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9月20日 星期四

這次,天災大於人禍
該屬於河川的,就還給河川吧!
向救災英雄致敬!
拿總統的名字「水扁」大作文章
馬市長,請留在緊急應變中心
不一樣的美國 不同的愛國主義


這次,天災大於人禍

☉詹順發

  納莉過後,大官們忙於「震怒」、「指責」,小老百姓則忙於「救死護財」,全國上下又例行性地忙於探討誰該負責。納莉重創台灣,應該是「天災」大於「人禍」。

 納莉颱風短短一天時間內在各地降下一千公釐以上的暴雨是台灣受到重創之基本因素,這種短期間內釋放出極大能量(下雨是一種大氣能量的釋放),是任何人造設施所難匹敵。

 茲將其災害因素分析如下: 一、位置因素:台灣地形,於北段雪山山脈從三貂角向埔里盆地呈東北向西南延伸,中、南段之山脈則呈南北走向,由東向西分別為海岸山脈、中央山脈、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地形對台灣的氣候及水文有著重大的影響。

 傳統上,北半球颱風多在西南太平洋生成,然後向西或西北方向前進。

 對台灣而言,颱風自東或東南方而來,雪山、海岸、中央、玉山、阿里山諸山脈形成一道道屏障,足以有效消耗颱風之能量(風勢、雨勢),即等於對颱風有「摩擦」、「煞車」之作用,並能將雨水大部分截留在各山脈東邊之面臨太平洋迎風坡面上,如此一來便能有效減低颱風對台灣西部精華地帶及台北盆地政經中樞之殺傷力。

 相對的東部因河川短促,人口稀少,植被良好,工商不發達及洪水能迅速排入太平洋,故不致造成重大災害。

 但本次納莉颱風行徑則是自台灣之北而來,中心並沿著西部平原前進且自恆春方向出海,如此形成對台灣破壞力最大之「西北颱」(北太平洋颱風為逆時針方向旋轉,故會形成西北風),台灣西部及台北盆地在面對西北颱,在地形上不但沒有高山可為屏障已居於位置上之劣勢,再因雪山、阿里山、玉山、中央諸山脈位於東邊,故諸山脈之西向坡反而形成迎風坡,如此一來諸山脈無異形成攔水壩,兼以本次雨量驚人達一千公釐以上,台灣西半部河川又顯然長於東半部,所以洪水蓄積量便較多,滯洪時也長,西部又是低窪平原或盆地排水不易,自然水患災害就較嚴重。

  二、時間因素:納莉停留時間長達五十小時,時速三至六公里,比人跑步還慢,該颱風由於靠著西部及台灣海峽而行,所以台灣高山地形不但無法因「摩擦」、「煞車」而消滅其能量,颱風並不斷自台灣海峽補充源源不絕之能量(即水氣),此與一般颱風如秋風掃落葉般地四、五小時即過境且無法再自海洋獲得水氣之補充不同,故滯留越久,台灣雨量累積便越大,受害越深。

  三、溫室效應:近年來,侵台颱風雨量創紀錄的飆升,這可能與大氣的「溫室效應」有關,早有大氣學家發出警告,溫室效應會帶來洪水、暴雨等自然災害。

 證諸世界上所有的文明古國都有共同的大洪水傳說,例如舊約記載著「諾亞方舟」以渡過大洪水的故事,以及中國有所謂「后羿射日」(在科學上來講是氣候異常增溫之問題)及「大禹治水」之傳說。

 而據科學研究,六千年前海平面及氣溫都比現在高,所以古代傳說對照科學研究,似非空穴來風。

  因此最近一次小冰河期結束(約在明朝末年)後,地球又開始增溫,偏偏此時又遇到人類工業革命,人類大量使用石化燃料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凡此均使得大氣平衡不斷的被破壞,故二氧化碳所帶來的溫室效應自然會增加暴雨及洪水的頻率,近年來北太平洋颱風能量越來越強大,並且越來越兇悍地重創台灣,此一大氣變遷之條件不能不予考慮。

 而以舊有氣候條件所設計的公共工程,是否應重新檢討以因應新形勢的發展?(作者詹順發╱律師)

該屬於河川的,就還給河川吧!

☉李雄略

  納莉颱風雨量十分豐沛,筆者特於其滯留桃竹苗地區期間,趁著風勢較小時外出觀察新竹市東區各灌溉及排水溝渠之流通情況。

 我發現各溝渠流速皆十分湍急,溝壁高度不足之處早已水漫兩岸,而溝壁夠高之處也有不少地方發生水躍現象,亦即水位突然高起,水流變慢,造成排水能力的極限。

 這些現象證實了我的憂慮:河道寬度不足。 為了應付近年車輛急速增加之現實,交通單位增建了許多道路並將既有道路拓寬。同樣地,台灣各大都市市郊土地都被大量開發為不透水地面,以致下雨時地表水逕流量大增。

 詭異的是水利單位非但不增設疏洪道,反藉「河川整治」縮減河道寬度,以便產生「新生地」。有關單位的說法是,河道拓寬或設置洪氾區(或滯洪池)都必須大量徵收臨岸或下游土地,造成民怨,很難像道路拓寬那樣受到民眾支持。

 此外,為了在有限的寬度內獲得足夠的河道斷面積,只好採用垂直式溝壁並增加溝壁高度。於是許多原本美麗的野溪竟一一轉變為醜陋的水泥溝渠,成為田野景觀的殺手。 河道寬度不足必然增高水位,因此必須加高堤防,其後遺症則是上游排水將益形困難,也容易產生潰堤現象。

 河道兩岸地面更可能因低於河道水位而必須設置抽水站以便排出雨水。問題是抽水站之抽水容量是否足夠?是否能保證永不發生人為疏失或機械故障?不如尊重大自然原設計,增寬河道或設置洪氾區,以使後代子孫永遠免除水患的恐懼。

  建請有關單位於辦理「河川整治」時務必重新檢討其寬度,使其滯洪容量達到一定的標準,並嚴禁任何人假借「河川整治」之名設置所謂的河濱公園及低水護岸。

 河濱公園嚴重危害河川的滯洪容量,並使河川失去其應有的景觀及生態保育功能。

 低水護岸則將河水侷限於一道狹窄的水槽,致其流速加快,其副作用包括加速河道底部之侵蝕而危及橋樑安全、因河水滯留時間過短而減弱其對地下水之補注、因河水與土壤及礫石之接觸面積不足而減低其自淨能力。

 其弊實遠大於其利。該屬河川的,就還給河川吧。(作者李雄略╱國立清華大學教授)

向救災英雄致敬!

☉ 蕭惠蓮

  我今年三十四歲,小時候家住三重下竹圍街和分子尾街,當年不必颱風來襲,每逢豪雨必淹水。在漆黑的風雨夜晚,警員、救難人員總乘著橡皮艇送食品或載我們撤離它處。

 那時我年紀小,對他們真是崇拜又感恩,未曾聽過大人們怨天尤人。下大雨了!大人們忙把家具墊高,擔心不知水會淹多高。水退了!大家只是認命的清理家園。

  到現在,家母還是非常感念當年救過我們的英雄。 我妹妹一家人現住在汐止,受災戶那種焦急的心,我們感同身受。

 如果有家屬不幸遇難或生命受到立即威脅,卻遲遲未見救援人員,他們的憤怒還可理解,若只是受困就罵一一九、一一○的人員,那真是要不得!請這些人將心比心,想想如果那些在外用生命作賭注,為人們送糧食、四處救援的救災英雄是你們的親人,你們的心情會如何呢?他們也是人,有父母、有妻小,請別再一味苛責救援人員了!

☉ 葉耀鵬

 納莉颱風肆虐台灣,人民財物損失,不下於九二一震災,到底是納莉太強,還是台灣太弱? 在全國悲痛於納莉颱風所帶來的災害同時,災害發生以來,南部各縣市在了解「納莉」首先重創北部縣市後,即時派遣救難人員及設備,北上支援救災工作。

 這種人溺己溺,相互幫助的美德,給日趨淡薄的社會,感受到無限溫馨。 而全國上下救災機制,並發揮高度工作效率,基層義消、員警冒險患難,協助災民脫困、撤退,這種表現,令人感佩。

 繼去年象神,上月柏芝、這次納莉颱風,災害一次比一次嚴重,影響一次比一次深遠,救災工作難免有一些瑕疵,但缺失一次比一次減少,效率一次比一次提高,全國民眾應給予肯定,有關單位更應保持這種穩定的進步。(作者葉耀鵬╱前監察委員)


拿總統的名字「水扁」大作文章

☉王耀德

  台灣社會迷信充斥,上自公卿大夫,下至販夫走卒,一年到頭,無不求神問卜,走廟祈福,靈異節目與報導四處充斥氾濫。這二天,納莉颱風肆虐台灣,造成大難,社會傳言紛紛,說是陳總統的大名「水扁」正是造成風災水患的原因,這恰是不問蒼生問鬼神迷信思想的另一可悲例證。

 其實,台灣過度開發,人與天爭,糟蹋自然環境,早已是人人耳聞小兒皆知的一客觀事實,爆發大規模天然災害自是一遲早必然發生之事,何勞等陳水扁上任才來發作。 迷信思想的主要特徵,在於其推論無法被驗證是否真或假。

 舉一例以說明。天旱無雨時,許多人到廟中向神明祈雨,如願得雨時,當然說是心誠感天,神明顯靈。不如願時,就說是祈雨儀式不夠虔敬,未能感動上天,必須奉上更多犧牲,再來取悅神明。反正不管有雨無雨,神明總是靈威赫赫,信仰絕不動搖。

 迷信思想的另一特色是依賴形而上的概念去作推理。以陰陽五行、姓名、八字、鬼神犯沖去解釋人的福禍窮通。這些觀念其實都沒有客觀經驗事實作依據,自然無法被驗證。用這種觀念去思考,當然導出害人的迷信推論。 古語說:殷鑑不遠。

 從中國出土的殷朝龜殼、甲骨文、銅器可知殷朝雖然國富力強,但人人忙於祭祀天地鬼神,虛耗許多人力物力,最後社會承受不了,導致國滅家亡。台灣目前恍如殷商時代,人人爭相奉獻神明,各處寺廟愈蓋愈大,浪費許多國力,卻鮮少有人願意理性分析解決種種社會問題。如此,不待外敵入侵,台灣早晚也會土崩瓦解。(作者王耀德╱交通大學管科系副教授)

☉吳敏生

 災難當頭,還拿國家元首的名字作文章,既無聊又冷血。大概是反扁反得太鬱卒,無處發洩。這種人要多保重,陳水扁可能還會連任,怎堪繼續這樣鬱卒下去!如果台北市發生了什麼大事,難道是老天懲罰台北市民選了一匹馬當市長?

☉戈登

 幾次颱風帶來水患,不少人拿陳水扁總統的名字大作文章,幾個公眾人物在媒體上,極盡揶揄之能事。

 看著美國在九一一大驚爆之後,沒有國會議員罵官員「混蛋」、沒有議員拍桌子要官員「下台」,也沒有議員唱藍調咒衰。舉國上下,不分膚色、族群和宗教,大家團結在一起,為救難人員拍手,為總統打氣。

 反觀我們,有人幸災樂禍,恨不得多發生幾起災難,可以多做幾場秀,多說些風涼話。 陳總統的名字,以他自己的母語來解釋是把水治平了,水被扁平化後,再也興風作浪不得。

 如果總統的名字那麼具有影響力,我們應該慶幸有這麼一位總統,不然水患還不知會嚴重多少倍。若想當總統,有「戰」字的人要改一下,「戰」會帶來什麼,大家都很清楚。有「楚」字的人也要改一下,「楚」字在福佬話也不是一個好字,「苦楚」是個例子。

  如果大家那麼在意總統的名字,下一屆總統就非「王金平」莫屬了,多麼四平八穩的王者之名!如果總統之名那麼重要,大家趕快請李前總統再回來,我們國家又可以「登輝」了。

 ☉李佳玟

  在台灣飽受水災之際,某報刊登一篇「果真被『水扁』?」,以「陳水扁總統與今年侵台的颱風發生『微妙』關係?」作為開場。該句以問號的方式來陳述,顯然有意撇清媒體立場。

 問題是,該暗示的全暗示了,讓讀者留下印象後,媒體卻意圖在問號裡逃避責任。

  文中雖稱「這樣的巧合」,是「有民眾穿鑿附會認為」,並提出「但氣象局的專家強調,一切只是巧合」來作為平衡。在全篇言之鑿鑿地揣測後,僅用短短一句「一切只是巧合」來做平衡,令人感到該報之偽善。

 ☉台灣魂

  陳總統上任一年多來,台灣的確是天災人禍不斷。若真的是陳總統某些地方做不好,我們可以透過管道具體地反應。怪陳總統可以,但請不要怪到陳總統的名字。

  台灣會淹水,難道是因為總統的姓名有個「水」字嗎?那為什麼不說「遇水則發」呢?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當總統時,台灣就都沒有淹水嗎?蔣介石取了一個偏名「蔣中正」,中華民國有因此而「大中至正」嗎? 颱風的名字,也可以作文章,「象神來了,桃芝夭夭。納莉逃?」諧音是「象神來了,逃之夭夭。哪裡逃?」但下次若來了個「碧絲」颱風,則「必死」無疑。

 


馬市長,請留在緊急應變中心

☉ 又恩

  「緊急應變中心」成立的最主要目的是彙集並展示所有危機資訊於一處,讓行政首長可以立即採取行動以挽救最重大的災難,掌控全局。

  當台北市捷運昆陽站入口正大量進水時,馬市長,你在那裡?在看洗腎病人?在慰問災民?像花蝴蝶一樣在各地巡視,是因為留在緊急應變中心太寂寞?大水未來之前,沒有下令傾全力在捷運入口多加幾尺擋水牆,如今副市長說捷運修好可能要半年! 我家對面民生東路的「名人世界」用了約一公尺的擋水木板,成功防止大水灌入地下室,挽救了無數的地下停車及剛剛完成的「統一健康世界」。

  若馬市長在緊急應變中心,可能會下令盡全力擋住捷運入口、盡全力挽救玉成抽水站,而巡視醫院、關心洗腎病人,則可能排在優先順序第九十九位。

  我曾當過美商公司高階管理人員,寫過百億工廠投資的緊急應變計畫。颱風來時,馬英九市長,請你留在緊急應變中心指揮,不要跑到大街上,在大水中應變。站在大水中接受記者訪問,提出應變計畫是很「酷」,但絕對是不切實際的。(作者又恩╱顧問公司總經理)

☉ 林木己

  納莉颱風重創全台,居住在這塊土地的人,可曾想到這是誰的責任?我認為,百姓要自己負責,因我們的選票有無投給真正監督政府的人?公共建設經費是否用在真正該用的地方?還是民意代表把錢放入他自己口袋裡?年底的選舉,請投給真正為台灣這塊土地打拚的候選人!(作者林木己╱土地仲介)


不一樣的美國 不同的愛國主義

☉ 邱垂亮

  國家都希望人民充滿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為了國家,人民願意赴湯蹈火、拋頭顱、灑熱血,是國家長久生存、延續的重要因素。台灣人民缺乏民族與愛國主義,是台灣命脈的阿契里斯腳跟(Achilles' heel)。

 但是愛國主義是雙刃寶劍,也是善惡雙全的意識形態,可以保命也可以殺人。還有,愛國主義是情緒產物,可以真心畢露,也可以是扭曲、洗腦、變情的魔鬼化身。前者如五四運動的愛國主義,可敬、可愛、可貴;後者如希特勒納粹主義的愛國主義,可惡、可怕、可恨。

  911恐怖分子劫機撞毀紐約雙子星大樓和華府五角大廈,如真是賓拉登的回教基本教義派所為,從阿拉伯回教國家的角度來看,很多人一定認為是終極愛國主義者的犧牲小我行動。但其極端宗教或意識形態洗腦魔化性,與納粹主義如出一轍,賓拉登看起來像希特勒,令人怵目驚心。 911恐怖暴行,史無前例。

 恐怖分子的目的在於製造極端恐怖,摧毀美國經濟、政治、社會體制,讓其大亂、甚至崩潰;但他們沒有預料到的是,世貿大樓和五角大廈的崩倒,不僅沒有導致美國政經社會的崩裂,反而造成美國人民的同仇敵愾、團結奮鬥、愛國主義的空前高漲。

 這個驚世暴行,不僅不會削弱美國國力,長遠來看,恐怕適得其反,反而讓美國更強,更會成為傲視群倫的超級強國,其權勢、霸權主義更無遠弗屆。大樓崩塌,灰燼中浮現的是不一樣的美國,更團結、更堅壯,也更具威嚇性。

  世人常有一個奇怪的誤解,認為英美民主國家的人民自私自利,不顧他人,不團結,不愛國,其社會分裂混亂,其政府軟弱無能,其國家脆弱無力,大家都忽視美國人民對其基本人權、價值系統與自由民主認同的執著和堅定。

  美國人民的愛國主義是由下而上、真心誠意的普遍情感表現,平常看起來鬆鬆散散,一旦其基本價值、社會、政治系統受到威脅,其愛國主義的強力彰顯,絕對是必然、明確、不可輕視的。

  反看中國後毛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明顯是鄧小平和江澤民由上而下宣揚、推動的權勢運作產物,雖有一定的文化中國內涵,卻嚴重缺乏基本價值、人道人權、政治認同基礎。經過北京政權的大力宣導,其表象看起來頗像真實、強烈的愛國主義,其實,其內涵、本質貧乏脆弱,有如建在海灘的沙堡,可看不可用。

  中國的愛國主義和美國的愛國主義,兩者非常不同,其根本差異在這次事件中表露無遺。中國領導人實在應該看得清清楚楚,不要誤解、錯估美國人民兩百多年來多種民族、多元文化、自由民主建構的愛國主義。

  根據湯恩比的文明沒落理論,美國超強文明地位一定會式微;但很多人,尤其是台灣的統派,認為這次美國經脈要害受到重創,一定會完蛋,那絕對是幸災樂禍、言之過早的自我陶醉。

 根據杭廷頓的文明衝突理論,有很多人認為,這次恐怖分子攻擊美國事件,是西方基督教與阿拉伯回教文明衝突的開端。雖有其一定的文明衝突跡象,但這一樣是以偏概全、言之過早,甚至是錯誤的論斷。(作者邱垂亮╱澳洲昆士蘭大學政治系教授)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