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6日星期二

王永慶先生何不反躬自省飲水思源?

 幾天前才坦承中國漳州電廠案是其個人一項失敗投資的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昨天又改口說大家以為他的漳州電廠虧錢,但長遠看這是個很好的投資,王永慶還自誇「蓋電廠我是全世界第一名」。針對前總統李登輝先生近日提到,如果王永慶當時不赴中國投資漳州電廠,就不會形成今天的局面,王永慶反稱如果戒急用忍政策是對的,他一定服從,若只是為了個人的意識形態,那不是愛台灣,反而是害台灣。面對漳州電廠投資失敗的教訓,王永慶還是看不透大膽西進的風險,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王永慶不滿戒急用忍政策早就不是新聞了,在九月初發表的「萬言書」中,王永慶甚至批評戒急用忍政策「不但錯誤而且無情」,「執政者應該要深深感到歉疚才對」。王永慶在「萬言書」中說,「戒急用忍政策對於造成今天台灣的百業蕭條,存在有密切的因果牽連關係」,「經過當年政府最高領導人的十二年統治,將台灣經濟帶入當前的慘境,而其主要原因,不外就是採取戒急用忍的一大錯誤政策所致」。由王永慶近日的談話可見,他雖然坦承漳州電廠是失敗的投資,但其對戒急用忍政策以及提出這項政策的李前總統,依舊頗多怨言。

 許多最近幾天聽到王永慶相關談話的人,都無法理解為什麼他要把自己的投資失敗怪罪到戒急用忍頭上。當年王永慶自己不顧政府勸阻,向中國當局一口氣爭取了六部機組,而且與福建省政府簽署購電價格的協議,如今中國方面違反合約使得漳州電廠吃了悶虧。大家都知道,王永慶向來稱道中國政府的效率極高以及中國官員有求必應,按照道理,王永慶應當對中國方面表達抗議才對,但是這幾天大家只聽到他在批評戒急用忍,對中國方面吭也不吭一聲。這樣的反應,不是正好坐實了所謂「媚共」的指控嗎?

 政府的任何政策都是可受公評的,戒急用忍政策也不例外。王永慶指責戒急用忍政策造成今天台灣百業蕭條,實際情形究竟是不是這樣?且讓我們以實施戒急用忍政策的經濟表現,來檢驗王永慶的論斷。八十五年李前總統制訂戒急用忍政策,是對國內經濟發展做通盤考慮的結論,其目的包括兩岸的經貿平衡、節制資金外流、促進國內就業機會,尤其是關心台商的投資風險。該政策實施期間經濟成長率分別是,八十五年達到六點一%,八十六年達到六點六八%,八十七年達到四點五七%,八十八年達到五點四二%,至於八十九年第一季則高達七點九四%。另外,從國民所得來看,八十五年是一三二六○美元,八十六年是一三五九二美元,八十七年是一二三六○美元,八十八年是一三二三五美元,至於八十九年第一季也比上年同期成長,這些成就哪是王永慶所說的百業蕭條景象?

 正好相反的是,台灣今天的百業蕭條,是一年多來朝野爭相主張鬆綁戒急用忍,鼓勵更多產業外移,沒有改善國內投資環境所致。其中,身為錢進中國指標性人物的王永慶,更鼓吹鬆綁戒急用忍、接受中國一中原則不遺餘力。在這種情形下,台灣的產業加速萎縮,當然會導致經濟陷入負成長,失業率一路上升到五點二六%。我們想問,過去幾年實施戒急用忍期間,台塑集團不是也呈現獲利狀態嗎?最近台塑集團大幅減薪,應當怪罪戒急用忍還是錢進中國?事實上,長期以來王永慶的事業經營,受到政府特殊協助者不知凡幾。然而,就因為政府考慮到國家、全民的利益,其中當然也包括台塑集團的利益,勸阻台塑集團到中國冒險,王永慶便耿耿於懷,實在有失飲水思源之道。而且,長期以來台塑集團的投資資金也是來自公司股東與銀行存戶,理應具有高過他人的社會責任感才對。但是,王永慶違反戒急用忍政策在先,漳州電廠投資失敗反而回過頭來歸咎於戒急用忍政策,似乎要把整個台灣像漳州電廠一樣拖下水,這豈是一個受益於國家、全民的企業應有之道?

 就以台塑六輕為例,台塑集團在桃園觀音工業區與宜蘭利澤工業區都遭到阻力,最後政府克服困難,幫忙找定雲林離島工業區。不僅如此,政府還指示限期解決台塑六輕國有土地核撥使用、優惠融資和免港口捐等優惠措施、准予投資工業專用港、檢討工業用水成本等問題。此後,為因應建廠需要,政府也將原來規劃為蓄水區的麥寮新生地,改為石化工業用地。而台塑六輕一案,至今向國內公營銀行為主的金融機構貸款,早已超過銀行法所規定對單一客戶授信總額的限制,這些也都有賴政府專案核准才能進行。台塑六輕的投資過程中,台灣的最高領導人就是李前總統,而政府的這些作為,目的即在於協助企業解決投資困難,讓企業根留台灣一起為經濟發展打拚。現在王永慶竟然用一句「害台灣」嗤之以鼻,這種的言行不是恩將仇報嗎?

 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企業家可以自由決定要如何經營事業,只是風險需由自己承擔。但是,企業經營者仍不能為了個人私利,損害國家與全民的利益。王永慶一心要到中國投資,便不能留下「錢進中國、債留台灣」的爛攤子,損害廣大的公司股東和銀行存戶權益,更不能吆喝無法與中國高層打交道的業者,一窩蜂跟著到中國去冒險。王永慶尤其應當對協助其事業發展的政府心存感念,不能斥責政府維護國家、全民利益的應有作為。中國漳州電廠投資案的種種問題,證明戒急用忍政策的周延考量是正確的,對王永慶的個人利益原本也可以發揮保護作用。如今漳州電廠投資失敗,王永慶不圖反躬自省,反而影射當時想要保護其利益的人「害台灣」,真是豈有此理。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