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24日星期三

國家恐怖主義
炭疽熱的病因及治療
錢坑法案坑人
APEC與「九二共識」
江澤民的算盤早就打好了!
羅福助流氓案複審通過之後


國家恐怖主義

☉張清溪

 自小念書認識「萬惡共匪」這四字個, 老實說, 現在才慢慢知道原來它是真的。不過, 好像又已經失真了, 因為第三個字「共」是指共產黨, 應該是信奉共產主義的, 而現在統治中國的中國共產黨, 早已不信奉共產主義了。

 那麼它信仰什麼呢? 有人說它對內是「國家機會主義」, 對外是「國家恐怖主義」;其實, 它對內也是實行「國家恐怖主義」。

  宣稱武力併吞台灣 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建國以來, 從未統治過台灣, 卻說台灣是它的一部分;如果台灣不從, 就要用武力來併吞台灣。國際法權威陳隆志教授表示,這就是典型的「國家恐怖主義」。

 一個現代化的國家,人民可以用和平的手段, 追求國家的「分裂」,如魁北克想要脫離加拿大而獨立。兩個國家要合併,當然要得到當事國人民的同意。 多數台灣人不想與中國合併,我認為基本上是因為中國經濟落後、政治獨裁、不自由無人權。假如中國像美國那樣自由民主富裕,說要統一, 何難之有。

 中國不思改善自己,一味要武力對付台灣,甚至在台灣真正要邁入民主的首次總統大選,居然用飛彈恐嚇,十足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 亞太經合會上撒野 今年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因為紐約的恐怖事件,各國外長就反恐怖主義達成了共識,其中有一項是:「反恐戰乃『正義與邪惡、文明與野蠻』的較量,而非民族、宗教和文化衝突。

 」中國外長唐家璇十八日在部長記者會上,蠻橫地阻擋我國經濟部長林信義的發言,不正是大家要反恐戰中的野蠻行為嗎? 另外, 代表APEC象徵精神的「非正式領袖會議」人選,前副總統李元簇代表我國出席,卻遭到中國刻意阻撓,完全違反了一九九一的漢城宣言:APEC會員國應該遵守一個原則,即「應站在平等尊重各個參與國觀點的基礎上,達成互利並承諾開放對話與建立共識」。要這樣的野蠻國家共同反恐怖,恐怕是緣木求魚。

  文革六四與法輪功 中國自建國不久,政治運動不斷: 三反、五反、反右、整風…,腥風血雨,多少人頭落地。文化大革命有長達十年的浩劫,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則動用幾十萬野戰軍與坦克車鎮壓市民與學生。這樣長年虐殺自己內部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不是國家恐怖主義是什麼? 二年前開始鎮壓法輪功學員,更是國家恐怖主義登峰造極的表現。

 江澤民集團誓言要「在經濟上搞垮、在名譽上搞臭、在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其對女學員的性虐待,甚至比日本軍人欺凌中國婦女更邪惡、更慘絕人寰。

 世界有哪個政權會如此對待自家善良百姓? 親恐怖國近墨則黑 九一一紐約遭受恐怖份子的暴力襲擊, 中國政府態度一直很曖昧,只是籠統的譴責「一切恐怖活動」, 從不指名真正的恐怖份子。

 傳言不斷,說中國事實上還在幫助阿富汗政權的軍事建設。 可能是為了對付美國,中國向來與世界上所有熱中推行或積極鼓吹恐怖活動的國家,包括前蘇聯、北韓、赤柬、古巴、利比亞、伊朗、伊拉克、阿富汗等, 沆瀣一氣。

 這樣的中國,說要它「反恐怖」,實在是荒謬與諷刺。 人權惡霸傳媒公敵 總部設於美國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在今年五月一日「國際新聞自由日」選出全球新聞界「十大公敵」。江澤民因被指嚴格操控國內傳媒、限制言論自由,連續第五年入選,名列第三,僅次於伊朗的何梅尼及古巴的卡斯楚。

  該組織列舉了中國在過去十多年來, 將二十二名持「異見」的國內記者判處有期徒刑、勞教等,成為全球監禁最多記者的國家。

 另外,江澤民因害怕互聯網會影響中央對資訊的控制,投入大量資源監控國內互聯網站內容,一些原先堅持編輯獨立的報社則分別遭強迫關閉或改組。

 這不是國家恐怖主義的作為嗎? 奇怪的是, 台灣很多媒體對這樣「國家恐怖主義」的中國, 情有獨鍾、刻意美化;他們到底想怎樣?(作者張清溪╱台大經濟系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炭疽熱的病因及治療

☉林榮光

  拜讀許英昌、楊肇基大作「新法對抗炭疽熱」(自由廣場,十月廿三日)後,對兩位作者提出病因解釋為炭疽桿菌能形成芽孢,以增加抵抗外界的能力。

 在適當環境時,能分泌毒素,包括保護性抗原(Protective Antigen,簡稱PA)、致命因子(Lethal Factor,簡稱LF)及水腫因子(Edema Factor,簡稱EF)等毒素,三種蛋白個別並無毒性,然而形成雙體或三體,則將導致宿主產生類似休克及死亡。 這個解釋並不適當。

 美國疾病研究防治中心(CDC)於公元二○○○年十二月十五日發行的美國炭疽熱疫苗接種備忘錄以及一九九八年美國科學(Science)雜誌、科學家N.S.Duesbury等皆認為炭疽桿菌產生三種蛋白,即上述保護性抗原蛋白、致命因子蛋白及水腫因子蛋白。

  當保護性抗原蛋白與致命因子蛋白結合時產生的外毒素(exotoxin)叫致命毒素(Lethal Toxin);而當保護性抗原蛋白與水腫因子蛋白結合時,被稱為水腫毒素(Edema Toxin)。

  其實保護性抗原是一種82KD蛋白,需與上述兩種因子結合才進入宿主細胞,當它與宿主細胞接受體結合後,保護性抗原劈割成63KD蛋白之後,保護性抗原將與致命因子結合成致命毒素,與水腫因子結合成水腫毒素。 舉例說,當炭疽熱孢子傳染到宿主巨噬細胞時,孢子便成雙,再增殖,其產生及形成的致命毒素及水腫毒素將對宿主局部壞死、水腫。

 當炭疽桿菌飆升增殖後,毒素也隨之增加,造成宿主廣泛性組織被破壞,以至於器官衰竭而死亡。 美國的炭疽疫苗名為AVA,每0.5CC皮下注射液裡含有保護性抗原、致命因子及水腫因子蛋白。

 注射方法間隔二星期連續三劑(即現在、二星期及四星期後各一劑)。然後每六個月追加一劑(即六個月、十二個月及十八個月)。為了維持體內抗體濃度達到免疫效果,可以每年追加一劑。 從公元一九九○元一月一日至公元二○○○年八月卅一日,至少有一百八十五萬劑疫苗在美國人身上接種。 疫苗效果又如何?早在一九八六年,美國傳染免疫雜誌、學者Tunnbull等報告,接種三劑後,體內產生的保護性抗原抗體(Anti-PAIgG)達九十五%。

  美國境內最後的自然炭疽病例是一九七八年。之前,美國曾對AVA的前身作單盲臨床試驗(Single-blinded,Clinical trial),這項對製造廠工人接種疫苗的結果在一九六二年美國公共衛生雜誌上公布,臨床試驗中,三七九人接受炭疽疫苗接種,四一四工人接受安慰劑接種,而三四○人沒有接受任何接種。

 結果,沒有疫苗接種有五人得吸入性炭疽熱,而接種疫苗的工人群裡,沒有此種病例。如果計算皮膚及吸入性炭疽熱與工人工作時間及危險等因素計算在內,則AVA疫苗的效果為九二•五%。炭疽疫苗的副作用包括頭痛、注射部位腫脹疼痛、關節痛等。但也有嚴重的副作用如肺炎、抽痙、脊髓炎等。(作者林榮光╱醫師)

錢坑法案坑人

☉正反修羅

  一九四五年台灣約有五百萬人口,在一九四五到一九四九年間,台灣一口氣湧進了一百多萬名不事勞動生產的中國國民黨軍人、公務員及他們的眷屬;中國國民黨政權為了養活這些人,先來個超級通貨膨脹,四萬元老台幣換一元新台幣,讓所有的人都一樣窮,接著使盡各種方法壓榨台灣農民、工人。要論台灣能免於赤禍的功勞,台灣農民、工人的貢獻並不亞於當時戰敗逃到台灣的軍人。

  但是我們看到的是,榮民領了數十年的生活津貼以後,一九九五年六月八日農委會才公佈實施「老年農民福利津貼申領及核發辦法」,六十五歲以上的台灣農民,才開始領到約為「榮民生活津貼」四分之一的「老農津貼」。榮民除了生活津貼以外,還有三節的慰問金、服裝費。

  台灣由農業社會轉為工業社會,創造所謂的經濟奇蹟,所憑藉的就是對工人的剝削,工人一直到一九八四年八月才有勞基法的保障,在此之前,只有聊勝於無的勞工保險條例;所謂經濟奇蹟根本是建立在節省工安設備開支,致使工安事故頻繁,剋扣工人因工安而傷亡的賠償金,所累積下來的資本。筆者敢大聲的說,四十年來,死於工安的勞工總數,絕對大於因戰爭而死亡的軍人。

  立法院泛藍軍某特定族群的立委,替某特定族群爭取「補足退伍金差額」、「補足反共救國軍薪餉與退伍金」,硬要將「退伍軍人福利法草案」、「中華民國前江浙閩粵反共救國軍補發薪餉處理條例草案」等錢坑法案排入立法院議程時,不但沒想到要補足「老農津貼」比「榮民生活津貼」少四分之三的差額、勞保條例不健全之前「老年給付的差額」,當這些特定族群的立委被質疑當年規定「反共救國軍薪餉自籌」時,他們馬上硬把「中華民國前江浙閩粵反共救國軍補發薪餉處理條例草案」與「二二八補償條例」相提並論,並些聯共反台的立委明知「二二八被中國人大屠殺」是台灣人的最痛,偏偏惡意在傷口上撒鹽,自己惡形惡狀,挑起族群對立,卻一天到晚指責別人沒有作族群和解的工作。

  今天如果有任何以台灣為祖國的立委提案「老農津貼比照榮民生活津貼辦理」,肯定會被指責為「挑起族群對立」,更不用說去提「二二八戰犯懲處辦法草案」了。

 台灣的族群對立起源於中國國民黨政權對特定族群的特別照顧,當年為了照顧特定族群,發明了將「省籍」填寫在身分證上,以方便高普考特定省籍者可以加分,方便特定族群職務的升遷,國民黨政權為了照顧特定族群,還徵收民地或撥用公地,提供特定族群集體居住。

 這些特定族群享受特權慣了,提個錢坑法案,若不通過,則自己挑起族群對立,還要把族群對立的責任推給反對錢坑法案的人,以台灣為唯一祖國的人們啊!

☉千媃

  在野黨立委提出的「公教人員退休金其他現金與補發條例草案」等十三項法案,其中有十一項草案的修正將造成國庫四兆元以上的支出,另外二項將減少國庫百億元以上的稅收。 老百姓所繳納的稅款,無不希望立委在審查預算時,錢要花得合情合理。

 可是這些立委卻只對公務人員和退休官兵等捧「鐵飯碗」的人特別照顧,而因經濟不景氣造成的失業家庭以及因父母親失業導致繳交不出學費只好輟學、外出工作補貼家用的中小學生,則不見有任何法案來支持他們。

  看看這些草案,要花錢的有十一項,其他二項則是減少收入。家庭主婦都知道如何為家庭看緊荷包,量入為出,而我們的立委在提出法案時,是不是也該向家庭主婦看齊呢?



APEC與「九二共識」

☉ 郭長豐

 阿扁總統於花蓮替民進黨縣長參選人游盈隆站台時,明確表示不接受所謂的「九二共識」,因為他認為「九二共識」矮化台灣,將台灣香港化、地方化,其實等同於「一國兩制」。

 在野黨當然一如往例「逢扁必反」,甚至抬出李前總統,謂「扁應去問問李登輝」。所謂的「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我不知是否真有「九二共識」,我只知道,今天的「雙邊關係」(我不願意用兩岸關係,因為我認為雙方是兩國非兩岸)與一九九二年大不相同。

 當年,國民黨當家,中國可以將雙方關係視為內戰的延續。如今,國民黨下台一鞠躬,換成民進黨執政,雙方必須重新界定、調整彼此的關係。可是,中國卻毫無誠意,拒絕與阿扁政府接觸,卻透過腦筋壞掉的在野黨,在台灣內部製造政治動亂與不安,以「九二共識」來壓迫阿扁政府,請問:「一個中國」如果可以各自表述,何以對方可以自稱「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我們卻不可以自稱「中華民國」?中國副總理錢其琛不是說過: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

 如果這句話是真的,那麼,大陸不應等同於中國,大陸只能代表部分中國而不可以自稱代表全中國。何以在上海的記者會上,台灣記者以「大陸」稱呼對方時,卻遭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的指責,朱邦造說:「沒有大陸,是中國」。台灣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方不但不承認「中華民國」,甚至不准我們自稱「中華民國」,試問,這是哪門子的「各自表述」?說穿了,中國以所謂的「九二共識」來壓迫台灣,只是要台灣承認「一個中國」,至於「各自表述」則免談。

 試問,阿扁總統怎麼會接受?台灣人民又怎麼會同意呢? 台灣政府從一開始就非常有誠意,所以行政院設有「大陸事務委員會」,而不稱「中國事務委員會」。

 稱「兩岸關係條例」,而不稱「兩國關係條例」。換來的卻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一個中國」壓迫台灣,卻又不准我們「各自表述」。甚至企圖以「香港模式」的「一國兩制」,來誘惑台灣。

 試問,香港有的,哪一樣台灣沒有?台灣又有多少東西是香港沒有的?聰明的台灣人民是心知肚明的,哪裡會上中國的當呢?這就是前總統李登輝何以在卸任前會提出「特殊國與國的關係」來定位雙方關係的原因了。

  拋開「台灣獨立」的議題,現今世界上存在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效統治著「老母雞」與十三億人口,一個「中華民國」,有效統治台灣、澎湖、金門、馬祖與兩千三百萬人口,這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你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加一等於多少?回答「一」的人,保證會被其他小朋友笑是「笨蛋」。

 可笑的是,台灣內部還是有一小撮人,一天到晚喃喃自語:「一加一等於一」,自甘當中國的馬前卒,不惜出賣台灣以換取自身的政治利益,當台灣的代表在中國受到羞辱時,不但不知同仇敵愾,捍衛國格,反而與魔鬼共舞,打擊自己的同胞。

 這次的APEC事件雖讓台灣受了一些傷害,但是,也讓台灣人民看清了「九二共識」與「一個中國」的真相,也明白了何以李前總統說有人「聯共反台」了。

  親愛的台灣人民,年底的選舉是我們的一次機會,睜大眼睛,選出忠於台灣的民意代表,別讓我們的下一代還在感嘆「生為台灣人的悲哀」。(作者郭長豐╱衛生署台北醫院檢驗科主任)



江澤民的算盤早就打好了!

☉邱彰

  這次台灣代表被拒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中的非正式領袖會議,惹來在野黨一致撻伐,反對意見大體有兩種: 一是如王志剛及蕭萬長等人的說法,林信義部長表現不佳,他應該當場立即駁斥中共的蠻橫才對。蕭萬長還影射,他自己一向據理力爭,即使罵人,都還能獲得世界各國的讚揚。

  另一派如王建等人則說,陳水扁處理問題的角度,完全是為了民進黨年底的選舉利益,他藉此激發民粹,以爭取選票。看來,台灣真正盛產的,是一堆一堆的事後諸葛亮! 我看這次的APEC,江澤民從頭到尾,就沒想讓台灣參加,這才是問題癥結之所在。 一切「講政治」的江澤民政權,先是拒絕了辜振甫代表總統出席,因為怕這會造成第二次「辜汪會談」的假象;再來拒絕了李元簇。

  這時我們就該看出,狡猾的江澤民是不會讓台灣參加非正式領袖會議了,無論我們派什麼人都一樣,因為台灣一參加,就能在領袖宣言上簽字,也就等於江默認了兩個中國的存在,那中國豈不吃虧了? 林信義在唐家璇禁止他發言之後的反應,顯得弱了些,如果他使出台灣立法院的那套兇悍的做法,在野諸君屆時還是會有話說的,什麼林不懂國際禮儀,什麼林的言行舉止不像部長等等。但至少林部長沒有亂說話,他還讓全世界都看到了唐家璇在打擊台灣。

 我們雖輸了面子,卻贏了裡子,有什麼不好? 至於那些批評阿扁做什麼都是耍心機、搞選舉的,我反而認為阿扁事先應該不會知道中共的劇本及唐家璇的表演,他能利用這麼惡劣的局勢,來為民進黨造勢,也算是高明的政治藝術運用吧! 台灣是該退出那個會議的,反正我們忍氣吞聲的參加,也不會有聲音或影響力,只會讓大陸有更多羞辱我們的機會。

  只是下次,政府在事前不該向媒體說得太早太多,也不要把自己如此做的好處說盡,讓中共對我們有過度防範並趁機打壓的機會。(作者邱彰╱律師)



羅福助流氓案複審通過之後

☉ 許智勝

  台北市警察局昨日邀集相關人士就立法委員羅福助初審被提報流氓案,召開複審會,據悉,與會人士無異議通過認定羅福助為情節重大流氓。複審會之前,羅福助搭機飛往香港。

  立法委員羅福助在立法院內毆打立委李慶安乙案,業經檢察官偵查終結,並以涉嫌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傷害罪提起公訴,且從重求刑在案,此部分有立院錄影帶及告訴人李慶安委員指控等證據為憑,並將移送法院審理,暫不置論。

 惟檢察官在提起公訴同時,函請警方依檢肅流氓條例所定提報羅福助委員為流氓,此舉招致所謂立院高層及當事人反彈,批評為司法權侵犯立法權、政治迫害云云。但法律或事實上是否真如其言?值得釐清。

  立法委員在院內所為之言論及表決,對院外不負責任,以及除現行犯外,非經立法院許可,不得逮捕或拘禁,此即所謂言論免責權及不逮捕特權,憲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四條規定甚詳,但僅止於言論、表決以及不受逮捕拘禁而已,並不包括「打人」(有羅委員毆打余政道委員經法院判處拘役之前例可循)。

 因此,檢察官依偵查結果認為犯罪嫌疑重大應提起公訴,進而將羅福助委員提起公訴,完全是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一條之規定,並無所謂「司法權侵犯立法權」之問題,因「打人」並不屬於國會自律範圍。

 至於,檢方函請警方提報其為流氓,雖然是檢察體系頭一回,但仍係依法令之作為,稱不上「政治迫害」。

 值此尚應加以討論的是,為何握有流氓提報權限的司法警察未主動行事,而需要檢察官「函請」?以及羅福助委員是否真符合「流氓」要件,而要移送治安法庭審理? 我們要反省的是,警政署與法務部合作的「治平專案」,為何未曾將羅福助委員列為治平對象?是證據不足抑或從未蒐證?如果是因不符合檢肅流氓的要件(該條例第二條所定有具體事證足以破壞社會秩序者),而未提報,那麼,本次檢察官之函請,能夠推翻司法警察機關原有之認定嗎?如果是從未對羅福助委員蒐證,那麼檢方所稱從民國八十三年起,其即有「流氓行為」(即該條例施行細則第四條所稱不特定性、積極侵害性及慣常性),是否時間過長(超過三年以上)?警方為何從未發覺羅福助委員有所謂「流氓」行徑? 檢方多次傳訊,均未到場說明,這並不是法治國家立法委員應有之作法(因不在立法院會期中,並不享有不受逮捕拘禁特權)。本案發展至此,羅委員並已宣布不參選下屆立委。

 警方應會如檢方要求順勢將羅福助委員提報,再報經上級警察機關召開複審委員會認定之;縱經複審認定移送治安法庭審理,我們認為,治安法庭裁定感訓處分之機會並不高,因流氓的認定本身即存有爭議。而且,司法終究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民主社會的代議士品質,最終決定權仍是操縱在選民手上。(作者許智勝╱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委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