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4月27日星期六



※ 運動後胸口一陣抽痛 該如何處理?
※ 心悸 不必過度擔心
※ 照護發燒兒 別急著退燒
 婦女免費乳癌篩檢

健康999--現身說法

運動後胸口一陣抽痛 該如何處理?       

■王耿豪(演員)

 我學生時代就很喜歡運動,當年還是足球校隊呢!我印象很深刻,記得有幾次我運動完畢,晚上回家休息時,胸口一陣抽痛,悶悶的,直冒冷汗,心跳得很大聲…這是不是一般人所說的「心悸」,還是「心律不整」?這幾年下來都沒什麼事,拍戲雖然很累,可是都還好啊,需要去檢查嗎?為什麼我不是在運動時感覺心臟不舒服,反而是晚上休息的時候?人家說狹心症也會造成胸痛,怎麼分辨胸口疼痛的真正原因?痛時該如何處理? 

 正常的心跳應該是七十二下,可是我測自己的心跳速度每次都不太一樣,是不是有些運動員心跳比較快?還有,我有個朋友,剛開始只是感冒,後來越來越喘,送到醫院不久,居然進了加護病房,且住了一個月才出院,還曾經發出病危通知,醫生說是「心肌炎」,這是怎麼回事啊?

健康999--醫師的話

心悸 不必過度擔心

☉黃建銘╱石牌振興醫院心臟功能科主任

 運動員的心跳不常是比較快,反而是比較慢,所以瞬間爆發力比較強,耐力比較久。正常人的心跳差不多每分鐘介於六十到一百下之間,七十二只是一個平均值。而且人的心跳也會隨身體的活動和環境變化而有所不同,興奮時心跳會自然加快,晚上睡覺時心跳會減慢;感冒發燒時心跳比較快,服用某些藥物時心跳可能會降低,所以不必太在意於一定的心跳數,只要心跳規律、心跳數在正常範圍內就大可不必在意。

 心臟是我們是實的好 朋友,在人一生中,沒有片刻休息地工作著,而我們也很少感覺到它的存在;只有少數人在某些時候會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跳,也許感覺很有節奏,但也許是一陣急劇的跳動,我在門診看診時很多人說自己有「心悸」的現象,可是檢查結果並沒有查出心跳不正常。通常發生心悸時,會覺得胸部悶悶,呼吸不暢,有時候好像整個心臟快要跳出來似的…但是當醫師告訴病患心跳很正常時,這些覺得自己有心悸的病患會覺得很沮喪,因為病患的確感受到心悸的存在,也只有自己才能體會發生心悸時的無助和焦慮,其實心悸只是一種突發的主觀意念,不必過 度擔心。

 真正有問題的心悸是因為有「心律不整」,患者常常會出現不規則的心跳,什麼時候發生不能確定,好像隨時會發作,卻又隨時恢復正常,醫師不容易立即判斷出來,使得病人餘悸猶存卻又得不到滿意的診斷和治療。

 心律不整的患者,有些的心跳會突然加快或突然變慢,當心跳突然加速時,心臟會有撲動的感覺,有時會怑隨頭昏、無力或盜汗的情形,少數較嚴重者可能猝然而逝;症狀發生可能是毫無預警的,瞬間加速,驟然停止,留下病人片刻之慌亂和無助。當心跳變慢時,病人也會有心悸的感覺,這類慢速心律不整者症狀之出現,也經常是陣發性,但是比起快速心律不整者而言,醫師比較容易診斷這一類的心跳異常。總之,最好能測底檢查,才能知道真正的毛病出在哪裡,很難光從心痛的方式和感覺判定原因。

 至於「心肌炎」是一種不易診斷且很可能致命的疾病,雖然發生的機會不大,但仍要非常小。門診中有位黃小姐,差不多三十歲,原本很健康,沒什麼重大疾病,那一次也只是感冒而已,後來發生胸悶、心悸,最後變成心律不整及心因性休克,還好,經過急救和適當的治療後,完全康復了。

 急性心肌炎多半是因病毒感染 ,患者會從完全沒有症狀演變有生命危險。發病之前常有典型感冒症狀,容易誤診為其他疾病,可能的併發症包括心律不整、肺水腫、休克等,若不及時治療,常會致命。雖然急性心肌炎發生的機會不大,但在感冒盛行的時候要特別注意,特別是合併不尋常的心悸、胸痛、昏厥、冒冷汗、呼吸困難時應趕快就醫,以及早治療。狹心症也會胸部悶痛,不過倒不是因為心律不整,而是受到動脈硬化影響,血管變細,血液無法充分抵達心臟肌肉,而造成缺氧狀態。整個胸部會像被綁起來一般疼痛,罹患狹心症,首先會突然出現胸悶的感覺,而且多發生 於整個胸部,一開始或許難以察覺是心臟方面的疾病,疼痛時間很短,只有幾分鐘,最長約五分鐘左右。由於很難抓住發作當時進行診察,所以屬於不容易診斷的疾病。隨著症狀越來越嚴重,發作時間會延長,偶爾更會伴發冷汗現象。

 狹心症的發作有時在運動時、有時則在安靜狀態下發生。激烈活動如打球、爬樓或從事勞力工作後,也會因為精神緊張、興奮而發作;另外還有一個常發作的時間,是在半夜到黎明的睡覺時間。胸悶、惡夢中驚醒而冒冷汗等現象屬於安靜狹心症。一般來說,夜間狹心症要比勞動發生的狹心症症狀來得嚴重。當狹心症發作時應保持安靜,等待痛苦解除。(本節目於本週六下午三時三十分於中視頻道「健康999」播出)


疼惜寶貝

照護發燒兒 別急著退燒      

☉記者周富美╱報導

 孩子發燒哭鬧不休總讓父母驚慌失措,醫師指出,孩子發燒是身體出現問題的警訊,找出發燒的原因要比急著為他們退燒來得重要,家長在照護的過程中若能準確掌握孩子的體溫變化,就能從容以對,適時給予孩子必要的呵護。

 許多家長都有照顧發燒兒的經驗,名主持人張月麗的孩子對預防注射的反應相當敏感,有一次打完針後出現攝氏三十九點五度的高溫,且忽燒忽冷,月麗放心不下,整晚幫他穿穿脫脫,一夜無眠,翌日自己出現了一對「貓熊眼」。新好男人、名藝人湯志偉也曾為了孩子高燒燒到熱痙攣而提心吊膽,細心守護寶貝兒,一點兒也不敢怠慢。

 書田診所小兒科醫師陳永綺表示,美國小兒科醫學會一項調查顯示,九十一%的父母認為孩子發燒會影響身體機能,其中有四分之一的家長在孩子發燒時立刻給予退燒藥治療。事實上,發燒本身並不是疾病,而是身體傳達出的警訊或危機表徵,反映身體正遭到感染,所以處理時最重要的原則是找出發燒的原因,而不在於馬上給予退燒或降溫。

 陳永綺指出,熱痙攣的發生常與體質、遺傳因素有關,在六歲前發生熱痙攣的孩子大多不會留下後遺症,而三天以內的發燒亦多屬正常狀況,家長不必太擔心。

 在發燒兒的照護方面,醫療專家建議父母,最好也能學習正確測量體溫的方法,以便求診時能將孩子的體溫紀錄與活動力、症狀表現一併提供給醫師參考。馬偕醫院小兒科病房護理長陳揚瑜指出,耳溫可以快速、敏銳反應出體溫調節中樞的溫度變化,使用耳溫槍測量孩子的耳溫時,宜將孩子的耳廓往後上方拉﹔如果要測量肛溫時,最好先在溫度計上塗抹凡士林,肛溫超過三十八度以上算是發燒﹔至於測量腋溫時間需要五到十分鐘,通常三十七度以上就是發燒;而六歲以下的孩子則不建議測量口溫。


醫療快訊

婦女免費乳癌篩檢       

☉記者王維菁╱台北報導

 乳癌近年高居癌症發生率第二位,每天平均奪走三名婦女的性命,立委昨召開記者會,要求衛生署免費提供四十歲以上婦女乳房超音波或X光攝影檢查,以降低乳癌死亡率,衛署回應表示,四十至四十九歲婦女乳癌篩檢技術尚有疑義,因此將先針對五十歲以上婦女進行乳癌X光攝影篩檢,四十五至四十九歲婦女則僅篩選檢高危險群。

 民進黨籍立委唐碧娥、蕭美琴昨表示,台灣女性的乳癌發生年齡比歐美國家早十年,但政府對乳癌的防治宣導卻僅止於每月自我觸診,以致高達八成的乳癌婦女錯過第一期和零期的黃金診治階段,因此希望政府免費提供乳房X光攝影或超音波檢查。

 唐碧娥表示,衛生署預計於今年七月針對中高齡婦女及有家族病史的女性試辦乳房攝影及超音波,但台灣乳癌死亡率高峰期是四十五歲到四十九歲,因此衛生署的篩檢措施根本緩不濟急。

 對此,衛署國民健康局表示,由於四十至四十九歲東方婦女乳房的脂肪組織減少,較適合使用超音波穿透檢查,但超音波又難以發現乳癌鈣化組織,使其用於該年齡層的乳癌篩檢出現疑問。

 國健局指出,以國外研究來看,四十至四十九歲進行乳癌篩檢,所降低的死亡率約十二%,幾乎未達到統計顯著性,加上篩檢工具受質疑,因此在國家預算有限下,衛生署須先進行研究評估,僅能以問卷篩檢高危險群,再轉介進行X光攝影或超音波檢查。

 針對乳癌篩檢工具爭議,台大醫院外科部主任張金堅認為,全面進行某一工具的乳癌篩檢確實不適當,他建議五十至六十九歲的婦女每兩年進行一次乳房X光攝影,四十至四十九歲婦女每兩年交替進行超音波與X光攝影檢查,三十五歲至三十九歲婦女則以超音波檢查為主,如此才能針對各年齡層的乳房特質,提供最有效的篩檢工具。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