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6日 星期二
 
〈心疼阿拉的女兒〉 文◎陳佳芬 圖片提供╱美聯社
回教女子 面罩下的美麗與哀愁

 九月到十月間,一向是紡織時尚秀展的重要日子,當全球時尚女子的心,跟著設計師的最新作品而激動時;世界上有另一群女子,阿富汗那群長年帶著面罩的回教女子,卻在越來越肅殺的戰雲下,透過面罩,眺望茫茫的明天。
 另一方面,時尚世界的華麗節奏繼續進行著,即使因為恐怖事件和戰事,而有了些小小的變奏。設計師新作發表陸續在歐美展開,受到恐怖事件的影響,多數會場都感覺參加人數驟減,在美國也有不少設計師發表會因恐怖事件而延期或改地點等的小插曲。在米蘭朵且迦巴納的店櫥窗上,則掛著用紅色亮片繡縫著「No Arms」(不要戰事)的 T 恤。
 而倫敦、米蘭、巴黎設計師二○○二年的春夏秀則照常舉行,電視畫面傳來舞台上西方模特兒身著設計師春夏新作,搖曳生姿的畫面,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形色匆匆的長袍女子
 相對於西方世界女性五彩光鮮的多樣生活,鮮少引起關注的回教世界女性,她們帶著神祕色彩的生活,隨著美國對阿富汗開戰,不斷的傳送到世人眼前。
 螢幕上傳送著她們穿著長袍,蒙著面罩,就如同背景般形色匆匆的穿梭在街上,她們像是沒有名字,千篇一律的複製品般,我們看不到她們的臉龐,聽不到她們的聲音,感受不到她們的喜怒哀樂,更不知道她們從何處來?欲往何處去?世人不僅看不見覆蓋在布魯卡後,阿富汗女子的美麗,也聽不到她們的哀愁。
 一九七九年,前蘇聯入侵阿富汗,到一九八九年退出,雖說是逐出外來侵略者的勝利時刻,但卻也是長期激烈內戰的開始。直到一九九六年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境內可說是長年處於戰亂不安的動盪情勢。也就無怪乎長期以來,阿富汗的識字率雖然自七○年代全球最低的百分之七提升到今天約百分之三十,卻仍在世界倒數之列。
走回基本教義派的宿命
 經歷長久內戰的阿富汗,在一九九六年在塔利班掌管後,制訂諸多律法以「保護」女性,包括:成年女子必須穿戴面罩,不准單獨上街,不准與陌生男子交談,不准在公共場合大笑,不准受教育,不准工作,不准就醫於男性醫師等等。塔利班更透過所謂的宗教警察執行諸多規定如:女子露出腳踝,男子不蓄鬍子等都會受到宗教警察的鞭打。塔利班辯稱逐漸開放的教育也僅限於十二歲以下的小女孩,其中多數是宗教相關的課程。
 由於女子不准受教育,不准工作的規定使得首都喀布爾嚴重喪失的人力資源包括:百分之七十的教師,百分之五十的公務員,百分之四十的醫護人員等。而嚴重的師資缺乏,使得許多學校被迫關閉,許多的男孩也因此喪失受教育的機會。
阿富汗女子的今昔
 事實上覆蓋在布魯卡面罩下,阿富汗女子的生活是走回頭路的,過去,她們也曾經追趕流行並穿戴時髦,濃妝豔抹,混嬉痞,瘋迷你裙,受教育,外出工作等,就像世界其他地方的女人一樣。
 現在,塔利班世界的女子過著與西方女性截然不同的生活。在塔利班的規定下,不管是酷熱的夏天或嚴寒的冬天,所有成年女子必須穿戴被稱為布魯卡的藍色長面罩,她們的視野狹小,僅能透過布魯卡在眼鼻處的網罩窺看外面的世界。戴著布魯卡的女子看來雖缺乏個性,但卻又顯得神秘。雖然她們無法得知外面世界,其他國家的訊息,也儘管塔利班不准女性做任何個人化的裝扮,甚至,搽指甲油都會被剁掉手指,此類嚴苛的法令繁多。但是受女性愛美的天性驅使,揭開布魯卡面罩,也會驚訝的發現她們戴假睫毛,塗眼影,畫口紅,五官輪廓分明的美麗女子,布魯卡遮掩了她們的面貌、視野,也剝奪了她們的個性。
擁抱知識竟是如此痛苦!
 但布魯卡並不是她們最在意的限制,曾受完整教育,擁有一份好工作的母親一輩知道教育的重要,她們用盡辦法,努力的讓她們的女兒受教育,在喀布爾非法的學校裡聚集著一群不分年齡,渴望受教育的女子,雖然她們年齡差距甚大,但都對學習保有高度的熱情。平日她們冒著被捕捉的危險,將課本藏匿在布魯卡內,在固定的時間趕往「學校」上課。
 但在九一一之後,大量逃往巴基斯坦的難民營裡,同是難民,曾經是老師或具教師資格的女子在反塔利班組織的資助下開辦免費的課程,想上課的難民蜂擁而至,她們顯得格外珍惜因戰事反而獲得的受教育機會。她們以一天八十個人,兩小時為單位輪流地上課,開課迄今已經數月,排班等候要來上課的名單也愈來愈長。
 此時,阿富汗境內受沙塵暴的肆虐,戰事依然繼續著,嚴酷的冬季即將來臨,回教的齋戒月也在即,而這一切的苦難,是否能隨她們虔誠的心齋戒祈禱而過去?或許她們心中也正反覆地問著!

(11/6)

Maintained by james
[與我們聯絡]
自由生活藝文網提供重點藝文訊息,並保留近日文章,以方便網友參考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回教女子 面罩下的美麗與哀愁
布魯卡 回教女子的衣著戒律
數位相機新手 採購指南
芭比周邊商品熱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