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4日星期四
美阿戰爭危機特別報導 

國際索隱

反對勢力不可恃 外力難移阿富汗

杜默

 美國國務院和反恐怖主戰派,對付阿富汗「神學士」的策略,顯然與必欲置賓拉丹於死地不可同日而語。不過,扶植反對勢力推翻「神學士」政權,固然可以避免引發其他回教國家反美和暴力抗爭,但近二十年來的歷史證明,外力改變阿富汗勢力結構的意圖,往往只是鋸箭療傷,非但於事無補,反而種下另一波危機的種子。              

 布希政府批准資助反「神學士」游擊團體計畫後,中情局躍躍欲試,希望與十餘年前「反共盟友」再度攜手。據卡特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一九九八年透露,蘇聯紅軍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入侵阿富汗之前,中情局即已祕密資助反共游擊隊,以期推翻蘇聯所扶植的「阿富汗人民民主黨」政府。現今的「神學士」、「北方聯盟」和普什圖族,都是當年受援對象,如今時移勢轉,「神學士」入主喀布爾,以塔吉克和烏茲別克少數民族為主的「北方聯盟」,則在俄羅斯、印度和伊朗扶植下控制阿國十%左右的北方領士,與巴基斯坦所支持的「神學士」相抗衡。

 這個事實說明,「神學士」以喀布爾為統治核心,北有「北方聯盟」,南有占總人口約四十%到四十五%的普什圖族,阿富汗境內其實並沒有真正的反對勢力。不僅如此,「北方聯盟」現存的領導階層,包括名義主席拉巴尼、軍事指揮官多斯坦,以及普什圖族領袖海克馬特雅,都是一九九二年內戰衝突的當事人。從九二年八月哈克瑪提雅部隊率先砲轟喀布爾,到九六年「神學士」入主喀布爾,造成五十餘萬市民流離失所,約五萬平民死亡;而且,自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和中情局撤銷軍經援助後,這些團體泰半都是靠回教基本義派資助,不少人視賓拉丹為英雄。

 美國拉攏這些團體,固然有可能推翻「神學士」,但中央一瓦解,繼之而起的可能是跟「神學士」一樣主張恢復秩序和回教社會的團體。白宮轉而支持由「大會議」召開緊急會議,制定憲法,成立一個以遜王札希爾為共主的政府,大概也是出於這種考量。不過,這個構想雖佳,若不能取得「神學士」內部溫和派支持,終究只是紙上作業,而這就得看白宮的外交手腕了。  

 巴基斯坦跟「神學士」淵源匪淺,本是美國可以著力的地方,但巴國外長沙塔爾認為外力介入阿富汗政局,只會造成更大混亂,已斷然回絕布希總統要求協助阿富汗人推翻「神學士」的建議。這幾天巴基斯坦國內反美示威已證明,美國攪亂一池春水,可能盪漾到巴國,特別是軍部支持「神學士」的勢力仍然占優勢,靠軍事政變掌權的穆沙拉夫,更不能不顧慮呼應美國主張的後果。           

 其實,美國和蘇聯 在一九九一年經多次會談後,達成雙方同時停止資助阿富汗派系的協議,原本是阿富汗轉危為安的大好機會。美蘇同時撤退,其他支援國不得不同意中止援助,阿富汗或可在聯合國監督下成立臨時政府,展開重建工作。但這項協議隨著蘇聯瓦解而胎死腹中,之後原由美方資助和武裝的各派系為爭主導權相持不下,最後才由各派系教士在一九九四年十月所組成的「神學士」,以恢復秩序的主張贏得多數民眾支持,從而入主喀布爾。但「神學士」本身只是各派系教士的結合,雖然實際執掌政權,仍然維持各自獨立作業的形態,推翻這樣的組合其實並沒有太大作 用。

 今天俄羅斯總統普廷所以願意支持美國,部分原因是想藉此強化打擊賓拉丹組織在車臣的游擊隊,另一個原因則是利用「北方聯盟」牽制塔吉克和烏茲別克境內激進伊斯蘭運動。至於美國支持反對勢力推翻「神學士」,以及中情局準備和各派系再續前緣,則是重拾冷戰故技。換句話說,美俄兩國都背棄一九九一年協議,不管日後是哪個派系出頭,阿富汗還是阿富汗。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