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1年8月20日星期二

826挑戰世界高峰

以小搏大的外交游擊戰

認識紅麴
挺起腰桿,走台灣路
該「教」還是該「罰」?-從女老師命案看少年刑事政策
社工員不等於保母


826挑戰世界高峰

☉郭士筠  

 你知道二○○二年的八月二十六日將會發生什麼事嗎?

 一九九二年,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辦了一場「地球高 峰會」,這場會議可以說是全球環境發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確立了人類在二十一世紀發展的綱領:二十一世紀議程(Agenda 21)。十年過後,一場檢視這十年發展的環保會議(Rio+10)在八月二十六日於南非約翰尼斯堡展開,這就是「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World Summit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本次大會將會聚集四萬名來自各國政府首腦、非營利性組織領袖、企業界代表,會議的主題是「針對克服提高發展人們生活水準上的困難喚起全球性行動:在全球人口增長下對自然生態環境的保護,以及因應食物、飲水 、住房、衛生、能源、健康服務短缺、經濟安全問題」。

 你知道為什麼現在我們不使用冷媒嗎?你知道為什麼我們要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嗎?你知道為什麼台灣的汞污泥事件會引起國際的注意及裁決嗎?這些答案都是在過去幾年的全球環保會議當中明文被各國所簽訂的公約。所以預計在本次大會中也將提出影響全球各地、各產業的重要環保及經濟行動方案與策略,這也是為什麼這場大會會引起全球的注目,因為,這場大會之於台灣、之於全球每一個國家、之於人類全體是多麼的重要,身為地球一份子的你能夠不關心嗎?

 在台灣,似乎也很少人關注這場會議;街頭巷尾,人人都在談論的就是鄭王事件,各家電視台更出動大規模人力、物力耗在他們的記者會;夠了,真的是夠了!在台灣大多數人還在討論這件事同時,全世界早就已經把眼光放在這場會議當中了,因為這場會議不僅僅是環保相關單位的事,而是各產業全體人類的事,因為它討論的議題是我們的地球未來的路為何?我們該如何在地球永續的生存與發展?

 台灣一直以來對於聯合國主辦的會議總是不得其門而入,因為無法出席,也就導致台灣無法有效的把台灣的聲音讓其他國家知道,喪失了很多讓其他國家了解台灣,以及台灣與世界接軌的機會;很高興的,本次的大會,台灣將有代表團前往參加,但是,代表團代表的是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權利,在我們每一次總是嚷嚷著別的國家都不重視台灣的同時,也許我們該捫心自問:我們又了解全球議題多少?

 本次的台灣代表團中,有代表台灣非營 利性組織的環保團體聯盟(包含二十一世紀議程協會、主婦聯盟等);也有受邀演講的企業永續發展協會黃正忠秘書長;在這次大會中更有一支很特別的團體是代表著全球青年,那就是AIESEC(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AIESEC長久以來,一直在全球的各個角落藉由讓學生獨立運作國際事務培養出具有社會責任的青年領袖,因此,AIESEC更在大會中發表培養青年社會責任觀的議題,希望藉此機會讓占全球人口三分之一的青年發聲,也讓大家開始重視這未來的決策力量。四十名團員的全球代表團中,筆者是唯一來自亞太地區的代表就是來自 台灣的青年;AIESEC in Taiwan很高興能參與這場大會,甚而設計了「台灣青年.挑戰世界高峰」的專案活動,因為我們冀望出席這場世界高峰會的意義不僅是去開會或是大拜拜而已,而是能夠將台灣在環保發展的成果發表給予其他代表,並將大會的重要訊息帶回台灣,將影響散發到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這是我們認為能為台灣社會盡的一份責任。我們希望這一次,台灣青年不僅能夠成功挑戰世界高峰,在未來,青年能帶領台灣挑戰世紀高峰!

 筆者l 本次台灣代表團中年紀最輕的代表(今年東海大學環科系畢業),將在十九日搭機出發至南非,當然要感謝外交部、青輔會、旭農公司提供補助經費,更要謝謝林俊廷,甯耀南,黃正忠提供給我的各項建議與協助,我真心的渴望,在台灣的媒體將此重要國際新聞廣為報導,讓台灣人民有了解的機會,也懇請在台灣的每一個人能夠放些許的心思關心這個大會,請每一位家長花些時間跟孩子解釋說明這場大會,因為它關係著的是地球、台灣的未來。(作者郭士筠╱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AIESEC台灣青年代表)


以小搏大的外交游擊戰

☉邱垂亮

 副總統呂秀蓮南進破冰之旅,有如神探○○七的驚艷劇片。開始神秘出航,行程被披露,中國張牙舞爪,逼迫印尼得逞,入境雅加達被擋駕,轉進峇里島度假,然後聲東擊西,調虎離山,讓媒體、中共都措手不及,迅雷不及掩耳,直搗雅加達,「見了很多有意義的人」。

 在回國後機場發表談話,副總統說,此行是高難度、高機密、高智慧、高幸運的一次外交戰;此行事先精心規劃,過程中又不斷臨機應變,正所謂驚濤駭浪、暗潮洶湧。

 泛藍軍統派人士和媒體,開始時幸災樂禍 ,看衰副總統的度假之旅。副總統在雅加達被擋駕,他們更是幸災樂禍,差點兒沒開香檳酒慶祝。某統派報紙義正詞嚴,寫社論責怪「高層出訪不宜以打游擊戰的模式為之」。社論說,兩岸惡質的外交角力,不僅平白浪擲國力,更戕害了雙方共創安定繁榮未來的空間。什麼安定繁榮未來空間?我們看不到。該論兩邊各打五十板,批評中共越打壓台灣,越傷害台灣人民情感,台灣越壓越反彈,越不願向中共俯首稱臣。然而,又說,「弱勢者沒有魯莽的權利」,我們以小搏大險中求勝,必須審慎沉穩。以副總統之尊,要顧及國家尊嚴和人 民顏面,不能隨便冒險,不宜貿然打出訪游擊戰。

 該報先說副總統打的是苦肉計;但兩天後副總統成功進入雅加達,口氣一轉,竟讚賞副總統打出「漂亮的外交出擊」,值得人民給予熱烈掌聲。雖有稱讚,但統派心態不變,還是要加上一句,「我們也要提醒國人,以兩岸所擁有的籌碼來評估,我方外交游擊戰只足以讓中共手忙腳亂,卻難以爭取到正常的國際地位」。這是酸葡萄的話,多打贏幾場這樣的外交游擊戰,暴露中國的手足無措、僵硬鴨霸,讓世人多看到、多了解中共政權的專制獨裁本色,台灣一定可以大大獲得國際同情、認同和支持,一定可以爭取到更大的正常國際地位。

 君不見,老毛一九二八年上井崗山,小貓兩三隻,開始打游擊戰,打到萬里長征,打到延安,再打到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第二次國共內戰,就是以小搏大,以游擊戰打蔣介石的正規戰。美國人都說兩方軍力是二十比一,老蔣的兵力比老毛的要強大二十倍。但從西北打到東北、西南和東南,老毛雜牌的游擊隊勢如破竹,老蔣正規的國軍兵敗如山倒,一口氣就把國民黨趕出中國大陸,狼狽之極地落跑到台灣。連美國人都看得口瞪目呆,嘆為觀止。

 老毛就是打游擊戰打下中國天下的,誰說不宜打游擊戰?動刀的軍事戰可以打游擊戰;動文的外交戰一樣可以打游擊戰。後者用用口、用筆、用智慧,要講道理、說服別人,更可以以小搏大,以弱勝強。當然,老毛最清楚,打游擊戰要有如魚得水的人民,要有民心、民意。在目前台灣與中國的這場自由民主與專制獨裁的大戰中,人民和歷史都站在對的台灣的一邊,不在錯的中國的那邊。打外交游擊戰,台灣準贏不輸,當然要打。台灣頭殼壞去了,才會放棄不打。(作者邱垂亮╱淡江大學客座教授)


認識紅麴

☉謝炎堯 

 近幾年來,常有生物醫學科技從業者,遊說富有財力但無專業知識的政府官員和企業家,投入生物科技產品的研究和生產,許以美麗的願景、豐厚的利潤,已經有人相信而投入大量金錢,成效如何,有待觀察驗證。報載台糖公司也要進軍保健食品,研發紅麴膠囊,筆者特地提供專業資訊給吳乃仁董事長和經濟部林義夫部長作參考。

 紅麴在西元八百年左右的唐朝,先人即已用於釀酒和烹調食物,調製紅糟魚和紅糟肉,先人使用一群紅麴屬(Monascus species)黴菌在室溫發酵製造各種產品。自一九九○年代,大陸學者陸續報告紅麴具降低血液膽固醇濃度作用,一九九三年底美國加州Nu Skin直銷公司旗下的Pharmanex公司宣稱發明一專有製造方法,將稻米和紅麴混合發酵,製成紅酵母米(red yeast rice),再研磨成粉裝入膠囊,命名為Cholestin,一九九六年以飲食補充物的名義出售,宣稱可以降低血液膽固醇濃度。

 一九九七年有一藥師向聯邦食物藥品管理局檢舉紅麴米含有美國默克藥廠的降膽固醇藥lovastatin,經聯邦食物藥品管理局調查檢驗,證實紅麴米含有lovastatin約零點四%,因此判定紅麴米不是飲食補充物,應被認定是新藥,遂於一九九八年五月禁止紅麴米的進口,並且禁止Cholestin以飲食補充物的名義出售。

 Pharmanex辯稱Cho lestin是一個以專有製造方法、符合科學標準化、全是取自Monascus purpureus Went黴菌的發酵米,是一種傳統的中國健康食品因而提出訴訟。聯邦食物藥品管理局政務副局長William B. Schultz指出傳統的中國紅麴米是由一群紅麴屬黴菌發酵而成,幾乎不含statin,Pharmanex刻意挑選生產lovastatin最多的Monascus purpureus Went品種製造Cholestin,而且控制發酵過程的溫度在攝氏廿五度左右,達到lovastatin的最高產量,因為在攝氏卅度以上,紅麴菌幾乎不生產lovastatin。紅麴米內lovastatin的含量,和紅色素的含量成反比例關係。聯邦食物藥 品管理局檢驗卅三個Cholestatin樣本,其中三個不含lovastatin,其餘卅個樣本的lovastatin含量是三%。

 一九九八年猶他州聯邦地方法院判決Pharmanex勝訴,但是美國第十巡迴上訴法庭在二○○○年七月廿四日判決聯邦食物藥品管理局有權將Cholestin當新藥管理,確定紅麴米是新藥,在美國禁售。

 早在一九七○年代日本三共製藥的遠藤已自土壤中的Monascus屬黴菌提煉出九個能抑制HMG-CoA reductase的成分(簡稱為statin),能降低血液膽固醇濃度,其中的一個成分命名為Monacolin K,也叫做Compactin或mevinolin,在第二期人體試驗中,顯示毒性大,沒有繼續進行研究,以後經美國的默克藥廠修改其化學構造式,研發成功,就是第一個上市銷售的lovastatin(商品名Mevacor),所以紅麴菌發酵所得產物,具降血脂療效成分是lovastatin,應被歸類為現代藥品。

 一九九九年Martinkova自紅麴菌的 菌絲分離出rubropunctatin、monascorubrin、monascin和ankaflavin四種成分,動物實驗顯示它們有胎兒毒性、致畸性和免疫抑制作用,現在已知所有的statin製劑,都能令孕婦生產畸形兒,所以孕婦千萬不要食用紅麴膠囊。擔任Pharmanex公司主任醫藥顧問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人類營養系Heber教授給予四十二位健康人每日服用Cholestin 2400mg,歷時十二週,沒有出現重大不良反應。可是所有的statin都有可能引起肝毒性和骨骼肌崩死(rhabdomyolysis),尤其是喝大量的葡萄柚汁時,口服lovastatin以後,血液lovastatin濃度會提 升五至二十倍,所以可能引發骨骼肌崩死和肝毒性的機率大增。statin和另一種降血脂藥gemfibrozil(Lopid)或免疫抑制劑cycclophosphamide併用時,已有數十例引發骨骼肌崩死而死亡的報告。

先人只是偶爾從烹調食品攝取少量的紅麴,若每日長期服用大量紅麴,其安全性尚未經證實,不可以假設有益無害。

 所謂「保健食品」或「健康食品」名目,是日本人的作品,國人予以採納,多年以前衛生署為制定所謂「保健食品」或「健康食品」管理辦法時,邀請筆者提供意見,筆者反對這些名稱,因為若是有害健康,為何可以當作食品,所以食品都是有益健康的,無須標榜是「健康食品」;而且食品的健康效益是相對的,例如孩童每日食用雞蛋一個有益健康,所以雞蛋是「健康食品」,可是對一位血液膽固醇濃度偏高已罹患心肌梗塞的病人,雞蛋已不是「健康食品」。

 目前台灣所銷售的所謂「保健食品」或「健康食品」,在美國統稱為飲食補充物(dietary supplement),包括草藥和中藥在內,一九九四年美國會通過飲食補充物健康和教育法案(Dietary Supplement Health and Education Act of 1994),解除聯邦政府食物藥品管理局對飲食補充物的審核權,飲食補充物立即充斥市面上,至二千年銷售金額高達一百五十億美元。

 依據美國飲食補充物健康和教育法案,飲食補充物無需獲得聯邦食物藥品管理局的許可即可上市販賣,但是僅能宣稱可以增強身體的構造或功能(to enhance the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the body),例如強骨補身,不得標示具有預防、治療或治癒疾病(to prevent、treat、or cure diseases)的效能。我國的法律規定也是如此。

 台糖公司宣稱其紅麴膠囊「保健食品」,具有降血壓、降血糖和防癌療效,顯然已違反「健康食品管理法」不得標示療效的規定,明朝李時珍編纂的本草綱目補遺篇記載,紅麴米具輕度改善血液循環效能,尚未經證實,按照「健康食品管理法」的規定,台糖公司宣稱的所有療效,應提出自我產品的人體試驗報告予以證實,若無人體試驗報告作依據,是不實的敘述,若未經衛生署同意而擅自施行人體試驗,則違反「醫療法」、「藥事法」和歷年衛生署所公告的各種人體試驗相關規定。

 目前美國藥局和超級市場仍然販賣許多其他廠牌的紅麴米製劑,但是在包裝紙盒上都有下列兩句警語:

 This statement has not been evaluated by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This product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 treat,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 此言詞(即生產者的標示)沒有經過食物藥品管理局的評估;此產品不用於診斷、處置、治癒或預防任何疾病。

 依據Heber教授的分析,Cholestin 膠囊除含有Monacolin K以外,尚有如下表列成分:

 就上列成分而言,其營養價值不會比食米或黃豆油高,有識人士應知所選擇。 (作者謝炎堯╱台灣大學醫學院內科退休教授)


挺起腰桿,走台灣路

☉林恆立

 陳總統說「台灣要走自己的路」頭一次執政者說出台灣的目標與未來方向。再加上向台商宣示改變向西傾斜,重啟「南向政策」投資東南亞,呂副總統隨即前往印尼訪問台灣的「轉向」動作愈明顯,中國打壓愈激烈。

 當然台灣要走出去,走出自己 的路並不容易,國際政治的現實,外交工作的推動相當困難。這幾年參與「推動台灣加入WHO」的活動,目賭中國外交人員的蠻橫和打壓,相信許多參與的醫界和海內外台灣人都感同深受。因為國際社會普通以「台灣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部份。」來看待兩岸。但是自從李前總統在八十八年提出「兩國論」首度向國際社會表明,至少台灣人民並不認為只有一個中國,陳總統的「一邊一國,公投立法」也不過是闡明現狀,再度向國際社會表明台灣並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是中國的地方政府。在國際上,台灣受 到中國的壓力,外交孤立。並不是從今天開始,也不是從新政府開始。而是兩岸分立以來,中國就不斷以「文攻武嚇」「趕盡殺絕」的方式,試圖引起台灣人對台灣安全與前途的顧慮。這也是內部政治分歧主因,也使台灣的認同危機達到空前的地步。此次中共選在陳總統宣誓就任民進黨主席當天宣布與諾魯建交,就像是打了台灣一巴掌,陳總統只好硬起來說出「一邊一國,公投立法」。其實就是試圖將「台灣前途決議文」,轉化為國家政策,堅持台灣的前途必須由台灣人民決定,這和台灣的主流民意相符。

 可悲的是在野黨和部分統派既得利益,卻利用台灣的自由民主機制,試圖反撲,與中國裡應外合,由中國以金錢外交,壓縮台灣的國際自主空間收拿金錢收買台灣的邦交國,阻撓台灣加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並以武力威脅台灣,讓台灣人民對台灣的安全與前途失去信心,對中國心存自我矮化,妥協求和的幻想。政黨輪替以來,如李前總統所言「有二個人,還不能釋懷」,與統派媒體和原在黨政機關中的既得利益者相互呼應,他們不願意與「台灣」認同,認為只有使台灣在法理或政治上與中國的命運合在一起,台灣才能生存。

 認同是一個國家的成員意識到自 身為國家的一份子,此為效忠的基礎。然而由於中國與台灣二個政權長期分隔對峙,及台灣的外交困境,終於演變成二十一世紀台灣最棘手的問題。面對這樣的政治環境,我們更應該思考,如何建立一個權利與責任相對,自由與自律並蓄的公民社會,使一種成熟穩健、多元包容及理性辯論的民主素養在台灣生根茁壯,是現階段最重要的問題。尤其是確立「台灣公民意識」,朝野政黨更應該在兩岸政策上尋求最大公約數,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是政府和政黨都要維護的共同目標。任何國家或外力企圖改變現狀就要訴諸公投取得台灣人民的同意 。

 當然台灣要走出去,必須凝聚共識內部 團結,才能面對外來的挑戰和國際競爭,唯有站穩自己的立場,才能為國家的前途開創長治久安的出路,這與統獨爭議無關,台灣的民主化、本土化、國際化的目標也相當清楚,台灣目前的問題只是意見分歧「各彈各的調」。當然這是反映社會多元,族群差異的關係,政黨存在的價值正是要結和社會各種力量,使各族群都能共同發展,凝聚共識讓台灣的社會發展,更包容更互相尊重,政治更公平正義。但是相反的,在野黨卻在阿扁喊出「一邊一國」的當下立即替中國「伸張正義」指責陳總統挑起兩岸爭端,兵戎相見,台灣經濟會受到明 顯傷害,股市大跌等負面評論。

 轉眼間二○○四年即將來臨,國親兩黨 不應以選舉恩怨,犧牲台灣未來的共同目標。而政黨的重要功能就是「整合」社會中不同的利益,使各族群都能發展並接受共同目標,如果任由意識形態或統獨路線的鬥爭漫延,各政黨不思自我改造、自我強化來增加獲得民眾的信任,提升政策品質、人材素質和政黨體質。那縱使陳總統或執政黨有重大政策的錯誤,台灣人民敢將選票投給「桃花黨」或「聯共反台黨」嗎?我們不諱言「破冰」「南向」參與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有實際的困難必須克服,但是做為全球村的一員,我們不能坐以待斃,畏懼中國的打壓就妥協、矮化、求和, 大家更該「挺起腰桿,走台灣路」參與更多的官方或非官方的組織活動,讓台灣的經濟成就能對世界做出正面的貢獻,相信台灣的人道關懷,更能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最後造成「雪崩」的必然是與中國同一氣的政黨。中國也要認清台灣人民當家做主的堅定態度,是任何武力威脅,軍中事恫嚇與外交封殺都難以撼動。(作者林恆立╱台灣中社副執行長)


該「教」還是該「罰」?-從女老師命案看少年刑事政策

☉郭怡青

 民國八十三年發生的吳姓女老師命案沈寂 多年終告偵破,其犯罪行為人竟是犯案當時僅十五歲的少年及十一歲的兒童的事實,震驚了社會。對於這兩位犯罪時均未成年的犯罪行為人,礙於刑法及少年事件處理法等法律的規定,對於當時十五歲的犯罪行為人之處刑必須減輕,且不能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而對於當時年僅十一歲的兒童所為之犯罪行為則不能處以刑罰,只能依據少年事件處理法施以感化教育,且至多執行至滿二十一歲為止,這種結果更引起社會輿論的譁然,於是報紙上認為現今少年刑事政策對少年保護過度,對被害人有所不公故應重新檢討之聲四起:有謂由於青 少年犯罪逐漸增多且年齡層逐漸下降,應檢修不合時宜的法律,參考外國立法例,於少年所犯為重大刑案之情況,處以與成年人犯罪相同之刑罰;有謂刑法規定之刑事責任能力應由目前規定之十四歲降為十二歲等。

 現在福利國家多於傳統刑事司法制度之外另創設少年司法制度,並以司法謙讓原則、保護優先主義及兒童少年最佳利益原則為其立法取向,我國亦不例外。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一條明文規定:「為保障少年健全之自我成長,調整其成長環境,並矯治其性格,特制定本法。」而少年福利法第一條亦規定:「為增進少年福利,健全少年身心發展,提高父母及監護人對少年之責任感,特制定本法。」二法之立法目的皆為因應少年非行問題,而在法制結構上試圖跳脫刑罰體系,對於少年之處遇採取福利司法之立法取向,並輔以強化家庭功能之福利服務,提高親權人之教保職責。

 我們認為,就少年非行事件之處理要求刑事 司法系統退居次要,而以福利行政及福利司法系統為輔的「以教代罰」之原則始為少年非行事件處理的正確方向,也是世界各法治福利國家追求的理念;世界各國雖亦因犯罪年齡層下降、少年暴力犯增多而對於少年事件之處遇方式應如何調整多有檢討,惟重視少年最佳利益與少年自我成長之健全之原則仍為各國所確認,是少年事件處理法所確立之保障少年健全成長及保護優先原則之少年刑事政策方向應無不妥。我國少年事件處理法的規定雖有許多可再檢討之處,相關司法人員及社工人員的專業訓練及心態也應予調整,但此等問題畢 竟為系統運作下所產生者,如因運作不良產生漏洞而上綱至以教代罰之少年刑事政策之檢討,則有因噎廢食之嫌。

 在這個犯罪率節節昇高,主張「亂世用重典」者漸重的社會,對於少年非行事件之處置,與其檢討少年刑事政策不若使大眾與立法者、執法者與專業人士的認知差異相調和,並健全少年福利司法制度及周邊機制,確立少年及其家庭、被害人及其家庭、執法者及專業人士,以及社會大眾對於保障少年健全成長之認知與責任等,更屬當務之急。(作者郭怡青╱最高法院法官助理,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工作委員)


社工員不等於保母

☉劉威成

 民視鄉土小劇「親戚不計較」,八月十六日劇中多次出現對社會工作者的錯誤認知。劇中一個孤苦無依的小男孩,自社政單位所安排的住所偷跑後,誤認劇中某一家庭的成員為其親人。劇中人物的對白,有「社工保母」、「小男孩是住在社工人員的家」,顯示製作單位對於社會工作專業認知的不足,誤導社會大眾對於社工人員的想法,影響民眾運用社工資源的意願,妨礙社工專業的發展。

 未成年子女若因父母親雙亡,或父母親不適任親職,得由當地主管機關派請社工員到未成年子女家中進行家訪,以評估其支持系統的健全度,同時,也對其親友的生活、扶養意願進行了解,並將此訪視過程寫成報告,主管機關在判定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時,可視情況參考此份報告,最後,以未成年子女的最大利益為考量作成判決。

 劇中小男孩雙親在大火中被燒死,小男孩成了孤兒。因此,在社工單位的安排下,小男孩的去處只有三種,一是親友家中,由親人行使親權;二為社政單位安排的收養或寄養家庭;三為政府認可社會福利單位之長期或短期的收容中心。而不管小男孩的去處為何?在過程中,社工員評估其支持系統、給予心理支持或轉介輔導資源等,都十分重要。因此,不可能出現「小男孩住在社工人員的家」,而社工員也非保母人員,一般在收容中心會有「生活輔導員」來照料小孩的生活,所以,用「社工保母」來稱呼社工員是錯誤的認知!(作者劉威成╱社會福利機構志工)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