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9月2日 星期日

不能重蹈日本之覆轍--評經發會刺激景氣的一些結論
捍衛台灣安全的雙螯
今年,華岡之狼進不了台大社會系
台灣版「柯南卡通」悲劇
高數量醫療可能代表高品質
選舉快到了 立委變臉


不能重蹈日本之覆轍--評經發會刺激景氣的一些結論

☉張秋政

 經發會落幕, 在利多因素的「粉飾」下,朝野一片和諧,彷彿已經突破經濟不景氣的難關,直接走到了「天下太平、經濟『唱』旺」的境地。我們看到了政府官員、企業界老闆及專家、學者在會後滿足的表情,但也審視了會議的共識與決議的內容,並且清楚地知道,會議的一些重要結論是採用了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刺激景氣的方法,這是一種相當傳統的振興經濟方案;利用減稅來增加民間投資意願、刺激國內消費,還有發行政府公債以推動公共建設並創造就業機會,期能發揮刺激景氣的乘數效果。這種方案在西方國家的確屢試不爽,效果很好。但是直接把這種西方的作法, 以囫圇吞棗、依樣畫葫蘆的方式來台灣施行,對於提振經濟景氣,真能見效嗎?

 日本改革的殷鑑還在眼前。日本也是一個崇尚抄襲文化的民族,自從1990年日本泡沫經濟崩潰以來,就接二連三地採用凱因斯刺激景氣的方案,企圖挽救經濟衰退的困境。然而,十年下來,至少推動了三、四次刺激景氣方案,而且其強度一次大於一次,總共已經花掉了一兆美元,但仍未見成效。

 探究日本失敗的第一個原因就是抄襲西方作法,漠視本土特色。日本政府完全不瞭解自己人民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投降的慘痛經驗所造成的影響,更未體認這根深柢固的危機意識所帶來的消費行為。每次日本政府一做出「刺激景氣」的動作,就等於是再次宣告經濟蕭條的警訊,因此,危機意識奇重,處處深謀遠慮的日本人當然會更害怕,更看緊荷包,減少消費;對於任何一種刺激方案,日本百姓不但無動於衷,還會更加保守。

 第二個失敗的原因 ,就是那些為了刺激經濟景氣所做的建設,都是不太需要的建設,例如在荒涼的地方建設高速公路等。日本黑社會氣焰很高,這些投資方案多是一些心懷不軌的政客、黑道,打著不景氣的名號,聯合「挾持」政府去做一些單純是為了A錢所推動的建設或投資行為。依據美國著名的經濟學家米爾敦.佛瑞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分析,這些建設對於日本整體發展而言,其投資回饋等於零,甚至是負數,無法發揮刺激景氣的效果。其實,不論任何一種投資或建設,最終能有正數回饋,國家才會真正受益。由此可見,同樣是刺激景氣的方案,在西方會成功,在 東方卻不一定會成功。

 反觀台灣,在這一次 全國矚目的經發會中,經建會主委陳博志、企業界以及各領域專家學者,大家有志一同所決定採取的振興經濟方案,從表面上看來應該是相當可行,何況又是大經濟學家的著名學說之應用,似乎更是妥當。而且,台灣政府相較於美國等西方國家,赤字佔國民所得之比例要小得多,因此,以舉債方式從事公共建設,財務上的危險不大,而購買東方國家政府發行公債所獲利率比西方國家公債高,債券當然賣得出去。例如馬來西亞政府公債的利率約比美國政府公債高2.18%、泰國約高1.40%,南韓也在1.35%左右,我國的狀況應該跟南韓差不多,且國民的儲蓄 率高,台灣政府絕對可以輕易舉債。

 但就長遠的角度來看,我 們不難發現,真正的狀況,絕對不如預期樂觀。首先,僅僅為期一個多月的經發會,筆者敢斷言這些與會的產、官、學各界,對於刺激景氣的方案,只是紙上談兵,從未真正去作一些艱難的計算工作,也就是在不同的情況下去進行各式各樣的預測及複雜的精算工作,以及短、中、長期所能發揮的乘數效果及投資效益分析等。這樣粗糙的結論,如何能夠採信呢?事實上,這些艱難的計算工作即使是一家具國際水準的專業顧問公司都做得到,更何況經發會號稱已經集結了全國各界的菁英!不論如何,這些刺激景氣的方案只是將凱因斯的理論照抄過來,並 未透過本土化的實際考量與推算演練,倘若真正施行下去,恐怕將要重蹈日本刺激景氣失敗之覆轍。

 更何況在台灣,一 提到公共工程就令人聯想到貪污舞弊、作奸犯科以及各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像圍標、綁標、黑金掛勾、恐嚇、勒索甚至謀殺等,這些層層的黑幕足以綁死一個「大有為」的政府。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說日本的投資效益是零,那麼,台灣在圍標、綁標的文化下,公共工程的投資效益一定就是負數。同時,根據研究發現,推動公共建設對小經濟體的乘數效益很有限,因為小經濟體不能創造很多需求!試問,對於沒有貪污舞弊的小國家助益就很有限,那麼,在台灣又將是什麼樣的景況呢?更令人擔心的是,許多蛋頭學者可能只會以百分之百的抄襲來迎合權貴 眾意,在台灣,真正能獨排眾議的專家恐怕很難生存吧!

 對於這次會議的共 識,儼然產、官、學各界口徑一致,幾乎個個同意減稅、答應提高舉債上限,以公共建設來刺激經濟創造就業機會,連行政部門與立法院都表現得「同仇敵愾」,可見其間政治意義遠大於經濟意義,畢竟選舉在即,政府一定要表示在做事,不管如何要找出新方法,絕不能讓選民感覺政府束手無策!的確,目前解決經濟難題的方法,似乎只剩下凱因斯這個唯一的武器了,但有日本的前車之鑑,我們又不實際去作深入推演的艱難計算工作,恐怕就要重蹈覆轍了!更令人憂心的是,這次會議的結論,已經為政客、黑道、朝野的掛勾以及互謀其利的模式,開啟了「 飽餐」的先例!要知道利益團體吃飽了,一定還會再回來!天下沒有吃得開心的人,不會再回來的道理,這股黑暗、貪婪的力量,恐怕就要一直糾纏、逼迫政府,而政府很快就會知道何謂「身不由己」了!雖然目前台灣的基本面還很好,官方赤字小,但長久下去,一旦這些黑暗勢力所造成的隱藏成本浮現,屆時就算想要力挽狂瀾,恐怕都很難了! (作者張秋政╱長庚大學管理學院工商管理系及管理學研究所教授)

捍衛台灣安全的雙螯  

☉陳國雄

 儘管包括太平洋美軍總司令布萊爾(Admiral Dennis C. Blair)在內的美國軍事將領,大都一致認為中國尚未具備「攻陷並佔領」台灣的軍事能力,各界也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科技水準低落,仍不足以對台灣發動持久性的大規模攻擊,但是最新一期美國陸軍戰院期刊Parameters,卻刊登美國國防大學教授羅素(Richard L. Russell)的一篇論文「萬一中國攻打台灣」,內容大膽預言台海戰事爆發的時機,可能會比外界所想像的時機更早。

 羅素教授在論文中提出警告,中國可能會藉著「出其不意」的戰略優勢,來彌補軍事能力的不足。根據羅素的說法,中國若要攻打台灣,不會以緩慢集結部隊的方式來展開兩棲攻擊,而是以奇襲的方式,利用大規模的例行性年度演習來掩護部隊的集結,然後對台灣密集發射飛彈,攻擊台灣的政府與軍事領導階層,並派兵攻佔台灣的空軍基地,以便空運更多部隊來台,然後開始對台灣進行大規模兩棲登陸。羅素也斷言,如果中國使用這種奇襲戰術,將會令美國來不及反應布希總統「竭盡所能協助台灣自衛」的安全承諾。

 吾人必須指出羅素 教授在論述上的盲點。既然權威的軍事專家大都認為中國尚未具備「攻陷並佔領」台灣的軍事能力,解放軍低落的科技水準也不足以對台灣發動持久性的大規模攻擊,而且歷來解放軍在東南沿海的大小型軍事演習,也都在國軍的嚴密監控之下,解放軍又如何能夠發動不被偵知的「奇襲」呢?如果解放軍的奇襲被台灣軍方事先偵知而施以伏擊,解放軍豈非自投羅網來白白送死?而發動台海戰爭的北京當局不會被虎視眈眈的政治對手鬥爭下台嗎?因此,除非北京當局能夠確認其發動「奇襲」可以不被偵知,而且「奇襲」也足以達成「必勝」的戰果,否則豈敢妄 動?

 但事實上,以目前台灣的預警能力,除了少數騷擾式的飛彈攻擊之外,中國想要發動不被偵知的「奇襲」,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至於少數騷擾式的飛彈攻擊,甚至是後續的大量飛彈攻擊,不僅無法達成屈服台灣的戰果,反而會激起台灣人民的尖銳敵意,除非中國的戰略專家是蠢豬,否則不會進行這種戰略上的大失策。

 儘管羅素教授的論文具有現實推演的盲點,但其對於中國的戰略意圖卻有可取之處。大凡研究台海情勢的學者都了解,除非台灣乖乖接受北京的「一個中國、一國兩制」,否則中國終將對台動武,因此在台灣尚未接受北京的「一個中國」之前,都是中國對台灣發動戰爭的可能時機。

 羅素教授的論文主要在於提醒各界,中國隨時都有發動對台戰爭的戰略意圖,也可能會以「奇襲」戰術來爭取「出其不意」的戰略優勢。這種戒慎恐懼的國家安全觀念,乃是當前急於打破「戒急用忍」政策者必須再行三思之處。

 面對中國的絕對性敵意,台灣的國家安全戰略必須籌建有效嚇阻的戰略力量,除了要使敵人的「奇襲」戰術無法達成「必勝」的戰果,也要使敵人的攻擊遭到「出其不意」的報復性反擊。

 如此一來,敵人將因戰損過大而不敢貿然發動戰爭,這就是「以戰止戰」的道理。

 而所謂「出其不意」的報復行動,當然包括歷來的一切軍事手段在內,此乃屬於「戰術模糊」的範疇。同時,若要發揮「以戰止戰」的效果,必須以絕對性的「保台決心」為前提,才足以徹底展現嚇阻戰略的可信度,這是屬於「戰略清晰」的範疇。捍衛台灣安全的雙螯:「戰術模糊」的報復能力,以及「戰略清晰」的保台決心,兩者缺一不可。(作者陳國雄╱台灣安保協會研究員)

今年,華岡之狼進不了台大社會系

☉王幸男

 法務部對於楊姓受刑人的假釋問題,經過冗長的討論,作出駁回的決定,消息傳出之後,各界似乎鬆了一口氣,因為,即使他經過診療、努力用功考上大學,服刑已達法定聲請假釋的門檻,但誰也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再犯?即使楊姓受刑人服刑完畢出獄,會不會再度犯罪仍是未知數,那麼,我們到底期待對於犯罪者可以經由刑事處罰得到什麼效果呢?除了懲罰之外,是不是希望犯罪者能改過向善?這涉及近代刑法理論中的「刑罰目的觀」。

 從台大學生安全自救聯盟發起的「給他一個機會,也許我們一個安全的未來」連署行動,以及台大社會系師生的反應來看,是社會大眾對於台灣受刑人的矯治與教化沒有信心,其背後隱含對於啟蒙時代以來,基於「個別預防思想」建構的「教育刑」理論,所謂受刑人「再社會化」的疑慮。

 關於於刑罰的目的理 論,大致有「報應」和「預防」兩種基本思想。例如「老天有眼、惡有惡報」、「那些人終於為自己曾經犯過的錯付出代價」,這就是報應思想。另外,自從啟蒙時代開始,對傳統刑法之報應思想的反省,產生了「一般」和「個別」預防思想,前者是指刑罰對社會大眾的嚇阻作用,後者則是指刑罰對犯罪者再社會化的功能,兩者都是基於「社會防衛」理論而來,主要是認為處罰犯罪者並非刑法的主要目的,而是在為社會控制提供正當的手段,從而認定「保護社會的正常運作」才是實施刑法的主要任務。在一八八八年以後,更由「國際刑事協會」將其與傳 統報應刑法理論整合,於是綜合刑罰與保安處分的「雙軌理論」,成為近代各國刑法制度的基本架構。

 報應思想大概是最古 老的刑法目的觀,即使遭遇歷代刑事法學者的挑戰,因為符合一般人「善惡有報」的觀念。一般預防理論並非歐陸學者所獨有,中國在春秋戰國時代的法家也有類似的思想,如商鞅所言之「去姦之本莫深於嚴刑」,可說是「全球化」的刑法世界觀。但過度強調刑罰對社會大眾的威嚇作用,則容易產生強調「亂世用重典」的重刑思想,過度依賴刑法的嚇阻功能,反而會忽略社會其他規範。最晚出現於刑法理論史,基於社會防衛思想的「教育刑」理論,自提出之後,便陷入嚴重的理論與實踐的落差。教育刑的想法固然點出基於公正地報應思想的絕對刑罰理論 之不足,以及一般預防理論的缺陷,犯罪者再社會化的理想,的確也描繪出刑事法理論體系的「烏托邦」。但是,賦予刑罰教化的任務,是否已經混淆各種社會規範的分工?因為刑法本身僅是「社會規範」的一環,而不是社會規範的總成。

 其實,除非我們希 望並且有能力將犯罪者永久隔離於所謂的「正常社會」(剝奪生命、終生監禁,或是建一座犯罪城,專門收容犯罪者),不然,終得接受犯罪者在付出代價之後,重回社會。這也是現代刑罰理論以及刑事政策希望達成的目的––利用犯罪人接受刑罰的機會,施予適當的教育、矯治、診療,使其能再度適應社會、共同生活,且不再犯罪。一九六○年代開始,鑑於各種實際犯罪調查統計顯示,雖然耗用了高度的人力物力。各種防治、對抗犯罪及促進犯罪者再社會化的措施,成效仍然不彰;事實上,從政策實施成果面檢討,透過司法制裁的方式,要促進犯罪者之 人格再社會化,實有難以相容的地方,因而有刑罰悲觀的看法。尤其是以「再社會化」為目的的矯治體系,對於犯罪者到底要作如何的類型化教育,國家和社會願意投入多少心力來協助受刑人的更生,都是個大問題。更何況其效果一直不盡理想。社會人對這種落差的疑慮,徹底說明了受刑人更生的現實困難,不僅是台灣如此,世界各國均是如此。基於前述實證經驗的檢討,美國在六○年代展開一連串刑事政策的重大轉向措施,包括無被害人犯罪處罰規定之檢討,非再犯或累犯不再以程序處理的可行性研究,「轉向處分」制度的運用––但不適合累犯、危險犯、慣犯,以及起 訴猶豫制度等。

 西元前四百多年前 ,古希臘的Protagoras就認為,唯有矯正行為人或保護他人不受侵害,才可以對行為人施以刑罰。另外,古羅馬時代的Seneca也曾提出,「因以前犯錯而施罰,非智者;刑期無刑,才是智者」。法務部一直以受刑人考上大學作為宣揚矯治教育成功的樣板,而台灣社會大眾也從不加以質疑,如今這個假面具終於被楊姓受刑人的假釋案戳破––考上大學是否就意味著受刑人已經改過向善?或者說,「台灣的矯治處遇內幕」究竟如何,更值得公諸於社會,而不是法務部的頒獎畫面。無論楊姓受刑人假釋入學的案件將以何種結果落幕,所謂教育刑理論與實踐的落差 ,仍要努力拉近,類似美國的刑事政策檢討及相關司法處遇制度的更細緻化工作,也應該持續進行。因為這是個希望,是人類對「人性本善」的根本期待,那麼,刑事立法應該是理性的,刑法的功能不限於應報,吾人仍可相信「受刑人再社會化」是值得努力的「理想」,「刑期無刑」的烏托邦境界也許終生不可達,但是可以一步步接近。 (作者王幸男╱立法委員)


☉王至劭

 電視報導法務部開會,討論楊姓受刑人能否獲得假釋到台大念書,我八歲的女兒看到了,一直問:「華岡之狼是什麼?那裡為何有狼?狼能不能讀書是什麼意思?」經我太太耐心解釋。女兒又問:「既然不能讀書,那他為什麼可以參加考試?」這個問題難倒了太太和我。請問有那位聰明的朋友能回答。 (作者王至劭╱王記營造公司主任)


台灣版「柯南卡通」悲劇

☉李美琴

 吳姓少年自稱以 「柯南卡通」犯案的手法弒天倫,才十三歲成為弒親案件中年齡最小的嫌犯,聽學校老師說,其無任何不良的紀錄。沒有留下不良紀錄的學生,未必就沒有犯嚴重過失的可能,一個乖巧或者一直不犯錯的學生,未必就沒有犯嚴重過失的可能。一個乖巧或者一直不犯錯的學生,就可能成為被忽視的一群,因為內心幽微的世界無人開啟;也因為不曾犯錯,故而沒機會從犯錯中學習改過;一旦犯錯也可能倒地不起。我們遺憾的是,大人常不允許孩子犯錯,偶然一個過失,常激烈面對,不能以平常心看待。既是孩子就有犯錯的可能,犯錯後最需要大人的傾聽與釐清價 值判斷,了解孩子的心性並加以輔導,是陪伴成長的重要功課。

 家庭結構瓦解之後,不孝順父母的人,往往也不知教養兒女成為懂得孝親侍長。父母參與孩子成長的用心程度亦不足,對於孩子在校內的種種,未盡到關心之責,只是把孩子交給老師就算了事。親情的失落使孩子心靈無依,失去安全感,無法真正認識人之所以為人的真義。老師需要專業,父母也需專業的知能。

 今天已不是學業至上的時代,生命的重要課題,具備豐富性、多元化的探索,如對於文學的、藝術的、美的範疇,都必須接觸,才能成就健康的生命個體。

 然而,這個社會真是充滿了太多的色情、暴力、電玩,打打殺殺的情節,一旦注入心田,將慢慢的成為體內流動的血液,當遇某種特殊情境,可能被激發,如祖母的一巴掌,就可以使孩子失去理性。

 為什麼保護青少年免於血腥污染的話題,只是一再的被提起,卻無法有效規範?而媒體教化功能實在薄弱,只知追蹤負面新聞大加渲染,未能善盡分析,並提出建議性方案,給社會大眾參考,一般人往往危機已現,才開始思考因應之道,已嫌太遲。

 作為老師,也應針對重要的議題,掌握新聞性,適時提供學生機會教育,對於人性光明面多加讚許,對於負面題材能提出見解,引領孩子走向健全的人生。

 不論孩子的表現如何,都需要全方位的關懷。每一個成長的環節都必須重視。哪一天,當這些都化成具體的行動時,才是力量與希望的開始。(作者李美琴╱北市南門國小教師)


高數量醫療可能代表高品質

☉賴佑哲

 十多年前,有一位醫學院資深教授罹患攝護腺癌,需要手術切除病灶。他的子女都是美國知名大學醫學院教授或醫師,從美國趕回來,以臨床觀摩名義參與手術治療。

 手術後,他的子女說,台灣的醫師每人看病開刀數量很多,手術技術熟練程度可謂登峰造極。該教授動手術已經十餘年,目前依然健康如前。日前,USA Today「今日美國」報導的一份資料,說法和上述的觀察多少相符。

 如何在你的社區找到可能的高品質的醫療?多數美國民眾傾向於依照美國新聞雜誌的評選標準提出問題,例如:貴院哪幾科特別專門?或是,貴院是否對我的疾病有專長?但報導說,這樣的問法是錯的。

 正確的問法應該是:貴院一年做過多少同樣的病例或特殊處置與治療?也就是說,病人應該瞭解病例或特殊處置與治療的數量和該項治療的成功率有相當的關係。

 報導說,研究人員發現那些處理特殊癌症數量高的醫院,例如乳癌、直腸癌、攝護腺癌、卵巢癌、胰臟癌,通常有較好的治療結果。

 舉例而言,一九九八年美國公共衛生專刊報導,經五年的追蹤,在醫院治療乳癌低數量的患者,比高數量的醫院多出百分之六十的死亡機率。

 另一篇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報導,發現肺癌也有相似的結果。紐約史農凱特林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員說,在曾經做許多肺癌切除手術的醫院,做該肺癌切除術的病患有較高存活率和較低感染率。甚至於治療心臟疾病也是一樣。

 去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一篇報導說,做初步心臟血管擴張術數量最多的醫院,比數量低的醫院的院內死亡率少百分之二十八。

 去年,美國醫學學院曾召開有關數量和品質關聯的研討會,有人主張,用醫院處置病例數量之多寡,來決定是否去該醫院就醫的方法,有其受限制之處。然而,政府相關部門指出,這樣的資料確實是有助益的。

 假如你要修理你的賓士汽車,你會去賓士汽車指定廠,不會去找鄰居隨便一家修車場。因為賓士指定廠有較多修理該行車的經驗,也通過該公司認證。紐約州要求醫院要開設新的治療專門中心時,要具備一定數量知該項治療處置之經驗,如此用以確保應有的醫療品質。

 台灣的衛生主管機關應該也可以考慮類似的規定,以端正醫療日益惡化之風氣,使民眾有更好的選擇,減少民眾受騙之情形。(作者賴佑哲╱醫師)

選舉快到了 立委變臉

☉洪秀觀

 華盛頓時報報導,美國衛星偵測到中國有三百五十枚飛彈指向台灣,而且以每年五十枚的速度增加當中。台灣人聽到這消息的感覺如何?

 答案是沒反應,至少比反陳水扁、反呂秀蓮、反李登輝更沒有聲音。急統媒體興風作浪的本領不見了,平日講話大聲的在野黨立委面對此事就像寒蟬,全都噤聲了。

 在中國飛彈對準台灣之際,在野立委與統派媒體在忙什麼?他們正拿著計算機忙著計算副總統的家具,總統府翔實編列預算,也被拿來做文章。這些領著高薪不能真做事的立委,「自己呷乎飽飽替別人哭夭」,和那位把驢子載進貴州的好事者沒什麼兩樣。

 中國這個惡鄰伸出右手笑嘻嘻地說「行、行、沒問題。」左手拿支棒球棒藏在身後,隨時想給台灣致命的一擊。我們是該努力地與中國劃清界線,你我不同家,公媽各自拜。還是自己投懷送抱,甘願成為中國這個惡勢力的範圍,任人擺佈,按月繳保護費?中華民國的立委,人民用選票和納稅錢高薪雇用你們,這一年半來只會鬧場,挾選舉仇怨報復,煽動群眾反對政府,要官員在國會殿堂上唱歌、背誦、耍猴戲。

 最近在叩應節目裡,在野立委的言論變了、變好了,幾個月前還鐵青著臭臉要罷免正、副總統,現在則表現出全天下我最包容、有最寬闊的胸襟。原本針鋒相對的叩應節目,一團和氣,像一場座談會。為什麼在野立委變了?因為選舉快到了,繼續嚷嚷,只會讓選民作嘔,拿不到選票。這群立委利用人性的弱點,一百件事情,九十九件做錯,無所謂,只要在選舉之前做對一件像樣的事,保證人民健忘的腦袋會感激涕零,選票滾滾而來。相對地,扁政府做對了九十九件事,但只要一件稍有不合在野立委的意,馬上群起攻之,並誇大成扁政府政策全是錯的。

 所以,我要找一件簡單的事情讓在野立委表現一下,尤其是常去中南海排排坐的統派立委,人民有權利要求你們簽署聯名抗議信給中國,要他們撤走飛彈。要不然,就給中國瞧瞧你們在野立委在立院逞兇鬥狠的威力。(作者洪秀觀╱醫師、台中縣水噹噹婦協理事長)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