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1日星期一

雖然暗瞑這呢長 天總是攏會光
這年頭,偽鈔多得嚇人!
祖籍、信仰與暴力--從文化與心理層面解析911恐怖攻擊
一樣的城市災難 兩樣的市長
經歷災難讓我們更懂得謙卑
乾淨選舉救台灣


雖然暗瞑這呢長 天總是攏會光

☉盧千惠

  玉露橫秋明月高 往時今宵家團圓 吾兒一去千里遠 望天興嘆祈平安 在海外未得返鄉的那時候,每逢中秋節,就想起母親寄來的這首詩,倍思母心,回憶故鄉的情景。

 一九九一年,雖然雙親已故,終於回到了故鄉。台灣成為能自由來往的國土,她的子民不再因思想言論的緣故,被禁足而流浪海外,徒讓老親望天興嘆,子女低頭拭淚,並不是很久以前的事。

 希望如此的自由永存台灣。這是中秋月晚我的願望。 台中有一個小小的「福爾摩沙合唱團」,借用三一教會每星期練習一次。人數不過二十人,但是在年輕老師的指導下,四年來已經練習出五十五首歌曲了。昨天練習結束前,老師說:「過了兩天不就是中秋節麼?最後讓我們來唱『天總是攏會光』,來思念在颱風中受創的同胞罷。」 這首,是鄭智仁醫師作曲作詞的台語歌。

 歌詞這麼說: 「在阮熄燈的前彼時,外面一陣冷冷的風,孤獨的形影擱出現眼前,彼段心酸的無奈時,親像天邊的流星,乎人會思念…。窗外是長夜無邊,掩映的是悲歡的歲月,雖然暗暝是這呢久長,但是天總是攏會光。」 老師讓我們重複再重複地唱「天總是攏會光」的最後一句。用最弱音漸慢節拍地唱完時,我的心內湧出對受災害同胞的關懷,對破碎國土的疼惜,也唱出對台灣前途堅定的信心。

 相信不只是我,合唱團員的每一個人都有了同樣的感受。 回家的路程中輕哼著這旋律,憶起了將近四十年前的往事。一九六三年,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的胞弟,擔任司法部長的羅伯甘迺迪,代表總統來訪日本。他應邀前來當時外子就讀的早稻田大學,在大隈講堂想與日本學生有所對話。

 但是,一部份反美學生等不及 校長的介紹,即開始大聲喊叫:「歸還琉球!」「歸還琉球!」持續將近二十分鐘。會場因著學生的叫罵聲吵翻了天。那時候有一個坐在角落的學生,突然唱起日本的童謠「紅蜻蜓」。四周圍的學生附和,不多久這首歌引起了漣漪,歌聲終於壓倒了叫罵聲。那是一場非常使人感動的場面。

 童謠「紅蜻蜓」打破僵局,使美國總統的代表和日本的年輕人對美國歸還琉球給日本的事情有了深入的交談,並促進了美國和日本間的友誼。 台灣需要有能引起台灣人共鳴的歌曲。

 其實,只「福爾摩沙合唱團」練習的五十五曲中,有很多扣人心弦的歌曲。如呂泉聲的「搖嬰仔歌」、郭芝苑的「紅薔薇」、蕭泰然的「台灣翠青」、李奎然的「六月茉莉花」、朱約信的「玫瑰」、王明哲的「海洋的國家」…,就是唱了千遍也不厭倦的旋律。

 詩詞中孕涵著台灣的詩人對嬰兒、對花草、 對鄉土,對即將消失的文物深沈的愛。

 相信從詩人和作曲家我們能汲取更多對台灣的感情,它在這個社會也會引起漣漪。 當我重複地唱「天總是攏會光」的時候,眼前浮現颱風過後,從鄉下去台北做義工默默清除泥土的歐吉桑、歐巴桑、年輕士兵的身影,祈求上天祝福他們。

這年頭,偽鈔多得嚇人!

☉友言

  偽鈔愈來愈猖獗,造成不少人無辜蒙受損失,更成為大眾擔憂的問題。

  市場小販擔心收到偽鈔,一天辛苦工作成果泡湯;導師收學費時,也怕拿到偽鈔,還要負責賠償。有一位殘障人士,無論烈日下雨努力賣彩券,卻有喪心病狂者,用幾張千元假鈔跟他買彩券,害他處境更加困頓。

 家母拿真鈔出門買東西,回家時,順道去繳電費,卻出現一張五百元假鈔;雖然努力回想,還辛苦回市場,希望找回公道,卻失望而返。

 我曾經從某金融單位領款,到附近另一行庫繳房貸利息,不料卻冒出一張千元假鈔,也是查無證據、自認倒楣;行員表示,幸好只是一張,上回有人被查出三張假鈔,還被移送警方處理。

 我想,如果他是明知故犯,當然罪有應得,倘若情形和我相同,豈不是賠錢又遭到不白之冤? 針對偽鈔,政府和公司行號經驗足夠,連小商店也動用驗鈔機、驗鈔筆防堵;民眾防衛力量最為薄弱,只能靠肉眼辨識,就算有人隨身帶著驗鈔筆,而且每回收錢時都使用它,也未必管用,根據實際試驗顯示,由於偽造技術愈來愈逼真,驗鈔筆對不少偽鈔已經失效;再說,驗鈔機又不是手機,民眾能夠帶著它到處跑嗎? 偽鈔是民之所「懼」,中央銀行官員受訪時,只表示民眾要注意偽鈔,沒有提出其他對策。

 試想,連經驗豐富的行庫人員都得借重儀器篩檢偽鈔,民眾光靠肉眼當然不足以對抗偽鈔。(作者為教師,友言是筆名)

祖籍、信仰與暴力--從文化與心理層面解析911恐怖攻擊

☉ 李文肇

  美國九一一恐怖攻擊之後,軍事報復和機場警戒頓時成了媒體焦點,全國報章大幅報導軍力調動和新的盤查措施,短期之內雖然有其作用,但長期下來並非解決之道;殺死了賓拉丹並不能保證暴徒輩沒有後起之人,而警戒措施再嚴,碰到有心人哪怕找不到漏洞?此時真正該問的是,暴徒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們存的是什麼心理?如何防止這種理念的蔓延,讓下一代不必飽受恐怖主義的威脅?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國際暴力衝突的主因可歸為二:一是民族主義,一是宗教狂熱。

 民族主義指的是自身民族優越感和對特定民族的鄙視,以及認為歷史上曾經屬於該民族的土地都應該歸他們所有的想法;六年前導致美國奧克拉荷馬爆炸事件的白人優越主義和回教聖戰組織對猶太人的憎恨屬於前者,而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爭奪聖地掌控權,以及回族、塞爾維亞族和克羅埃西亞族爭奪波士尼亞的居住權屬於後者。

 以巴衝突除了民族因素外,還多了宗教成分;狂信「上帝之言」的猶太墾殖者硬要在阿拉伯人居住區建立自己的家園,以及激進回教徒以暴力手段迫使他人接受自己的世界觀,都在在顯露出了信仰的醜惡面。

  問題在於一般人想到民族、宗教時,只看到正面而看不到反面。普通人認為生活在老祖宗的土地上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信仰自由」也是民主國家必備的條件。但當甲民族的祖先和乙民族的祖先在不同時期同樣居住過同一片土地時,這片土地應該屬於誰?堅持祖產獨享必導致兵戎相見。

 而某宗教認為只有自己的神是真神,把別人都視為偽神邪教時應該怎麼辦?信仰自由就變成了打仗的藉口。老百姓很少以宏觀的角度來衡量全局,往往只聽信自己一方的片面之詞而感到義憤填膺,願一拚死活。

 牽涉到民族宗教時,人們尤其容易被情緒化的字眼煽動:「保衛民族」、「捍衛祖先的土地」、「奉上帝之命」,聽起來是多麼的正義凜然,然而翻成白話也不過是以感性取代理性的排外心理,而這正是暴力衝突的根源。

  利益衝突在生活中是無可避免的商場上的利益衝突多半能夠透過協商解決,因為利益是彼此共同的語言,失去了理性必兩敗俱傷。而以自身經濟利益為重的西方國家也多半能夠和平相處,原因就在於誰都不願意破壞促成繁榮的大環境。

 怕的就是那些讓情緒駕馭理性的國家,把民族主義和宗教情懷擺在民生、經濟之上情緒是沒有道理的,因情緒而起的衝突也因而無從解決。而情緒化的國家背後必有情緒化的百姓,情緒化的百姓背後必有一種情感至上的文化,一種鼓勵大家無條件為宗教、民族奉獻犧牲的價值觀。

  放眼台灣,似乎正夾在這兩種心態之間─一方面仰賴國際貿易生存,經濟攸關存活,但另一方面也不乏極端民族主義者(無論是台灣民族主義或大中國民族主義),把廣大的社會資源用於民族情緒的醞釀;而來自彼岸的威脅,也正是基於這種民族認同心結,是理性無從插手的情感問題。我們從中東、南斯拉夫等衝突所得到的教訓是,只有在價值觀上淡化民族情感,著重民生經濟,和平才有曙光。

 其實多數年輕一輩的台灣民眾已經朝這個方向前進了,儘管被說成是追求物質、崇拜金錢的一代,但物質與理性是一體的兩面─這種共同拜金的心態似乎正是化解恩怨情仇的良藥。

 就希望對岸跟進,也希望老一輩不要再把上一代的情緒舊帳轉嫁到下一代。二十一世紀的台灣,乃至於中國,會成為名店林立的富庶之國,還是戰火連連的人間煉獄,關鍵就在於此。 (作者李文肇╱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外文系助理教授)


一樣的城市災難 兩樣的市長

☉張子方

  九月十一日紐約蒙受世貿毀滅的世紀災難,一週內,台北市也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水難。紐約與台北都是人口稠密的國際都會,市政龐雜繁瑣,遇到大災難時,正可以顯現市長的領導能力。

 從這次事件,我們可以看到兩位市長的應變能力和行政效率有極大的落差。 世貿被炸數分鐘內,所有通往紐約曼哈頓市區的橋樑、隧道立即封鎖,只有救護車輛可以進入。曼哈頓的地鐵、巴士也全部停駛,人們需徒步四、五個小時才可以離城。後來為有效疏散人口,市區有限度地開放公共交通,只出不進。

 那一天大家都很惶恐,市長也沒有跟媒體見面,但是大家都有一個感覺,市長一定是像以往每次大風雪來臨前一樣,待在災難指揮中心坐鎮。

  第二天開始,他每天早晚必舉行一場記者會彙報救災狀況。他的報告總是有條不紊、提網挈領,他會告訴大家現在做到什麼程度,譬如救了多少人,挖出多少屍體,搬運走多少噸的垃圾,哪裡開始通車,哪條路已經清乾淨,下一個目標是什麼等等。他的報告好像一幅紐約市地圖,總是精確地說出地鐵站名、路段交界,跟著他的團隊輪流做簡短報告,記者會時間約在半個鐘頭左右。 這段日子裡,你看到一個市長帶領一個有效率的隊伍,分工合作,事情輕重緩急,條理分明。

 世貿被炸那天,為了方便救災,災區方圓將近三十條街,全部封鎖,不但車輛不得入內,連居民都要出示證件,後來慢慢往南解禁。你要做義工?他們公佈統籌中心,請你先去那裡報名登記,不可以擅自闖入禁區。台灣的慈善機構要送便當給救護人員,也是要送到指定地點,由他們統籌分配。 紐約市長就住在指揮中心附近的旅館,方便工作。

 他沒有像台北市長那樣去搭地鐵以了解九一一對紐約捷運系統所帶來的不便。他沒有徒步走過布魯克林橋以了解市民因九一一而需步行返家的辛苦。他也沒有親自去清理世貿的斷垣殘壁以體恤救災人員的辛苦。身為一個市的最高行政首長,他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領導他的團隊,儘早讓紐約恢復秩序。

  他從事紐約硬體救災,也沒忘記鼓勵市民療傷止痛,做心靈的重建。他在第三天就呼籲大家趕快恢復平日的生活,去購物、上館子,他參加了殉職消防員和警察的喪禮,也參加了一個殉職消防員妹妹的婚禮,以行動告訴大家,人生美好的事物仍會繼續。

  台北九一七水災,我特別注意紐約中文報紙的報導,最初幾天,我狐疑的問自己,台北市長在幹什麼,有關他的報導不是說他在坐公車,就是去幫忙掃街,沒聽他有什麼具體的救災方案。

 他顯然選擇做些芝麻綠豆的小事,而辜負了台北市民賦予他行政統籌的權力與責任。紐約的朱利安尼市長遠遠比不上馬英九帥,他甚至可以用枯槁來形容,大家都知道他患有癌症,前一陣子的離婚事件更是鬧得滿城風雨。可是這次事件,我們看到一個有行政能力,有勇氣,有智慧的人,他的處變不驚得到紐約市民、兩黨參眾議員、甚至國際領袖的讚揚。

  日前一場追思會,前美國總統民主黨的柯林頓就站在共和黨的朱利安尼市長旁邊,讚揚市長的睿智。柯林頓卸任後做了紐約市民,他說他也要聽市長的話,振作精神,恢復生活步調,去購物,還要繼續搭乘美國境內的商用客機。一個有能力的人,他所得到的認同是可以超越黨派的。(作者張子方╱紐約語言治療師)


經歷災難讓我們更懂得謙卑

☉ 盧俊義

 兩三個月中連續幾次颱風,重創台灣幾十年來累積起來的財富和生產力,就像「九一一事件」重創美國與世界主要國家經濟動力一樣,在這些創傷的背後,都隱藏著值得反省的題材。

 如果一味地歸咎他人,或說是無法預防的天災,甚麼百餘年來最大水患等等,都將會無濟於事。如同許多位學者指出的,加高河道堤防只會造成往後更大的災難而已,他們甚至建議讓自然界還原到原有的樣式才是正確之道。例如河道原本是彎曲的,就讓它彎曲,不要將之截彎取直。這樣的看法是非常重要,且是應該有的基本態度。

  舊約聖經創世紀從第三章五節開始談到人的問題時,說引誘人離棄生命法則最有誘惑力的一句話是「你們不會死:你們會像上帝」。然後該本經書很清楚地描寫人類犯罪的各種事跡,包括亂倫、戰爭、欺騙、搶奪等等不堪入目的行為統統呈現出來。

 一直到第五十章十九節該本經書的結尾,才藉著已經貴為埃及宰相的約瑟,對站在他面前的所有兄弟所說的「我不能替代上帝」這句話作此本經書的結束。

 從人想要「像上帝」到人承認「不能替代上帝」,這期間已經歷數千年之久。這樣的經驗正好說明了人對整個生存環境與人生命的相互關係,有著非常深刻且殘酷的體驗。 可惜的是:人並沒有因此謙卑下來,還是對生存環境的資源予取予求,不論是在海洋、陸地、空氣、水等等自然資源,人的態度隨著科技的發展,手段是更殘酷、態度粗暴。

 直到一九九○年三月五日至十三日,才在普世基督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於韓國漢城召開一次「公義、和平及造物完整」(Convocation on Justice, Peace and the Integrity of Creation)會議,在該會結束的宣言中有一項相當重要的呼籲,強烈要求全世界所有的教會、政府,應該「為保全地球環境的需要,和建立一種與造物之完整和諧共生的文化」而努力。

 也因為這個會議有這項共識,遂於一九九二年六月一日至七日,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地球高峰會議 」(Earth Summit Conference),這就是一般所稱之「世界環保會議」,這項會議也帶來一個重要的反省:「生命是來自上蒼恩賜,應該給予應有的尊敬和推崇。但是今天人類為了進步和發展的需要,尊崇生命的觀念已經遭到踐踏 ,不斷地摧殘大地生靈,結果是使大地更加貧乏。」大會提到希望全世界的人民共同來建造一個「新天新地」,這個「新天新地」乃是一個與生態環境共存、共享的天地。

  從人看自己是宇宙的中心,到一九九二年的「世界環保會議」才認知自己只是宇宙萬物中小小地球裡的一小粒份子,這條路走來真是漫長啊!但如果記得上述這些反省,我們就更應該學會謙卑,知道對所居住的土地一定要多存愛心,不要再存貪婪的意念,否則大地是有生命且是永遠的,它們一定會反撲,並且會一次比一次更嚴厲,那時我們才來呼天喚地乞憐,恐怕就是神仙下凡也會搖頭對我們說「活該」! 以此次為了要防範「利奇馬」颱風來襲為例,因為有「納莉」颱風的慘痛經驗,此次大家搶著準備沙包要堵水,但颱風過後並沒有因此就好好保存這些沙包,而是要將之丟棄,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

 沙包的材料就是大地資源,需要時就奪取,不要了就丟棄,這真是要不得的心態啊!而台北市政府不但沒有教導市民必須將之保存下來,反而是一再告知市民,可以通知清潔隊去收。可想而知,收回去的這些沙包將會遭遇到怎樣的命運─丟在垃圾場。

 我們到現在若還是這樣的態度對待環境資源,我們就是沒有從災難中學到教訓,而是更暴露出過去因富裕帶來的驕傲與殘暴之劣根性。

 這樣下去,有一天我們將會遭遇來自大地更慘痛的打擊。不信的話,大家且拭目以待。 人類學習認識生命的意義,往往是經過了許多大災難後的反省才逐漸理出一個頭緒,也因為這樣才會將過去長久以來「人定勝天」的觀念給予修正過來,知道人只不過是整個浩瀚宇宙中的一個「小不點」而已。

 也從過去把人定位為整個生存環境的中心、主宰者,逐漸認識到必須與生存環境共存、共享,人才能因此獲得更好的生存空間。因此,絕對不要小看一包包的沙袋,它可是我們環境生命的一部分。珍惜它,也等於是在珍惜我們自己的生命。(作者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乾淨選舉救台灣

☉ 陳婉真

 這幾年來選風的敗壞,幾已到了令人深惡痛絕的地步,尤其最近景氣低迷,天災頻仍,失業率不斷創新高,這樣的環境下,候選人卻依然故我,大肆送禮招待旅遊宴客者有之,藉機不斷募款強索不樂之捐者有之,而滿街的競選旗幟、布條、大頭照│彰化縣還多了肥料袋廣告─破壞市容觀瞻不說,所浪費的社會成本更是可觀。

  這種花錢比賽的選舉方式,已經成為台灣民主政治之癌,更是妨害人才出頭的一大絆腳石。尤其當年不時抨擊國民黨選前請客買票,選後一定要設法撈回來的民進黨候選人,如今也是動輒花費數千萬元,沈淪的速度快得驚人。 最近財政部針對問題基層金融機構的整頓,引起社會震撼,而導致這些機構發生危機的原因,皆因選舉買票使然。

 選舉不止成為金錢遊戲,也成為黑道漂白、政黨利益交換、政客作秀等的工具。 今年的選舉是民進黨執政以來頭一次辦選舉。如何淨化選舉,考驗民進黨,其成敗更對台灣未來的選風有重大的影響,這次機會若無法把握,未來只有沈淪更快。

 欣聞法務部宣示嚴格查賄,個人願意提出若干具體建議,請中央政府儘速推動,否則,諸如列舉式的規範不得送禮、單一文宣品不得多於三十萬元等規定,均只是治標不治本。

 君不見滿街大型廣告看板,一處至少十萬元以上,在選區內各處懸掛,檢察官何以不去蒐證?法務部何以不予限制? 且看先進國家的例子:美國的選舉次數其實很多,眾議員便是每兩年改選一次,但美國即使是選總統,也只能在自家門口草坪前插上一塊小木牌,從未見滿街旗幟飄揚。

 美國也有競選經費上限的規定,並嚴格限制單一捐款人地方選舉每人不得捐款超過美金一百元,中央選舉不得超過一千元,以遏止選後官商勾結;且規定選舉期間所募款項若有剩餘,應全數捐給慈善機構。

  諸如此類民主國家選舉的規範其實俯拾即是,過去靠買票作票取勝的國民黨不願引用不足為奇。

 民進黨政權若真有改革的誠意,應當好好取法他國的作法,利用這次選舉前,一舉改過,譬如對於中資介入的防範,甚至要求各候選人填報財產資料時,應連同候選人的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姊妹等,均應申報選前半年至選後半年之財產,以杜絕弊端。而最根本有效杜絕浪費的方法,則是實施公辦選舉,由政府提供各候選人公平使用媒體宣傳的機會,人才方得以出頭。

  所有這些,均不必立法,只需由選委會召集候選人簽訂公約,便能立刻施行,必要時並可以委請社會公正人士若干人成立監督或評鑑小組,違規的候選人撤銷其參選資格,如此雷厲風行,才是一舉導正選風的根本解決之道。誠摯籲請中央:淨化街頭,公開戶頭,人才才能出頭。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