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14日星期日

誰在教壞囡仔大小?
理性只是情緒的奴隸-「聖戰」與「反戰」的省思
老人流感預防注射造成不便 疾病管制局深深道歉
更年期婦女荷爾蒙補充療法與乳癌之迷思
更年期婦女荷爾蒙補充療法應注意的事項


誰在教壞囡仔大小?

☉李筱峰

 面對李登輝的指摘,連戰確實應該回嘴說明。可惜,這個頂著政治學博士頭銜的黨主席,不但不能針對李登輝的指摘做具有說服力的回應,卻反而暴露其短淺與愚昧。在連戰的回應中,有兩句話最令人噴飯│一句是罵李登輝「教壞囝仔大小」,另一句是說「台獨會害死台灣,會使台灣成為共慘世界」。

 大家不要被政治學博士的頭銜嚇倒,其實這兩句話很容易反駁,只要具有政治常識就可以。

 先反駁第一句話:背棄蔣經國的「三不政策」以及李登輝的「特殊兩國論」政策的連戰,不知道憑哪一點罵李登輝「教壞囝仔大小」?李登輝看不下去連戰放棄台灣的主體地位而向中國的「一個中國」傾斜,所以不顧與國民黨的私情,以大是大非為重,回歸台灣的立場,對其曉以大義,這是政治家的風範、知識人的良知,我們身為台灣人(不分族群,大家都是台灣人),應該額手稱慶才對,連戰不知反躬自省,竟然罵人「教壞囝仔大小」。

 什麼樣的事情才真正是「教壞囝仔大小」?我們就以連戰的行為來做例子吧:個人的約會裡面,有哪一件事會比正副總統的交接更重要的?連戰竟然在五二○正副總統交接的時候故意缺席,這種在民主國家不可能也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竟然發生在連戰身上。而且他缺席的理由竟然說是「早已另外有約」,莫非他早已預知自己會落選,所以早就另外安排其他的事情?這種話虧他講得出來。如此毫無民主修養的言行,才真會「教壞囝仔大小」。

 連戰到英國演講,當英國人讚揚台灣的民主改革成果時,連戰竟然加以反駁,在外人面前罵台灣的不是,這才真是「教壞囝仔大小」。

 再看看,原本為了宋楚瑜的興票案而控告宋楚瑜,現在為了聯手打擊新政府,就網開一面,不再追究,這種只論政治利害,不論是非的表現,也才真正「教壞囝仔大小」。而且自己「教壞囝仔大小」,卻罵別人「教壞囝仔大小」,更是「教壞囝仔大小」。

 至於說「台獨會害死台灣 」,這是一句超級大蠢話,因為如果把連戰這種邏輯與句型作個替代,改成「美國獨立會害死美國」、「菲律賓獨立會害死菲律賓」、「韓國獨立會害死韓國」…保證會被當作瘋子看待。十九世紀時,全球只有三十幾個國家,現在已經增加到一百九十幾國。一個世紀多,全世界國家總數增加六倍多,為什麼?因為許多地區的住民,有建立新國家的必要,所以紛紛從其母國獨立出來,照連戰的邏輯,他們都是要獨立出來害死自己?否則為什麼只有台灣獨立會害死台灣?如果台灣獨立會害死台灣,那麼害死台灣的「加害者」是誰?我看應該是對岸用飛彈 武器對準台灣的北京政權,及其在台裡應外合的人吧!連戰敢不敢對這些加害者提出反抗?在加害者與被害者之間,你連戰站在哪一邊?

 然則,台灣獨立 果真會害死台灣嗎?歷史已經為我們做了實驗、提出解答:自一九四九年以後,台灣雖然掛名叫做「中華民國」,但他實際是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生存著。這五十多年來,台灣獨立於北京政權之外發展,無意間為政治學者、社會科學研究者提供了一個實驗室。五十多年來,台灣這個「實驗組」,已經明白顯示他與另一個「控制組」的極大差異。如果沒有這五十多年來台灣獨立於北京政權之外發展,會有舉世肯定的經濟奇蹟嗎?會有那麼多台商去中國投資嗎?已故摯友周文治的名言「台灣獨立救中國」,真是有見地,台灣獨立發展,不僅沒有害自己,還 可以幫助中國。再看看政治發展,美國的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 House)發表二○○○到二○○一年世界各國自由度調查報告,把世界各國分成「完全自由國家」、「部分自由國家」以及「不自由國家」三個等級。台灣被列為第一級的「完全自由國家」,與英國、日本、法國、德國等國並列同級。而對岸掛名「人民共和國」的中國,則名列在第三級的「不自由國家」的倒數第二名,與盧安達、喀麥隆等國同級。民主的台灣與專制的中國,儼然已經發展成兩個體質互異的國家。如果不是這五十年來台灣獨立於中國政權之外,我們能夠享受民主自由嗎?恐怕連練個法輪功 都要被抓去坐牢。歷史實驗,為連戰的話,剛好提出反證。

 享受台灣獨立的好處,卻要辱罵台灣獨立,恐怕這不只是無知而已,還相當無情呢!真是「教壞囝仔大小」!(作者李筱峰╱台灣北社副社長,世新大學教授)

理性只是情緒的奴隸-「聖戰」與「反戰」的省思

☉釋昭慧

 「參與聖戰(jihad),終將在天上獲得美好的報酬。」這樣的信念,讓恐怖份子雖九死而無悔,展開史無前例的九一一大屠殺;美國轟炸阿富汗之後,賓拉丹激昂的「聖戰」宣告,更是掀起了全球各地伊斯蘭教徒如火如荼的迴響。

 九一一劫機慘案發生後,布希總統以「十字軍東征」的用語crusade定位本次的反恐怖戰爭,立刻引起伊斯蘭世界的軒然大波;布希雖然為此失言而趕緊改口,但我們很難相信,本次出征未曾被廣大的美國人賦予某種「正義對抗邪惡」的神聖意義,那總比「以牙還牙」的理由,還來得冠冕堂皇些。

 這一切事態的發展,證明了某些新聞評論員的說法可議─他們刻意迴避「宗教」在此一事件中所扮演的關鍵性角色,而一味訴諸西方「人種的驕傲」或「強權的驕慢」。

 上述宗教性詞彙或宣告,似都禁不起理性的檢驗─誰能證明且如何證明:這場美國與恐怖份子之間的惡戰,哪一方是站在「神聖」這邊的?誰能證明且如何證明:參與「聖戰」者死後必當獲得美好的「報酬」?而雙方的戰士與人民都相信並且祈求:唯一真神眷顧的會是他們而不是對方。看來唯一真神勢必要為其子民的「一個神國,各自表述」而左右為難了。

 「神聖」力量之可怕者正在於此!在世間,無法透過事實檢覆與邏輯推理以「證明」其真偽對錯的答案,原是會被嗤之以鼻的。偏偏這種答案在宗教領域裡,常被理性高推為「神啟」或「先驗」的,不證自明的形上實體,而且配合著神秘鬼魅的催眠語言,而讓情意發生無與倫比的作用,人們心甘情願為其肝腦塗地。

 人因察覺並意圖超越(或是迴避)自己的侷限,所以才登入宗教堂奧以尋求答案。

 宗教,常是因著人類的理性探索,而發展出完整的思想體系,用以滿足其非理性的情意需求,或用以善巧引領人進入其直觀世界的堂奧,好能超越情意的困頓。

 弔詭的是:人們偏又常在宗教領域裡,惑於其「神聖性」的崇高偉大,而讓情意不設防地接受催眠,無怨無悔地受其驅遣;讓理性不設防地提供服務,以合理化其宗教答案。這樣一來,稍一不慎,教徒往往比俗世中人,更容易加深並加重其知情意方面的錯亂。

 宗教上「神啟」或「先驗」的答案,不但無法被理性檢驗,反而讓人類所引以為傲的理性全盤繳械。既然在情意的層面,教徒已接受了此答案;理性至此只能降格而為非理性情緒的「臣妾」,它被用來做兩件事情:

 一、以理性思維發展出綿密的神學理論,或是尋求類似「神蹟」的事實見證,好證明該宗教所提供的答案為真為對,反面答案為偽為錯。

 二、運用理性以駕馭所有內在、外在的資源。例如:恐怖份子長期而耐煩地學習增強體能、學習融入異文化世界、學習引爆大樓、駕駛飛機、臨場制伏機師、空服員與乘客的技術,研擬天衣無縫的計劃以同步劫持數架飛機…。有此「理性臣妾」之雙重服務,「聖戰」不但可以被曲意地證明其「合理」,而且可以被有力地證實其「神效」!

 「反戰」的訴求,面對這種「神聖」的戰爭本質,顯得尷尬而不易著力。因為它在理性層面無法證明「反戰」的有效性─誰能相信恐怖份子會因美國單方面取消「反恐怖戰爭」而成為「和平天使」?它更無法以「種族傲慢」或「強權傲慢」質疑「反恐怖戰爭」─在世界各地爆炸案受難家屬的嗚咽聲中,在象徵和平與慈悲的巨大佛像被猛烈轟擊的崩塌聲中,在阿富汗婦女被迫只能露出兩隻眼洞,如鬼魅般穿梭市井的衣裾摩娑聲中,恐怖活動早已大量存在!它對付的顯然是所有「不符神聖規格」的人事物,而不只是「種族」或「強權」的宿仇。

 恐怖活動與戰爭同樣是暴力行為,反戰者沒有人會到賓拉丹匿身的國家或洞窟前去吶喊「反恐怖」,只會在美國、歐洲或台灣的街頭吶喊「反戰爭」,這讓人不免懷疑其在國防安全保護傘下「得了便宜還賣乖」,或質疑其在實踐層面有「雙重標準」。

 反戰努力背後最感人的驅動力,是「不忍蒼生受苦」的悲憫情懷,那當然不屬於理性的範疇。有些人將「反戰」推到無限上綱,似亦神聖化為另一種無法用理性證明其真偽對錯的宗教信念;反戰人士好似在為此一神聖信念,打一場義無反顧的「聖戰」─理性到此依然繳械。

 還有,「反戰」說詞如果不幸被當作懦弱畏怯、息事寧人的託詞,被當作孤立主義者「休管他人瓦上霜」的護身符呢?那就更證明其與「聖戰」同樣是受到非理性因素的驅策了。  這似乎印證了哲學大師休謨(David Hume)所說的:「理性是,而且應當只是情緒的奴隸。」(作者釋昭慧╱台灣教授協會會員,任教玄奘人文社會學院宗教學研究所)

老人流感預防注射造成不便 疾病管制局深深道歉

☉涂醒哲

 老人流感預防注射,自十月二日開打以來,反應空前熱烈,以每天十萬劑的使用速度,造成擠打熱潮,加上媒體報導,更增強衛教及促銷的功能,短短十天,已有疫苗快用光的跡象,有的地方為了排隊引起爭執,有的地方因為補貨較慢造成抱怨。對於這種現象,疾病管制局一方面感到歡喜,一方面感到抱歉。

 我們必須坦承,每天 十萬劑的使用量,的確遠遠地超乎我們的預估。記得民國八十七年十月首次推出老人流感預防注射時,三個月才打了六萬劑,而今年一天就打了十萬劑,差了百倍了多。疾病管制局對於老人流感預防注射能從無到有、從被排斥到被強烈接受,在此對各縣市政府一起出錢出力,以及媒體協助衛教宣傳表示十二萬分的感謝。尤其對於最近十幾天以來,疾病管制局的同仁及各衛生局基層醫護同仁不眠不休,打到手軟發抖的努力,更是心存無限感激。我要恭喜已經打過疫苗的老人家,因為根據我們的研究,您可以減少得到流感後的併發症及住院率,我更要向有意 願施打而打不到疫苗的老人家抱歉,由於我們的預算有限及預估不足,讓您辛苦了。

 記得去年在爭取預算時,得到衛生署、行政院的支持,但預算有限,不僅使本局原本為因應新興傳染病及生物戰的各種設備打了折扣,也使採購其他疫苗的經費受到排擠。還好我們想出了由地方出三分之一經費、本局出三分之二的構想,也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因此,今年才能將購買流感疫苗的數量,由去年的四十四萬劑增加到今年的九萬劑。

 由於流感疫苗的特性 ,例如流感病毒基因變異性高,因此只能每年製造新型疫苗,無法保留到下一年度使用,而且全世界只有少數幾家大藥廠製造,每年三月才開始製造,無法像其他疫苗提早供貨,加上封緘檢驗等程序,往往到九月底才能局部供貨。故常有貨源不足的現象,必須預訂,無法隨時要買就有。因此,疾病管制局不能留存過多的疫苗,否則萬一有人無法來施打,疫苗就浪費了,只要有十萬支沒打完,就是一千多萬元的損失。根據衛生署免費子宮頸抹片檢查的推廣經驗,經過多年的努力,涵蓋率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多,而台北市推行多年的老人免費健檢,市政府額外 補助每人一千五百元,也才只有四分之一左右的老人在利用。加上外國的經驗,美國、澳洲的流感預防注射均是經由十年以上的努力推廣,才超過五十%的注射率。

 因此,當同仁在今年預算不足的情況下,配合地方政府預算,能擠出九十萬劑(約提供百分之五十的老人使用,總價在一億元以上)流感疫苗時,我是欣然同意的。就四年來本局每年採購疫苗數量分別為十八萬、二十九萬、四十四萬、九十萬來看,今年已大量增加。由於流感疫苗不能留存到隔年再用,故買的劑量不足,將使部分老人因打不到疫苗,而需要向他們說聲:「抱歉!明年請早!」但若我們買了太多,固然想施打的老人都可以施打,但剩下的疫苗打不完,便會造成浪費公帑。

 在與其浪費,不如逐年增加的原則下,今年增加到九十萬劑應是合理可行的估計。不過由目前的狀況來看,這個預估顯然偏低,但真正有意願要打而打不到的老人家究竟有多少,本局尚需進一步請各縣市衛生局調查統計,才能更正確的分析。本局明年如果有預算的話,今年的經驗可以給我們更科學化的方式預估,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施打(不要均擠在前一個星期)。

 當然預估一年後的事仍無法百分之百正確,而流感疫苗的特性使本局仍需維持「疫苗打完,計畫結束」的模式,以免浪費公帑。但與其什麼事都不做,就不可能犯錯,本局寧可冒著被人家責怪,也要讓大多數的老人免受流感的危害。目前我們已與廠商緊急洽詢,儘量採購更多的疫苗,我保證本局會盡一切努力,讓老人家的不滿、不便降至最低。

 再度向今年想施打而未打到的老人家致上最深的歉意,基於專業,也再度提醒曾因心肺疾病住過院的老人家,請您一定要去打流感疫苗,即使自費,也是值得的。衷心希望今年由於打針的老人增加一倍,台灣的老人流感能得到更有效的控制。(作者涂醒哲╱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長)



更年期婦女荷爾蒙補充療法與乳癌之迷思

☉蔡英美

 自由時報九十年九月七日 ,第十頁報導「停經婦女補充女性荷爾蒙,罹患乳癌機率是常人四倍」等文句,台灣更年期醫學會詳細查閱貴報所引述的一九九九年發表於CancerResearch的原文,發現其中有所誤解之處。所有世界的文獻,能夠說明荷爾蒙補充與乳癌關係的,必須是大型、前瞻性的研究。直至目前為止,全世界的分析,包括五十一篇論文、五萬二千位以上婦女的研究發現,使用荷爾蒙補充時間少於五年,並不會增加乳癌的機率(見於New Engl.J. Med. 2001年7月份),所以如果沒有不適合使用荷爾蒙的因素,則使用五年是不用恐慌的,如果為了治療及預防骨質疏鬆 (包括個人體質或家族病史),且沒有乳房癌家族史及病史,則使用五年以上,仍是利多於弊。

 而貴報所引述的論文,僅 是收集一五○位正常和乳癌患者,問卷回答有或沒有使用荷爾蒙,這種回溯性問答式研究,常發生有病(乳癌患者)會比較努力去回想,所以有較多的病人回答曾使用。再者,也有可能是使用荷爾蒙的人較會規則追蹤,所以檢測出乳癌的機會增加,這在過去文獻上都曾報導過,使用荷爾蒙的人比較早能偵測出乳癌,且治療效果較好,存活率較高。最後,我們不禁要質疑的是,該文章僅是粗淺地詢問「有」、「無」使用荷爾蒙,並未分層使用期間,如一個月、一年、十年等,試問,如果一位病人使用一個月後接受檢查即發現乳癌,在該文章中即被列入 荷爾蒙使用增加乳癌的機會,明顯地,這是一種誤解,也會引起大眾對使用荷爾蒙的恐慌,更會造成醫師在行使專業諮詢及治療上增加不必要之困擾。

 本會的一貫立場在於維護台灣將近二百三十萬更年期婦女的保健及提升其生活品質,並不旨在一味提倡荷爾蒙補充,唯荷爾蒙補充療法對於緩解更年期症狀、治療萎縮性陰道炎與萎縮性尿道炎,及預防與治療骨質疏鬆症均有明確的證據,並可明顯提高病人生活品質,所以也不應一概否定其地位。而每位婦女都有不同的醫療需求,也有不同的危險因子,諮詢專科醫師的意見,就個人狀況(看是否為危險群),權衡利弊得失,選擇最恰當的治療模式,才是更年期婦女最大的福音!(作者蔡英美╱台灣更年期醫學會理事長)


更年期婦女荷爾蒙補充療法應注意的事項

☉張金堅

 更年期婦女使用荷爾蒙一直是大家關心的熱門話題,女性荷爾蒙對婦女各器官乃至性慾、情緒、容貌、老化等都有影響,事實上不管是乳房外科或婦產專科大夫在其醫療專業領域裡都設身處地替病人解決病痛,女性荷爾蒙在更年期進行補充時,確可提供許多好處,諸如可以減緩消除臉潮紅、心悸、盜汗、失眠等症狀,使陰道萎縮情況改善,使陰道不致乾澀,避免性交疼痛之困擾,同時附帶也防止骨質疏鬆及心脈血管疾病之發生,但從諸多文獻顯示,更年期婦女長期服用荷爾蒙,罹患子宮內膜癌較一般未服用者稍高。

 另外最令人擔心的是,到底荷爾蒙補充療法是否造成乳癌發生率之提高,到目前文獻之研究報告指出,大部分之結果均顯示,認為比未使用之族群稍高或相同,但均未達統計上之結果。

 我們也同意,台灣在「癌症研究」醫學雜誌所做研究規模較少,無法視為必行之準則,但有此趨勢,也不得不提醒我們要正視此問題。

 確實荷爾蒙補充使許多婦女朋友困惑,對婦女個人而言,徘徊在更年期症狀與害怕罹癌陰影之下,無法抉擇,本人深切體會台灣將近二百三十萬更年期婦女或多或少有更年期症狀,如何作一適切之判斷及取捨,本人力持中性,以婦女個人症狀及背景考量作以下建議:

 一、有更年期症狀者應在婦產科醫師專業諮詢之下使用荷爾蒙補充療法,而後每年或每二年定期接受乳房專科醫師檢查。

 二、更年期症狀不明顯者,則不一定強力建議使用荷爾蒙補充,倒是從食物、運動或身心調適方面著手。

 三、女性荷爾蒙如與黃體素配合使用,應可減少導致子宮內膜癌機率。

 四、有肝膽及膽囊疾病患者、血栓靜脈炎患者、不正常出血之婦女,較不宜使用荷爾蒙補充治療或在婦產科醫師之諮詢下使用,至於已罹乳癌、有乳癌家族史者、子宮內膜癌患者,亦儘量不考慮使用,如因症狀嚴重必須使用,一定要請教乳房專科大夫進行理學檢查,同時考慮乳房超音波或X光攝影。

 五、女性荷爾蒙之補充以低劑量優先,如症狀解除,可以停用,並且儘量思考用長期性、生活化方式處理,諸如設計一套可長可久之飲食食譜,持續性及規律性之運動,身心自我調適,從事積極性之休閒、社交活動及嗜好培養。(作者張金堅╱台大醫院外科部主任)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