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9月30日星期日

新浪球員,你的祖國在哪裡?
外科景氣回升的曙光
蛀蟲與蜜蜂
台北市民,你為什麼不生氣?
永吉路三十巷救災真相
從納莉颱風看防洪建設


新浪球員,你的祖國在哪裡?

☉溪納

 和我們有共同生活經驗的台灣人,有人不知道中國處心積慮的在台灣做統戰嗎?

 某些企業在經濟上為中國的繁榮做出貢獻,最後把空洞與欷歔留給台灣。新浪籃球隊這件事,何謂「要去,就堂堂正正的以台灣名義去」,這不正意謂著「要去,就堂堂正正的以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而去」?不要再扯體育和政治的分際來睜眼說瞎話,很清楚的,今天這些以台灣國手為主體的球員,今年十二月後,就是中國口口聲聲稱「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活宣傳,更是從體壇開始的「一國兩制」。可悲的是,這些球員竟也自認為是夾心餅,這些當年以爭取國家榮耀為大志的國手,竟然不知應在傷害自己國家與到中國打球之間做一選擇。

 新浪不惜退出中華民國籃協,很清楚的告訴國人:「我今天要去中國生活,告知你,是還算尊重你,你不同意的話,我就和你斷絕關係,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去。」台灣人啊!台灣人!你們不覺得受污辱了嗎?讓這些球員去吧,去接受中國人的歡呼,去當以飛彈瞄準我們國家之敵人的活廣告,祝福你們飛黃騰達,但不用衣錦還鄉,因我們會永遠記得你們,如何污辱自己的國家。

 台灣籃球環境的 惡化,從不見有誰曾這般積極的來努力改善,甚至不惜打官司,倒是因為要回歸祖國打球而卯足全力。台灣籃球的大環境是有太多問題,球員生計都無法完善照顧,但是,一個心在台灣的企業,其努力的方向,不是更應該將心力奉獻給台灣嗎?今天此例一開,台灣環境也無改善,中國將成為台灣籃壇的「上國」,年輕球員將以到中國打球為目標,台灣籃球還有甚麼希望?和我國籃球實力相當的韓國和日本何其不幸啊,沒有這麼大的祖國市場可經營,他們球員的生計比我們差了嗎?在此也呼籲即將參選立委的鄭志龍,若你有幸當選了,請做些好的示範,為我國 籃球環境努力,而不是鼓勵球員們乾脆到中國打球好了。請你想想看,這些台灣培養的選手,站在中國領土上,五星旗下,運動員代表的榮耀不知怎麼詮釋?

 商人無祖國,現在連運動員都無祖國時,我們要這個國家做甚麼?

外科景氣回升的曙光

☉黃燦龍

 近年來在媒體及各種場合不時出現國內外科人才斷層的報導,這些現象引起醫界的重視及社會大眾的疑慮,認為我們的年輕醫師怕吃苦不願選擇外科,因而擔心未來可能必須遠赴國外接受手術醫療。此等情況在五、六年前的確達到相當嚴重的程度,然而這些年來在各界的呼籲、衛生署政策上的調整及健保局提高外科給付等步驟的努力之下已露出情況改觀的曙光。

 依據近來外科醫學會的資料顯示,全國外科訓練醫院的住院醫師數目在近年來持續呈現正成長。現今的全國外科訓練醫院第四年住院醫師總數也就是四年前進入外科的人數為一六六位;第三年住院醫師總數為二○五位;第二年為二五八位;去年則有三○五位新血加入;今年截至目前為止,多所外科教學醫院均已超過去年所招的名額。這些數據正反映著外科對年輕醫師吸引力的回升。雖然外科醫學會對衛生署所分配的每年三八○│四二○位訓練容額,近年仍無容額不足分配的顧慮,但隨著這種景氣的回升,相信幾年後外科住院醫師訓練容額將可能會呈現供不應求之現象。

 年輕醫師對外科訓練過程之辛苦望而生畏是可理解的,然而手術的成就感仍會吸引不少有志於外科的年輕醫界新兵。理想而合理的訓練制度應是吸引年輕醫師的最佳妙方,地區或區域醫院和醫學中心結合成完整的訓練網,將所有的訓練容額集中招收、共招共訓,亦可解決地方醫院無外科醫師的窘境。過去舉辦數次的全國醫學中心外科主任會議及外科醫學會的品質及教育管理委員會均努力地朝此目標邁進。現今外科學界也均體認到唯有外科醫師訓練品質的提升及創造更好的未來願景,才能吸引更多的外科新血。

 外科景氣的回升曙光無可置疑的是對外科醫界的一劑強心針,年輕醫學畢業生對外科的重拾信心,代表這領域後繼有人,也可漸漸解除國人對未來外科醫師青黃不接的疑慮。國內外科界應不必太在意高服務量與否,然而追求高品質的外科及給予國人和醫學生們更高的信心,才是現今所有外科醫師們要共同努力的目標。(作者黃燦龍╱長庚醫院副院長)  

蛀蟲與蜜蜂

☉ 施並錫

 曾在電視探索頻道動物尋奇,見識到許多蜜蜂合力修補蜂窩破洞的神奇。這種可敬的群居昆蟲,工作努力,遵守倫理,服從紀律,分工井然,各司其職。其住家環境—蜂窩是那麼整齊乾淨,充分顯示蜜蜂愛家園的天性,最可佩的是牠們「萬蜂一心」,絕不會有吃裡扒外的窩裡反事件—私通隔壁虎頭蜂,並請虎頭蜂快快來攻打自家人。

 相對於蜜蜂,那成群結隊的木材殺手—白蟻,最令人痛恨。這種寄生在天地間飄忽不定的遷徙性昆蟲,在其有生之年,生活第一要務就是啃蛀木頭。那正被啃蛀的木頭既是牠們暫棲之家,更是牠們作踐、啃喫的食物。白蟻鐵定沒有家園觀念。住到那裡就啃到那裡。直到「肚子飽飽,家園不保」,水災、土石流處處時,再找第二根木頭,繼續啃蛀。

 台灣人民因為鮮 少歷史記憶與意識。經常痛定忘痛。四百年來並未能建立自主家園。對大地不認同,也不懂報恩。移民族群的「餬口」與「逃難」,過度重視肉身安樂的生活哲學,迄今根深柢固。所以,不論新、舊移民在台灣,都發揮了十足的白蟻哲學。不少人具有蛀蟲意識。對他們而言,台灣只不過是可供榨取與摧殘的暫棲所。隨時準備好好賺一票,然後拍拍屁股走人,到美國買五幢房子,或去美國生小孩。於焉新、舊台灣人全以「乎乾啦!」的方式對待島嶼大地。竭澤而漁的開發,開發的過程,埋下將來衰竭的因子。瞻「錢」不顧後的建設,建設的同時,衍生了種種破 壞。在一片近乎集體心靈敗壞,放縱於物慾的亂象裡,上下忘義交相利,人人居危誤為安。

 如今,美好大地遭逢史無前例的破壞,一如樹木遭遇白蟻啃蛀後滿目瘡痍,且呈傾倒之象。從九二一大地震到今年桃芝風災、納莉水患,大自然業已對台灣人宣戰,它反撲了!

 看到「國在山河破」的慘狀,台灣人啊!請你學習蜜蜂愛家護窩的高貴情操吧!千萬不要以白蟻、蛀蟲為師!白蟻啃完了一根木頭,還可再找到第二、第三根。而地球上只有一個台灣,啃廢了以後,何處再尋得這娑婆之洋的美麗之島呢? 


台北市民,你為什麼不生氣?

☉潘振輝

 納莉過境,台北市災情慘重。抽水站停擺、淹水、淹汽車、淹樓房、停水、停電及停話一直到泡水垃圾堆滿巷道。其間,想要打電話慰問受災親友也都打不通。這麼大的災難,使我們感嘆馬英九還穿著繡有「災變中心」的背心出來作秀。

 一個大都會首長在颱風來襲之前跑到南部去助選。如果不是忽視職責所在,就是私心驅使。總統陳水扁十五日晚九時視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對北部縣市首長電話查勤,馬英九一直到晚間十時四十五分才到達消防局。如果不是他的團隊鬆散而傳達失聯,就是他驕寵自己無視於上司的叮嚀。

 市政府發言人的言論是代表首長向市民報告重大事項,應當以及時、誠懇、確實的態度說明事實真相。如果有所顧忌或保密層級,可保留或不作回答。新聞處長吳育昇指出:大直及玉成兩抽水站從十六日開始全天候運轉,到十七日中午因大水淹沒抽水站,造成機器停擺。根據報導:大直抽水站棄守時間是十七日凌晨一點三十六分;玉成抽水站棄守時間是十七日九點五分。顯然,吳育昇胡說八道,是市府團隊在大淹水慌張中要他做如此報告,或者無計可施之下的胡言亂語。

 大水無情、波濤洶湧向低處。根據報導:南港抽水站棄守時間是十七日凌晨零點十七分,至少尚有七小時多的時間可用來保護玉成抽水站。浪費關鍵性的時間,眼睜睜的看大水由南港方面湧來。多麼鬆散的市府團隊啊!

 九月十八日報載:十七日捷運行控設備泡水,大水入侵由昆陽站流到龍山寺站。九月十九日報載:馬英九市長十八日巡視捷運行控中心,指示區間化方式,減少受災區預防捷運癱瘓。天啊!整個捷運系統的地下部份均被水淹沒,灌進六十萬噸的水,他在隔了一天後,還指示區間化方式哩!這麼說,是他沒弄清楚狀況或者他要掩飾他的錯誤呢?

 明明九月十九日刊登:捷運停擺,交通局規劃三公車替代路線。到了九月二十日才知道:北市交通十九日包括市內所有幹道及聯外橋樑的交通大堵塞,多數交通號誌仍故障,馬路上車子亂成一團。我是逆向出城的,二十日七點鐘左右,上班的路途中,看到入城車道擺滿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如果,每位上班族平均遲到半小時,整座台北城各公司的工作量總和,到底損失多少?

 九月二十一日報載:台北市政府未能及時處理風災後大量垃圾,馬英九市長二十日向市民道歉。九月二十二日報載:垃圾清不完,沒官員看的多數巷道垃圾堆積如山,北市民怒罵馬英九。虎林街與忠孝東路五居民曾揚言要將垃圾丟到捷運永春站,南京東路五段二一九巷的民眾憤怒聯手將泡水廢棄物從巷內丟到南京東路口。向市民道歉不是嘴巴說說而已。

 馬市長是俊秀、聰明、口才好、動作快的天之驕子。如果只是一時疏忽之錯,不要用噴口水來掩飾自己及市府團隊的缺點。否則,台北市的老百姓是會生氣的哦!而不用龍局長跳出來說:「某某某,你為什麼不生氣?」(作者潘振輝╱台教會會員)


永吉路三十巷救災真相

☉鍾鳴

 台北市永吉路三十巷經過納莉颱風的摧殘,惡水淹及一樓、垃圾堆積如山,居民度過了這輩子最驚惶、最黑暗的一週。很多鄉親厝邊都發揮了人溺己溺的精神,攜手忙於重建家園之際,發現事實真相被一些媒體刻意扭曲。

 在此我要揭穿謊言,還原三十巷的真相:

 謊言一:媒體報導三十巷垃圾山是台北市政府清除,三十巷住戶為此放鞭炮感謝馬英九。

 真相:三十巷垃圾山是立委卓榮泰協請皇昌營造廠,義務動用十多部工程車、怪手及數十位外勞,自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凌晨,三天三夜為三十巷不眠不休清除乾淨。三十巷住戶為此放鞭炮感謝卓立委。

 謊言二:馬英九到本社區視察被罵的電視畫面及報紙報導幾盡消失,出現的只是勘災慰問的報導,這是怎麼回事?

 真相:當九月二十日,也就是納莉颱風來襲的第五日,垃圾山已惡臭沖天,危及住戶健康安全。馬英九在媒體簇擁下才姍姍來遲到本社區視察,沿街被三十巷的憤怒災民罵得狗血淋頭。

 謊言三:當二十三日一早,市府號稱出動五千餘名員工、義工赴信義、松山淹水區協助清掃,手拿掃把沿街「走透透」,表示市府也有做事,當中有某市府副處長作勢掃街,部屬在旁緊按相機拍照。

 真相:馬市府團隊欲以人海作秀戰術,掩飾延遲清運垃圾之過。想想看,當天垃圾已清除將盡,還浪費大批人力在街頭「走腳花」,不是來爭功,又是什麼?何況幾隻空手配一支掃把,又如何清除堆積如山的垃圾?這不是欺騙社會,是什麼?

 這種無力防災救災又爭功諉過的市府團體,跟水災垃圾有何不同?  

從納莉颱風看防洪建設

☉黃國倫

 近年來台灣地區災害接連不斷,而這些災害大都將其歸咎於天災或百姓為經濟利益不當開發造成大地之反撲。而此次納莉颱風對台北之重創,正可藉由防洪成效來檢視防洪政策與學術研究迷思的機會,以為未來制定防洪措施之參考。

 這次災害之主因為基 隆河排洪能力不足所造成。基隆河近年來政府投入大量之整治經費,而災害並未隨之有所稍減且益形擴大。其成災原因一般說法有集水區之大量開發使逕流量增加、基隆河截彎取直減少滯洪之效果、另外多座橋樑橫越及貨櫃流入基隆河阻礙通水斷面與抽水站無法發揮抽水功效及正好碰上滿潮位等因素。除上述因素外,是否自然界另有其他影響排洪能力因素被忽略呢?基隆河之整治曾進行水工模型及數學模型之分析,在在都證明截彎取直配合堤防及抽水站之施作可以確保集水區免於淹水,但事實不然。此次基隆河成災大都發生在漲潮時,水工模型與數學模 型模擬時均已考慮暴潮位之影響,此種考慮方式是將河道視為蓄水體,河道水位高於海水暴潮位時才往外排水,這與事實上是有些出入的。以錢塘潮來做說明。

 電視上曾播放著名之錢塘潮,可以看到潮水由河口一直往河道上游逆溯,若洪水較大時則洪水往河口流,河道斷面之往下流的總流量為洪水流量扣除潮水流量之總和。這也是納莉颱風基隆河斷面平均流速依據水資局之資料為每秒僅零點五公尺之成因,並非全因基隆河在汐止段之八公里河道間有三十五座橋樑阻礙之關係。

 再看截彎取直對上游水位之影響,截彎取直後不僅河道之蓄洪能力減低,同樣的對於蓄潮能力也減低。截彎取直後可以加速河水排流入海,同樣的也加速潮水往上游溯,因此在暴潮時減低排洪流量。假設河口潮水之入流量為固定時,則因缺少蓄潮能力及河道縮短,而造成以往感潮河段僅到汐止,但由近來淹水情況研判目前應在汐止上游之五堵附近。

 日前許多專家學者提出分洪、截洪、蓄洪及橋樑改建等措施大致立意良好,但仍應將海水潮位對基隆河之影響併入考量,以避免虛耗大量人力與物力而不見其功效。(作者黃國倫╱中興工程顧問社土木水利研究中心研究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