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6日星期二

新普世精神
退休金改制倒果為因 勞委會豈可卸責
懷念可敬的「老大人」李鎮源院士
國民黨有經驗!
《選舉大家談》精神黨籍


新普世精神

☉ 鄭天佐

  九一一恐怖事件發生後,布希總統向全世界的恐怖主義宣戰,他如何來號召和勉勵美國人民的團結呢?保衛生命財產、國土山河、宗教信仰、民族文化、經濟利益、自然資源,或國際公義嗎?都不是,而是最能激發美國人的愛國情懷,外國人不易想像或理解,但美國人最珍惜也認為最值得捍衛的「The American Way of Life」。

  到底它是什麼?它不單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做人和待人的原則、態度、道義、方法和信念,也許可翻譯為美國的為人之道,或精神。談到自由,思想、言論、信仰和行動的自由,只要守法,不侵犯到別人的自由,基本上都會被接受或容忍,也會受到保護。

 談到民主,人權和法治至上,多數者統治,但會保護少數者的權益,尊重或忍受與自己不同的思想、言論、信仰和行為。還有,美國人重視專業知識,尊重工作認真的人,只要你有能力也肯幹,真正能對社會貢獻心力,公平競爭,沒有人敢反對你過著和他們一樣舒適的生活。因此在美國,華裔有唐人街,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文化藝術和思想哲學,閒了喜歡打麻將和賭博。

 義大利裔有小義大利,他們喝義大利酒,吃義大利麵和披薩過日子,除了為他們文藝復興前後在藝術、歌劇和文學上的偉大成就驕傲外,也喜歡以唱情歌和調情做消遣。年紀大的日裔只會講日語,除了生魚片和壽司外什麼都不吃,喜歡以茶道和禪道來修身養性。總之,美國人接受並認同不同族群帶來的多樣多彩的文化習俗,且會捨短取長,成為深植民心的本土文化,也反映於美國精神。

  世界上不知有多少人千辛萬苦,甚至於冒著生命的危險,合法或非法,爭先恐後地移民到美國,為的就是追求美國精神和它所帶來的繁榮,那種自由自在,無憂無慮,沒有恐懼的社會,和那種可以享受洗衣機、電冰箱、大汽車和大房子的富裕生活。美國人相信它,把它看成一種人生哲學和做人的道理,像宗教般地信仰它,把它看得比什麼都寶貴,因而九一一事件發生,這精神受到威脅時,大家會自動地團結起來捍衛。

  美國多元社會裡聲音並不一致,固然反恐怖主義是全民共同的決心,但在作法上意見紛歧,有人借重武力,有人認為以暴制暴,永遠不會成功,該做的是通盤檢討美國的外交政策。

 當政府正忙於打擊恐怖主義時,國內卻到處是反戰的抗議和遊行,但這正顯示出美國民主自由社會的多元,而大家也都能以包容心來相互對待,這不正是美國精神的可貴之處嗎?有人說,在美國,我們看不出任何一個族群真正的關心美國,華人緬懷的是中國的壯大或台灣的經濟和安全,猶太人擔心的是以色列的安危,阿拉伯人懼怕的是伊斯蘭教受到凌虐,表面上看來很少有美國人真心地替美國本身著想。

 但這些都只是表象,在關鍵時刻,很少美國人會回到他們的祖國,大多數美國人都會站起來,為維護美國而奮鬥,而這正是其他人民不易理解的美國人的愛國心。 那麼我們呢,和美國人有何不同?其實就像世界的多數國家和人民,他們順著歷史洪流,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拋棄自己的傳統習俗,開始學美國人的生活方式。

 台灣人也學會了要求和享受思想、言論、信仰和行動的自由,也開始追求大房子、大轎車的富裕生活,年輕人也開始風靡搖滾樂。沒錯,可惜的是不少台灣人還沒有學會守法和尊重別人的自由,更有不少人還迷信於中華文化的優越性,輕視並打擊本土文化,把它扭曲為族群歧視,且用作奪權的工具,也就是說多數台灣人只學到美國的生活方式,沒學到美國精神。

  在台灣,很多人還只把民主當作爭權奪利的手段,民主精神還沒有成為他們的基本信念,不少人還相信國民黨的舊教化才是正統,我們仍未從舊教化的枷鎖解脫,仍未學到民主的真義,台灣人學到的僅是民主自由的表皮。

 舉個實例吧,本來選舉有輸有贏,輸方心裡難過和贏方心裡高興乃是常情,在美國,大家都能保持風度,輸方選後會馬上電賀贏方,並預祝他執政成功,贏方也不會得意忘形。美國人不像我們,敗選了輸不起,還不顧最起碼做人的禮貌,以出國做藉口來逃避政權的移交和總統副總統的就職國典。同樣的,贏方則以為已經據有天下,忽視已建立的憲政體制和專家對問題的判斷,驟然停建核四。

 到底國人受到傳統封建思想的教化太深,輸者和贏者相互敵對,唸點西洋書也只能治標,無法治本,國人還沒有真正學到民主精神,更未培養出民主風度,當然政黨衝突不斷,社會也隨之紊亂。

  大部分台灣人學西方文化也只是趕時髦,沒有真誠吸取養分,有時也僅是為了炫耀學位、學歷而已。不過我們不必灰心,因為所謂的美國精神,其實並不專屬於美國人,它先在美國生根,但非完全源自美國,它不過是多樣文化的產物,是人類在追求更完美的生活制度時,現階段達到的極佳境界而已,因此把它稱呼為「新普世精神,The New World Way of Life」似乎更為貼切。

 不管是哪一個國家,儘管路途曲折、迂迴而遙遠,終會順著這歷史潮流前進,遲早都會來到同一境界,而且都會慢慢地往更佳境界邁進。因此我們最好維護台海和平的辦法是很快地學習並培養新普世精神,也同時幫助對岸認識和順應這個歷史洪流,努力學習這精神。(作者鄭天佐╱中研院研究員)

退休金改制倒果為因 勞委會豈可卸責

☉莊妙慈

  勞委會勞動條件處處長陳伸賢關於退休金改制「勞退金為何採三制併行」的投書(自由廣場,十一月二日),本人有部分意見與之相左。 這次勞委會通過之退休金草案內容並非全然遭勞工團體否定,勞工團體長年所要求的「退休年資可以隨人走」之設計,獲得通過,仍是一大突破。

  然而,綜觀陳文不僅為勞委會備受勞工團體指責叫屈,替退休金草案辯護的立場鮮明,並直接呼應勞委會主委陳菊回應勞工質疑退休金縮水的說法,更將過去勞委會應負而未負起之責,推得一乾二淨。其兩人所言皆是以「為保障大多數領不到退休金之中小企業勞工」做為退休金改制的主要理由。

  正本清源,應先探討:為何大多數中小企業勞工領不到退休金?按照現行勞基法第五十六條規定:「雇主應按月提撥勞工退休準備金」,但是,目前退休金提撥戶數約百分之八點五,涵蓋勞工人數約百分之四十三點五,僅百分之六至八勞工可領到勞基法的退休金,這是陳文所引用之數字。所以,陳文中第一點即明示「現行勞工退休制度亟待改進」,然而「為何亟待改進」,陳文的解釋卻是倒果為因。

  陳文中指出,「現行勞基法勞工退休制度係採行確定給付制,勞工於同一事業單位且符合一定之工作年資及年齡要件時,始得請領退休金,遇有工作流動或事業單位關廠、歇業之情形,勞工便不易領取。」此言差矣。

  誠如文中所述,依照勞基法第五十三條、五十四條規定,勞工之退休年資必須以同一事業單位為計,但是,倘若勞委會有盡到確實監督資方按時提撥之責,即使資方關廠、歇業,都可以將該筆退休準備金發放給勞工,哪有「勞工不易領取」之理。 文中提及,新制對於未提繳退休金的資方,採行重罰,限期未繳納者,移送強制執行,以確保雇主依法提繳。

 既然新制可以如此,為何舊制不能比照修法,加重罰責。如此一來,既可解決退休金舊制問題,更無須讓勞工在三種新制中無所適從。 勞委會不亟思解決舊制問題,卻藉由新制之設計,將「領得到」與「領得少」劃上等號,縮減勞工應有之退休老本、幫資方省下大筆鈔票,所以,大多數領不到退休金之中小企業勞工變成勞委會的擋箭牌。

 陳文認為退休金草案並未違背經發會之共識,三制併行,由勞工自由選擇,勞工退休金制度之財務、費用及運用,國庫不予補貼。 然而,勞委會在規劃退休金新制時卻將資遣費打折,經發會並沒有作成此一共識,勞委會企圖夾帶、蒙混過關,罔顧勞工權益,公然藐視經發會。資遣費性質與退休金完全不同,不能因為退休金改制就要抵充資遣費,而資遣費打折,使資方裁員成本降低,導致失業問題更加惡化。

  對於陳文中有關草案規劃原則的第四點說明,所謂「政府適當介入」,更令人氣憤,美其名為「保障勞工獲領退休金」,實際上卻是當基金虧損時,政府既不負保證支付責任,卻又要參與監理會組織及基金管理運用的權力與位子。既不負責任,又要介入權,還敢大言不慚地說是要監控退休基金。 針對「退休金並未縮水」,文中所述更是漫天大謊。

 因為勞委會未確實要求資方按時提撥退休金,才導致勞工被迫選擇新制,舊制如果能落實,勞工豈有棄舊制、選新制之可能? 陳文指稱:「現在適用勞動基準法退休規定之勞工於本條例施行後,仍可選擇適用舊制,故其權益並未受影響,不生退休金縮水問題。」意思是只要勞工選新制,就沒有縮水的問題。這種說法,不僅間接承認新制確實有縮水之虞,而且還將責任倒推給勞工,換句話說就是告訴勞工:不想縮水就選不保證領得到的舊制。

  而所謂「為顧及目前適用勞動基準法退休規定之勞工權益,而中小企業勞工不易領到退休金,新制開辦後可確保其權益」,更是模糊焦點的說法。大多數中小企業勞工領不到退休金在於勞委會執法不力,即使選擇新制,以往之舊年資依然沒有保障,還是可能泡湯,所謂「新制開辦後可確保其權益」,只是保障新制年資而已。

  而文中「經初步估算,以工作年資三十年為例,新制勞工所得替代約百分之廿一至廿四,舊制約百分之廿六至卅,兩者相差不大。」更是睜眼說瞎話。 關於「個人帳戶制」,依照筆者之計算,在每年調薪百分之三,基金收益利率百分之五(以定存年利率為準)之前提下,年資二十五年,其退休金將縮水為現制之百分之六十;年資二十年,縮水為百分之五十二;年資十五年者,縮水為百分之四十三。

 但是,勞工目前調薪之機會渺茫,而基金操作收益之利率,在政治護盤、景氣波動、利率調降下,縮水幅度將遠大於此。 在規劃草案中,附加年金制的給付率雖然提高至千分之八,但勞工必須在年金制實施十五年後,每月提撥工資的百分之零點八七,假設勞工目前月薪三萬元、三十年後退休、物價成長率百分之三、餘命二十二年,參加附加年金制的勞工退休時,每月可領相當現值八千九百元的年金,所得替代率為百分之廿九點六六,不僅縮水,距離當初代表勞工參與經發會的全產總所推論的退休年金制所得替代率百分之四十一點六低很多。

  因此,無論個人帳戶制或者附加年金制,只要雇主負擔之提撥率最高只有百分之六,勞工退休金就會大幅縮水,根本是幫資本家減輕照顧勞工老年生活之負擔。

  精算師協會指出,百分之六的提撥率,如要維持百分之卅之所得替代率,不出三代就會破產。不然就得提高保費,或是降低給付。這還是在基金正常操作,順利獲利的情況下;若是因政治護盤或是遭逢金融危機,造成基金虧損,而政府又不負保證責任的情況下,勞工退休年金便有可能血本無歸。

  三種新制再加上舊制,宛如教全體勞工來一場大賭博,無論個別工人誰贏誰輸,全體勞工都輸給資本家,因為經發會共識已經為資方省下大筆退休金及資遣費,剩下的就憑個人手氣了,而屆時引發的勞工老年退休及失業惡化問題,將成為社會之負擔。 (作者莊妙慈╱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執行長)

懷念可敬的「老大人」李鎮源院士

☉羅榮光

  台灣文化具有優美的倫理觀念,台語尊稱老年人為「老大人」。多年來,在爭取台灣民主人權與獨立建國的街頭運動中,我們經常瞥見一位可敬的「老大人」之身影,他就是李鎮源院士。

  在十年前,參與廢除刑法一○○條聯盟的行動中,我第一次瞥見李院士,當時他的出現,頗為震撼,因為德高望重的院士出自知識份子的良知,願意挺身而出的真是罕見。李院士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他一臉正直、堅毅、與威嚴中帶有和祥,是位道道地地的台灣「老大人」。

 爾後,數十次在街頭運動中、在記者會或在一般開會時,我們碰面交談,給我的感覺完全與第一次的印象一樣,他一直是那樣的正直、堅毅與和藹。 李院士在醫學領域中,對蛇毒的研究,使他享譽國際,是大師級的人物,咱全體台灣國人應引以他為榮。在擔任台大醫學院院長期間,更是大力改革並設立「專勤制度」,注重醫學倫理與醫德之培育,尤其是後來他創立「台灣醫界聯盟」,與其他推展台灣民主獨立的團體共同打拚,使台灣人民對醫師的觀感,耳目一新且獲得更多的鼓舞。

  在中央研究院院士中,或許是由於其名稱是「中國中央研究院」(Academia Sinica),並不是「台灣中央研究院」,所以在那樣多的院士中,真正能挺身而出,為台灣獨立建國打拚的,真如鳳毛麟角,少得可憐;李鎮源院士卻能站出來,真是彌足珍貴。

 他不愧為台灣國的國寶與台灣人的精神導師與永久典範。在台大醫院住院期間,我曾陪同高俊明牧師夫婦與義光教會許承道牧師去探望他,雖躺在病床上,他還念念不忘國事。最後一面見到他是在台大醫學院大樓前紀念刑法一百條廢除十週年的晚會上,當陳水扁總統推著他所坐的輪椅出來時,我們都起立給他如雷的掌聲,給他加油。

 如今,他已屆八十六歲高齡,離我們而去,使我們想起麥克阿瑟的名言:「老兵不死,祇是慢慢地凋謝。」感慨良多。 他十年來為實現台灣獨立建國,由初次我見到他,臉色蒼白逐漸轉為滿臉紅潤,充滿元氣,他為理想與夢想奮鬥,使他愈加堅忍卓絕。 雖然他無法親眼見到新而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之成立,然而,他已懷著盼望到永生的世界,我相信在他彌留之際,如果有人在他耳邊輕語:「台灣已經獨立了!」他必然立刻展顏微笑。

  耶穌基督在世傳揚上帝國福音,四處奔波忙碌,有一次他的母親與兄弟來找他,由於聆聽耶穌講道的人多且擁擠。他們無法接近耶穌,有人就告訴耶穌說:「你的母親和兄弟站在外面要見你呢!」耶穌就對他們說:「那些聽了上帝的信息而遵行的人,就是我的母親和兄弟了!」(聖經路加福音八章十九│廿一節)我們所敬佩的李院士遵行上帝的真理,充滿使命感,他已是耶穌基督的兄弟,我相信他的靈魂已進入天上更美的家鄉。

  願在為他舉行的告別式與出殯行列中,有許許多多熱愛台灣的人士前來參加,以表深深的懷念與尊敬並安慰李院士夫人及家族,更從李院士一生的奮鬥故事中,吸取靈感,成為我們還活著的人繼續為台灣出頭天共同打拚的永續動力。(作者羅榮光牧師╱台灣主體性聯盟共同召集人)


國民黨有經驗!

☉李筱峰

  一輛台北市公車經過我的身邊,車身廣告看板上面寫著一句選戰標語│「給人民好日子過,國民黨有經驗」,原來是中國國民黨的競選廣告。

 我看了之後,忍不住抿嘴一笑,心想,不知道這是哪一個人想出來的標語,竟然要人家回想國民黨的經驗。不談經驗還好,要談經驗,國民黨的經驗真是說不完。

 例如: 早在大陸時候,蔣介石主導下的國民黨,與江浙財團掛勾,與上海的青幫頭子結緣,不僅利用他們掌控金融機構,更利用其旗下流氓來暗殺政治異己。直到來到台灣,蔣經國主政時期,還在提供竹聯幫經費,利用竹聯幫殺人(如江南命案)。

 所以,促進黑金政治,國民黨有經驗。 來台灣後,厲行世界最長的軍事戒嚴達三十八年,國民黨有經驗。 以所謂「動員戡亂」為藉口,破壞憲政常軌,國民黨有經驗。在一九五○年代的白色恐怖時代,處決了二、三千名知識分子,判處八千多人重刑,國民黨有經驗。 查禁民主運動的刊物,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國民黨有經驗。 掌控大眾傳播工具,壟斷電子媒體頻道,國民黨有經驗。 實行一黨專政,擁護個人獨裁,國民黨有經驗。 製造「反共抗俄」的政治神話,明明在五○年代中,已經答應美國不反攻大陸,卻對內欺騙人民,說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國民黨有經驗。

  固執「漢賊不兩立」的僵化外交政策,致使台灣坐失良機,淪為國際孤兒,國民黨有經驗。 拒絕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國民黨有經驗。 造成疊床架屋的四級政府的行政制度,浪費人力、物力、財力及行政效力,國民黨有經驗。

  過去由外省人壟斷權位,且採眷村隔離政策,造成族群隔閡,國民黨有經驗。 以推行「國語」為名,壓制本土語言,進行語言歧視政策,國民黨有經驗。 利用教育,灌輸虛妄的「大中國」意識形態,抹殺台灣的主體意識,讓台灣子弟對台灣歷史與地理茫然無知,國民黨有經驗。 過去每逢選舉,買票賄選、作票舞弊,國民黨有經驗。

  過去國庫通黨庫,接收國產為黨產,經營黨營事業,成為全世界最富有的政黨,國民黨有經驗。 用黨徽兼國徽,把黨旗畫到國旗上面,造成黨國不分,國民黨有經驗。 在部隊實行蘇聯紅軍模式的黨軍制度,致使國軍與黨軍不分,讓軍人模糊了效忠的對象,國民黨有經驗。

  國民黨擁有這麼多惡名昭彰的經驗,卻還好意思說「讓人民過好日子」,莫非台灣人民是一群只知吃飽吃好,而不重尊嚴與自由的奴才? 有人說,起碼國民黨創造了台灣的經濟發展,帶來台灣的繁榮。

 真歹勢,看來國民黨真給台灣人面子?要不然他們在中國大陸時候不能繁榮經濟,卻在逃到台灣之後才能繁榮經濟?請看清歷史,台灣在清末劉銘傳時代推動洋務近代化運動的成就,已經超前中國大陸,而且外銷貿易發展的結果,在貿易逆差的清國境內,台灣是貿易順差的地區;再經過五十年日本統治後,台灣人的生活水準超前中國大陸約三、四十年。

 這些史實,都在國民黨來台灣之前就存在了。 從國民黨擁有的那麼多惡名昭彰的經驗裡,我們不難理解過去國民黨集團的法西斯本質,直到李登輝時代才有了本土化與民主化的契機。

 但是他們卻不知珍惜,當公元兩千年的民主潮流,結束了國民黨的統治權,出現政黨輪替的局面,他們卻不知反省,反而逼走李登輝,處處與新政府對立。現在他們又增加了一項新的經驗。

  我數落了這麼多國民黨的經驗,親民黨和新黨請不要以為事不關己,其實這些經驗,他們都共同擁有。因為他們是從國民黨分出來的,況且他們並不是因為不滿意國民黨擁有前述的經驗才分裂出來,而是不滿意李登輝將國民黨本土化。

 所以,本文所說的國民黨經驗,通通適用今天國親新的泛藍軍三黨。 今天的泛藍軍不反省其保守與反動的性格,卻抓住這一波國際經濟不景氣的機會,利用台灣「經濟基本面」面臨挑戰之際,打擊我們的「信心基本面」。

 如果台灣人民相信這個擁有惡名昭彰經驗的集團真會給我們好日子,而不敢面對新局,最後只好再回歸「奴才基本面」了。(作者李筱峰╱台灣北社副社長、世新大學教授)

《選舉大家談》精神黨籍

☉ 酷鴨

  台北縣長參選人王建號稱國、親、新三黨共同推薦,但並未具備另兩黨「黨籍」。將「精神黨員」一詞硬拗到政治與法律的矛盾中,背後潛藏著什麼陰謀,用膝蓋想也知道。

  如果「精神黨員、精神黨籍」這種狡辯的語法可以成立,那麼王建心中的「精神國籍」,當然是他偉大的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了!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