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3日星期三

中國經濟外強中乾
新浪矮化台灣
仇恨淹沒慈愛
在台灣,只見五星旗未見青天白日滿地紅
香港年輕人的國家認同
做超音波,希望碰到這樣的醫師


中國經濟外強中乾

☉張清溪

  在世界經濟普遍面臨不景氣的今日,中國經濟表現近乎一枝獨秀。

 實則這個混合政治獨裁、法治落後與市場經濟的體制,既非共產主義,也不是資本主義,而是國家機會主義。雖然有少數很有效率的地方政府,但普遍特權橫行、假公濟私,整體經濟外強中乾。

  事實上,中國經濟危機已經有許多人指出,例如何清漣的《中國的陷阱》(1992)、章家敦的《中國面臨的崩解》(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2001) 等。我們從國家機會主義、政府財政、天災人禍等三方面開始,分析中國的制度轉軌為什麼難以成功。

  國家機會主義 所謂國家機會主義,是指一個「制度化」了的統治階層假公濟私、腐敗猖獗、缺乏憲政秩序下的市場導向經濟體制。中國自一九七八年開始的「改革開放」,在一九八○年代中期以來,享有高速的經濟成長。但隨之而來的是,掌有權力的人紛紛把手中握有的權力變成現金,稱為「權力市場化」。

 在這改革開放期間,國有土地私有化的過程,變成「圈地運動」;國有企業的改革,則有大量財產流失,號稱「自發私有化」。貪污腐化的程度,愈往下層愈嚴重。因為中國從毛澤東到鄧小平下來,為了政治控制而下放權力,已經形成所謂的中國式封建制度。

  這個中國式共產主義封建制度的形成,是在地方財政自給自足的壓力下,配合歧視農民甚至奴化農民的戶籍制度、以及城市的國有房地產制度,造成低勞動移動,地方官員實際上擁有地方的獨占特權,包括地方的領土管轄權、司法與執法權、企業核准權、資金籌募權、以及鄉鎮企業的控制權,甚至還可以控制地方民兵力量。

 在經濟事務上政府全面介入,包括制度法規之設計、執行並參與經營活動、排解糾紛。這就是為什麼改革開放一聲令下,不論是房地權私有化、國有企業股份化、或是官股民資合營、或外資合股等等,地方官員都可以利用各種名目移轉公物為中飽私囊。

  也是在財政自主的這個環境下,有些地方很有效率,官員對台商有求必應,簡直是企業天堂; 但更多地方欺瞞騙搶,軟硬兼施極盡搜括之能事,水要錢、電要錢、出門要錢,苛捐雜稅,而官員與公營事業主管普遍用公費吃喝玩樂。

  政府財政危機 中國政府財政赤字,但不是特別大,目前還有外資與民間儲蓄可用來維持。只是這並不包括國有企業的虧損,國有企業積欠員工的退休金、醫療費用、甚至薪資。還有一個很大的財政危機,就是國有金融機構的呆帳。中國金融體系過去大量貸款給國營企業,以及前述改革開放被中飽私囊的那些資金。

 估計金融體系逾期放款,占放款的二十%以上,金融危機隨時可能爆發。天災人禍不斷 中國近年天災不斷。今年以來,南澇、北旱,還有大面積的蝗蟲與沙塵暴。據報導,中國土地沙化面積,高達一百六十八萬九千平方公里,遍及近千個縣,危及一億多人的生存與發展。

  在人禍方面,中國政府兩年多來全面打壓法輪功學員,極盡不仁道的手段,特別是對待女學員,手段甚至超過當年日本軍人對待中國婦女之慘烈。法輪功學員在沒有犯罪的情況下,只是要求修心健身,卻被自己的政府如此對待;有朝一日當它需要時,它會怎麼對待台灣人呢? 轉型的成功可能性低 為了順利的進行漸進式的改革,中國有一套理論,支持這個貪污腐化,並認為是一個必要的代價。理論是用所謂「收買式」的賄賂,來讓長期享有特權的這些人,也進入市場經濟,以消除他們的反抗。

 但是,這條路是走不通的,因為它造成以下的問題。

  一、中產階級不是改革的力量:中產階級的興起,不能像其他地方一樣能成為改變政治的力量,因為它的經濟權力是從政治特權來的,而不是「先有經濟實力再有經濟權力」的一般原則。

  二、資金外流:可能為了洗錢,可能為免泡沫經濟,或可能是外匯管制下的逃匯行為,很多資金外流或投入股市、債券、外幣存款。

  三、提高公務人員薪水也不能「養廉」,因為這與他利用「國家機會主義」所賺的不成比例。

  四、分配不均、道德敗壞:十億農民被用戶籍制度困在農村,長期壓榨,生活極為艱苦。

 權力擁有者在這轉軌過程中,成為新的財主,但過程中充滿「尋租」的行為,作法上是極端消耗社會資源。

 結果道德敗壞,「人人皆為盜賊」。 經濟轉軌只是更大規模之憲政轉軌的一部分,憲政不改變而僅在經濟上轉軌,將產生將來非常高的憲政轉軌代價,大大超過了收買既得利益的平滑轉型的短期利益。因為,成功的經濟發展不僅需要市場,還要憲政秩序與法治來維護個人的權利,並供作政府權力的有效制衡。

 而適當的道德準則、行為規範、以及打破執政黨的政治壟斷,是憲政秩序形成的根本條件。但這都不是中國共產黨一黨獨裁體制下能夠完成的。這也是共產黨的宿命。(作者張清溪╱台大經濟系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新浪矮化台灣

☉邱垂亮

  新浪網旗下的新浪籃球隊,因台灣體育產業不景氣出走中國,要在中國職業籃球界闖下一片新天地,雖然其老闆是頗負盛名的大中國主義者,但本非壞事,不應引發太大爭議。

 但北京政府就是不讓體育的歸體育,政治干擾要新浪隊以「台灣(蘇州)新浪獅隊」之名加入中國籃協的甲A聯賽,玩其慣玩的統戰遊戲,矮化台灣國家主權地位。 對此,新浪隊要接受,陸委會卻難於同意,要法辦,新浪隊老闆因而不悅光火,拂袖而走,揚言要完全撤出台灣籃壇,與台灣一刀兩段。

 統派媒體也大肆聲援,認為台灣政府管太多,管不著的也要管,到頭來自討沒趣,弄得滿臉豆花,最後在中國,該隊要用「台灣」或「台北」為名,台灣也只能徒呼負負。

  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新浪老闆雖有大中國主義情結,並要把他的球隊帶去中國開打,但只要不觸犯國法,誰也阻擋不了他。有獨派報紙大罵他,也有統派媒體大捧他,都屬正常,不值置評。

 但假如新浪要腳踏兩條船,兩邊通吃,為自己利益或意態任讓中國政府利用,忽視、矮化台灣國家尊嚴,硬呼應北京政策,把台灣貶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政府,台灣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卻閉眼不管,那還有什麼國家主權尊嚴、法治威權可言? 某統派報紙的社論,光明堂皇地說,新浪只是一個職業球隊不代表國家,管它叫「台灣」、「台北」或「蘇州台灣」,並不矮化台灣國格,硬要爭名,把打球泛政治化,實在無聊、無用。

 問題是該報自認無聊,北京當局可認為非常重要,一步不讓,非爭不可,就是要矮化台灣。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該社論馬上又說,沒錯,中國一開始就搞小動作,要把新浪隊冠上「台灣」名稱,將其貶為地方球隊;但問題是中國一向如此,在每一個國際活動上都要把台灣矮化,連我們被迫勉強接受的「中華台北」,他們都要改成「中國台北」,但抗議歸抗議,到頭來我們還不是忍辱參加。

 這次新浪風波到頭來,我們還是必然抗爭無效,不接受還是要接受,只自討沒趣,所以如是鬧劇不鬧也罷。

 這種沒有國家尊嚴、投降主義的論述,令人讀得實在目瞪口呆,真感覺當台灣人好沒志氣,好可悲、可憐。 社論說,新浪球隊選擇去大陸,參加的是職業賽,就好像NBA的多倫多暴龍隊或溫哥華灰熊隊到美國打球一樣,加拿大政府當局永遠不會突然站出來抗議會被美國矮化。

 以該報的一向嚴肅論政風格和標準,竟道出此荒誕不經的論點,不是心態可議,就是腦袋壞去,更可能是大中國一統主義把其心態和腦袋都腐蝕壞盡。 君不見,美國不僅承認、尊重加拿大是一主權獨立國家,還把它視為盟邦好友,不僅不一天到晚文攻武嚇要揮軍打加拿大,還一再揚言有人膽敢武力犯加,得先衡量衡量美國的龐大軍力,美國是絕對會出兵保加的。

 把專制中國與民主美國比,已荒謬,把美國與加拿大的關係和中國與台灣的關係比,更荒謬。這樣荒謬的社論,竟出自台灣的報紙,應也是台灣一悲情。(作者邱垂亮╱淡江大學客座教授)

仇恨淹沒慈愛

☉陳茂雄

  九月三十日李前總統在雲嘉地區為臺聯助選時,暗示連戰輸不起,才會有罷免總統的動作,國民黨立刻反擊說,李前總統「顛倒是非,興風作浪」,連戰辦公室顧問李建榮表示,罷免案的背景是扁政府不尊重憲政體制及國會決議,逕自宣布停建核四。

 由此看來,政治學博士連戰的團隊真的弄不清楚憲政體制,分不清楚行政權與立法權,屬行政權的決議,可由行政單位來改變,而屬立法權的決議,非經立法單位議決,行政單位不得更改。預算案到底屬行政權或是立法權,行政院曾送請大法官會議釋憲,大法官並未將預算案解釋為法律案,很顯然的,它屬行政權,不是立法權,行政單位本來就有權改變,除非立法院依程序立法,訂定核能政策。

 再說預算案若屬法律案,那全國有八成以上公家單位的首長都要受到彈劾,因為像核四案那樣改變預算內容的案例在臺灣不勝枚舉。另外,依中華民國憲法的規定,最高行政首長是行政院長,在野黨若不滿意行政院停建核四,應該要倒閣才對,罷免總統已是文不對題,連戰團隊是不清楚中華民國憲法。

 李前總統說連戰輸不起,已將問題淡化不少,事實上罷免案的發生,是因為連戰繼承了中國法統的「恨」。對人有敵意,只會想要戰勝對方,若是對人有恨意,是想要消滅對方,即使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連戰對李登輝與陳水扁所表現出來的情緒,不是追求勝利,而是同歸於盡。

 再以近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可看出,國民黨因滲入中國法統的仇恨而失去智慧,他們若只求勝利,那將親李登輝人士納入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內,使他們為了保有立委的職位而就範,並逐漸使他們變成自己的人,如此李前總統對政界的影響力必大為減弱,臺聯也受到波及,然而就是國民黨存有恨意,才將可能變成朋友的人推向敵對陣營。

  中國法統勢力對李前總統恨之入骨是可以體會的,以前是中國法統掌握全部政治資源,李登輝執政之後,人人平等參政,使他們失去既得利益,因而以仇恨的心態對待李登輝。

 然而有一些與政治沾不上邊的人竟然也仇視李登輝,其中還包含一些臺灣老住民,最妙的是多數人說不出李登輝錯在哪裡,他們只是盲目跟著別人仇視李登輝。

 所以會如此,就是因為中國法統勢力毒化臺灣人的思想,在臺灣人的腦海中建立仇恨。中國法統勢力在大陸與「共匪」鬥爭,雙方的人性都已扭曲,人與人之間充滿仇恨。舊國民黨被趕到臺灣之後,便以扭曲的人性在臺灣建立仇恨,使臺灣人跟著他們「仇匪恨匪」。

 臺灣人長期以來受外來政權統治,變成弱勢族群,不只失去自尊心,更缺乏自主性,思想很容易被人左右,例如中國法統勢力將「共匪」畫成「青面獠牙」的形象,文宣中也指出「共匪」是用人來拖犁,竟然有很多臺灣人不辨真偽,盲目的跟著舊國民黨「仇匪恨匪」,臺灣人就不會想想,一樣是中國人,怎麼可能參加國民黨的人長相就正常,而參加共產黨就變成「青面獠牙」?再說他們用人來拖犁,那牛到哪裡去?不合邏輯的宣傳都會使臺灣人跟著「仇匪恨匪」,沒有能力體會舊國民黨甚至比「共匪」還惡劣,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屬弱勢族群的臺灣人已失去自主性,容易被他人牽著鼻子走。

  中國法統勢力在失去既得利益之後,竟然用以前「仇匪恨匪」的手段在臺灣建立仇恨,促使人民仇恨李登輝,剛開始是宣傳李登輝獨裁,當時也有不少人相信,然而有人在媒體比較兩蔣與李登輝的民主素養,才使這個惡毒的宣傳解體。

 後來他們又說李登輝是黑金的鼻祖,意圖使臺灣人仇恨李登輝,可是又經人指證臺灣的黑金完全是舊國民黨所留下來的:犧牲消費者、環保、生態保育等使企業家獲利就可證明舊國民黨的「金」,派黑道赴美國暗殺江南就可證明舊國民黨的「黑」。

 以誣指黑金的手法促使臺灣人仇恨李登輝的效果並不如預期,所以他們又製造謊言來愚弄人民,例如謊稱李總統夫人攜帶數箱美金逃亡,最近又透過他們優勢的媒體以及耳語,誣指拉法葉艦的弊端源自李登輝,試想李登輝以自己的金錢買了鴻禧山莊都受到中國法統勢力的圍剿,若與拉法葉艦弊端扯上關係,在情治單位佔盡優勢的中國法統勢力豈不早就展開追殺了。

 今日若是李登輝擁有來歷不明的十二億元以及在美國有五棟房子,中國法統勢力早就掀起暴動,因為他們心中充滿仇恨,遇李必反。部分臺灣人對宋楚瑜明確的弊端沒有反應,反而仇恨被誣陷的李登輝,因為他們具有奴才性,缺乏自主的人格,隨著中國法統勢力鼓動仇恨的歌聲起舞。

  屬弱勢族群的臺灣人因為缺乏自主性,可塑性高,容易受他人影響,遇到兇惡的人製造「仇恨」,就會隨著產生「仇恨」;但若是遇到善心人士發散慈悲心,也立刻跟著充滿慈愛。

 幾次天災,部分臺灣人的表現真是可圈可點,充分展現光輝的人性。長老教會長期來除了從事宗教活動外,幫助弱勢團體也變成他們的主要工作。

 有些人只捐錢給宗教團體,對慈善團體並不熱心,他們追求「福報」之心遠大於「慈愛」,然而慈濟功德會卻將追求「福報」的資源轉換成「慈愛」的資源以造福人群,不像一些宗教團體將追求「福報」的資源用來建造「宮殿」,發展個人勢力,甚至於發展海外勢力。

 救災人士、長老教會、慈濟功德會都展現臺灣人光輝的一面,因為有人散播慈愛。本來臺灣可以建造人間樂園,可是中國法統勢力卻在臺灣製造仇恨,他們所製造的仇恨淹沒了臺灣的慈愛。 (作者陳茂雄╱中山大學教授)


在台灣,只見五星旗未見青天白日滿地紅

☉許文德

  十月一日在台東舉行的亞洲杯溜冰錦標賽,主辦單位因遭到中國代表隊的抗議,而將懸掛在會場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降下,導致會場只見五星旗與亞洲其他各國國旗並列,卻獨不見台灣國旗。

 在台灣的土地上由我們主辦的國際性比賽,竟然看得到中國國旗而不見台灣國旗,任何有尊嚴的台灣人怎能不憤怒? 以前國民黨執政時,類似的國旗爭議事件亦曾發生過,但當時多半是應中國惡客的要求,而不得不取下台灣國旗或用他物將國旗覆蓋住,從未發生過只見五星旗卻沒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場面,如今中國選手在台灣的土地上參加賽事,竟狂妄以中國國旗代表中國與台灣兩地,而如此囂張的要求居然能夠如願,孰令致之? 面對中國國旗在台灣取代台灣國旗這樣荒唐絕頂的事,如果一味責怪中國的鴨霸,似乎也未盡符合事實,畢竟我們是主辦單位,我們是東道主,無論客人再怎麼強勢,只要主人堅持立場,台灣的國旗又何至於被中國國旗取代?

  民進黨還未上台時,總是口口聲聲「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執政之後,完全走了樣,執政者過於懼怕中國,事事委曲求全,讓中國一步步騎到頭頂上來,如今連在我們的土地上進行的體育賽事也不能懸掛國旗,難道不是政府諸多政策一再自取其辱帶來的後果? (作者許文德╱台灣更年期醫學會理事)


香港年輕人的國家認同

☉陳昭姿

  根據英文中國郵報十月二日第十一版的一篇報導,一個香港的組織Breakthrough youth organization,在中共國慶日當天發表一項調查結果。

 他們發現,只有五分之一的香港學生認為他們是中國人,而有十分之一的人當他們被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民稱為「同胞」時,會持反對意見。 根據這項調查,百分之十八的十多歲少年說他們願意告訴別人自己是中國人,而超過一半的學生則希望被稱為香港人。

 另外有百分之八點九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的中國人(Hong Kong Chinese),其他人說自己不在乎這件事。

  這個組織分析了他們的調查結果指出,自從一九九七年香港從英國百年統治回歸中國以後,年輕人的國家認同開始減弱。在六百二十三位年齡介於十五到十八歲的受訪者中,超過百分之九十覺得「國慶日」沒有特別意義,只有百分之五的學生說他們願意參與慶典來紀念這個日子。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院的老教授(譯音)並且指出,年輕人當中教育程度越高者,明顯持有較為強烈的地區性(香港)認同,而非國家(中國)認同。

  上述調查或許可以讓大家做為參考。中共政權曾經自誇回歸祖國是香港住民的一致心願,而在回歸成為不可逆的事實以後,卻只有兩成的人是認命的,一半以上的受訪者不願意做中國人,而還有一成的人甚至拒絕被稱為是中國人的同胞。

 十月一日這個日子,對絕大多數的人而言,更是沒有任何特殊感覺。 (作者陳昭姿╱和信醫院藥劑科主任)

做超音波,希望碰到這樣的醫師

☉謝卿宏

  在各醫學中心因業績與成本的考量,以女性技術員來當做婦產科超音波的主力時,台北市立婦幼醫院婦產科仍堅持安排固定的資深專科醫師,從事第一線的婦產科超音波篩檢工作,雖然這樣做完全不符經濟的原則,但卻為患者的健康做了嚴密的把關,也讓臨床醫師能正確的診治病患。

  二十幾年來,婦幼婦產科的超音波水準,就是在一年四季都穿短袖醫師服的「勇伯」張建宏醫師的努力與指導下,已達超音波探頭就宛若醫師雙眼的境界,不僅胎兒畸形無所遁形,就連腹腔與骨盆腔的惡性腫瘤也難逃其法眼。

  一九七○年代末期,台灣醫界開始在臨床上使用超音波,當時,剛剛當總醫師的「勇伯」,除努力搜集閱讀任何與超音波有關的書籍、雜誌與論文外,更是全國走透透,只要哪裡有超音波的演講或討論會,必定可看到他健碩的身影,這種求知的精神正是年輕醫師學習的榜樣。

 「勇伯」也常進開刀房看刀,來印證自己在超音波之所見,故能精益求精;此外,他也不會藏私他的「神乎其技」,每週或每月必定將其經驗與累積的病例做報告,教所有婦產科同仁正確地使用超音波來精確診斷疾病,婦幼婦產科可以說是靠「勇伯」的無私奉獻給撐了起來,大家也因此能無懼地解釋病情,並給病患最高的服務品質。

  「勇伯」是個悶騷型的男人,雖然擁有全國數一數二的婦產科超音波診斷能力,但是沉默寡言,不笑時道貌岸然,讓人望而生畏;再加上前輩醫師都會再三告誡年輕住院醫師,有空去跟「勇伯」學看超音波時,要多看少說,也要愛護超音波機器並愛惜探頭,待「勇伯」認為「孺子可教矣」時,必會傾囊相授。

 婦幼婦產科醫師就是在他這種威嚴而具有醫學倫理的教導下,大家如履薄冰,故也習得不凡的實力;因此,也有不少院外的醫師相繼慕名來學習,「勇伯」都是傾囊相授而知無不言且言無不盡。

 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把所有疑難雜症統統丟給他來背書。「勇伯」雖然不愛說話,但是面惡心善,不僅有正義感,言所當言,而且熱愛台灣又充滿理想,即使在戒嚴時代,更勇於針砭時事,並鼎力支持黨外,作風獨樹一幟,這也是他所以被叫「勇伯」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勇伯」雖然不善辭彙,但是一談到超音波與台灣意識,可就口若懸河,有說不完的故事。

 他的認人功夫堪稱一絕,能經由超音波探頭掃過肚皮所呈現的影像,立即認出該病人並大談其病史,這種能力肯定是絕無僅有的! 「勇伯」不說廢話,因此,做超音波時很少開口,對病人的無意義問話多以默默地操作探頭,並注視螢幕來回應,在不堪患者的叨擾時,偶爾也會訓人,故容易給人不親切的錯覺;其實,「勇伯」常會花半個鐘頭,甚至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來檢查一個病人,當他發現有意義的疑點時,也都會主動告知受檢者,甚至在病人不知所措時,更會指點明燈,是一位很有愛心、很有醫德的好醫師。

 因為超音波檢查是屬轉診項目,受檢者都會回來就診醫師處解釋病情,所以「勇伯」多會要求能夠專心掃描超音波,致易引起不了解流程或焦慮患者的誤會,甚至還曾因此而挨告與被人在媒體投書。

 當然,大家如果能了解這位悶騷型、外冷內熱的性情中人,必定會因有機會遇到如此敬業與專業的健康守護者而感慶幸。

  「勇伯」雖然很勇超音波有獨到之功夫,但不忮不求,不會爭做科主任,也不申請超音波指導醫師,但會在診斷到有特殊疾病的患者時,就轉介給相關次專科的醫師,當大家在拚業績時,他仍然站在自己的崗位上給全科最安全的後勤支援。

 因此,「勇伯」服務的時間雖然已達7-ELEVEN,但他的獎勵金卻幾乎是全科最低的,他雖不計得失,但我們實應更寶貝這位為病人醫療品質而奉獻犧牲的良醫。(作者謝卿宏╱台北婦幼綜合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