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9月9日 星期日

呂秀蓮:依舊金山和約 台灣不屬中國

記者李季光╱專訪

 舊金山和約簽訂五十週年,副總統呂秀蓮昨天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經四十八國簽字的舊金山和約,明確宣示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民,台灣過去因「馬關條約」,曾被永久割讓給日本;而根據舊金山和約,台灣亦非中國領土,因此台灣絕非北京所謂的「中國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副總統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戰於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當時奉盟軍遠東軍區司令麥克阿瑟將軍命令來接收台灣的中國南京政府的軍隊,是以盟軍代表,而非中國主權者的身分來接收,當時台灣的主權並未確定。

 為了解決二次大戰善後問題,一九五一年,在二次大戰時向日本宣戰的五十一個國家在美國舊金山召開會議,針對日本戰敗後的處理事宜進行議決,其中的四十八個國家並於九月八日在和約上簽字通過對日和約。

 舊金山和約具體明示日本放棄了對台灣的主權,副總統指出,和約的第二條第二項明言:「日本茲放棄其對台灣及澎湖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而同條第七項也規定:「日本茲放棄其對於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及要求。」和約雖然明示了日本放棄對台灣的主權,但並未明言此後台灣主權誰屬。

 由於舊金山 和約未明言台灣此後主權的歸屬,形成「台灣地位未定」說,副總統引述總統府資政姚嘉文所著小說「青山路」中的一個故事說,過去我們說「台灣地位未定」,但書中一名黑人律師對此說法嗤之以鼻,這名黑人律師說,當初他的曾祖父曾為奴隸,在一百年前得到白人主人的解放時,收到的釋放令(自由令狀)也只是說白人某某放棄對其黑奴某某的主權,上面可沒有說曾祖父以後應該歸屬何人所有,如果因為這樣就說黑人曾祖父「地位未定」,那他自己豈不也是「地位未定」?副總統以此引申,舊金山和約沒有明言台灣主權歸屬何人,正足以表明台灣主權不屬中 國,而屬台灣人民。姚嘉文近著的一篇闡釋舊金山和約的小冊子,也以「舊金山和約︱台灣的釋放令」為名,即寓此意。

 副總統表示,「舊金山和約」對台灣具如此重大的意義,可惜北京以及過去的國民黨政府為了一己政治原因,都故意忽視舊金山和約的存在,反而刻意凸顯「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宣言」。

 開羅會議召開於戰事正酣的一九四三年,只有中、美、英、蘇四國領袖與會,且開羅宣言並未簽字,宣言中宣示,日本戰敗應將台澎歸還中國,但比起四十八國代表簽字的舊金山和約,開羅宣言充其量只是同盟國的戰時喊話,根本不具國際公法的效力;一九四五年的波茨坦宣言重申了開羅宣言的精神,但此一宣言同樣也是同盟國對開戰國的政治喊話,不具國際公法效力。

 上述兩項宣言,在一九五一年、四十八個國家簽訂了對日和約,即舊金山和約後,根本就不再具有任何意義了,但北京和台北政府卻因為其中明言,日本戰敗應將台澎歸還中國,而對之垂愛有加,且透過教育體系,一代一代的傳述下去,反而將真正具有國際法效力的舊金山和約掃到一旁,以致國人對舊金山和約沒什麼印象。

舊金山和約 具國際法效力

 副總統也指出,舊金山和約的內容,具體否認了「台灣是中國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說法,其實一八九五年,大清帝國和日本簽訂馬關條約時,台灣就曾被「永久割讓」給日本,這是以歷史的事實來否認北京的說法,而舊金山和約則是以國際法來否認北京的說法。

 副總統也提到,舊金山和約第二條第七項規定了日本放棄對西沙和南沙群島的主權,現在西沙和南沙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範圍,中國之所以取得兩群島的主權,主因中國在兩群島行使主權,這是日本放棄對土地的主權後,其他國家取得該地主權的一種模式。

 以此對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九四九年成立以後,從未在台灣行使過主權,因此過去台灣不屬於中國的主權範圍,在日本放棄了台灣後,中國也未取得對台灣的主權。

 舊金山和約規定了日本放棄對台澎的主權,但未明言未來歸屬,副總統說,這是因為當時複雜的國際環境使然,由於遠東局勢的轉變,兩岸哪一邊代表真正的中國,尚無定論,因此雙方也都未受邀參加舊金山會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於一九四九年,一九五一年簽訂舊金山和約時,當時國際上仍比較傾向支持退守台灣的中華民國,僅少數國家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和約未明言台灣未來歸屬,但仍不致被解釋成台灣未來要「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再者,舊金山和約簽訂的前一年,即一九五○年,韓戰爆發,韓戰的發生,幕後元凶是中國,中國以抗美援朝為名,在背後推動北韓的侵略戰爭。

 舊金山和約的目的是為了對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侵略國之一,予以懲罰,因此如果將舊金山和約的精神解釋成,未來台灣要歸屬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因為這等同於侵略國日本放棄的土地,要歸屬於另一個侵略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在當時的國際是無法接受的。

 正由於爭議尚存,因此舊金山和約並未明言台澎未來的歸屬,不過不管怎麼看,都無法解釋成台澎未來應屬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有。

 而由於中華民國並未參與當年的舊金山會議,因此在舊金山和約簽訂的第二年,中華民國乃單獨和日本議簽和約。

攸關我主權 卻遭國人漠視

 副總統說,日本眾議院在審查「日華和約」時,因中國代表權的問題,而有所爭議。日本國會議員在質詢時,有的認為,蔣介石政權為「亡命政權」,對台灣只是「不法佔據」,既已喪失原有領土之支配權,卻只現實的實施支配權於「所屬未決定」的台灣澎湖,如此性格的亡命政權,是否有與日本締結和平條約的資格?或認為,「日華條約」並非日本與中國間締結的條約,不承認為中日兩國的和約,條約既不適用於中國本土,應非中日和平條約云云。

 日華和約最後仍在日本國會通過,日華和約以舊金山和約為藍本,內中仍規定日本放棄對台、澎、西沙、南沙的主權,而未言明其未來歸屬。

 適逢舊金山和約簽訂五十週年,但台灣社會卻對這攸關台灣主權地位的和約不明就裡且予以忽視,副總統對此現象深覺遺憾,她認為,國內及國際都應該好好的來談這個問題。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