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9月27日 星期四
  〈古老的氣味〉
埃及香料大探險
 埃及神廟裡,經常可以看見法老這樣的姿態: 一手捧著酒、一手捧著香精油奉獻神祇; 二十一世紀在全球掀起熱潮的香氣療法, 其實在埃及已經實行了數千年
 在埃及各地,香料在生活各層面的應用是十分普遍的,即使是沙漠中的遊牧民族貝都因人,也有自成一格的香草療法。

採訪.攝影◎記者郭孟君

 在「歷史之父」希羅多德洋洋灑灑數十萬字的︽歷史︾一書中,第二卷專門用來記述他旅行到埃及時的見聞。
 在眾多奇風異俗中,希羅多德相當仔細地描述了埃及人製做木乃伊的過程:「首先用鐵鉤從鼻孔中掏出一部分腦子,以便注入藥劑清洗。然後,他們用衣索比亞石製尖刀,在屍體腹部的側面切一刀,把內臟取出來。用椰子酒和搗碎的香料清洗體內,然後把沒藥、桂皮、乳香等眾多香料搗碎填進去,再照原來的樣子縫好。」古埃及人相信,人死後會回到世間原來的軀體並得到永生。
所以早在四、五千年前,古埃及人便懂得以香料和精油保存屍體。
 不過埃及本身生產的香料不多,希羅多德曾經寫道,在紅海旁的山脈裡是埃及出產乳香的地區。其他大多從緯度更低的東非進口。
 當時貨物從南部非洲抵達埃及的路線,除了順著尼羅河的流向往北走外,就是走海路到埃及東部的沙漠邊緣,在距離首都最短的地點靠岸,再走陸路送進城來。
 在這兩個條件下,埃及最南端的城市亞斯旺,以及中王國以降的埃及首都底比斯(今路克索),就成為香料主要的集散地。

炙光隱沒 香料店開門揖客
 暑熱襲人,亞斯旺和路克索的商家得等到太陽神旅行到夜間,才陸續開門揖客。紅的、黑的、褐色的胡椒一定有,埃及自產的小辣椒乾和清涼退火的洛神花自有搭配上的巧妙,還有印度的咖哩和八角、爪哇的肉桂和茴香、東非的黑納和薄荷……隨便哪一種,都能讓人因暑熱而渙散的味覺,瞬間恢復過來。
 最令人眼睛發亮的是澄藍色的靛青,這個可不能吃,用小指甲摳一點點起來,就足夠漂白一大鍋純白衣裳;要是白衣裳穿久了嫌膩,那就多放點,可以染成透明的水藍。店家還小心翼翼地把香料砌成金字塔,在燈光的照射下,色彩繽紛的香料店,直令人錯覺成顏料的批發商行。
 至於在全球掀起熱潮、針對人身體和心理上的不適,利用不同的香味加以緩解的香氣療法,其實在埃及已經實行了數千年。
 幾乎埃及所有的神廟裡,都可以看見法老一手捧著酒、一手捧著香精油奉獻給神祇的壁畫。
 由於香精的提煉過程繁複,古埃及所有的知識資源又都是掌握在神殿祭司的手中,當托勒密三世在西元前三百廿七年開始興建艾德福(Edfu)的赫若斯(Horus)神殿時,還特別闢出一個小房間,四面的牆上密密麻麻的刻滿了古埃及文字,全部都是如何製作香精的紀錄。

日常生活 香料時時有關係
 但是隨著神權統治的結束,埃及民間製作香精的作坊也逐漸多起來,不過大多集中在開羅。
 以秘方相傳數十代的金鷹香宮(Golden Eagle Perfume Palace)為例,他們在開羅西方靠近西瓦(Siwa)綠洲的沙漠中開闢花田,每年夏冬各採收一次,然後壓擠花瓣來得到花的汁液。花汁必須在暗室裡靜置六個月到兩年,因為比重的不同,花汁中的精油和水分分離開來之後,才算得到初步的香精。
 金鷹香宮得意地表示,他們生產的香精行銷到全世界,再透過不同比例的水和酒精調配下,變成各家競相誘引消費者想像空間的品牌香水。不過在埃及,因為直接受到政府監督的緣故,所以幾乎只有不含化學成分的香精油可以供應到市面上。直接萃取花香的香精中,以蓮花和茉莉最有人氣;經過多次提煉的香味,則以不同的神祇命名,各有各的神效。
 在埃及的日常生活中,更是隨時隨地都會跟香精遭遇。坐在露天咖啡座上,不時有人拿著香爐、燒著沉香之類的香精,只要一塊錢埃鎊,就為你祝禱一天的好運。
居家休閒的時候,精油按摩是不可少的步驟。就算是想要入境隨俗,學埃及婦女畫上兩道深邃的魅人眼影,也都得往香精店 裡尋去。
 在鼻中膈之間發生的小小化學變化,就能夠出入神與人的境界、跨越生與死的界限,並且橫渡時間與空間的浩瀚距離。在埃及探訪香料的蹤影,彷若進入一趟不可思議的奇妙旅程。

(9/27)

Maintained by ching
自由生活藝文網提供重點藝文訊息,逢週日保留近日文章,以方便網友參考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埃及香料大探險
哈奇素女王  打通東非香料航路
神力加持 香精更見神效
蓮花  太陽神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