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4日星期四

善用台糖資源 推動農業永續發展
警察連坐處分有無錯殺?
台灣參與打擊國際恐怖主義
「嫁女、潑水」的常民文化
真有深仇大恨嗎?
憨直與陰毒
寫這種電視劇本的人,太沒有法律常識


善用台糖資源 推動農業永續發展

☉劉炯錫

  筆者近日回到嘉義縣大林鎮北勢仔的老家,堂哥告知原本從大林國中到雲林縣古坑鄉間的台糖鐵軌已經拆除,鄉親父老們並開墾這塊狹長的公有地來種菜。我們小時候走鐵軌上學、偷拔路過火車上的甘蔗之往事,已成追憶。

 經濟快速變遷,筆者對台糖廢鐵道並無責難,但對於交織於嘉南平原的廢鐵路線與散落各地農業中心的糖廠則有深深的期許。 位於嘉南平原上部的大林鎮過去以來一直以農業為主產業,台糖在光復前後曾帶給這裡生活水準上的提升。

 如今,從事農業的人口以老農民和兼業農民為主,人口外流嚴重。幾個月後台灣將加入WTO,這些傳統農業的發展更雪上加霜,加以嘉雲地區沒有類似台南科學園區的帶動,經濟情勢實令人擔憂。

 本人今年上半年期間至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交流訪問,經常騎腳踏車從公寓到校園,該自行車道即是過去西雅圖市區往郊區的連絡鐵道,在汽車取代火車為主要交通工具後,這條細長平緩的廢鐵地便改做市民的自行車專用道,成為市民與觀光客們騎腳踏車、健行、慢跑、滑板車、直排輪等人力交通與運動的動脈。

 相信以台糖廢鐵道約三、四米的寬度及一些甘蔗集散站的寬廣土地,加以其原本就連絡各村莊和城鎮,若能規劃為人力交通動線,應可嘉惠當地學子、上班族與當地愛好運動人士。若此一規劃也納入地方產業發展思惟,相信其效益更可提升這一區域面對加入WTO後的能力。

  西雅圖市的自行車專用道穿梭於人口密集的社區,但其道路兩側仍保有綠廊,鄉土花草樹木自然生長,兼有遮陰、美化視覺景觀、生態走廊等價值,人們可優哉散步其內,全年可欣賞花草樹木與小型鳥獸,夏季還可採摘野果,一些面積較大的公有地常設坐椅、兒童遊憩設施,或做生態保護區。

 這裡沒有周圍農民噴農藥、畜牧糞尿臭、汽車與工廠排黑煙、垃圾與水溝發臭等台灣觀光自行車道常有的空氣與景觀污染等問題,所以連短期居住的旅客也是這條專用道的常客。相信台灣西部要是有良善的自行車道,也能如台東縣關山鎮自行車道般吸引假日遊客,順勢將當地農產品推銷出去,台東釋迦便是拜近年來觀光人口的增加而銷售得更好。

  農業與農村可以是景觀、生態、文化、物質產品資源,但也可能造成各式各樣的污染。要發展觀光自行車道自應減輕污染,營造整體動線的美感,以及周圍景點的搭配。

 台糖以農業與食品業為本業,與其朝向賣日雜用品、賣汽油、賣房子、賣蘭花,不妨考慮善用資金研究發展生態農業,並與各地政府、農會、農村搭配,推出台糖生態農業產品,相信對台灣農業的永續發展應可扮演重要角色。

 筆者在一九九三年暑假期間曾受邀到日本京都大學考察,日本人說他們大部分不吃美國米、外國米,說外國米生產過程中沒有好好管制農藥與肥料的使用,大量生產的美國米在最後運送過程中還是要加防米蟲的農藥,有害健康等等。

 我聽完不久,便自行檢查他們的稻田,確實看到青蛙和蜻蜓等小動物。日本過去的農業污染也曾使螢火蟲面臨絕跡,但歷經各界同心協力,現在各地夜間多已有螢火蟲飛舞,民間更有數百個專門從事欣賞、復育、監測螢火蟲的活躍社團。

 相信這樣的日本人除非經濟很困頓了,才會去吃外國米,日本的農業乃能維持不墜。反觀國內一些號稱響應生態農業、生產有機米的農田,筆者還是看不到共存的野生動物,甚至從宜蘭到台東,還常看到農民毒殺野鴨野雁,高掛田中「示眾」。

 目前盛行於東台灣的觀光自行車道原可欣賞群群白鷺上青天、鴻雁飛過等景觀,偶爾換成此一場景,豈不諷刺至極。

  綜合上述,筆者建議台糖能繼續與農村共榮,不要輕易關閉各糖廠,善用狹長平緩的鐵路地為旅遊動線,並帶領附近農村走向生活、生產、生態,所謂「三生一體」的生態農業,再度引領農業風潮;也期待各級農政單位、各地農會與農村能與台糖合作,一起推動台灣農業的永續發展。(作者劉炯錫╱台東師範學院教授、台東縣永續發展學會顧問、東社社員)

警察連坐處分有無錯殺?

☉ 何壹

 發生警察擄妓勒索案件,讓人深感事態嚴重,已至非嚴懲警察敗劣、不足以搶救警察最後的尊嚴與生機;但又有人認為警察連坐制度,使警察低調處理風紀案件,以降低風暴及自我傷害。

 警察連坐制度究竟有無錯殺?值得探究。 行政監督是主管人員的天職,也就是主管人員職責分內之事,目的是希望透過行政監督,使組織成員人盡其才,進而達成組織任務。

 警察任務為依法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為達成警察任務,警察人員帶槍服勤,工作地點散在都會、鄉村、山巔、海濱,工作時間二十四小時不能間斷,不分白晝、深夜、例假、年節,因此實施所謂輪班、輪休制度。為使警察人員落實執勤,做好社會治安工作,警察機關主管所負的行政領導與行政監督責任,至為繁重。

  為落實警察機關主管及查察人員行政監督工作,警察機關訂定警察人員違法犯紀考核監督責任處分規定,此為警察連坐處分規定之目的所在。

  連坐處分規定,開宗明義說明,員警有違法犯紀之行為,顯因平日疏於預防、管教或查察所致者,其主官(管)及查察人員,應受考核、監督責任處分,並以員警違法或品操上之違紀行為為連坐處分範圍。依此規定,員警違法犯紀行為,在被人舉發前,主管自行檢舉究辦(自檢),當然不受連坐處分,且自有連坐處分規定以來,都是如此執行。

 至於非事前自行檢舉究辦(他檢),且顯因平時疏於預防、管教或查察所致,則其連坐,難謂錯殺。又如主管對員警之違法犯紀案件,事前確已盡防範之責,或經教育輔導紀錄有案,事後並能主動究辦者,得減免考核監督責任,此項規定希望藉由主管善盡平時考核責任,來防範員警違法犯紀行為發生。

 因此,現行警察人員連坐處分規定,係以主管及查察人員有無疏於行政監督為依據,如無疏於行政監督而予以處分,則是強人所難,謂之錯殺可也。否則,難為錯殺。

  又主管與查察人員之連坐處分,比重誰重誰輕?依處分規定,督察主管之考核監督責任,比照機關(單位)主官(管)之次一等處分。

 顯示主管係第一線直接管理監督之人員,且負單位成敗責任,爰賦予較重之考核監督責任。因此,如主管連坐處分輕,而查察人員連坐處分重,則於法不合,應屬錯殺。

  主管之行政監督,除了「工作」以外,應否包括「行為」在內?在警界曾引起廣泛討論,反對者咸認個人的行為,個人負責,不應強主管所難;贊成者則認為,依公務員服務法規定,公務員負有「積極服務義務」與「消極服務義務」,前者包括(一)忠心努力執行職務(二)躬親執行職務;後者包括

 (一)一般性義務(服從、保密…)

 (二)保持品位、維護政風義務

 (三)不兼職義務。

 因此行政監督應包括工作與行為。

 個人認為,警察風紀是警察的命脈,警紀敗壞,必然抵銷大多數警察人員為社會所做的犧牲與努力,因此,警察要的不僅是工作績效,還要有優良的風紀,主管的行政監督,當然應包括「工作」與「行為」。以此觀之,警察的連坐處分,難謂錯殺。 最後,再進一言,「警察連坐處分」應正名為「疏於行政監督處分」或「考核監督不周處分」。

 

台灣參與打擊國際恐怖主義

☉張旭成

  恐怖份子在九一一對紐約世貿大樓及華府的五角大廈的攻擊,不只是對付美國,而是對全人類的宣戰--他們殘殺的對象不限於美國人,而包括了來自三十幾個國家,具有基督教、回教、佛教及其他宗教信仰的無辜人民。

 九一一事件後,美國立刻建構世界性反恐怖主義的聯盟,動員與聯合全球的力量來打擊恐怖主義。

 美國所主導的這一場國際性反恐怖運動(campaign)不是狹隘的「報復」,以牙還牙,而是要捕殺恐怖份子頭頭賓拉丹一夥,消滅各地恐怖組織,並推翻協助、庇護及支援恐怖份子及恐怖活動的政府(如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一勞永逸,根除恐怖主義。

  目前反恐怖主義的國際聯盟的外交工作已大體完成,不但有美國盟友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會員國與日本,也包括阿富汗鄰國(如巴基斯坦、中亞國家、俄羅斯)及溫和的回教國家(重要者如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印尼、馬來西亞)。

 中國在這種情況下,也必須「選邊站」,表態支持美國的行動,但北京小動作不斷,心懷鬼胎,究竟打什麼算盤,會幫什麼忙,有待觀察。

 下一步的軍事行動差不多已準備就緒,可說是箭在弦上,一觸即發。

  台灣除了加強防範恐怖份子在台灣境內的破壞活動--最可能的目標包括「美國在台協會」(AIT)及世貿中心(有以色列及許多國家代表處),我們在全世界聯合打擊恐怖主義的活動中不能缺席,而且要積極參與。

 我們如何有效參與?很明顯地,我們無法像其他國家一樣派出軍隊,因為距阿富汗太遠也無是否提供基地或開放領空的問題,但我們還是可以積極參與。

 九○年代波斯灣戰爭時,台灣曾表示要對美國領導的反擊伊拉克國際聯盟有所貢獻,分擔一些責任,政府當時向美國表示願意捐獻一億美元,但老布希總統考慮到中國可能的反應,並沒有接受,而建議我們對受到波灣戰爭影響的一些中東國家如約旦、土耳其、埃及等國提供援助。

  美國官員和國會議員對台灣政府與友人在九一一後所傳達的誠摯哀悼與同情銘感於心,他們不但不會拒絕台灣可能提供的援助,而且會非常感激。這些援助包括有關恐怖組織及活動情報的蒐集與分享,因為要對付恐怖份子,情報是不可或缺的。台灣是很開放的社會,出入境方便,監控進入台灣境內可疑的恐怖份子是最起碼的工作。

 美國聯邦調查局懷疑賓拉丹的黨羽可能在台灣洗錢或炒股票來賺取從事恐怖活動所需資金,因此我們也必須監控恐怖份子在台灣可能的經濟活動。

  台灣最能有效幫助的應該是人道援助方面。到目前為止,阿富汗因塔利班神學士政權的暴政,民不聊生,已經有四百餘萬的難民流離失所,根據聯合國難民公署發佈的數字,已有一百二十萬阿富汗難民逃亡到巴基斯坦,二百五十萬難民逃到伊朗;開戰後將有一百萬新的難民湧入巴國,四十萬逃到伊朗。

 阿富汗接連三年旱災,農作物嚴重歉收,舉國糧食缺乏,雖然聯合國提供救濟食物,有六百萬人可能餓死。這次巴基斯坦極力協助美國,如果台灣對於在巴基斯坦甚至於伊朗的難民能伸出援手,提供難民亟需的食物、衣服、帳篷、毛毯、醫藥等人道救援,相信美國及國際社會對台灣將會刮目相看。

  台灣與巴基斯坦與伊朗沒有正式的外交關係,而且他們與中國的關係非常密切,台灣官方很難有著力點。儘管如此,台灣的民間組織如慈濟功德會、世界展望會,有活力、有愛力、積極參與國際人道救濟與其他國際事務,他們可以出面代表台灣從事援助及醫療工作,政府可以在後面策劃、推動及鼓勵NGOs參與。

  阿扁政府一直強調全民外交,民間組織參與這種人道援助的工作,就是人民參與外交的具體表現。台灣身受恐怖主義之害,直接、間接參與打擊恐怖主義,義不容辭。(作者張旭成╱立法委員)


「嫁女、潑水」的常民文化

☉蔡同榮

 第一家庭嫁女兒,有人事後以那一盆女兒出嫁時潑出的水、及第一夫人為了緩和陳總統不捨與感傷的玩笑話:「嫁出去的女兒不要回來分財產」來大作文章,並藉此直指此舉反映的是傳統歧視女性的觀念。

  台灣傳統婚禮上「潑面盆水」所代表的意義絕不是「嫁出去的女兒如潑出去的水」那般的解釋,它是一種隱含了許多不捨與祝福,女兒出嫁成為男方家庭的一份子,其精神是:要好好地對待夫婿,永相廝守,就如同「覆水難收」,不能輕言離婚之意。

 重點在後者,而非是不太認知台灣民俗的人所認為的:娘家就不要這個女兒了。 這些習俗相關的還包括:新娘上車離開娘家後,丟下紙扇,稱為「放性地」。女方家長將一碗清水向迎娶車隊潑去,才算完事。

 潑水與丟紙扇,與少數民族搶婚、哭離,同樣代表的是族群中對女兒出嫁的不捨,只是表達方式不同,同樣的目的都是:希望她與另一半共結連理之後,能夠白首偕老、把新生活當成重心,不要再心向娘家,這是不捨中夾雜著大愛與大義的傳承。

  而第一夫人那一句玩笑話:「嫁出去的女兒不要回來分財產」,了解第一夫人個性的話,會知道她是一位很樂觀、很平易近人的人,這句話真正的含意是代表:「夫家要有能力照顧好出嫁女兒,所以不用回家再分家產」,而不是封殺女兒與娘家往來。

  陳總統將陳幸妤交給新郎時講出:我把女兒「交給你」了,也被批評為好像將女性像物品交給別人一樣。

 批評者不曉得是不是沒感受過一位父親將心愛女兒託付給她另一半的心情,因為,那是一種有情、有義、有愛的表現,如果連這個動作都遭到檢驗與批判,我們不知道這個社會還會不會有情、有義、有愛。

  時序已跨進二十一世紀,我們絕對支持女權運動,更不贊同女生出嫁後,就該永遠像是「油麻菜籽」般勞心勞力與認命。但台灣民間優良的傳承絕不能被女權運動的大帽子給蒙蔽、或造成任何不當的曲解,而讓外界對台灣常民文化有所誤解。(作者蔡同榮╱立法委員)


真有深仇大恨嗎?

☉賴志銘

  拜讀陳茂雄教授「仇恨淹沒慈愛」一文(自由廣場,十月三日),筆者十分同意陳教授「仇恨」不足為訓的說法;但是,該文一直將兩邊的彼此攻詰賦予「仇恨」的情緒性字眼。

 試問,自兩造之對立日漸白熱化以來,雙方人馬縱使互相謾罵不休,有誰曾經明明白白地表明這樣露骨的情緒?經過作者這般詮釋,好像雙方真的將對方恨之入骨、恨不得去之而後快,而完全忽視了兩造人馬背後各自的政治利益動機;最後,竟然還以慈濟功德會等團體的「慈愛」反襯作者筆下的「仇恨」,這簡直是對這些慈善團體的侮辱││將其當成誣衊他人的工具。

 要知道,這些慈善團體的「慈愛」是超越政治對立、種族仇恨的,那不只是台灣人的慈愛,那是無國界的人間大愛至情,不容被有意或誤用為政治傾軋的工具。

 陳教授說得沒錯,「仇恨」本身是不對的,是當予以消弭的;但是將政治立場上的較勁及利益衝突,簡單地以情緒上的「仇恨」掩蓋,其更可能引發台灣民眾及族群間的誤解及導致真正的對立仇視,相信這亦非陳教授所樂見。(作者賴志銘╱國立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班學生)

憨直與陰毒

☉海邊人

  台灣人民的個性愚直憨厚,容易被欺騙。只要統治者的一番甜言蜜語,就放下戒心,任人宰割。

 日本人利用台灣人的憨直,要台灣子弟去讀醫學、農工以賺錢謀利,沒人去讀法律政治,因此日本人得以穩穩當當的統治台灣數十年。現在泛藍軍一直藉台灣經濟的不景氣,要台灣人民接受一中原則,放棄主權,加入中國去發展經濟。

 憨直的台灣人不知道中國經濟繁榮是憑外資撐起的假象,不知道承認一中在政治後果上的嚴重性,看不出統派正像日本人一樣,要台灣人向錢看,忘掉可能被統治和剝削的危險。

  李前總統在下野後,看到國民黨慢慢向統派靠攏,而民進黨也採取了妥協路線,他十分擔憂台灣的前途,因此出來站台批判現在的國民黨領導人。

 李前總統用很直爽的語言說國民黨的行為不對,不應該選輸就要罷免新任總統,不應該親共而放棄民主自由的立場。

 李前總統用直截了當的語言批評國民黨人的「行為」,頂多是說一下其領導人政治學博士讀不通,並沒有進行「人身攻擊」式的謾罵。國民黨卻早已對李前總統採取謾罵式的攻擊和直接傷害的行為。國民黨撤銷李先生的黨籍,促使立院刪減卸任總統的退職待遇,使李先的隨扈保衛人員減少。

 現在甚至在立法院國是論壇污衊李先是台灣的「賓拉登」,一方面要李先生「吃百二」,另一方面說李先生「白活了」,要李先生注意自己的健康。

 誰在直接傷害別人,誰在進行惡毒的人身攻擊,誰比較憨直,誰比較陰毒? 宋朝的岳飛主戰抗金,被主和妥協的秦檜害死。其實真正害死岳飛的是宋朝的皇帝。

 皇帝想走主和路線,但常打勝仗的岳飛變成和談的絆腳石,皇帝不敢貿然除去具高度民間聲望的岳飛,於是透過主和的秦檜,製造岳飛對朝廷桀驁不馴的指控,用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飛,將他害死獄中。

 現在國民黨的高層領導表面用「尊李」的手段,要李先生好好退休,做好事,講好話,吃百二。另一方面,卻鼓勵黨內外統派份子用謠言與謾罵的方式對李先生,甚至誣指李先生是「讓台灣快要沈了」的罪魁禍首。

 國民黨的高層正像宋朝皇帝一樣,李先生對國民黨好比岳飛對皇帝,誰比較憨直,誰比較陰毒,不辯自明。(作者為大學教授,海邊人是筆名)

寫這種電視劇本的人,太沒有法律常識

☉楊慧如

  上週五在課堂上討論兩岸婚姻方面法規異同時,曾向學生提到,我國民法在七十四年修訂後,離婚生效要件已大不同,修法後幾年間還常見戲劇節目依舊法來演,但相信修法這麼多年以後,應該不會再有這種錯誤了!

 言猶在耳,第二天回板橋娘家,卻又在三立綜藝台「隔壁親家」節目,看到相同的錯誤。劇情大概是:一對男女有意結婚,但男的已有家室,某天,男的興高采烈地告訴女的他已經離婚了!女的質問:真的辦好了?男的拿出經夫妻雙方及見證人簽名的協議書回答:「當然,看!白紙寫黑字」。

  事實上,民法在七十四年六月三日修訂前,確實只需二名以上見證人與雙方當事人一同簽定協議書即生離婚效力,但修法之後,早已確立離婚應以在戶政事務所辦妥登記為生效要件。

 令人費解的是,修法迄今已逾十六年,戲劇節目竟然還會犯這種錯。 去年民視八點檔「長男的媳婦」,曾有「檢察官姪子」偵辦「被告叔叔」的情節,由於該戲收視狀況甚好,有位律師實在看不下去,投書指出:「依刑事訴訟法規定,一定親屬間須強制迴避,現實中根本不會有姪子辦叔叔的可能!」之後民視的說明大略是:為了增強戲劇張力,請不要太認真!(剛從大學畢業時,我曾為吳伯伯︱啟賓院長︱同名專欄改編的「法窗夜語」節目寫過近一年劇本,實在很感謝製作人李虹小姐當時的耐心與容忍,因為我只會背法條,無論如何都創造不出「姪子辦叔叔」這種骨肉相殘,牽動人心的戲劇張力。

 ) 但是電視媒體的影響力實在非同小可,樓下住的八十歲歐巴桑,直到中風前每天晚上一定守著看「長男的媳婦」;我直到三十歲時,才知道三歲時看的布袋戲裡,孝女白瓊唱的歌是由蓋希文做的「夏日時光」(Summer Time)改編而來。

 上週六我在娘家附近逛,發現十戶有九戶都在看「隔壁親家」,雖然俗話說「演戲是瘋子,看戲是傻子」,卻有許多人的常識都是從電視上看來的,電視媒體不應輕視自身的社會教育功能,節目製作單位應該養成諮詢專業顧問的習慣。

 否則如果只是把「姪子大義滅親、法辦親叔」當故事看也就算了,萬一若真有人因此誤認離婚只要寫張紙,接著下來也男婚女嫁,可要如何是好?(我國民法結婚不以登記為要件,只需公開儀式及兩人以上證人即屬有效。)(作者楊慧如╱輔仁大學講師)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