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23日星期二

上海亞太經合會給台灣的警惕
理想與現實-回應李遠哲「人類的抉擇 兩岸的抉擇」
新法對抗炭疽熱
澎湖:開設賭場最大受害者
澎湖:觀光賭場社會效益大
《選舉大家談》請問秘書長


上海亞太經合會給台灣的警惕

☉林正義

  「亞太經合會」雖然是台灣目前參與的最重要國際組織,但我們的參與代表,卻一直是較低的層級。台灣的外交部長不能參加部長級會議,只能委由經建會主委與經濟部長出席年會的「雙部長會議」。

 台灣的總統自一九九三年起至兩千年雖獲得主辦國的邀請,但基於諸多考量而委由總統特使出席經濟領袖高峰會。

 今年,中國沒有依照派遣代表來台邀請陳水扁總統的慣例,對陳總統指派的代表李元簇資政,又拖延至最後一刻才清楚表態。北京要台北「知難而退」,但北京的模糊拖延戰術,卻使台北有不同的解讀,導致出現雙方都不願意見到的結果。

  台北在中國舉行東山島大規模演習之際,鬆綁「戒急用忍」政策,而不是等待兩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才為之。既然「戒急用忍」政策鬆綁了,要朝「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方向調整,就應以較為一致的戰略思考,來部署此次上海「亞太經合會」的出席事宜。台北拒絕出席「亞太經合會」經濟領袖高峰會之後,若是因中共刻意歧視、打壓,政府就不宜隨後又在大陸政策開放上操之過急。

 如此,才不會在兩岸關係的進程上,出現鬆緊失據的現象及喪失議程掌控的能力。 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及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的談話與應對,是兩岸關係及中國對台政策的「反面教材」;就如同中國的「海空烈士」王偉攔截美國EP–3C偵察機的作為,是中美關係緊張的促成者。

 若沒有唐、朱兩人,台灣內部就不會警覺到以「中共」、「大陸」指稱中國的「善意語言」,竟然是時空錯置。既然北京官員那麼喜歡聽台灣稱「大陸」為中國,台北的官員就不應再囿於政治語言,應改以中國指稱「中共」及「大陸」。

  台灣參加「國際奧運會」、「亞太經合會」及「世界貿易組織」,被迫使用的名義是「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然而,北京卻一再以「中國台北」相稱,要把台灣與香港並列在中國之下。在這種情況,我們的官員代表竟然在口頭上也自稱「中華台北」,而非以「台灣」或「台北」自稱,同樣令人失望。

  中國對台灣任何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打壓,在強度上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台灣參與「亞太經合會」應從國際關係、兩岸關係及國內政治三個角度綜合思考。在外交孤立之下,台灣總統的特使藉由參與「亞太經合會」,可與其他二十個經濟體的領導人互動,提供不同於中國、中國香港的觀點,就是一種貢獻,也是台灣極為難得的國際舞台。

  因此,代表總統出席高峰會的代表,無論在外語、經濟、政治、外交的學養與經歷,及其國際知名度,都應該有最基本的水準。總統的特使出席「亞太經合會」,就是中華民國的國家代表。

 若還必須經過政黨的協商或同意,就是一黨之私,而不識國家利益為何物。這位代表不管政黨輪替為何,只要總統願意指派,應該是較為固定的人選,而不是一兩年就換一次。 「亞太經合會」的主辦國在過去、未來,對台灣總統的特使,多少要知會北京,台灣在種種限制下,必須慎謀,才能找到出奇制勝的空間。

 中國官員在上海「亞太經合會」羞辱台灣,而台北在經濟領袖高峰會缺席,是兩岸的雙輸。國際社會不久就會忘記上海「亞太經合會」聲明,卻會記住台灣缺席及兩岸的齟齬。 (作者林正義╱中央研究院研究員、澄社社員)

理想與現實-回應李遠哲「人類的抉擇 兩岸的抉擇」

☉彭明敏

  不久前在報上拜讀了中央研究院李遠哲院長大作「人類的抉擇,兩岸的抉擇」(自由廣場,十月九日),有了些感觸,也使我更覺得社會菁英實可分為兩大類型,各活在不同境界。

 第一類經常關在研究室或象牙塔裡,專事思索和研究,其思考主調多是抽象、純潔、理智、至善、唯真、唯美的。哲學家、科學家、宗教家、藝術家多屬於此類。

 第二類則在俗世經常處理商、政、農、工以及其他生活有關實務雜事,其思考主調多是現實、競爭、物欲、情欲、權謀、欺詐的。政治人物、企業家、公司工廠經理、勞工多屬於此類。兩類人士思考方式往往互相矛盾衝突。屬於第一類者談論世事常使第二類者感覺脫離現實、天真幼稚、令人啼笑皆非。

 屬第二類者談論世事卻常使第一類者感覺缺乏理想,過於犬儒、低俗不堪。兩種思考正面衝突而碰撞出來的火花則是人類進步發展的動力。第一類人士經常提醒第二類者,人生不僅只要滿足物欲和情欲,也應有真善美的崇高境界;第二類人士則不斷提醒第一類者勿忘記現實,不要天馬行空,不切實際。

 事實上,第一類者走出研究室或象牙塔而處理世俗事,常不能做得很好。偉大的科學家未必是偉大的政治家,偉大的哲學家未必是偉大的教育家,偉大的宗教家未必是偉大的企業家,偉大的藝術家未必是偉大的銀行家(例外不談)。

 愛因斯坦恐怕無法勝任我們的行政院長,史懷哲醫生恐怕無法勝任我們的衛生署長,貝多芬恐怕無法勝任我們的音樂系主任。 李院長屬於上述第一類型,但似乎對於第二類人間俗事甚感興趣,關於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台灣的政黨政治、對大陸投資、三通問題,甚至台灣的農地政策、疏濬河川,都曾發表過高論,九二一地震後也自告奮勇,挺身而出,要監督各界捐款的去向。

 其大作內容包括兩點:

 一、以武力解決爭端是人類追求和平和永續發展的最大阻礙。

 二、我們是地球村的一員,不得再以地域、種族、國界、主權等來阻絕合作。

 這種主張與孫中山「世界大同」論一般,無懈可擊,無人不衷心贊同,應是人類應該共同努力追求的終極目標。李院長到了最後,話題一轉,開始「思索解決兩岸問題的大方向」了。談到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我們應有的基本認識是台灣無法也無力威脅中國,卻是中國不斷擴張軍力,公言台灣若不接受其要求,將以武力攻台。

 李院長說「兩岸人民無深仇大恨,沒有理由兵戎相見」。不幸的,歷史上人類戰爭大多並不是出於什麼「深仇大恨」,而是起因於國家利益的劇烈衝突、政治理念的無法妥協或是政客們的頑迷愚蠢。我們對中國表明「無深仇大恨」,他們就會手軟,不對台動武嗎?李院長又說不應「以大欺小,以強凌弱」,中國聽了會不會獰笑「我們就是要耀武揚威,使你們害怕而就範的」。

 常聽到因為兩岸互不信任才有今天僵局。沒有錯的,但是當一方不斷公然以軍力威嚇時,如何建立互信呢?李院長又主張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為這樣就能「從此平等,相互尊重,展開良性對話」。

 李院長本身在大作前段強調不得再以「地域、種族、國界和主權等來阻絕合作」,可是所謂「一中」觀念正是李院長所指應該揚棄的「地域、種族、國界、主權」等老舊觀念所產生的幽靈,為什麼李院長一談到中國就立刻回頭去固執這類封建落後的思考方式呢?又說出,「祖先系出同源」一類話(「祖先同源」要回到那一時代?回到猿人時期嗎?目前全人類不都是「同源」的麼?在人際關係的爭論上,為了一時方便,引進「種族」因素,是危險而會自食其惡果的;李院長不也在前段反對的麼?)李院長是否十分了解台灣一旦接受「一中」,其後果將如何複雜而難以預料,對於台灣多麼的危險。

 真的相信台灣接受「一中」(或如其曾所主張「承認大家都是中國人」),與中國的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嗎?這是否「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與中國的關係上,到底是誰在「迷信以武力解決紛爭」,誰欲「以大欺小,以強凌弱」。

 任何國家、任何政府最起碼的義務就是要保護國民和國土的安全。假使李院長是台灣的總統或行政院長,或是三軍總司令,面對彼岸數百枚飛彈全部瞄準台灣且每年增加數十枚,不久將超過千枚,又時常舉行軍事演習,公言以台灣為目標,對此現實,不知如何與之相處?是否台灣先來解除武裝,然後對中國「曉以大義」,祈求中國勿「以大欺小,以強凌弱」、「無條件地揚棄武力,用關懷與愛心代表偏見與仇恨」麼?常聽到一些自稱「先知」「聖人」的政客或真摯的「和平論」者,強調在此「地球村」時代,武力和戰爭已經落後過時了,人類必須和平共存。對此絕無人反對。

 但他們都避而不聽或不答一個疑問:如果一個和平社會受到外來武力明顯、直接而立刻的威脅,應該如何與之對處?應舉白旗投降或是應起而自衛?對此質問請不要老是以「用善意去談判解決之」一類廢話來敷衍了之。歷史上有太多紛爭曾經都是以「善意的談判」也解決不了的。

 否則為什麼人類有過那麼多戰爭?數年前郝柏村因談了句「民主擋不了敵人的子彈」而備受批評,但這一言道破了民主社會碰到蠻橫黷武的政權時,何等的無奈和窮困。(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通」也。)李院長也提到恐怖份子,說對其行為「完全無法苟同,應該給予譴責」。

 我們不知道李院長將「恐怖份子」如何定義,但如果一個政府對於另一政府不斷公然威脅如不接受其要求將發動攻擊,且在實際行動上也大規模擴張軍備,大量購買各種最新高科技武器,包括飛機、戰艦、飛彈等,又時常舉行軍事演習示威,這種行為不論依據何種定義或標準,都絕對構成「恐怖行為」的。

  評論家林保華寫道:「中共對台灣的文攻武嚇也是國家恐怖主義的行為。九六年和去年總統選舉時赤裸裸的軍事演習武力威脅,官方學者把台灣『打爛重建』的叫囂,更是它的代表作。

 中共軍方出版『超限戰』一書,鼓吹對敵對國家採取不擇手段和不願後果的戰爭方法,更成為恐怖份子的指導思想。九一一恐怖襲擊正是這個指導思想下的產物」。李院長討論恐怖份子並「思索」與中國的關係,卻對於中國的這種心態和行為視而不見,一言不發,令人費解。

 台灣人民一直生活在中國武力威脅的恐怖之中,大可不必再向他們說教「棄武」和「在地球村裡和平共存」有多好了,那正是二千三百萬人民夢寐以求的,勸他們不要黷武好像教羊不要去咬狼一樣,找錯了說教的對象,羊群想要知道的倒是狼群來襲時怎樣保護自己。

 二十多年前曾在台灣一所大學擔任一篇學位論文的審查人,該論文題目為「如何實現世界和平」!全文洋洋數萬言,最後的結論竟是「大家不戰爭,世界就和平了」,頓時使我啞然。

 現在的和平論者或地球村民,不論是真摯的或趕時髦的,聽其高論,比起二十多年前那個研究生,令人覺得好像也沒有進步到那兒去。(作者彭明敏╱總統府資政)

新法對抗炭疽熱

☉許英昌、楊肇基

  美國佛羅里達州、內華達州及紐約陸續傳出數起炭疽熱病例,目前並無直接證據證明和恐怖份子有關,但卻已引起美國政府及百姓極度關切。

 一連串的疑問,包括是否由一有組織的恐怖份子所策劃,如何獲取炭疽桿菌以及人們應如何小心防範,以免遭受感染,已引起一系列討論。本文重點在於介紹整個致病的分子機制及科學家如何利用新分子生物診斷及對付炭疽熱。

  炭疽熱乃一人畜共通的傳染病,人類可藉由接觸、飲食及吸入此病原而感染,以後者較為嚴重,初期症狀有如感冒,很難察覺,雖然抗生素可殺死炭疽桿菌,但通常明顯病癥出現時,細菌已在血液中複製繁殖並產生致命因子,此時再給予抗生素,已很難挽回所造成的傷害。

  炭疽桿菌能形成芽孢,以增加抵抗外界的能力。在適當環境時,能分泌毒素,包括保護性抗原(Protective Antigen, 簡稱PA)、致命因子(Lethal Factor,簡稱LF)及水腫因子(Edema Factor,簡稱 EF)等毒素,三種蛋白個別並無毒性,然而若形成雙體或三體,則將導致宿主產生類似休克及死亡。

 如何診斷炭疽桿菌感染呢?先前乃從檢體中染色以確定,目前大部份則採用酵素結合免疫方法,利用抗體和炭疽蛋白反應以偵測炭疽桿菌的存在;另一方面,北亞歷桑那大學凱姆(Paul Keim)博士,先前利用AFLP(Amplified Fragment Length Polymorphism)DNA分析方式,已鑑定出一千二百種炭疽桿菌的類型,並成功地於一九九八年證明發生於蘇聯斯佛多洛斯基(Sverdlovsk)的炭疽熱,乃由軍方實驗室外流所致。

 科學家已知不一樣的炭疽桿菌,DNA上有不一樣長度的重覆排列。凱氏目前採用更精確的方式稱MLVA,以鑑定分類桿菌。藉此結果,可抽絲剝繭了解桿菌的來源。

  另一方面,桿菌分泌毒素後,PA能和宿主細胞表面上的接受體結合,並形成一環狀七面體蛋白,這蛋白能和EF和LF結合並將EF和LF從細胞膜表面運送到細胞質的核內體上,在其表面形成一洞,釋放出EF和LF。

 LF是一含鋅離子的蛋白 ,能分解細胞生長訊息的重要蛋白MAPKK(Mitogen-Activated Protein Kinase Kinase),造成巨噬細胞及宿主細胞的死亡。

 另一方面,EF則是一腺甘酸環化脢(Adenyl Cyclase),能引起水腫並破壞嗜中性白血球的功能。 如何對付炭疽熱所產生的毒素呢?今年四月二十七日哈佛大學卡利爾(R. John Collier)博士發表於「科學」雜誌指出:第一、利用突變(Dominant Negative)的PA蛋白,可以破壞正常PA在細胞膜上形成洞口,阻止EF和LF的釋出。

 動物實驗上發現,老鼠一旦打入LF及突變的PA,則存活下來。意即突變PA可為製造對抗炭疽熱藥物的好目標。第二、以此蛋白製造疫苗,科學家發現打入此突變PA蛋白後,也能產生抗體。在治療及預防炭疽熱中,一舉兩得。

  哈佛大學麥西爾松(Matthew Meselson)博士表示,新藥及疫苗的開發,需要一段時間,目前最落實的方式,莫過於善用現有能力資源,例如:教育百姓如何應變及大樓中裝設高效率的濾網等。 (作者許英昌╱英騰生物科技公司負責人;楊肇基╱中山醫學院副教授)



澎湖:開設賭場最大受害者

☉葉智魁

  日前立法院在離島立委主導,並在相關主管單位官員缺席的情況下,草率地初審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修正條文草案」,條文中明定離島地區經公民投票半數同意可以經營博弈業務,立法院長表示將協助草案儘速排入二、三讀。

 此舉無異是為離島地區「開設賭場(或是支持者所包裝下的『博弈觀光特區』)」帶來了「利多」,然而,「開設賭場」真會得以為主客觀條件不充分的離島,帶來發展觀光產業與振興地方經濟的利多嗎? 萬事萬物之存在自有不同的因緣條件,因緣若不具足一切都是枉然。發展觀光產業當然不例外,支持者一再強調,允許離島「開設賭場」的用意是以賭場作誘因來吸引投資及觀光客。

 這種論點乍聽之下好像有些道理,然而,實際上卻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事實上,就發展觀光而言,必得具備一些主客觀條件(如足夠的自然與人文資源、配合上良好的交通運輸條件、再加上足夠的基本建設)才能夠吸引外來投資與觀光客。

 如果發展觀光的主客觀條件不充分,即使是「開設賭場」也不可能將局勢改變。但是若具備了這些條件,就算無法達到像夏威夷(並未讓任何形式的賭博合法化)一樣程度的國際觀光勝地,相信,即使不需設賭場也可以吸引足夠的觀光客。

 平心而論,台灣有那個離島有充分的這些資源與條件?也就是說,在先後天條件不充分的情況下,台灣的離島與偏遠地區開不開設賭場,對於吸引投資與觀光客(尤其是外國觀光客)來說,是不見得會有多大吸引力的。

 即或是開設賭場好了,就現在的時空背景而言,我們的賭場又有多大的可能性,會能夠比其它鄰近國家的賭場有競爭力?若是如此,連要吸引國內的賭客都可能會有相當大的問題,更何況是要吸引外國賭客! 當然,一旦「賭場」開設勢必有人會去賭,但是根據美國與加拿大的經驗,除了極少數的特例之外,賭場所吸引的主要客群都是在地人而非外來客,而即使是外來客來了,也只不過是直接進入不見天日的賭場,賭得日夜不分,會到附近去「觀光」的有若鳳毛麟角;這種人只會進場賭博、不會出外觀光,當然只能算是「賭客」而非「觀光客」!

 也就是說,以「賭場」作誘因所吸引到的人,絕大多數將會是「賭客」而非「觀光客」,這種實質上只有賭而絲毫不具觀光內涵的「特區」顯然應正名為「賭場特區」,就算是稱之為「博弈觀光特區」也絕不可能改變它的本質。

  假設真在離島設立賭場好了,前往該地的外來客的目的如果是要賭,經由空路抵達者便直接「由機場到賭場」,經由海路者便直接「由港口到賭場」,賭場裡面吃喝玩樂與住宿樣樣俱全,價格又低廉,他們又怎麼可能出去到當地的餐廳、旅館,或是商家消費?反而是輸光了錢,以另外一種形式「光顧」當地居民的可能性會大得多!而前往該地的外來客的目的如果是要觀光,賭場極可能會成為其中的一個停留點,一旦前往賭場,原本可以花在當地之餐廳、旅館、商家,或是觀光上面的時間與金錢,便自然而然會減少一部份,或是甚至大部分。

 明顯地,這兩種情形,無論是對當地的觀光產業或是非賭博性事業,都沒有任何好處。事實上,當地原有的產業(含觀光業),反而會因開設賭場,而必須承受被排擠或吞噬的惡果,致使原本就不怎麼強韌的生機因此而斷送!

 至於,對「特區」當地的居民而言,賭場對他們的吸引力,未必會小於(事實上,應該會大於)對外地人的吸引力,由於得以接觸到賭博的機會,與賭場的易及性的因素,都大大地增加了,可以預期,只要賭場一旦營業,不論是偶爾前往賭場試試手氣,或是經常流連忘返於賭場之中的在地人,一定不在少數(美國的經驗顯示,除了極少數的特例,絕大多數賭場的客源都是當地人),不難想像,這些在地客源當中的絕大多數,勢將不僅僅會只有個人金錢上的損失,連帶地也將為家庭、親朋好友,及地方帶來種種相關的後遺症,也因此,「特區」本身勢必會因而成為「開設賭場」的最大受害者。 (作者葉智魁╱靜宜大學觀光系副教授 ) 



澎湖:觀光賭場社會效益大

☉劉代洋

 美國拉斯維加斯過去是一個不毛之地,在胡佛水壩的助力下,創造了休閒度假型觀光賭場(destination resort casino)的奇蹟,在不到一百萬人的城市,每年湧入的觀光客卻超過三、四千萬人次。

 而在台灣澎湖所能擁有的天然海洋及人文資源遠勝過拉斯維加斯。澎湖縣擁有極佳的觀光資源,如奇妙的地質景觀、獨特的植物生態、無污染的海洋世界以及七百年歷史的文化史蹟。

  根據本人多年前之研究,澎湖當地民眾藉由觀光娛樂賭場的設立可能獲得之社會效益與社會成本,彙整如下: 一、 社會效益部份: 1.大量創造就業機會:觀光娛樂賭場屬於勞力密集型產業,雇用相當多的人力提供服務,因此可以創造出許多新的工作機會。

  2.帶動資本投資:經由建築資本投資於當地社區,將間接帶動相關產業的資本投資,諸如賭場附近的高級旅館與餐廳、零售店、大型購物中心及相關觀光景點的投資,帶來諸多商機。

  3.社區再開發,促使澎湖地方重建:增加許多高品質的道路、公園、公廁等公共設施,增加更新現代化的都市建築等等,促使當地社區現代化。

 4.增加稅收,強化地方福利:稅收除來自博彩事業經濟活動所課徵的稅收外,其他來自個人薪資所得稅、相關產業營業稅及貨物稅等等,亦相當可觀。

 5.促進觀光產業發展:觀光娛樂賭場的魅力,將注入大量的觀光客人潮,透過觀光客的消費,包括休閒、旅館、餐飲、娛樂、土產與紀念品的購買、文化事業、海上活動等增加,對於澎湖地方觀光產業及整體經濟有莫大的助益。

 6.適度取代非法賭博:台灣本地市場潛力無窮,根據非正式統計,台灣地下賭場每年的金額高達美金五至二十億元。

  二、社會成本部份:

  1.不動產投機風潮,使住者有其屋的理想無法實現。除此之外,許多搶建賭場相關的建設,頓時造成當地民眾生活環境的破壞,到處塵土、破瓦、施工車輛等。

 2.社會風氣惡化的趨勢,民眾將比較擔心黑道、色情、毒品、地下經濟等影響生活品質。

 3.教育問題,兒童、青少年的安全防護及價值觀是否會有偏差。

 4.沈溺賭博者增加的問題,必須提供許多相關社會諮詢與服務的機構。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近日一讀通過「離島建設條例部份條文修正草案」,增列第十條之三:離島地區經當地公民五分之一連署,並獲得過半數公民同意,得特許屬於重大建設投資的觀光旅館及綜合遊樂場經營博弈業務。而為活絡當地就業市場,草案增設離島博弈業應聘用當地設籍三年以上的居民為員工,其比例不得低於員工總數的二分之一。

 此外,業者經營博弈業務,應繳交特許費,特許費費率為每年營業額的十%,其中八%移作離島建設基金,二%提供當地縣市政府使用。表面上,此項條文修正草案看似為離島地區開辦觀光賭場解套,但事實上本人與台北大學郭介恆教授兩人曾於八十五年完成一項由行政院研考會委託的研究計畫,「博彩事業管制與稅制規劃」,早已針對設置「觀光特區附設賭場」之法律和稅制層面有過完整且詳盡的研究和建議,只可惜幾年來,政府的政策一直未見明朗化。

  觀光賭場是否設置牽涉兩大層面,一方面是行政院的層次,端在決定政策上是否決定開放,若是,何時開放?另一方面在各相關部會的層次,光是修改或廢止現行相關的法律就高達四、五十項之多,牽涉到的政府相關部會各單位非常廣泛,再加上賭場的興辦針對設置地點、人員、機具設備等均需詳加規範,必須未雨綢繆,預作規劃,詳加研究和分析,以確保執行層面的嚴謹性。至於行政院在政策評估和決定的考量上,更須廣徵各界(包括各部會的看法)的意見作一全盤的研判。

 本人認為政府對於各項產業的發展,基本上應抱持著開放和鼓勵的態度,政府的職責是創造良好的投資和產業發展的環境,訂定完善嚴謹的遊戲規則,循著「負面社會成本愈大者,管制規定愈趨嚴謹」的模式加以處理。

 更重要者,事前的妥善規劃,結合本國和外國的專業組合,共創「雙贏」的產業商機。(作者劉代洋╱台灣科技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選舉大家談》請問秘書長

☉ 吳敏生

  親民黨秘書長鍾榮吉您好,貴黨不分區立委提名,您和宋楚瑜原把徐成焜排第十一名,索價(獻金)一億元,請問您排第六名,出了幾億?宋楚瑜現在也排第十一名,有沒有出一億元?或只A不P(pay)?

 國民黨前秘書長宋楚瑜您好,令友徐成焜說:「宋楚瑜要把我丟到垃圾桶」,狠狠掛斷您打給他的越洋電話,真沒風度!「興票案」光是帳面金額就高達十一億,人家國民黨的連戰都「不計較」,比較起來徐成焜真的好像很垃圾,害您與貴黨滿面豆花,當年您污了某企業家捐給國民黨的一億元獻金,就尊為「長輩」,徐成焜出錢出力幫您競選總統,就算沒上億,少說也好幾千萬吧?是您胃口更大了,才把他當垃圾?

 用南客打北客,親民黨客家票源雄厚,驚嗎改!很多人好奇,您初嚐黨內「虎」(who)怕「虎」(whom)的虎滋味如何?

 您閣矮(A)閣歪(Y),咁有伏「虎」的「氣力」? 國民黨秘書長林豐正您好,您與連戰和趙守博合力搓掉貴黨提名同志林志嘉,推薦新黨王建 競選台北縣長,王建 轉而挺林志嘉違紀競選立委,攪國民黨立委參選人的局,讓新黨立委參選人混水摸魚,世風日下,「聖人」也奸詐,請問要不要開除王建 的「泛藍軍」軍籍?或「全力支持」到底?

  民進黨秘書長吳乃仁您好,檢察體系自訂「送禮」上限三十元,您罵法務部長陳定南如在火星制法,請問您是金星下凡,賄選基金無限?您的「賄選」下限多少?三五百元生嘸一塊「濫三肉」,多數人選票千金不賣。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