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12日星期五

共犯結構與報恩何干
從舊思維的枷鎖解脫
「一個民主」原則
政黨領袖要為民主政治做模範
【學生參選權聯盟聲明】民代學生能,為何一般學生不能?
國慶實況


共犯結構與報恩何干

☉林健次

  連戰說李登輝吃國民黨的果子沒有拜國民黨的樹頭,是忘恩負義、無情無義。這使我想起十九世紀英國小說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小說「Oliver Twist」。這本書描寫孤兒奧立佛的故事。

 起初,又飢又餓的奧立佛被盜匪提供的溫飽所騙,誤入賊窟。之後,他又在賊頭的逼迫下成為盜匪共犯結構的一部分。奧立佛最後在好心人的幫助下,逃離賊窟及其共犯結構。

 讀完奧立佛的故事,沒有人會覺得奧立佛必須對賊頭及提供其溫飽的共犯結構感恩圖報,反而會期望奧立佛「無情無義」與警方合作,大破賊窟及其共犯結構。

 對照連戰的指控與奧立佛的故事,連戰要求的是,李登輝應對國民黨這個提供其榮華富貴及施展報復的團體感恩圖報,否則就是無情無義。感恩圖報本身是好的文化。但是感恩圖報要維持其正當性,至少必須有兩個條件。

 第一、施恩的人必須完全是出於善心,不求回報的,像解救奧立佛逃出賊窟的好心人就是。不是出自善心或預期回報的「恩情」不是恩情,那只是交易,政客做散財童子在地方撒錢就是。在受施人不是很清楚狀況或不是很情願的情形下,片面向人施加恩情,有時甚至是騙術的一部分。

 以最近喧騰一時的立法院的貓貓鼠鼠為例,立法院的惡貓給老鼠好處,就不算是恩情。因為那些恩情是有條件的,必須回報的。而且大哥的好意有時不接受也不行,否則,敬酒不吃吃罰酒,後果堪虞。

 第二、受施人對施恩人回報的時候,一定不能使第三者或公眾受害。假如這個條件不符合,則報恩人就變成加害人,或者成為幫兇,助紂為虐。共犯結構成員對恩威並濟的首領的回報就是如此。

 立法院諸多老鼠,不惜犧牲民眾利益,對惡貓的百般遷就、護航,助其施壓、奪取利益,就是顯例。 用以上的兩個條件來分析是否該拜國民黨這個「樹頭」,其答案就很清楚了。民國三十四年以前,台灣是沒有國民黨的。

 民國三十四年國民黨來到台灣以後,很多台灣老住民開始加入國民黨,有少部分是自願的,有一部分是看在加入國民黨的利益,但是大部分是由於威迫利誘,考慮沒有加入國民黨可能受到的傷害,而不得不加入。有的是為了上學,有的為了求職,有的為了經商,有的為了服務鄉里,有的為了躲警察,有的為了當兵時不用每天半夜被吵醒,而不得不加入國民黨。

 國民黨員享受到比一般民眾更多的「公平」。另外,國民黨並特別「栽培」少數黨員,包括李登輝與連戰在內,分享政經利益,以幫助其權力核心統治台灣。

 不過,國民黨給予這些黨員的好處,並不合乎有恩應報的條件。因為國民黨施的這些「恩」是經過設計的、是有條件的、是互相利用的,有些甚至是受施人沒有力量拒絕的,與純粹善心的利他行為一點關係都沒有,當然更沒有所謂報不報恩的問題。

  不幸的是,在威權統治時代,為了統治方便,御用媒體把共犯結構裡互相掩護、互相勾結利用以打擊異己的行為本質,宣傳成報恩的、有情有義的高貴情操。因此,那些向國民黨「報恩」的人,可以把別人意見的發表當成叛亂,把美麗島人士口中的「打拚」當成打鬥,把壓榨農民的「肥料換穀」政策當成經濟發展的捷徑,他們甚至可以替國民黨的蔣家到美國去謀殺一個從未謀面的人。

  以上的這些為了「報恩」而加害別人或助紂為虐的時代,在李登輝主政時代稍有改善,表面上似乎已經過去。不過,事實上相同的戲碼仍在繼續的上演。擁有政治學博士教授資歷的連戰,居然會以向政黨報恩相求於李登輝,這顯示這位政治學博士,不是搞不清楚個人與政黨之間根本沒有施恩或報恩的問題,就是他把政黨組織當成共犯結構,把共犯結構中的互利與勾結行為當成施恩與報恩來處理、來宣傳。

 這種幫派式的政黨觀念繼續的由最大黨的主席向其所有的黨員強調,在全國民眾面前控訴過去的黨員,誰又能說我們已遠離為「報恩」而害人的時代呢? 或許是受過較多中國文化的薰陶吧,統派媒體及組織常把什麼有情有義、呼群保義掛在嘴邊。

 他們崇尚的價值是「四海」、是可以爽快的為「兄弟」赴湯蹈火的性格。我不知道當他們在替兄弟擺平問題、替兄弟關說、替兄弟向別人施壓、替兄弟走法律漏洞、替兄弟爭取經濟利益、或替兄弟放水的時候,有沒有想到多少人因他們的有情有義而受損、受害、甚至喪命。

  除了物質上的慾望,人活著需要很多抽象的價值。人除了需要覺得自己盡忠、盡孝、有情、有義,也需要覺得自己是公正、守法、負責、博愛的,問題是,這些價值常常是互相衝突的。

 不計一切的講求情義,一定會傷害到其他價值,尤其會傷害公正、守法、負責、博愛這些現代社會進步所需要的價值。因此,對政治人物個人一味的講求情義,常常包裝的就是對民眾的無情無義。所以,李登輝站出來批評國民黨,被連戰說成忘恩負義、無情無義,並不足怪。

 李登輝沒錯,李登輝假如有錯,就錯在當選民選總統以後黨政大權集於一身之時,沒有把國民黨從共犯結構改造成現代政黨!(作者林健次╱淡江大學教授)

從舊思維的枷鎖解脫

☉ 無序

  我們國會多數黨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陳總統交出組閣權,或共同組織聯合政府,我認為政府進用專業人才,本來就不該受到黨派的侷限,而國策的制訂和推動,按理應該在選舉總統時已由全國選民做了抉擇,現行立法委員的選舉方式,選民是以地方建設和利益做主要考量,因此不管誰當選總統,他都沒有組織聯合政府的義務。

 多數黨所提理由是他們代表多數民意,沒錯,民主政治本是多數統治,但除了上述理由外,還有不少問題,到底民意是怎樣製造出來,而議員又是怎樣選出來的。

 我們姑且不談選舉時賄選和綁樁的猖獗,大家很清楚,民意非常容易被政治人物和媒體所玩弄和操縱,更嚴重的是民眾的思維和判斷,仍未從過去統治者長期教化的枷鎖解脫出來,也就是說過去傳染到的病毒還未去除,他們尚在學習如何善用選票。

 台灣人民經過五十多年國民政府的教化後,全國政經、媒體、甚至於教育機關,即使在政黨輪替後的今天,仍然被染有舊病毒的官吏和媒體人所操控,況且不知有多少多數黨黨員,看在龐大的黨產上,只好妥協理想聽從黨中央的指揮。

 不只如此,曾經被蔣家政權長期監禁過的前反對派人士,年輕時的理想逐漸淡忘後變得現實而世俗,在監獄中被洗腦時所灌輸的大中國和大民族主義意識型態,現在病毒開始發作,支配著他們後半生的思想和行為。

  動物只要重複且長期誘以甜頭和懲以鞭打,很容易控制其生理反應和行為,五十多年來國民政府的威迫和利誘,即使是高等動物、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也很難抵抗。

 好在少數性格和意志力特別堅強的人,尤其是知識份子,還能保有獨立判斷的能力,另如李登輝年老的一代,年輕時受到舊政府的教化不深,也還能獨立思考。可惜在台灣,這種人逐漸成為少數,儘管他們拚命的想把台灣人民,從舊思維的泥沼中拉出來,他們的聲音和力量卻是如此的微弱。

 也許是我過份悲觀,即使不少台灣的知識份子一再地提倡,台灣要生存必須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必須走向國際化而不是中國化,事實上我們的輿論和政策,在只顧市場和短期利潤的台商的影響和脅迫下,已經逐漸遠離國際化,開始陷入大中國主義的泥沼。

  當然不是說台灣不能中國化,如果那是多數人民細心思考後所做的理智抉擇,我們也得接受,問題在於他們仍未擺脫舊思維的枷鎖前,怎有能力做明智的判斷?我想請問台灣少數激進的統派份子,如果台灣有一天在你們的攪亂下被中共併吞,中共接收官員飛進桃園機場,載滿解放軍的軍艦駛進基隆港和高雄港,你們會不會像五十多年前的台灣人那樣,興高采烈的率領子女去歡迎新統治者的來臨?你們能漠視前車之鑑嗎?不要忘了這次你們和子女將是被統治者,不像以前你們和父母都是享受特權的統治者。

 還有如果你們攜帶的不再是台灣護照,而是大陸護照,如果統治者是北京指派、只聽從他們的官員,你們和子女會比現在更能享受自由民主和舒適的生活,會更加快樂幸福嗎?統派人士,你們不甘願失去了特權,難道就不必顧慮子孫的將來? 而被舊思維病毒支配著,隨統派音樂起舞的媒體人,你們夜以繼日的批評並打擊本土意識,專為統派人士撐腰,幫助他們提倡一個中國,你們有沒有想一想台灣被統一的後果?

 同樣的也要請問輕信統派人士的台灣人,你們這麼健忘,忘了日本殖民時代和蔣家白色恐怖時期的日子是怎麼過的,真的願意把子女交由外來共產政權來統治?最後我也想請問曾為台灣的自由民主奮鬥過、犧牲過,但因政府權位有限,政黨輪替後得不到關照而意氣用事傾向統派的人,難道權位對你們來說比理想更重要?沒得到權位就要放棄理想,難道你們以前的奮鬥和犧牲,為的只是個人的權位? 台灣人啊台灣人!請快清醒過來,從舊政府的思維枷鎖解脫,全力支持並選出真正為台灣的自由民主奮鬥、具有本土意識的民意代表和政府官員吧!(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研究員,無序是筆名)

「一個民主」原則

☉郭正典

  今年十月十日是中華民國的國慶,也是辛亥革命九十週年紀念日。在台灣雙十國慶的前一天,中國政府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盛大的集會,紀念辛亥革命九十週年。

 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會上呼籲台灣明確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並在此基礎上進行對話和談判,開放兩岸直接「三通」,改善兩岸關係。江澤民說,只要接受一個中國原則,兩岸談判即可恢復,兩岸交流即可取得新進展。 江澤民同時強調,台灣在「一個中國」原則上「不能迴避,也不能模糊」。

 中國中央電視台在晚間頭條亦做了特別報導,對孫中山多所推崇,指稱孫先生是「舊民主主義時代革命最傑出的代表」。中國慶祝辛亥革命九十週年及用威脅口吻呼籲台灣明確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的作法和辛亥革命的本質實在很不搭調。

  一八九四年孫中山先生建立了興中會,是為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革命團體。一九○五年興中會與華興會、光復會等革命團體聯合組成中國同盟會,以「驅除韃膚,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為革命網領,積極開展革命。一九一一年(辛亥年)十月十日,武昌革命爆發,各省紛紛響應,先後宣佈脫離清政府獨立。不久各省聯席會議推舉孫中山為臨時大總統。

 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頒佈《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同年二月十二日,清帝被迫宣告退位,結束清朝的統治。由於武昌革命在結束中國五千年專制統治上的關鍵地位,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被政府定為辛亥革命紀念日。

 辛亥革命的重大意義有二:第一是推倒了滿清皇朝及中國五千多年的帝制,第二是在推倒帝制的廢墟上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即中華民國。

 辛亥革命的革命綱領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已如前述,其中的「建立民國」就是要建立一個由人民當家做主的民主共和國。

 辛亥革命「建立民國」的主張在台灣可說已獲得完全實現,因為台灣現在已是有口皆碑舉世稱道的民主國家。但在中國,則辛亥革命「建立民國」的主張尚未獲得實現,甚至可說是原地踏步,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到現在仍然是個一黨專政的極權國家。 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僅未努力實現辛亥革命「建立民國」的主張,甚至視民主自由為異端寇仇,必欲除之而後快。

 在這種情形下,中國政府在北京盛大紀念辛亥革命九十週年,除了欺世盜名及對台統戰以外,又有何意義? 可笑的是,這是和五千年專制政體沒有兩樣的新興專制政體,其領導人竟然在這個特殊意義的紀念日上呼籲已實現「建立民國」主張的台灣放棄民主自由政體,轉而投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專制體制下,中國領導人「一個中國」的呼籲簡直是開辛亥革命的倒車。辛亥革命志士所要建立的「民國」並非只在國名上加上「人民」兩字,而實際上實行的仍是專制政體的國家。

  當年推翻滿清的革命志士們如果今天還健在,很可能會發起第二次辛亥革命,其革命綱領可能就是「驅除共產,恢復中華,厲行民主,尊重人權」,因為孫中山先生的遺囑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江澤民主席說台灣在「一個中國」原則上「不能迴避,也不能模糊」,江主席大概沒讀好歷史,所以才不知道歷史上「中國」的版圖可大可小,其疆界在每一朝代都不一樣,也不知道歷史上的「中國」並非一直都是統一的,「中國」分裂的時間不見得比統一的時間來得短。

 因此,重要的不在於「中國」是不是只能有一個,而在於這個「中國」是個怎麼樣的國家,是不是一個人民願意接受其管轄的國家。

 從辛亥革命的角度來看,只有民主政體的「中國」才是當年革命烈士們犧牲生命所要建立的「中國」。換言之,問題的重點在於這個「中國」是不是一個民主國家,而不在於「中國」是否只能有一個,或其疆界是否不能改變。

  江主席如果真的要慶祝辛亥革命九十週年,也真的要推崇孫中山先生的「民主主義革命」,則請不要故意忽略辛亥革命「建立民國」的主張。 此外,「一個中國」的主張是個沒有歷史根據也不合乎歷史潮流的時代笑話,絕大多數台灣人民不認同「一國兩制」就是鐵證。

 相反的,「一個民主」才是與辛亥革命「建立民國」主張相契合的時代真理,台灣人民不願意過沒有自由民主生活的日子及蘇聯老大哥也在選總統等事實,都可為「民主」的普世價值作見證。以民主自由來吸引台灣人民,應該比用飛彈核武威脅台灣人民,更容易達成江主席「一個中國」的願望。

  江主席如果那麼在意台灣是否能回歸「一個中國」,何不放棄「一個中國」原則,改而堅持「一個民主」原則?(作者郭正典╱陽明大學內科教授)



政黨領袖要為民主政治做模範

☉南鈞

 國家元首主持國安簡報,新黨召集人拒絕參加,親民黨主席感冒頭痛,要派副座與會,國民黨主席有比國家安全更重要的黨務工作要辦,改派比他更聽得懂國家安全的副座參加,民進黨主席原本要秘書長參加,最後決定親自出席(幸好謝主席親自出席,否則真讓人弄不清楚執政黨在搞什麼)。

 就像剛落幕的經發會一樣,國內政治領袖再一次展現無法合作的事實。 總統府為了因應美英對阿富汗採取軍事行動,針對可能造成台灣經濟、政治、軍事、社會安定的問題,對在野黨的黨魁做因應措施的簡報,這是多麼重要的危機處理機制運作演練,在野黨的黨魁若是大大方方地出席,實踐「愛國愛民」、「以國家為己任」的行動,為什麼不做?

 是不是擔心一旦知道總統府如何運作國安機制就失去事後批評、挑毛病的立場?是不是覺得那麼聽話就矮了一截?是不是覺得出席簡報會助長總統的氣勢?是不是覺得總統在作秀?還是相信打擊恐怖份子的戰爭不會影響台灣?他們忘了「居安思危」古訓,更何況台灣的局勢並不是「居安」啊! 未出席總統府國安簡報的政黨領袖,為民主政治做了最壞的示範。

 而這個現象讓我覺得在政黨之間似乎存有一種「集體潛意識」,這個「集體潛意識」可能來自中華民族各朝代更替或群雄爭戰遺留下來的「少康中興」、「反清復明」、「光復失土」、「維護法統」、「維護政權」、「奪回政權」、「一朝天子一朝臣」等信念。

 再加上歷代遷徙到台灣來的居民,大多數是躲避戰亂跟隨主將退守台灣,或想到台灣來開墾,獲得安居樂業的生活,不但缺乏建立美好家園的共同信念,還有各自為政各據山頭,誰也不服誰的心態。

  具有「爭奪政權」集體潛意識的台灣,不需要中共出兵,只要透過大眾傳播或小眾傳媒,就可以攻破台灣人的心防,瓦解台灣的民心士氣,政黨領袖們能不戒慎恐懼、如履薄冰?縱然這一次的國安簡報只像「防空演習」一樣,政黨領袖也要親自上場,才能在真正危機來臨時,充分發揮朝野一心的行動。

 民主政治是團隊合作的良性競爭,人民在意的是:哪一個政黨能為台灣的福祉採取具體有計畫的行動,誰能真正為台灣的福祉勞心勞力,而不是誰在哪一回的交手佔了上風,或誰要把誰鬥垮。

 台灣真的很小,不是嗎?在台灣當立委、當部長、當院長,甚至當總統,比起美國的參議員、州長、部長、總統又如何?看看美國的朝野面對九一一的表現,我們真的需要以更寬廣的心胸,面對居住在台灣的同胞,才能去除五千年文化所遺留下來的「爭奪政權」的集體潛意識。(作者為台南師院教授,南鈞是筆名)


【學生參選權聯盟聲明】民代學生能,為何一般學生不能?

學生參選權聯盟發起人:
☉中正大學犯罪所徐瑞婷、成人教育所邱淑芬
☉文化大學法律系蔡旺霖
☉交通大學科法所吳美惠
☉世新大學新聞系許淑華
☉淡江大學資管系吳育哲
☉銘傳大學空間設計系廖陳良
☉長庚大學基礎醫學所丁允恭
☉政治大學歷史系郭凱迪
☉清華大學人社所盧悅文
☉師範大學三研所高汶倩
☉台灣大學藥學所吳筱梅、 衛政所張婷華 、政治系馬文鈺
☉陽明大學衛生福利所徐佳青、林倖如、陳榮政、連恆榮、葉大華、戴民主
☉輔仁大學宗教所陳文珊、心理系吳昀佩

  根據中華民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現在學校肄業學生不得申請登記為候選人,然此法條明顯違反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七條參政權規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以及第七條平等權之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在憲法已經明文規定公平保障所有公民身分之國民擁有參政權之後,公職人員選罷法竟公然違憲剝奪學生之參選權,卻又特別為現任民代學生特權解套。

  選罷法的限制,當然是違憲的。該規定起於國民黨政府在大陸時期對於學運的恐怖記憶,因而對學生加諸參選限制,避免學生運動取得體制化的力量;故它不僅是違憲的,更是威權的、家長式的、歧視性的。

 而選罷法施行細則中又規定「學生要參選必須持有退學證明」,又再剝奪欲參與政治之公民的基本「受教權」。

  多年來,呼籲廢止學生參政限制的呼聲不絕於耳,但相關修正法案卻從未在立法院中排入議程進行實質討論,可見政府、司法及民意機關對於人民基本權益之保障嚴重漠視。

 先是違反基本人權的精神,後又另外在公職人員選罷法中增定但書,為數量眾多的公職特權學生解套,使現任公職人員擁有正式之參選資格,且該法條對於就讀非台灣教育部所立案之學校的學生則不作任何限制,因而形成許多一國多制、雙重標準、荒謬可笑、欠缺公平與特權獨大的現象。

  因此二○○一年十月十一日全國十餘所公私立大學學生及研究生共同發起「學生參選權聯盟」,正式推派年滿二十三歲具學生身分之中華民國國民為代表,於上午十點正式向台北市選舉委員會領表登記為第五屆區域立法委員候選人,此一行動已遭北市選委會以學生身分資格不符不得參選為由退件駁回。

  學生參選權聯盟深表遺憾與強烈抗議,為凸顯此一法條之荒謬性,本聯盟特發表此聲明,呼籲司法院大法官、所有立委候選人及相關政府官員,應儘速宣布本法違憲失效及修訂本法相關條文,保障全國所有公民一個平等的參政權,本聯盟也將秉持追求公平正義與人權價值之決心,繼續為爭取學生平等參選權而奮戰。


國慶實況

☉ 李文良

  本人是南非十月慶典回國慶賀團的總領隊,今年雖然經濟蕭條,又逢世局動盪,我們仍然組卅人的僑團返國,除因心繫台灣外,更在此時表達對祖國的關懷,給政府精神上的支援。

  當十月十日晚上翻閱晚報看到「非常空盪」的標題,配合圖文,稱「今年來華參加活動的國外嘉賓人數大減,嘉賓座位顯得空空盪盪」,我相信有很多觀眾在電視轉播時一定看到座無虛席的畫面,而本人也坐在觀眾席上,「非常空盪」之說不知從何而來? 見報那張照片是在僑胞代表進入總統府內參加中樞慶典時所拍攝,此時總統府外的看台當然空位甚多。

  慶典後在返回飯店搭乘計程車時,聽聞司機的言詞更是令人氣憤。他說造成總統府前塞車的原因都是阿扁搞出來的,為何要在總統府前搭建舞台,這些都是阿扁的意思,為了討好年輕人,爭取選票。

 我想若阿扁總統真的連這種小事都要管,那他豈不是要累死。 今天,台北市的交通不是比以前好很多嗎?以前髒亂的情形也改善了,騎機車戴安全帽,造成不方便,但生命較有保障,不也全國都施行了嗎?這些都是阿扁的政績。

 他能當總統,是選民給他的肯定。既然已經選出,為何不讓他好好表現,如果他真的做不好,下次就不再選他。

 為何一定要為反對而反對,搞得台灣政局紛擾不安,對誰又有何好處?(作者李文良╱旅居南非僑民)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