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14日星期日

網路婚紗電子相簿藝廊
http://verywed.com/album/albumCount.php
  你要結婚嗎?你要拍照嗎?這裡有數十對新人提供的千餘張婚紗照資料,好事近的新人不妨來看看。
資訊時代
深度報導

《Wired News數位連線精選文摘》 恐怖主義當道 人人自危

且當把酒向黃昏 莫做歸人天明時-記「數位連線」中文版網站結束
WCG台灣代表選拔預賽開打


《Wired News數位連線精選文摘》
恐怖主義當道 人人自危

☉作者/Michelle Delio

 大駭客說,「愛國者法案」是可笑的,恐怖份子已經證明,他們感興趣的是徹底的大屠殺,而不是對美國基礎設施的細微破壞,但美國政府需要一張空白的搜查證,來監視和竊聽每個人的通信,駭客們,不要做恐怖份子的代罪羔羊!

 世界上最惡名昭彰的駭客表示,政府應致力於維護電腦系統安全,而不是竊聽公民的隱私。

 米特尼克(Kevin Mitnick)曾因侵入電話公司的電腦系統,而被判入獄服刑四年半。他強調,在目前敏感的政治環境下,新的法律將許多駭客行為連帶到恐怖主義,駭客們應該特別小心。

 他還警告,任何一名駭客隨時都會變成「代罪羔羊」受到嚴厲的審判,殺一儆百。

 米特尼克已經向一個參議院委員會證實,由政治引發的駭客攻擊的危險性。他認為,電腦恐怖主義是一個可信的、但不是特別嚴重的威脅,加強政府部門和民營企業的安全就能預防這種威脅。

 他堅信,新近提出的《愛國者法案》只是一個法律實施的藉口,為的是促進議程。

 本週,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了全額投票,並於週三批准了該法案。該法案賦予警方廣泛的監視權力,包括大範圍的電子通訊審查。

 「《愛國者法案》是可笑的,」米特尼克說:「恐怖份子已經證明,他們感興趣的是徹底大屠殺,而不是對美國基礎設施的細微破壞,但美國政府需要一張空白的搜查證,來監視和竊聽每個人的通信。」

 如果誰有資格可能被視做偏執狂,那麼米特尼克就是那個人。他已經被報紙、書籍和電影描繪成全能的邪惡程式師,一個天才駭客,只要對手機吹口哨就能發動核戰爭,一念之差就能市政府的電腦系統癱瘓。

 在檔案中,米特尼克否認了許多指控他的罪行。他還表示,政府和主流媒體出於自己的利益虛構了米特尼克神話。

 「我不是無辜的,但我的確沒有犯下指控我的大部分罪行,」他說:「基本上,我成了一隻代罪羔羊。」

 米特尼克同意接受採訪,作為他在美國廣播公司(ABC)的新間諜劇《化名》(Alias)中角色的宣傳,在該劇中,米特尼克扮演一位中央情報局的電腦專家。米特尼克演出的那一集「生靈」(Doppelganger),定於十月二十八日週日播出。

 由於侵入數位裝備、太平洋貝爾、貝爾大西洋等電腦網路通信公司,以及網路服務供應商The Well,米特尼克於1995年二月被捕,而且被判入獄四年半,其間不能保釋。

 很明顯,當局害怕他仍然能夠侵入一些系統並引起世界末日,所以有八個月他被單獨監禁。由於非法進入電腦系統,他又服刑八個月,於2000年1月獲釋。

 米特尼克被禁止在2003年1月之前使用任何電腦、擔任技術顧問或者在沒有緩刑監督官允許的情況下撰寫有關電腦的文章。最近,米特尼克被允許使用手機,這樣他就能在他父親臨終時和家裡保持聯繫。五個月前他的父親去世了,但他仍然被允許繼續使用手機。米特尼克認為,當局這麼做是為了追蹤他。

 在三月二日華盛頓參議院政府事務委員會上,米特尼克驗證並簡述了一個全面的計畫,該計畫將保護電腦系統倖免大多數的駭客攻擊。

 他認為,政府現在應加強他們的系統,儘管他還沒有完全肯定電腦恐怖主義是否是最壞的威脅。

 「是的,一支協同行動的駭客小隊,能夠攻克通信系統、能源系統、也許還有金融市場,」他說:「但所有這些系統都能很快恢復;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你不可能徹底消滅駭客。但是,你可以將那些損失作為誘餌,來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但他相信,增強監視權力不會幫助美國贏得反恐怖主義戰爭,而且他認為政府明白這一點。「政府堅持所有的加密程式必須留有一個後門。但是,沒有人會傻得認為恐怖份子會使用有後門的加密系統。恐怖份子只要雇用一個程式人員,就能掌握可靠的加密方案了。」

 米特尼克將駭客定義為:對技術有熱情,迫切希望瞭解事物工作原理的人。他說,有時候,這種熱情可能會引導駭客進入一種法律和駭客道德相衝突的不利境地。

 「駭客的行為並非有意破壞資料或他人利益。」他說:「我從未從駭客行為直接獲利。其實我並沒有惡意,我之所以作了很多有違道德的事,是因為我竭力想掩飾自己是個逃亡者。」

 米特尼克沒有為自己所有的駭客行為辯護。他承認自己闖入電腦系統,偷看了能加強手機系統的代碼。他沒有毀壞或出售該密碼,但他複製了擁有專利權的軟體。

 他的確有大公司的一長串使用者記錄,包括使用者的信用卡號碼。但他聲稱他只是用這些資訊,將進入系統的方式「社會工程化」。

 社會工程師不是「駭入」電腦,而是「駭」人,宣稱他們擁有這些私人資訊。米特尼克說,他正是利用了那些公司計費記錄,來推測使用者身份的。

 「公司會詢問地址、信用卡資訊、和一些確定你身份的問題。這也是我為什麼需要使用者資料的原因。人們總是不理解為什麼我有這些信用卡,卻從不使用或賣掉號碼。」他說。

 俄羅斯軟體程式師史柯亞羅夫(Dmitry Sklyarov)如今在美國等候著他違反《數位千禧年版權法》的審判。米特尼克認為,他可能還得到了所謂的「獨贏」(sweepstakes)罪名起訴。他告誡年輕駭客要懸崖勒馬,小心自己的行為。

 「我希望迪米屈(史柯亞羅夫)能積極應對。」 米特尼克說:「相比之下,他已經有了一名著名的律師,而我當時只有一個公共辯護人。他是無辜的,而我卻不是。所有正義的人都站在他一邊,而我卻因為侵入The Well網站而被所有正義之士唾棄。」

 The Well網站是一個網路服務專案,在鼎盛時期,它曾是所有自認為技術愛好者的人們所共同選擇的網路社區。米特尼克利用The Well網站的伺服器作為他從別處竊取資料的儲存處,這種行為激怒了許多使用者,他們認為米特尼克已「爬」遍了系統每個角落,侵犯了他們的隱私。

 「我那時正被通緝,甚至找不到地方存放我收集的資料。因此我就把資料都藏在網路上,像藏復活節彩蛋一樣。」

 米特尼克的確承認閱讀了《紐約時報》記者馬可夫(John Markoff)的電子郵件,馬可夫曾經為《時代周刊》報導過米特尼克,然後又和日裔美籍的電腦安全專家下村勤(Tsutomu Shimomura)合著了一本書《紀實:追捕美國頭號電腦通緝犯──由追捕者自述》(Takedown: The Pursuit and Capture of America'sMost Wanted Computer Outlaw --By The Man Who Did It)(編著:這本書國內有中譯本,書名叫《小心駭客》,由時報文化公司出版)。

 「我看了他們的電子郵件,因為他們正在討論聯邦調查局會如何抓到我。我沒有看完,只是對我名字的字母組合和諸如『陷阱』、『行蹤』之類的詞進行了搜索。當然,這還是我欲蓋彌彰的做法,完全出於自我保護。」

 如今,米特尼克主持著一檔電臺節目秀,同時撰寫一本關於社會工程和人們如何保護自己遠離這種工程的書。該書將於明年出版。

 駭客群體中的許多人認為米特尼克是一個傑出的社會工程師,但只是一個程式技術有限的普通駭客。

 「我很想說我兩方面的技術都不錯。」米特尼克說:「但不是這樣的,我的程式技術並不是一流的。是的,我更願意侵入人們的大腦,而不是解碼。如果我想知道安全資訊,我就不會自己一行行查詢代碼,而會選擇進入公司『安全組』檔案獲取資訊。這樣會更有效率。」

 米特尼克為「社會工程」打了個有趣的比方。找一個幫手做示範,他證明很容易改變來電者的身份資訊,打給數位連線的電話看上去還以為是從白宮或其他地方打來的。

 顯示的來電者資訊表明不是該電話設置的號碼,電話是從一個已被更改的地址打來的。

 「想像一下,一個心懷不軌的駭客會怎樣利用這樣的伎倆,順便一提,這完全合乎電話系統特徵。」米特尼克說,「想想看,假如打給你的電話顯示是你的信用卡公司或你的銀行打來的,那又會怎樣?」

 米特尼克說,避免社會工程陰謀的最好辦法是不要相信任何事。

 是的,他的生活已經「受到了扭曲並且受到我的壓迫」,對此他一直懷恨在心。但是,他將與2003年自由使用電腦,這使得他不懈地堅持著。

 他警告年輕駭客現在不要冒險。

 「和你的朋友建立一個網路並試著侵入它。我知道這並不是你期待的挑戰。你並不會因為進入禁地而感到膽怯,但現在不是時候。相信我,你不想成為下一隻替罪羔羊吧。」


且當把酒向黃昏 莫做歸人天明時-記「數位連線」中文版網站結束

☉記者張子強/報導

 今年六月,網路名作家孫瑋芒在他發行的電子報中,提到了「數位連線」(Wired News)中文版的誕生,他寫道:「正當全球網路事業的泡沫紛紛破滅之際,華文網路媒體界又新生一個搶眼的泡沫。這個外來泡沫,帶著美麗的虹彩」,接著也質疑「「數位連線」中文版會是另一個網路泡沫嗎?我們會不會在一、兩年後聽聞它要裁員?」

 很不幸地,非常不幸地,之前由號稱資金充裕,擁有搜尋引擎技術,在入口網站經營上可與霸主Yohoo!一較雌雄的Lycos(來科思)網路公司所併購的「數位連線」中文版,連半年都撐不下去,就在「光輝的十月」中,連同Lycos亞洲業務大幅緊縮,在亞太地區各分公司幾乎徹底裁撤的情勢下,下台一鞠躬了。

 網路泡沫化,原本就不是新鮮事,網路公司倒地不起,網站結束營業,已經不是社會的焦點,一個小小的「數位連線」不做了,除了搬紙箱走路的員工外,還有什麼是值得大家眉頭皺一下的地方?

 是的,在網路上漫山 漫海的泛通俗化、泛媒體化、泛娛樂化、泛消費化之外,我們很少看得到一個比較「大」的入口網站,在電子商務、電子報、電子信箱的邏輯中,跳脫出另一種不同的內容省思,網路是什麼東西?電腦是哪種怪物?什麼人在網路上做些不同的事業?駭客的原來面貌是什麼?電子商務的本貌有哪些不同?數位娛樂的未來在哪裡?哪些人對網路真正有了感情或奉獻?各種網路事件的核心在哪裡?微軟與美國法庭的官司癥結有沒有點明真正重點?這些人,這些事,這些因,這些果,在「數位連線」之前,我們很少能夠從各網站的報導中去閱讀與思考,在「數位 連線」之後,網路持續在泡沫化下去,相信也沒有多少人負擔得起這種媒體型態的成本了。

 也許,「數位連線」 只是中文版不見了,大家還是可以在英文版的「Wired News」(http://www.wired.com/)繼續得到新的網路觀點與反思,不過,多了語言的隔閡,以後在華人的世界中,若還有機會見到這種可以直指電腦用家中毒是白癡行為、分析網路駭客其實一點也不「害」的大快人心文章,真是難矣哉!美國是發明網際網路的地方,美國是將網路熱炒起來的始作俑者,美國是駭客的教育中心,美國是電子商務的集散地,美國是網路夢想的發軔處,同樣地,美國也是網路知識與文化的思辯聖堂,多少名人風流,多少繁華盛景,都要靠文采昭著的網路文化耕耘者記錄與分析 ,並且將這些網路文化的結晶放到熙來攘往的入口網站上……這些都是美國之所以成為夢想家之地的原因,儘管她最近「很受傷」,但是無損於這種地位。

 「數位連線」正是美國網路擁有深刻人文底蘊的表徵之一,「數位連線」中文版很傳真的在華人世界顯現了這種表徵,它引介了亞洲網路世界另一種不同的視野,這也是自由時報資訊版要轉載「數位連線」中文版精華文章的重要目的。

 自由時報資訊版轉載「數位連線」中文版的時間並不長,而且就要在今天劃下句點,我們不知道「數位連線」中文版的網站還能存在多久,在這篇文章見報時,讀者應該還可以上網見到之前所有的「數位連線」中文版內容,我建議有心者,利用瀏覽器「離線閱讀」的功能,將這個網站的所有文章存到自己電腦的硬碟中去備份起來,為世界的中心、媒體的聖殿做一個隨時可溫故知新的註腳,網路到了這種地步,是否是一個最美麗的惡夢?

 謹感謝Lycos Asia與「數位連線」中文版相關工作人員的努力,讓網友與自由時報的讀者都分享到不一樣的網路人文思惟,尤其是「數位連線」的中文繁體版編譯團隊,他們的作品可以說是目前網路上中文化品質最好的,很可惜,我們再也看不到了。 

WCG台灣代表選拔預賽開打

☉記者莊舒仲/報導

 來自台灣中南各地一千多名青少年玩家,昨日齊聚台中一家佔地千坪,號稱「全球最大」的網咖店內,爭取十二月五日在南韓漢城舉行的WCG世界電玩賽台灣地區代表隊、四項遊戲共十四個代表選手名額。主辦單位戰略高手副總經理簡淑慧指出,本次活動也創下國內單場連線遊戲賽事參賽人數最多記錄。

 由於該跨國遊戲賽事,採取類似奧運運動會模式,從賽事開幕、比賽規則等,都相當講究。像是安排參賽選手宣示開場,並有大會裁判介紹等,同時更引進了WCG賽使用的Genius積分排名系統(Ranking System),可讓參賽玩家知道個人排名名次。

 簡淑慧表示,這套系統將會在賽後,建置在戰略連鎖網咖店內,戰略將是國內第一家提供積分排名系統服務的網咖。

 此次選拔賽事比賽遊戲有「星海爭霸之怒火燎」、「AOC世紀帝國-征服者入侵」、「雷神之鎚3」和「絕對武力cs」四項目,唯台灣較不流行的足球遊戲「FIFA 2001」和「浴血戰場UT」將不選派代表隊。而報名隊伍中,不乏如「狂風」、「R4」、「MOMO中隊」和「DC中隊」等之前在國內各大型賽事獲獎闖出名號的知名遊戲同好組織成員。不過,整體來看,預期賽事比較激烈的,仍屬「絕對武力cs」一項。

 主辦單位在擁有六百台電腦的網咖店,劃分四個比賽區域,玩家三五群聚賽區,為祈求好運和勝出,有的參賽隊伍還綁起自製頭帶為自己打氣;也有群聚埋首沙盤推演自家戰術;當然臨陣磨槍,猛握著滑鼠加緊練習的玩家更不在少數;或許為了化解壓力,部分玩家甘脆玩起其它網路遊戲,甚至看起店內提供的漫畫雜誌來了。

 WCG台灣選拔預賽將在今天(十四日)選出晉級隊伍,二十八日的總決賽場地則移師台北戰略高手大亞店網咖舉行,最後選出四項共十四位冠軍玩家,將由主辦單位開營集訓,再於十二月五日前往南韓漢城會議展覽中心舉行WCG世界電玩賽,與來自世界其它遊戲好手爭取高達千萬台幣的冠軍獎金與國際榮譽。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