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6日星期六
美阿戰爭危機特別報導 

《國際索隱》 同與美結盟 印巴兩樣情

杜默

 美國反恐怖行動打亂南亞政策布局,印度與巴基斯坦比重易位,在近中程內,巴基斯坦在華府心目中的地位,會在啟動軍事攻擊後日趨重要,印度則相形失色,美印合作進程可能部分中輟。

 隨著戰事深化,美國除長程地緣政治利益考量之外,勢須處理印巴這兩個反恐怖盟友互不相同的需求。

  冷戰期間,美國支持印度宿敵巴基斯坦,印度則與蘇聯交好,美印關係冷淡,蘇聯瓦解後,「中國威脅」促成華府開始向印度示好,到去年柯林頓訪問新德里,雙方關係漸趨活絡。

 但反恐怖的戰術需要,使華府不得不再度重視巴基斯坦,以取消制裁,主動與伊斯蘭馬巴德當局協商經援、軍事合作與債務展延,寄望以軍經利益交換巴國提供:阿富汗神學士政權與賓拉丹相關情報、美軍使用領空、後勤支援與向神學士轉達美方的要求。

  美國軟硬兼施,令巴基斯坦左右為難。因此,穆沙拉夫總統雖在取得軍方支持後,兩度派團與神學士領袖歐瑪會商,並與美國積極洽談軍事合作事宜,但沒有交出美方最想要的情報。

 這是出於一旦拒絕美國所請,經濟與政治代價恐非巴國所能負擔的實際考量;但為安撫軍方、宗教團體與一般大眾,穆沙拉夫還得提出更正當的理由,這就是他向全國民眾發表演說時楬櫫的「印度威脅論」:印度刻意將巴國烙上恐怖國家的印記,絕不能讓新德里狡計得逞。

 他舉出幾個必需不計代價維護的國家利益,其中包括核武和「喀什米爾神聖主張」,顯示他所寄望的是,美國的政治支持最終可以擴大到印巴最敏感的兩大問題上。

  印度在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之後,立即發表譴責聲明,並破例主動提出讓美艦寄港建議,甚且由國家安全顧問密什拉與外交兼國防部長辛哈先後走訪華府,亟欲藉反恐怖與美國加強軍事合作關係的用意不言而喻。

 可是,美國目前是有求於巴基斯坦,對伊斯蘭城當局不免曲意容忍。這可從華府婉拒印度提議讓美艦靠港,以及一日辛哈到訪時,正好發生喀什米爾議會汽車爆炸案,美方並未譴責巴基斯坦可見一斑。

  印度執政黨、智庫和輿論也都明白,美國政策轉向只是基於戰術需要,但瓦帕伊政府若不適時表態,在美國親巴和喀省驚爆的現勢下,「印度人民黨」政府要再維持親美政策,很可能會引起民族主義人士群起撻伐,使得好不容易改善的印美關係再告緊繃。

  印度聯合政府最近醜聞頻傳,從國防部長涉及貪瀆丟官,到股市弊案造成國營的共同基金大失血等不一而足,瓦帕伊支持率降至空前新低,而最大反對黨「國大黨」和若干馬克思、民族主義型小黨,未必贊同與美國加強戰略合作關係。

 因此,瓦帕伊也必須明確表態,始能安撫人心。 瓦帕伊的盤算是,敦促美國把喀省回游好戰團體列入打擊對象。喀省兩個最具規模的好戰團體「哈拉喀聖戰士」(HUM),以及一日涉及爆炸案的「穆罕默得軍」(JEM),確實列名美國黑名單,且已由美方凍結其資產,但近程內對這兩個團體動手的機率微乎其微,到中長程擴大反恐怖範圍時縱使加以處理,也可能會採政治外交方式解決。

  瓦帕伊的另一個打算是,全力防止巴基斯坦成為美國區域戰略的主角,以免八○年代阿富汗戰爭時美巴相濡以沫的情境重現。

 不過,這還得看美國在阿富汗軍事行動規模,以及完成軍事任務後是否仿效波斯灣戰爭前例留駐部隊而定,若是屬於後者,巴基斯坦的地理位置優勢強過印度,美國要再回頭向印度示好的可能性就相形降低。

  因此,目前印度最大的希望是美國的突襲戰術奏效,以及阿富汗的派系政治不致有太大變動,如此一來,穆沙拉夫毋需假喀省問題化解內部壓力,印巴間既可維持相安無事的局面,新德里方面也可漸進與美國改善關係。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