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1年4月5日星期五

盜版改公訴罪,可以防盜版嗎?
為「台灣」正名--給國際扶輪總社黃其光副社長的公開信
權力的陷阱
四月三日對邱彰的意義
關心台灣史的外國人
北京製造外交「小高潮」意在何為?


盜版改公訴罪,可以防盜版嗎?

☉翁自得

 繼知名藝人吳宗憲在立法院公聽會上高喊,今年六月以前,盜版不改公訴罪(較正確用語應該是「非告訴乃論罪」),他就「不玩了(不當唱片公司老闆)」,四日,藝人與唱片公司接著高舉「反盜版,用公訴」及「治盜版,用重罰」等標語大遊行,多位立法委員均到場聲援。值得斟酌的是,「無體」的著作權不同於一般的有體物,「盜版」的態樣亦有多種,改非告訴乃論罪不僅無涉著作權保護之強度,更可能導致著作權的「白色恐怖」。

 早在去年五月十七日,立法院一讀著作權法修正草案時,即有立法委員認為「竊取他人之智慧財產權亦為竊盜,一般有形物之竊盜行為,既採非告訴乃論罪,竊取他人之智慧財產權,自然應採非告訴乃論罪」,提案將所有侵害著作財產權之行為明文規定為非告訴乃論罪,顯係不了解「無體」的著作權與「有體」財產權各有其不同的特性所致。

 著作權與其它智慧財產權都是「無體」的財產權,而無體財產權與一般有體財產權最大不同,在於可同時異地存在且無法直接占有,例如,任何人可以在世界不同地方,同時演唱或重製「老師不要打我的臉」等歌曲,同一時間或演唱後任一時間,著作權人也可授權特定之人演唱或重製,因此,縱然著作權被他人使用,著作權人仍得同時行使其著作權。而有體物剛好相反,無法同時異地被使用,被偷後,所有權人亦無法任意再使用收益其所有物。

 偷者,將別人的有體物擅自取走,使別人無法使用收益,甚至可能使被偷之人難以維持生計,課以刑責,自古皆然;但是,若無取得所有權之意思,而只是為使用之目的而擅自暫時性取走他人之有體物,此種「使用竊盜」行為,則非屬刑法規定之竊盜罪;若僅擅自使用而未取走別人之有體物,例如,無車票而搭火車者,依鐵路法第四十九條規定,鐵路局僅得加收百分之五十之票價而已,亦無任何刑責可言。

 而著作權被使用,不僅無礙著作權人行使權利,且無損著作權之價值,若係公開使用,因有廣告效果,尚可能提高著作權的價值;尤其,著作權通常有其取得授權使用困難的問題,例如,想將某一首曲子作為網頁的背景音樂,可能要取得詞、曲、編曲人、錄音、演唱人及演奏人等多人的同意,這些人有的可能還在國外,如何取得授權?

 簡言之,著作權是「無體」財產權,只有授權「使用」與否的問題,無法像「有體」財產權被「竊取」,現行著作權法將非營利目的使用著作權行為,或散布正版著作物之行為,亦視為偷竊或「海盜」,而以刑相繩,實係長年來受到美國「特別三○一」的脅迫,積非成是所致。

 世界貿易組織(WTO)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第六十一條,亦只規定對具有商業規模而故意侵害著作權之案件,要訂定刑事程序及罰則,對於供非營利目的之擅自使用行為,則未強制會員國要課以刑事責任。尤其,依美國法的規定,侵害著作物之價值要超過一千美元,才會有刑事責任,更遑論採非告訴乃論罪。

 目前,全世界只有少數國家將侵害著作權之行為,規定為非告訴乃論罪,例如德國,但這些國家的規定不僅與我國第一百條大致相同,僅對「常業犯」才採非告訴乃論罪。且在實務上,因著作權與其它智慧財產權一樣,有其權利存否、歸屬及範圍不確定的特性,擅自使用行為大多視為私權之爭議,因此,這些國家罕見偵查權主動介入之案例。

 尤其,我國規定侵害著作權常業犯的刑事責任又已比刑法規定之常業竊盜罪還重,而依目前的司法實務,法官早已認定大量盜版之行為人及販售人是常業犯,而依非告訴乃論罪處刑,怎能再加重?

 告訴乃論罪與非告訴乃論罪最主要不同點在於,前者,告訴人可以在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容易達成和解,減輕訟源,且檢警機關通常不會主動偵查;而後者,告訴人即使與侵害人達成和解,撤回告訴尚須經檢察官同意,而檢察官同意比例極低,和解較難,因此,無涉著作權保護的強度,只是徒增訟累而已。

 俗稱之「盜版」,即著作權法第九十一條規定之「擅自以重製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成大學生MP3案等網路上的上傳或下載、大學生影印書籍…等行為都是「盜版」。尤其,不論公私單位的電腦,使用人都會上網抓自己喜好的圖案來當電腦桌面,例如,皮卡丘、Hello Kitty等,因此,若採非告訴乃論罪,檢警人員即得主動聲請搜索查扣,而有導致比成大學生MP3案更嚴重的著作權「白色恐怖」危機。(作者翁自得╱智慧財產權及電腦程式設計工作者)

反盜版,真的那麼難嗎?

☉李如惠

 四月四日反盜版的行動,不播流行歌曲,不上映電影八小時。有用嗎?當然是沒用。

 只要走一趟夜市,就會發現盜版品。捉盜版有這麼難嗎?只要警察來一趟,馬上人贓俱獲。而對於學生濫用盜版品,應該明列盜版所應負的刑責,在各大院校張貼,加強宣導,不要以為下載MP3是很平常的事,改為公訴罪後,這種行為是犯法的。

 若沒有太容易購買盜版品的管道,貪小便宜的人比較難買到;學生明白不能下載MP3,再加上師長叮嚀,應可減少盜版行為。

為「台灣」正名--給國際扶輪總社黃其光副社長的公開信  

☉葉博文

 先講一則美麗感人的真實故事。

 日前在巴西舉辦的第二十五屆聖保羅雙年展,主辦者推翻原先雙方事先談妥的默契,不准台灣館的名稱出現「Taiwan」。參展的台灣藝術家向參展的一百九十名國際藝術家發出抗議信。

 雙年展揭幕的前一晚,出現了戲劇性轉折。

 奧地利參展藝術家帶頭發起字母捐贈的行動藝術,六個參展國家館分別捐出一個館標字母,拼成「Taiwan」。

 這六個慷慨捐出名稱字母的國家館,「T」來自Austria(奧地利),第一個「a」來自Canada(加拿大),「i」來自Croatia(克羅埃西亞),第二個「a」是Singapore(新加坡)捐出。字母「n」,是從Panama(巴拿馬)國家館取下來的。最可愛的是,「w」是從Poerto Rico(波多黎各)的「o」橫切成兩半所拼出來的美麗符號。

 橫跨歐、亞、美三大洲的捐贈國,包括奧地利、克羅埃西亞、加拿大、新加坡、波多黎各和巴拿馬的國家館會場標示,都各自缺了一個字母。

 這個缺少的字母,卻緊緊黏在他們與台灣的真摯情誼上,成為台灣與國際社會相連的心靈地圖。

 當我們堅持自己的名字,不向權勢壓力屈服的時候,國際社會支持我們的力量有一天也會站出來。

 過去,我扶輪社向國際扶輪總社奔走要求正名的故事,也是如此。

 歷經千辛萬苦,始於一九九八年六月,經國際扶輪總社理事會第三八四號決議,將我國名稱由「TAIWAN ROC」、「TAIWAN CHINA」改為「TAIWAN」,成為台灣在國際社會生存之重大突破。

 民間社團也可以以自己的力量,在國際舞台上為台灣的地位與外交做出真實而美好的貢獻。

 未料,身為扶輪社總社副社長的黃其光,卻與陳學聖立委向外交部施壓,以外交部撥款捐助國際扶輪「根除全球小兒麻痺症計劃」一事,夾帶要求國際扶輪社重新對我會籍名稱進行全國扶輪社之意見調查,意圖將我會籍由「TAIWAN」變更回「TAIWAN ROC」或「TAIWAN CHINA」,變相變更我國扶輪社在國際扶輪會籍名稱混淆成為中國之一部分,自失我國扶輪社在國際社會的立場。

 英 文名字的文法,前面的名是THE FIRST NAME,後面的名是THE LAST NAME,又稱THE FAMILY NAME,在中文意思是家族的姓氏。

 在「台灣」的名字,冠上姓氏為「中國」的舉動,根本完全否定了台灣正名的意義。

 更離譜的是,外交部部長簡又新在三月二十二日署名發文外國一字第09126002560號函,要求國際扶輪中華民國總會以意見調查方式,重新定名我國扶輪社在國際扶輪會籍名稱。

 講白了,這是將我會籍由「TAIWAN」變更回去「TAIWAN ROC」或「TAIWAN CHINA」的變奏曲。日後和「北京,中國」(PEIPING CHINA);「上海,中國」(SHANGHAI CHINA)有何區別?外交部要不要捐助「根除全球小兒麻痺症計劃」一案,是外交部行政裁量的權限,但是以此包裹要求黃其光以意見調查方式,重新定名我國扶輪社在國際扶輪會籍名稱,這是唱雙簧、又自貶國格,變相且不當干預國際民間團體名稱之自我已確定之權利,顯為逾越外交部權限,荒謬透頂。

 我們不明白,當年扶輪社友在國際社會如此長期努力奔走,才換來正名為「TAIWAN」的權利,竟然在台灣內部社會保守勢力的反撲下,一下子就化為烏有。

 台北建成扶輪社除已正式發文外交部及部長簡又新予以嚴正抗議,要求外交部部長簡又新立即對此事公開向全國扶輪社道歉,以及外交部重新發文撤銷該函。

 我們更要對黃社友的行為表示非常遺憾。

 扶輪社箴言的四大考驗,遇事反省然後言或行:一、是否真實?二、能否促進信譽友誼?三、是否公平?四、能否兼顧彼此利益?

 我們想請您和我們一起省思。

 扶輪社名稱意圖以政治操作變相又改回「TAIWAN ROC」或「TAIWAN CHINA」是否為真實?

 扶輪社名稱改為「TAIWAN ROC」或「TAIWAN CHINA」是否正好幫忙中國促進信譽與友誼?

 這裡面暗室密商政治與操作外交部不當干預的政治壓力,是否公平?當未來中國也開始開放設立國際扶輪社時,「TAIWAN ROC」或「TAIWAN CHINA」將造成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混淆,您的行為是不是能夠兼顧到台灣扶輪社在國際扶輪地位的利益?

 面對中國的外交打壓,在國際社會,台灣失去自己的名字。在巴西的聖保羅雙年展,橫跨歐、亞、美三大洲的六個國家以捐贈國家名稱英文字母的故事,讓失去自己名字的台灣得到溫暖與肯定,寫下動人的國際友誼詩篇。

 而今,我們自己的外交部長、立委與國際扶輪社總社的台灣幹部,卻要告訴國際社會,我們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不知道這曾捐出自己國家字母的國際藝術家,聽到這個訊息的反應是什麼?(作者葉博文╱台北建成扶輪社創社社長)


權力的陷阱

☉郭峰淵

 民進黨的黨中央在最近的黨務改造中,提出總統兼任黨主席的主張,並認為此舉將建立一個「無堅不摧的府、院、黨、黨團空前強大的戰鬥團隊」。只是,「無堅不摧」的力量雖有助執政黨完成大業,但是否也有可能創造另一些更大的難題呢?

 回顧歷史,我們不難發現台灣近代政治史中充滿著「無堅不摧」的政治團隊。就以蔣介石為例,他有軍隊、立院、國民大會及黨的支持,是不折不扣的「無堅不摧」。可是他又何曾替台灣作過什麼好事?而現任台北市長馬英九有台北市議會的支持,有媒體的配合,也有高度民意支持,離「無堅不摧」雖不中亦不遠。但他仍無法從高雄水患裡學到教訓,也無法讓色情如他承諾的遠離都會。同樣的,高雄市長謝長廷身兼黨主席,但高雄燈會,卻猶如一財大氣粗的宴席,如今已席散人空,然而謝市長最得意的鰲燈,卻仍得不到當地文化界的認同。

 權力雖好,權力運作的結果,卻不一定是好的。以高雄燈會為例,謝市長認為鰲燈象徵著高雄由魚蛻變為龍,但這裡存在一個矛盾:謝市長認為高雄是個落後、無用的魚,認為它必須脫胎換骨才能成龍。這種論點,和多年前陳文茜的民進黨轉型論非常類似,都是先否定了地方草根的尊嚴,並意圖以個人意志加諸於當事人身上。受到否定的高雄市民怎能服氣?何況對高雄市民而言,他們和海洋一起成長,所以任何魚都充滿著生命,自然無法接受謝市長的「鰲優於魚」的論點。事實上,謝市長的蛻變論和陳文茜的轉型論,都是凸顯了權力的傲慢。

 所以擁有「無堅不摧」的權力,實在不是重點。現 在的台灣亂象叢生,顯示了台灣社會的傳統價值正在快速的瓦解之中。根據當代社會學大師吉登斯(A.Giddens),社會的解構與結構,是現代社會不可避免的趨勢,而形成結構的方式,不能由上而下,而是由下而上,透過各行各業各地區的草根社群的參與和省思,來建立一個亂中有序的調整系統。在此間,政府的功能,將由積極的控制,轉換成積極的建立相互協調與相互監督的機制。將吉登斯的理論落實到台灣社會,意謂著執政黨和反對黨必須更用心的發展草根社群力量,建立強有力的專業機構來扮演計劃、協調、執行、監 督的角色。換言之,執政黨最需要的是向下扎根,而非鞏固領導中心。混亂將是台灣社會的常態,它雖然造成不安,卻也是社會進步的契機。所以,執政黨的目的不應以建立「無堅不摧」的力量為目的,而是要協助建立自主、自律、透明的公民組織,從而產生亂中有序的社會。

 陳總統奉行吉登斯的新中間路線,當瞭解一個 「無堅不摧」的中央權力的利與弊。事實上,不管執政黨的力量有多大,大概都無法和現在解構台灣社會的力量相比。而過大的中央力量,也將可能揠苗助長,阻礙了由下而上的草根專業力量的發展。何況一旦陳總統真的兼任黨主席之後,不知有多少蘇志誠之流的人將假傳聖旨,藉陳總統之名,來圖謀個人利益。以前,蔣介石因此而喪國,陳總統豈可重蹈覆轍?而篤信佛教的民進黨黨主席謝長廷,也當瞭解吉登斯的主張,和佛學裡「無我」的教義非常相近。謝市長若「去除」了謝主席的光環,卻有可能「得到」市民的認同。謝市 長若「無」權力的傲慢,也有可能「得到」高雄草根力量的支持。

 這「無」與「有」之間的奧妙,謝市長可能體會?高雄的蛻變需要的並不是財大氣粗的作為,而是需要市長和市民共同成長,多跟市民一同親身體驗高雄的力與美。如此,一個現代化的海洋首都將指日可待。(作者郭峰淵╱中山大學資管系教授)


四月三日對邱彰的意義

☉李文英

 四月三日對邱彰的意義太重要了!那一天她到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假處分,期盼法院能禁止民進黨開除她的黨籍,並確保其不分區立委資格。那一天,民進黨仲裁委員會議決「中評會開除邱彰黨籍有程序瑕疵」,一場即將終局的籃球賽,「勝負」的關鍵時刻,裁判吹了罰球的哨音。

 邱彰案在終局結果之前,媒體的焦點放在立委政黨比例席次的喪失(遞補)與否;這也許是媒體文化、政治文化噬血性格的表現,也是必然被關心的現實利害,但我們要說這樣的大環境是錯誤的。我們也要評斷「政治是你死我活」的說法是錯誤的。

 作為法律人的邱彰在這個事件上傑出的論辯能力和保護措施令人印象深刻。由於仲裁委員會認定「開除立委黨籍應由黨團移送而不是中常會移送」,未來邱彰在法的戰場上,也許有機會勝利。然而,如何謙虛地傾聽民意與黨意,終究是不分區立委是否適任的重要課題。

 民意選擇了民進黨做執政黨,尤其是那些投民進黨票的選民,所樂於看到的政局是民進黨主控立法院,邱彰違反黨團議事運作,在正副院長選舉上我行我素,台灣政局如此多變,民意與黨意實不容黨籍立委在重大政策上完全缺乏團隊精神,更不容許跑票,造成政黨混淆、政治責任和稀泥。

 邱彰案,有政治人物的角力,但是帶給社會的啟發卻遠高於立委職位的爭奪。邱彰擁有法律、生化專才,過去與民進黨淵源不深,但民進黨仍接受她競選不分區立委,並順利就任,可見十餘年來台灣民主化的成果是大家共有的資財。但是淺碟的民主化也帶給台灣不少亂象:最近政壇實況就是政治人物為所欲為,追求私利,洩漏國家情報機密,國會議員已成為民眾最不信任的人物,這真是台灣民主的悲哀。

 邱彰的事例,將來縱使她仍保有立委資格,任何政治人物,如果行事風格一味以自我為中心,遲早會再現波瀾。因為執行政治權力的人如果不敬畏他的權力的來源,不考慮社會的期待,法律雖然保障他的職務,社會也會否定他的價值。作為一個民進黨員,樂於看到邱彰展現愛黨和回應民意的作為。(作者李文英╱前民進黨社發部主任)


關心台灣史的外國人 

☉李宏謀

 幾天前,旅居高雄的外國友人Karen Schmitt(英文雜誌 New Views of Southern Taiwan主編)來電,提到今年是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成立四百周年,該雜誌將針對荷蘭人在台灣統治的歷史作專題報導。

 Karen女士想邀筆者以及幾位本地學界人士,針對此一議題作些非正式的討論,想瞭解台灣民間對過去荷蘭人統治的看法。

    接到外國友人這通電話,筆者第一個反應是驚訝,接著是慚愧。沒有她的提醒,我根本沒想到今年是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成立四百周年;至於筆者對於荷蘭人治台的「看法」,除了知道荷蘭人曾經統治過部份台灣三十八年以外,大概只有想到描述被素未謀面的荷蘭爸爸遺棄的那首少女悲歌│安平追想曲。

 為了應付這次討論,幾天來筆者走了幾家 圖書館,也逛了不少中外網站。訝異的發現,荷蘭人短短的統治,留給台灣的遺跡可不少。比如說,台灣戶政行之有年的里鄰制度,就是當年荷蘭人為控制漢人而首創的。一六四四至一六五一年,荷蘭傳教士格拉維斯(Pgravin)自印度購入一百廿一頭黃牛,從此台灣才有牛的出現。荷蘭人也從南洋輸入新品種作物以及家禽,如荷蘭豆(豌豆)、番薑、番芥蘭(高麗菜)、番茄、芒果、釋迦、番柑(可能是柚子)、鴿子、番豬(今黑毛豬)等。荷蘭人更用聖經來安撫原住民。一六二七年,第一位傳教士侃第紐斯(Candidjus)進入新港 社部落,學習新港語—西拉雅語,並順利的用羅馬拼音,成功的拼出「新港文書」,俗稱「紅毛字」,並翻譯出台灣第一本聖經。

 在這些資料裡,筆者除對荷蘭人殖民統治的遺跡留下深刻印象外,最令筆者讀得津津有味的,就是鄭成功和荷蘭人最後一戰的相關記載。鄭成功在戰場上宣威和招降並用,在談判上軟硬兼施。另一方面,荷蘭人即使處於戰敗一方,也並非任由勝方予取予求。雙方談判高手過招,精彩處處。短短的幾天決戰,鄭成功不僅贏得最後一戰,更和荷蘭人簽訂了台灣史上第一個形式完整的國際條約。在數不盡的中國近代屈辱史裡,鄭成功對荷蘭人的勝利史,讀來頗有一番滋味。

 近幾年,台灣意識抬頭,很多近百年來的台灣歷史紛紛成為顯學,遺憾的是,這些研究往往由於牽涉到意識形態,未能成為凝聚台灣意識的力量。其實,凝聚一個民族或國家的利器,往往是年代久遠的歷史,甚至是神話。可惜的是,台灣早期的歷史或神話故事,在國內並沒有受到重視。

 今年恰逢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成立四百周年,在台灣的外國人,充滿興趣的研究著荷蘭人治台歷史,國內對於相關話題,卻鮮少有人注意,連一向無孔不入的媒體也少有報導。

 外國朋友的一通電話邀約,使筆者想到,國內不管民間或官方,在凝聚台灣意識的領域,應該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作者李宏謀╱高雄師範大學英語系副教授)

北京製造外交「小高潮」意在何為? 

☉伊銘

 每年四月至六月,中國外交都會掀起一個小高潮。這是因為每年三月北京都要召開重要的「兩會」(全國人大、全國政協代表大會或年會),而每年七月中共中央都將在北戴河舉行所謂的辦公會議,兩次會議之空檔正好可供北京領導人外出走動,一是活躍雙邊關係,二是呼吸新鮮空氣,今年亦然。所不同的是,北京在這期間的外事活動今年與往年相較,更頻密、更多樣化,也更具針對性。

 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擬於四月八日到二十二日對德國、伊朗、利比亞、尼日和突尼斯等五國進行國事訪問。這次出訪是江澤民在今年秋天辭去共產黨總書記職務和明年三月不再擔任國家主席之前一系列訪問的一部分。其中,江澤民對德國的訪問既是對施若德總理去年十一月訪中的回訪,也是為了紀念中德建交三十周年。

 中國國家副主席胡錦濤四月底、五月初的訪美行程。這既是他首次正式訪問美國,也是他在全面接掌權力之前在國際政治舞台的一次重要亮相,備受矚目。在訪美之前,胡錦濤還要訪問東盟近鄰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一年多來,在好幾個場合以口頭、正式的方式邀請將在中共十六大登上「第四代領導核心」位置的胡錦濤,北京與馬星兩國保持良好的關係,而胡本身沒有特別任務,所以此行是順應兩國的好意,進行一次睦鄰外交的旋風式訪問。

 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四月二日至九日對日本的「正式友好訪問」。李鵬與江澤民一樣將在今年秋天辭去黨內職務和在明年三月辭去全國人大委員長職務,而今年也是中日建交三十周年,禮儀性訪問意味濃厚。李鵬原擬於去年五月訪日,但是因為李登輝於去年四月底訪日,因此取消日本行。他這次出訪,象徵兩國關係已經逐漸從靖國神社以及教科書等問題發生後的僵局開始解凍。

 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計畫於四月十五日至二十六日對 土耳其、埃及和肯亞的訪問。現年七十五歲的朱鎔基甚少外出訪問,他最近一次赴海外訪問是在今年一月間出訪孟加拉與印度,其間正值印度與鄰國巴基斯坦再度爆發喀什米爾危機。值得注意的是,朱鎔基對土耳其的訪問,土耳其不僅是海外疆獨勢力的大本營,亦是北約組織成員之一。近年來,江澤民和李鵬都曾訪問過土耳其。而土耳其聯合政府第一副總理巴契萊也將應邀在四月二十三日訪問北京。 這還不包括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三月二十一日對巴基斯坦的訪問,國防部長遲浩田對柏林的訪問,副總理級的國務委員吳儀 三月十六日到四月五日對伊朗、黎巴嫩、阿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及巴林等國的連串訪問,以及有望接任總理的現任副總理溫家寶和中共組織部部長曾慶紅稍後對日本的訪問。不僅如此,在四月至六月這個空檔,還有北京擔任主角的幾台外交大戲上演。

 第一台大戲是四月十二、十三日在海南島博鰲舉辦的「博鰲亞洲論壇」。「博鰲亞洲論壇」是以亞洲級的世界經濟研討會為目標而於去年成立的民間組織,也是第一個將總部設在中國的國際組織。已知泰國總理、南韓總理以及日本首相都將參加。而朱鎔基本人預定在「博鰲亞洲論壇」上發表演講,若小泉前往與會,則兩人可能進行高峰會談。

 第二台大戲是刻下正在北京舉行的大型國際性裁軍會議,會議邀請了二十多國的四十多位高級政府官員與知名學者與會。東道主之一(另一個主辦者是聯合國)中國外長唐家璇在開幕詞中,不直接點名批評美國近期退出裁軍協議的行動,指目前國際社會的安全威脅日益多元化,憑藉擴大單方面軍事優勢謀求安全的做法,反而會衝擊國際戰略穩定及造成軍備競賽。因此有軍控專家私下稱,儘管這次會議很難說能達到什麼成果,但邀集一幫人來,畢竟有利於對美國近來的核武擴張行徑進行「批評」。

 第三台大戲是在六月份舉行的一年一度的「上海合作組織」六國首腦高峰會。這次峰會雖然是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但會議的靈魂則非北京莫屬。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勢必會是聖彼得堡會議的活躍人物。中國外長唐家璇已透露出這次會議的基調,即「推進世界和平穩定與區域經貿合作」,反對恐怖主義,而這兩點正是北京當年倡導成立「上海合作組織」的初衷。

 縱觀北京的外交戲碼,會發現無論是四巨頭出訪還是舉辦系 列國際會議,都是在圍繞著對美政策這個圓點。事實上,對美關係一直是中國近年來的外交基石。最近,華府與北京的關係出現不少摩擦,例如美國將北京列為動用核武的目標國之一、邀請湯曜明訪美、重申對台六大保證、對中國進口鋼鐵及玻璃實施限制、國會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等。凡此種種,令北京進一步看清了「美國的本質」。朱鎔基日前在會見美國參議員時,就美國最近一系列有損中美邦交事故,即表達了北京強烈憤慨並堅決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指美國政府舉措干擾了中國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努 力,而中國拒絕美國戰艦訪問香港的決定,反映中美關係僵局遠未解開。

 北京的外交布局也由點帶面,以此展開。比如 江澤民即將出訪的亞非歐五國,行程竟然包括兩個美國所指的邪惡軸心國:利比亞和伊朗。中國及伊朗因不滿美國不肯確認全面禁止核試條約,以及在「核子態勢檢討」中可能用核武對付中國和伊朗,兩國會停止向負責推行條約的組織提供核試監察資料,最終可能令這條還未得到足夠國家確認的條約胎死腹中。江澤民亦希望評估歐洲和中東國家對華盛頓擴大反恐怖戰爭規模的支持程度。他對於美國的信息是,如果華盛頓不降低同台灣的關係,北京將在反恐怖戰線減少合作。江澤民訪問伊朗預計會強調中國在中東的影響﹐而中東則 是布希總統反恐怖戰爭的下一舞台。

 至於胡錦濤執意訪美,與當年朱鎔基奉命訪美籌辦「消氣外交」的背景略有相似。北京當局並沒有隨著美國的步步施壓起舞,迄今的反應比較克制,有人理解為北京在「韜光養晦」,也有人指這反映出北京領導人處理外交事務的成熟。江澤民在新年元旦講話中,曾提出「沉著應對,趨利避害」八個字外交方略。其中「趨利避害」倒更能體現北京的外交思維,言外之意,既要做到不引火燒身,又能順應潮流。「趨利避害」可能還包含一種境界,就是符合道義,可惜以北京目前的狀況,恐怕還力有未逮。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