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9月26日 星期三

嗚咽的大湖山莊街
中科誕生 經濟扎根
親愛的馬市長…
搶救電力的尖兵
李登輝的特質
911事件改變了美國


嗚咽的大湖山莊街

☉陳淑敏

  這一次的納莉颱風,讓大湖山莊街繼四年前的溫妮颱風之後,又一次重創。 溫妮颱風期間,因為大湖公園的水閘門未開,大湖山莊街犧牲了卓家三條人命,幾百部泡水車,一樓住戶商家全毀。

 這四年期間,市政府斥資鉅額經費,在大湖山莊街底下埋設了又粗又寬的疏洪水道,也在街底安裝了警報系統,但是尾端的大湖公園淤泥,清了四年還未清掉,又是弊案、又是發包不順利,民意代表在議會吵來吵去,沒人監督這樁工程的進度。

 今年的暑假還看著大湖公園一大片結痂的傷口,白鷺鷥、挖土機、釣客,都還可以安穩的站在淤積的「泥土」上曬太陽,想不到過了一個週末,大湖公園竟然恢復湖光山色,要不是鬼斧神工,就是偷偷放水粉飾太平,湖面底下,有可能還是淤泥堵塞,外表看不出來,而底層早就危機四伏了。

 於是,納莉颱風過境的當晚,里長雖然緊急疏散了街上與地下室的車輛,也動員巡守隊員疏散一樓住戶,從五指山宣洩而下的洪水,還是吞噬了兩條人命,一整條街的一樓住戶商家不到十分鐘內全部泡湯,還更上層樓的淹到二樓的兩層階梯。當台北市區多數街道因為淹水到小腿、膝蓋的高度而心驚不已時,大湖山莊街卻早就滅頂,我們無力呼救,四年前的惡夢再度上演。

  不同的是,這一次市府官員沒有人來勘災,阿扁總統匆匆來去,也未曾允諾增加救援配備,馬市長去了康寧醫院,也沒來大湖山莊街打打氣,隔天甚至將所有國軍官兵與救援工程車都撤走。

 我們借不到抽水機,沒水沒電沒瓦斯長達一個禮拜,沒看到任何民意代表來傾聽災民的心聲,媒體的SNG車早就不見蹤影,只有慈濟的師兄師姐送來礦泉水與熱便當,還有日本天理教的災區服務隊幫我們搬運大型泡水家具。里長廣播,要大家自立自強,台北市政府已經放棄大湖山莊街了。

 大湖山莊街的居民有過上一次溫妮颱風的淹水經驗,不曉得是心灰意冷了,還是麻木了,當永吉路的居民懂得將垃圾丟到大馬路上抗爭、懂得用媒體的力量引起關愛的眼神,大湖山莊街的居民只能戴口罩掩著垃圾的惡臭,看著風災過後依然泡在水裡的大樓,沒水沒電沒瓦斯沒抽水機,入夜之後宛如鬼城,甚至,乾脆暫停復原的動作,等待下一個更潑辣的颱風過後再來整理,因為,大湖公園的淤泥不清除,這條街還是有可能淹到兩層樓高。

  天災?還是人禍?大湖山莊街在星期日的晚間就已經開始淹水了,水還沒有排到大湖公園就已經倒灌到每一棟建築物的地下室,甚至一樓都滅頂了,清晨五、六點鐘再淹到二樓,當水位下降之後,台北市區才陸續出現淹水的狀況,可見大湖山莊街的淹水與抽水站的故障沒有關係。

  承包大湖公園淤泥清除的承包商與負責的官員啊,如果擺幾部怪手就可以應付官員的驗收,如果封鎖大湖山莊街的淹水原因就沒有人記得四年前的溫妮慘痛經驗,如果阿扁總統因為居民說了幾句重話就決定撤走救援兵力,如果馬市長因為阿扁總統早一步來勘災就決定放棄大湖山莊街,那麼,我們只能掩面啜泣,無語問蒼天了。

 也許,我們應該相信,政治人物除了心結、除了口水戰之外,應該比我們小市民有更大的雅量去包容災民的無奈,請來救救大湖山莊街吧!要不然,大湖山莊街就要宣佈獨立自治了,把稅款留在大湖里,自己做好防洪措施,免得再多的錢,都進了官商勾結的弊案裡,也養肥了許多不知民間疾苦的民意代表。

 通過大湖山莊街,上五指山的路人,請留下過路費,因為下一次淹水時,我們打算自己救自己了。(作者陳淑敏╱台北市大湖山莊街居民)

中科誕生 經濟扎根

☉廖永來

  經過長期努力,中部科學園區遴選委員會終於宣布第三科學園區基地落腳在台中縣市交界的「大雅林厝基地」。這個消息對大台中都會區二百五十萬居民而言,不啻是個令人鼓舞的消息。

 然而在激情過後,仔細思量這項成績,對台中縣府團隊而言,意味著未來任重道遠的開端。檢視以往台灣發展科學園區的脈絡,必先釐清未來中科的發展定位,以免重蹈南科用地發展不足的覆轍。在目前台灣已有的兩個科學園區中,竹科與南科均以資訊科技產業為主。台灣位於國際分工體系中的一環,量產的資訊產業市場已趨飽和,且因資訊科技帶來的「全球新經濟」發展趨勢已漸緩和,所以未來中科的發展有必要與竹科、南科做區隔。

 我們主張未來中部科學園區應發展具有產業特色並符合地方特性的科學園區。 未來中部科學園區預計將以數位化的經營模式為主,採多據點方式結合周邊既有傳統工業區,以網絡化方式連結成一座智慧型的科學園區,而非量產式的高科技加工出口區。

 在產業類別方面,由於大台中都會區長期以來在金屬產製與精密機械均有亮眼的表現,因此在這穩固的基礎上,中科將繼續以研發精密機械科技為主,並積極開發食品、製藥及農產基因改造等生物科技產業為主。

  未來我們將繼續扮演溝通協調、資訊提供的積極角色,串連地方公私部門既有的行政資源,引導中央政策及經濟資源投入,同時安排各項誘因條件,排除投資障礙,吸引產業進駐。

  同時我們也向國人保證,未來台中縣政府將繼續秉持一貫維護生態環保的理念,確實做好經濟產業與自然生態和諧相處的工作。讓縣民在享有中部科學園區帶來工商成長與就業機會的同時,更能擁有和諧自然的美好家園。

  中部科學園區基地位於台中縣市交界處,未來在開發、規劃中科的議題上,台中市政府將是我們最密切的合作伙伴。更何況台中縣與台中市無論在地理、歷史、人員、產業、資源各方面均關係密切、源遠流長。

 大台中都會區擁有二百五十萬人口,未來我們更應將大台中都會區的發展眼光放遠,無論是區域內整體的城市規劃,或是國際貿易城市的發展,都必須要照顧到大台中地區的每一位居民,讓未來的大台中都會區在新世紀裡成為一座優質的智慧生活城。

  在全球化的政經體系下,國家區隔的界線日漸模糊,競爭力的主體,將以城市為主。大台中良好適中的地理位置,具備發展為國際性都市的基礎條件,除了是台海兩岸最近的直線距離外,擴建中的台中港區及計畫中的清泉崗第三國際機場,更能讓大台中既有的地利優勢得以發揮。

 再者,在國際垂直分工下,台灣如何與中國廣大的勞動市場合作,做為國際進入中國勞動市場的入口,在台灣研發技術後到中國生產產品,再透過台灣進入國際市場等,都是我們當前亟欲思考的問題。

  我們相信,在有計畫、有目標的規劃下,中部科學園區的設置必能扭轉台灣經濟目前之局勢,在全球經貿體系寫下新的一頁。(作者廖永來╱台中縣長)

親愛的馬市長…

☉心文

  親愛的馬英九市長您好: 這一陣子您實在辛苦了,沒多久以前,您才剛在美麗的港姐和媒體的攝影機前面,表演完高超的泳技和那迷死人的露兩點畫面,就又飛到台灣最南端的屏東去為咱們國民黨的候選人助選。

 回到台北好不容易才要休息一下睡個小覺,那個討厭的陳水扁就打電話來查什麼颱風勤,真是的。 更過分的是,那個該死的納莉颱風竟然真的就像氣象局預報的一樣準,說下一千公釐的雨,就下了一千公釐的雨。

 結果在您還沒有創下另一個「台灣第一、台北第一」的「台北市長勇冠三軍,成功泳渡日月潭」紀錄之前,就先替您創下了另一個「台灣淹水第一、台北垃圾第一」,噢!不對,應該再加上「大眾捷運水陸兩棲,世界第一」的新紀錄。 而台北市政府的員工們也實在太對不起您了。

 在納莉颱風來襲的那個深夜,您都已經好辛苦地到處去巡視走透透了(雖然就是少看了那個當機的玉成抽水站),但是他們竟然不知道台北市的堤防從去年象神颱風之後就缺了一個大洞,也不知道多弄些沙包和小型抽水機來先救抽水站,結果大水一來,還沒救到人,自己倒先掛了,更搞得全台北市幾十萬戶人家都泡水停電。

 為了讓大家知道,台北市的捷運已經暫時改由海軍救難大隊負責營運,您還得跟大家一樣改坐公車,一樣坐一段捷運再換車。

 說到這裡,真不禁又要罵您的交通幕僚,事先都已經明知道您要上這個市長坐捷運替代公車的歷史性鏡頭了,竟然連要怎麼投錢都不跟您套好招,害得您在上了自己所推出的「替代公車」之後,還要問司機投多少錢,真是不好意思。

  其實您這一陣子所受的委屈真是太多了,哪知道台北市淹一次水就會清出那麼多的垃圾,為了表現您的親民愛民,害得您還得來上市長幫忙倒垃圾這麼一段秀,那些垃圾很臭很髒耶,萬一害您得了什麼傳染病,害我在電視上看不到您,那比停電看不到連續劇還難過呢!還有那些市民也真是太沒有耐心了,那些垃圾也不過就堆了五天,還對著您直抱怨,真是一點風度也沒有。

 那像我們,雖然停水停電,在家沒辦法上大號、沒辦法洗澡,我們可以憋個幾個鐘頭,走上個幾百公尺去上都毫無怨言。

  這一次的納莉風災,台北市雖然市民的死亡人數是那個讓陳水扁灰頭土臉的溫妮颱風死亡人數的十倍以上,再加上捷運和大直、忠孝東路等精華區的泡水等等上百億的損失,但是您千萬別難過,因為這些都是天災嘛,雖然您的部屬是有點無能,但是以您作為一個眾人景仰的偶像來說,實在已經盡力了。

  中央防災中心那些人,老拿您的玉成抽水站當機沒有向中央通報作文章,其實我知道,您是最配合中央法令的了。

 就拿補助台北市因為颱風死亡的補助金額來說,管它其他縣市補助多少錢,管他中央什麼政務委員怎麼說,您不就非要遵照陳水扁在市長任內定下來的規矩補助一百萬嗎?這才叫和中央緊密配合嘛!更何況,我們台北市民的命本來就比較值錢嘛,我最喜歡您這樣的市長了,沒有您的領導怎麼會顯示出來我們本來就比台灣其他地區高出一級呢?(作者為台大醫學院副教授,心文是筆名)


搶救電力的尖兵

☉吳振台

  接連幾次颱風重創了電力設施。當民眾飽受無電之苦時,身為台電人,我們不僅感同身受,更是備感焦急。

 因為我們自己的家中同樣面臨無電的困境,許多同仁忙於搶修,幾天幾夜無法好好休息,多次路過家門也沒時間安頓妻小,只為了盡到台電人提供電力的天職,只要有一個用戶沒有辦法正常供電,我們就無法心安地休息。

  平日遇上小規模的停電事故,我們二十四小時待命的第一線工作同仁,都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排除障礙,恢復供電。但這幾次颱風所帶來的停電災害,是全面性而且破壞性十足,一時之間立即復電,實在是有安全上及實務上的困難。 以北、高二個都會區的停電狀況來看,大樓地下室積水導致電力設備故障是停電的主因,積水未抽退前,台電實在是無法進行修復工作。

 而為了儘早進行搶修工作,事實上台電也動員了十八個區營業處同仁來災區支援,也投入所有可動員的抽水機具參與抽水工作。只是這次風災積水的大樓實在太多,阻礙了搶救的時效。而且抽乾了水並不代表能馬上送電,必須對設備進行清拭檢驗的工作,確定符合安全標準,才能送電,否則可能引起更嚴重的電氣災害。

  這二天也有「綁架」台電人員,要求要恢復供電才可走人的事件發生。據我們的了解,應該是部分人士在忍受多日無電可用困境後所生的情緒性反應。

  台電人對於民眾的指責,我們願意虛心檢討改進,但請相信我們對搶修工作絕對是全力以赴,畢竟供電是我們的職責,也是公司獲利的來源,我們沒有理由不盡力而為。如果您有機會見到第一線搶修的台電同仁,請多給他們一點鼓勵,因為他們是數十年來在火場、在風災、在水災、在地震中冒險搶修電力的尖兵,如果政策有誤,指揮不當,過錯不應由他們來承擔。

  台灣電力工會也要在此呼籲台電公司及經濟部官員,從這幾次的事故教訓中,重視現場基層人力不足及人員老化的問題。(作者吳振台╱台灣電力工會理事長)


李登輝的特質

☉陳茂雄

  世界上具有很高民意支持度的卸任總統相當多,但像李前總統在政壇上捲起那麼大聲勢的人卻很少,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國法統勢力過度打壓,使台灣人的悲情再現。

 舊國民黨統治時代,台灣人因被壓迫而產生悲情,那時候反對運動人士所辦的演講會,即使內容相當平凡,演講者的水準不高,還是照樣有人山人海的聽眾,尤其是演講者罵獨裁政府時,必定得到如雷灌耳的掌聲。

 解嚴後,即使全國名嘴齊聚一堂,也不容易吸引到群眾,因為台灣人的悲情消失,群眾不容易凝聚,尤其是以前最受歡迎的「謾罵」,讓民眾感到厭煩。在李前總統卸任後,又把群眾凝聚起來,如桃園機場的接機,台聯在高雄的造勢,其聲勢可謂空前,所以會如此,是中國法統勢力打壓李登輝,使台灣人的悲情再現。李登輝終結中國法統在台灣的殖民統治,使中國法統勢力產生仇恨,因而想盡辦法圍剿李登輝。

 被中國法統勢力打壓的人相當多(連筆者這種小人物都常接到小人的匿名恐嚇信),但台灣人對這些外來政治勢力的打壓並沒有多大反應,唯獨在他們打壓李登輝時,引來多數台灣人的悲情,因為李登輝具有獨特的風格,才成為多數台灣人的精神領袖。

  台灣官場的傳統,大家都是謹言慎行,因為一般人的觀念是寧可做錯事,不能講錯話,做錯事還可彌補,講錯話卻不能挽回。然而過度的「謹言慎行」卻使人純真的一面完全消失,這將與他人的距離拉得相當遠,在政壇上這是一種敗筆。

 高明的政治人物要有不像政治人物的外表,成功的商人就要讓人覺得不像一個商人,而高明的政治人物以及成功的商人就要偶爾會說錯話。永遠都不會說錯話的政治人物不容易與人建立誠摯的關係,偶爾會說錯話的人,才會凸顯出純真的一面,也容易扮演成功的政治人物,只是所說的「錯話」要不傷大雅。會說出「不傷大雅」的錯話就是李前總統的特質,也因為有這個特質,拉近了他與群眾的距離。

 就以李登輝與宋楚瑜來做比較,一般人會覺得宋楚瑜所說的話相當「虛假」,而李登輝所說的話則極為「純真」。 台灣在李登輝任內,雖然台商積極要將經濟活動移往對岸,然而李前總統擔心台灣的經濟會寄生在對岸,使中國以經濟併吞台灣。

 又不願意以台灣的資金、產業技術、管理方法幫助對岸提升產業的競爭力,搶了台灣的市場,造成台灣經濟蕭條,失業率急增,即使面對王永慶等台商的壓力,還是堅持「戒急用忍」的政策。

 然而到了陳水扁時代,「戒急用忍」政策卻鬆綁,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多數台灣的選民不關心公共政策,很容易被企業家牽著鼻子走,也因為企業家有選票,才有能力左右政治人物的政策。

 靠選舉出身的政治人物對選票相當敏感,永遠會跟著選民走,又因為台灣的選民水準不高,不關心公共政策,所以使政治人物跟著選民向下沈淪,這是台灣的危機。很顯然的,台灣今後不可能有優秀的總統,因為他們會跟著水準不高的選民走。

 李登輝雖然是第一任民主制度下所產生的總統,但他卻是在獨裁體制的環境下成長,沒有養成討好選民的習性,雖然台灣選民的水準不高,還是不會影響到李登輝的政策,因為他不會跟著選民走。

 所以李登輝的特質是帶著選民走,不是跟著選民走。 呂秀蓮是一位在選前與選後立場一致的政治人物,能力也相當強,可是社會上給她的評價負面多於正面,一則中國法統佔盡優勢的媒體對呂秀蓮不友善,刻意醜化她;一則扁團隊排斥呂秀蓮,使一般陳水扁的支持者也敵視她。

 抨擊呂秀蓮的人大部分持兩個理由:第一、她不是一個溫馴的女人;第二、備位元首不該過問國家大事。這是莫名其妙的指控,為什麼女人就要溫馴?政壇上本來就不應該有性別之分。另外,沒有任何職位的人都有機會關心政策,為什麼只有副總統不可以?若呂秀蓮是李登輝的副手,相信他會將國際事務交由副總統接辦,而總統在後面接收成果。只要不掌控特務機構,無論副總統的能力有多強,永遠跳不出總統的手掌心。

 很顯然的,呂秀蓮打不進扁團隊,沒有機會施展長才。再說扁團隊也沒有站在陳水扁的立場著想,讓副總統充分協助總統。李登輝的智囊遍及全國,又有一些不當官的智囊,他們腦袋清醒,而且站在李登輝的立場著想。

 李登輝也沒有所謂「李團隊」來排擠其他政治人物。鬥爭是人的天性,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不只政治人物如此,有時候非政治人物還鬥得更厲害。因為要增強鬥爭的能力,所以往往會形成小團隊以對抗敵對勢力。

 民進黨內部形成小圈圈是很正常的事,不只民進黨如此,連李登輝所領導的團體也不例外。但李登輝與陳水扁最大的區別就是李登輝所領導的團隊雖然也形成很多小圈圈,但他沒有被任何小圈圈包在裡面,而陳水扁卻被扁團隊圈住。

 扁團隊對陳水扁的向心力真是可圈可點,對陳水扁也有相當大的助力。可是被小圈圈包住的人,在市政府以下的小單位可以發揮很大的團隊力量,但用在整個國家,則顯出太小的格局。李登輝沒有被小圈圈圍住,是他成功的重要因素。(作者陳茂雄╱中山大學教授)


911事件改變了美國

☉陳隆志

  二○○一年九月十一日,恐怖份子挾持四架美國定期民航飛機,連機帶人用之敢死衝鋒,襲擊紐約及華府,在很短時間內摧毀象徵美國經濟力的雙子星世界貿易大樓,及推毀象徵美國國防力量的五角大廈之一角,並殺傷六千名以上無辜的人,震驚了美國,也震驚了全世界。

 這是外來份子對美國本土第一次慘重的攻擊,所造成財產及人命的損失傷害,實屬空前。這個恐怖事件,驚醒了美國人民,改變了美國,也將大大影響人類在二十一世紀的歷史。

  當日上午襲擊發生之時,我正由康州坐火車要去紐約的途中,聽到列車長宣布世貿大樓受飛機衝擊的簡短消息時,通勤的乘客幾乎都不敢相信。

 到達紐約中央火車站之後,趕快搭乘要去「下曼哈頓」的捷運,要去我執教的紐約法學院,但是,在第十四街的「聯合廣場」站(Union Square)就不得不離開,因為已經無法前往世界金融中心的下曼哈頓一帶。

 紐約市已進入緊急狀態,市民正由下曼哈頓撤退中。當時大約是上午十時左右,由聯合廣場可看到世貿大樓可怕的濃煙團團上升。因為,紐約法學院離世貿中心只有六、七條街的距離,所以,受到很大的影響。由於交通水電受影響,世貿中心附近一帶停止辦公、上課、營業已達二星期。 事件發生雖然已經兩個禮拜,但是其餘波仍然是日日的頭條新聞。就個人而言,由於身歷其境,感觸仍然非常深刻。

  第一、這個恐怖事件不但是對美國的襲擊,也是對無辜大眾的襲擊,是人類的公害,在世貿大樓六千名以上傷亡的人來自世界八十個國家。反恐怖主義的「戰爭」,不是美國單獨的「自衛」戰爭,也是維護全體人類安全的一種戰爭,需要國際的共同合作,長期持續的努力。

  第二、面對空前的慘痛災難,美國政府立即展現團結一致的精神與作風,採取必要行動。雖然在平時有政策、黨派之爭,但是遇到國家有災難時,所有國會議員立即團結在總統的領導之下,令人印象深刻。團結一致為先,應該檢討改進之處來日再談,先不要互相指責。

  第三、美國人化悲情為義憤的力量,展現自動自發的愛國互相之精神-踴躍捐血、搶購大小國旗、掛國旗及拿國旗、唱「天佑美國」等愛國歌、大大小小的祈禱會、搶救復建的志工、志願從軍等,這些場面令人感動。

  第四、在從事反恐怖主義戰爭的過程中,既要顧及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也要確保美國傳統的民主自由之生活方式。很多理智的聲音,一再呼籲提醒:在採取必要的自衛、正義行動時,不可以暴制暴,必須有憑有據,慎思而後行,不可衝動感情用事。

 同時,不可以美國境內的阿拉伯人或回教徒為替罪報復的對象。要伸張正義,維護人權,一定要是非分明。

 第五、突然災難的發生,使人深深感到人生的禍福真是難測。人生的生與死,往往是一線之隔,或一念之差。人生的目的與意義如何,引起很多人的省思。在災難過程中,有很多感動人的故事,展現人性善良的一面。長期來看,善一定會勝過惡,愛心可以克服仇恨。(作者陳隆志╱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