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4月9日星期二

愛人同志之死 大炳憶難忘

 
■圖╱記者沈昭良 攝

 〔記者馮議賢╱台北報導〕大炳男友的過世,除了讓他經歷一段天人永隔的悲慟,更讓他從這段「死亡經驗」裡,體會到忠於自己的生命、感情,遠比追究自己性向來得重要,也促使他要更專注於表演。

  近年來,大炳每當一想到男友D,便會悄悄打開手機的語音信箱,沈浸在D濃情密意的關懷聲中。

  而這段深情款款英語留言的主人D,其實已經因為腦癌過世三年了,大炳至今很後悔自己是D的朋友中,最後一個知道D死訊的人。

  D是一名拉丁裔的阿根廷人,過世時只有三十九歲,在香港從事攝影工作多年,是大炳口中一位「很TOP、很專業」的攝影師。D因為思念大炳,多次來往港、台之間,他們也曾在台灣租屋,一起去泰國等地旅遊。

  但是,D與大炳交往半年後,D以車禍腦震盪為由,向大炳解釋沒有辦法來台看他,甚至連大炳要去香港看D,D說什麼也不肯答應。以至於大炳某年耶誕節約不到D後,決定不再理會D。

  可是畢竟大炳深愛著D,隔了好一陣子,大炳透過D的友人打探D的下落,才獲知晴天霹靂的消息│D死了。

  原來,D並不是發生車禍,而是罹患腦癌,他因不忍大炳看見他憔悴的模樣、不捨大炳的傷心,才欺騙了大炳。這沈重的打擊,讓出道才一年的大炳無法活下去。

  大炳幾乎夜夜哭泣到天明,他的友人與他講電話時,大炳都會先哽咽半小時,讓周遭朋友也一一感染到他失去至愛的椎心之痛。大炳也曾獨自出國,哭著回味他倆愛的足跡。

  大炳很後悔,為何前年九二一,他聽到D的關切電話,還負氣不想回電,所以D在病榻上打的那通越洋電話留言,如今是大炳最痛、也是最親的回憶,每當午夜夢迴想到D,他深情款款的聲音,也像搖籃曲般陪他入眠。

  昨天,大炳在描繪有關他與D的過往時,很想委婉地隱藏D的性別,但又忍不住表示,「我現在愛的性別,不見得就是下一個喜歡的」,並舉例說明公布性取向,是「藝人天王級」的專利,所以他一定要努力大紅大紫。

  但是,大炳話鋒一轉,又以張國榮、喬治麥可、安海契等已經「出櫃」的藝人為例,說明藝人是否是同志、雙性戀,跟演藝工作、成就並無絕對關係,但他強調若是同志當主持人,難免會顧慮電視台是否繼續聘用。

  據悉,大炳已經入行四年,目前在台視、公視主持電視節目,年薪估計有千萬元之譜。 大炳近年的表演中,尤其以模仿最為著稱,除了模仿民進黨主席謝長廷令人叫好,模仿蔡琴等女藝人、女公眾人物的功力更是一流。

  過去,大炳的弟弟小炳,坦承曾是同志時,曾經讓演藝圈喧騰一時,後來小炳結婚了,小炳雙性戀的性向也得到證實。

  連帶的,外界也把關切的焦點鎖定大炳。但據悉,大炳是交過女友的。

  大炳國中畢業後,曾考上某工專,讀了一年後向父親表示,工科並非他的興趣,輟學兩年後考上華崗藝校,高中畢業後又考進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

  大一之前,大炳一直由初戀女友陪著,該名女友甚至懷孕過,至今已和大炳變成交情很好的普通朋友。

  大炳昨天語氣低迴地說,那段異國戀情的「死亡」,是他生命中一件很痛苦的事,曾經是一件很難熬過來的事,但如今卻讓他成長了。

  昨天,公視節目部經理王亞維表示,人的價值在於誠懇、熱情的生命態度,所以不管台內主持人是否是異性、同性、雙性戀者或不婚族,他根本一點兒都不在乎;台視節目部主任王莉茗也強調,性向是很自然的事,對一個人的操守沒有絕對影響,她對藝人較在意的是工作表現。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