「反黑金」為政黨訴求的新黨,這次提名的參選人除現任、卸任公職之外,仍比照過去選舉提名模式,徵召學者、社會賢達及黨內重要幹部參選衝票數,並未提名地方派系或有黑金疑慮的人士。

 新成立的台灣團結聯盟,對排黑議題也表示,台聯是新興政黨,每位獲提名的參選人均經過挑選,屬形象清新,既與黑道毫無瓜葛,也不需要排黑條款。

 儘管各主要政黨都信誓旦旦反黑金,但是和黑道大哥講情講義的也大有人在。在台北縣,就有所謂形象清新的政黨,提名所謂形象清新的立委參選人,地方卻都知道其實這個參選人背後的家庭關係,說起來就是提名黑道參選。

 學界雖然對政府強勢手腕抱持期待,但也認為防杜黑金勢力進入國會的主要關鍵,仍在於政治文化的改變。

 文化大學法學院院長江炳倫就說,要杜絕黑金政治,選制改革倒還是其次的問題,最重要必須從源頭做起,也就是改革政治文化與風氣。他認為,台灣政治不夠清明,候選人當選後可以「好處多多」,因此參加選舉的人,在選上以後都會「上癮」,如果民意代表不能包工程、沒有特權,自然就無法吸引黑金勢力進入國會。

 前台大政治系教授、目前任教文化大學的呂亞力教授表示,各地黑金介入選舉情況並不相同,最了解情況的除地方政壇人士,應就是檢察署系統,只要能夠認真辦下去,一定有成效,目前台灣制度面問題其實並不大,主要關鍵還是在於執行問題,以及政治文化有待改善。

【採訪】:記者莊裕寬、席豔俠、余瑞仁、蔡孟尚、梁秀賢、游明金、楊宜中、洪紹欽、廖淑玲、蔡宗勳、吳幸樺、葉永騫、田世昊、石秀娟、王志宏、黃博郎、蘇永耀、施曉光

【整理】:唐偉民、楊織郡、翁椿生、陳杉榮 

【執筆】:李克強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