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0月6日星期六

從擄妓勒贖與掃蕩色情談起

  台北市長馬英九昨天要求市警各分局必須在月底前交出取締色情成績單,讓色情業在台北市銷聲匿跡,他還特別點名大同、大安、松山、中正一等幾個取締色情績效不彰的分局,責成市警局長王卓鈞加強督導。為此,市警局擬定加強取締色情工作計畫,即日起至年底由各分局強力掃蕩轄內色情場所,若績效不彰分局長將遭到調整職務處分。此一強勢的行動,我們十分贊成。

  馬市長此時要求掃蕩色情,大家都知道,是起於台北市爆發員警擄妓勒贖案件,使得社會大眾強烈質疑市政府的行政管理能力。因此面對這些問題,除了應將涉案員警依法追究之外,最重要的是市政府必須拿出一套有效辦法,立竿見影地整頓員警風紀,才能有效使色情行業銷聲匿跡。如今,在還沒有見到市政府整頓市警局風紀之前,馬市長卻將矛頭轉向掃蕩色情,恐怕不僅解決不了問題,還可能會製造更多棘手的問題。

 色情產業可以說是舉世皆有的行業,即使在過去的共產國家裡也無法完全根除,可見這項產業的存在背景十分複雜。過去以來,凡是動用公權力掃蕩色情的嘗試,最後幾乎都會以不了了之收場,其所達到的最好成績頂多也是暫時予以壓抑,或者將之趕到另外一個地區而已。台北市目前幾乎到處可見色情場所,一方面是警方未能徹底執法取締,一方面是因為過去曾經掃蕩傳統的色情集中地區,使得色情場所四處分散、色情產業全面地下化所引起。

 國內各界對色情產業的看法一直相當分歧,今年三月十八日緩廢公娼期限前後,有些學者曾建議市政府設立專區,以管理取代禁止,有人甚至建議中央修改法令,明確規範色情產業的經營。當然,堅決反對色情的仍大有人在,其所持理由也不無道理。但是,隨著公娼問題的消失,有關色情產業的討論也跟著淡化了。猶記當時,馬市長還委託學者專家進行色情產業研究,有意以較為進步的觀念規劃管理色情產業,現在卻因為出現員警風紀問題,才全體動員掃蕩色情,最後恐怕會徒勞無功。

 據學者研究指出,新加坡、德國及美國內華達州的十三個郡都准許設立娼館,由於從業人員都受到法律制度的嚴格管理,執行結果獲得不少正面評價。由此可見,對待色情產業的態度,不是只有加強掃蕩一途而已。站在政府的立場,與其間歇性採取事倍功半的掃蕩行動,還不如重新思考立法來規範色情產業的經營,在有效打擊人口販賣、黑道控制、強迫媒介、誘騙兒童等犯罪行為的同時,進而使色情產業進入合法管理的範圍。當然,我們絕無意鼓勵經營色情產業,只是希望政府對色情產業究竟採取何種政策,必須國人凝聚共識再擬具辦法。

 市政府這次掃蕩色情的原因,其實並不是色情業造成治安問題,而是不肖員警與色情業者勾結。老實說,這個問題絕對不是靠掃蕩色情所能解決。以目前國內的色情產業結構來看,不肖員警往往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如果不從整頓員警風紀著手,反而從掃蕩色情下手,恐怕會使色情產業與不肖員警的關係更為密切,甚至提供更多不肖員警得以介入、操控色情產業的機會。這個極有可能出現的後遺症,馬市長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另外,台北市多起員警擄妓勒贖案件,還透露中國女子來台從事色情工作為數相當可觀。多年來,中國女子以偷渡、假結婚等方式來台從事色情工作屢見不鮮,其中人蛇集團從事媒介的跡象非常明顯。這不僅是治安的問題,還是國安的問題,政府方面一定要多加重視。人蛇集團媒介的中國女子,在台灣更容易被不法之徒控制,從而衍生員警擄妓勒贖的案件,市政府要讓色情銷聲匿跡,也應當要致力於斷絕來源,光是治標不治本地掃蕩色情是不夠的。

 必須提醒,不能只從道德層面或法律層面,把色情產業看成單純的社會問題,它其實也是一個經濟問題。過去國內泡沫經濟蔚為風尚,以及近年來傳統產業加速沒落,顯然是助長國內色情產業發展的重要因素。反觀美國,色情產業則已成為年度營業額超過職棒、職籃總和的發達產業。許多人可能無法立即接受色情產業也是一種經濟活動的觀念,但產業、經濟的變動確實與色情產業有所關連。既然馬市長都已委託學者專家研究色情產業的相關問題,現階段除了杜絕色情活動成為危害治安的溫床,似也不妨參考其他國家的施政經驗來探討正面處理問題的政策。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