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9月2日 星期日
 
〈週末人物報報〉
彭鎧立想去巴黎養老
◎蘇惠昭
 說到巴黎,巴黎河左岸,鋼琴家彭鎧立的大腦立刻釋放出多巴胺,一種使人愉快的化學物質。
 「那是我將來想去養老的地方。」她笑了起來,很開心,彷彿看到老去的自己,優雅地流連在咖啡館、藝廊、骨董鋪和時尚名店之間,輕咬著Poilane 的熱麵包,順便瞧瞧SENNELIER為年輕藝術家祭出的新顏彩。
 話說彭鎧立有個美國朋友立志到巴黎學法文,沒想到碰到的法國人都和她說英文,朋友痛下決心說,要嘛就交個法國男友,要嘛就假裝是個「在地人」,因為沒交到法國男友,朋友便夥著彭鎧立一起潛入巴黎人的生活,回來後彭鎧立出手寫書了,要說靈感發生的源地,巴黎總是當仁不讓,音符凝結成了文字,《風格是必要的信仰》寫百年經典名品,《散步到左岸》寫寄居河左岸的時光,於是一個波希米亞身影一點一點從文字間洩漏出來,一個永遠在人群與物品間垂釣著「自己的味道」的波西米亞人彭鎧立。
 十九世紀,法國管在巴黎到處閒晃的年輕文人化藝術家為「波希米亞」,一個人若是被指稱叫波希米亞,意味著其人雖然散漫不羈,不附從主流,彷彿無所事事,生活行止間卻絕對堅貞於某種格調品味,是一個風格的信仰者,與大眾之間隱藏著一種表面看不出來的深層差別。
 一個風格的信仰者,靠近這樣的彭鎧立便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異,一方面她親切隨和真率,另一方面,她是捍衛品味城池的白血球,把與之風格不相容的一切看作是侵入的病菌。
 所以你如果想像彭鎧立心高氣傲,貴氣逼人,眼前卻是一個架著黑框眼鏡,一張沒上妝的臉配搭隨便紮起來的直髮的素顏女子,哇啦哇啦談著ALL洗衣劑和Clorox漂白水,「拖過地板後我會穿著白襪子走一遍」、「用膠帶黏地板,不准許上面有一根頭髮」、「以酒精、熱水各一半的比例擦拭飯桌、流理台」,還有她還會告訴你妙管家抗菌洗碗精和DUSKIN菜瓜布顏色有多麼搭配。
 彭鎧立的身體政策:不化妝、不燙髮,不染髮,但必須維持好身材。
 你又猜想彭鎧立是那種晚上泡PUB過夜生活的波希米亞,但除非特別有事,晚上九點她便梳洗完畢把自己丟到床上看小說,正在讀的是從上海拎回來的張恨水全集,書一本接一本看,卻幾乎不看報紙不看電視,全台灣都在談八卦陽明山性派對的時候,「阿雅是誰?」她問。
 她對人的隱私不感興趣,所以你也別想問她的家庭生活,楊德昌和小孩。
 她會站在街上讓一部一部計程車流過去,只為了挑一部合意的,她會挑剔餐廳服務生的態度和食物的味道,「每一個人都應該尊重自己的工作」。
 於是她散發出一種特別的氣味,吸引使用某種品牌的人做她朋友,許舜英便是因為上過彭鎧立的廣播節目「台北深呼吸」,兩人成了把聊天當SPA的好友,一個英國老太太則認定彭鎧立是她藝廊的最佳繼承人,當然她不會去繼承藝廊,卻熱呼呼地想向台北文化局提案,為老人發行一種「藝術卡」,讓他們免費聽音樂看電影。
 如果台北能夠成為一個有格調的城市,大家過著不必花大錢而有品味的生活,彭鎧立認真的想,也許她就不需要到河左岸養老了。
(圖片提供/皇冠出版社)
 ( 9 / 1 )

彭鎧立想去巴黎養老
清蒸吳郭魚
自製小書
鍋子相疊省瓦斯


〈家事小精靈〉

釘釘子用夾子

◎豆子
 想在牆上釘釘子懸掛壁飾時,常會因技巧不好而造成鐵鎚敲痛手指。此時,不妨取個曬衣服的小夾子,夾住釘子中間處,再用鐵鎚敲打,釘子就不易釘歪,手指也不會受傷了。

Maintained by James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