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8月20日星期二

放任資金外流將掏空國家的財富

  人類重視自己的利益是一種本能,其實重視私利並不是什麼壞事。比較嚴重的是,很多人在追求利益時不擇手段、不惜傷害其他人的利益或公共利益。更嚴重的是,很多人既近視又健忘,因而只從很短期的角度來追求私利或決定政策,他們常忽略了較長期的生存發展,也忘了以往的各種經驗。大家這樣盲目追求短利的結果,不只公共的利益常被犧牲,私人的利益也常無法達成。最近有關銀行對中國台商放款的爭議,就顯示我們有些官員和銀行高層又犯了這種既近視又健忘的毛病。

  財政部某些官員說,銀行和企業的業務往來,原本就是唇齒的合作關係,銀行的授信管道亦應機動或隨企業走遍天下,隨時就近提供融資服務,才能創造雙贏。另一種說法,則認為下游的廠商都去了中國,中游廠商也必須去就地供應零件才能存活,上游廠商再說中下游都去了,他們被迫不得不跟去。現在銀行也用同樣的話說不得不跟去。我們想要質問,當初下游或中游產業去投資時,大家有沒有想到這一大串的產業都要被迫跟著去?如果當時曾想到,我們還應該那麼大方只根據下游產業或廠商的利益就讓大批廠商去投資嗎?有了一批產業拉走另一批產業的經驗之後,我們還可以只就銀行要和這批外移廠商做生意這樣一個直接短期的利益,就要開放銀行對台商放款,而不必管他們進一步把台灣的資金掏空嗎?官員和金融機構高階主管這麼短視與健忘,實在令人擔心。

  這些人似乎以為對台商放款不會帶走台灣的任何資金。事實上連市井小民都知道放款就是要把錢交給人家,怎能說對台商融資不會造成資金外流?他們的理由之一是開放OBU融資所流出去的資金均是可以控管的資金,並非就此外流。這樣的說法似是而非,因為外流的資金即使幾年後會再流回來,但這幾年間我們還是少了這筆資金可以運用,豈能認為資金有控管就不是外流?又有人說對台商提供融資最大的意義是讓存放在中國的台商資金有正式匯回國內的管道。這更是十分奇怪的說法,試問日本銀行不放款給在台日商,在台日商的錢就不能匯回日本嗎?台商若願意把錢匯回國內,其實管道很多,若要我們先匯給他們一百元,再讓他們匯回五十元當做資金回流,那還不如不要回流,又何必多此一舉?

  另一個無理的主張,是說OBU是吸收國外法人存款,是外來的錢,所以借給台商並不是資金外流。然而這種說法也是近視的,因為這些資金本來就是要流進台灣的,中途被攔截放款到中國大陸,流進台灣的錢就減少了,和台灣自己的資金外流之效果是相同的,怎可假裝不是資金外流?如果要讓這種說法成立,則貸放給台商的資金必須是單純為了提供這類放款而來的外資。換言之,我們若專設一種OBU吸收外資,且其資金指定用於放款給台商,而且這種OBU應該從銀行的其餘部門財務獨立出去,也就是對台商放款的風險由這種OBU之外資自行承擔,才可以說放款給台商不是資金外流。這樣的做法也才可以避免我們承擔太多風險。主管機構若有心避免資金外流,就應該把對台商放款限制在這種形式中。

  只要大家回想一下近年來產業一波一波前往中國的經驗,我們就不難想像,在金融業和資金也跟過去後,我們必然又會有其他行業隨之而去。現在又有人說,去了那麼多台商,要是他們倒了,很可能會拖累台灣經濟,所以要去協助台商技術升級;何況兩岸的交流頻繁,所以應儘早直航。這樣的邏輯思考,將來會愈陷愈深,而經濟依賴中國也會更甚。因為台商去了中國大陸,所以也該讓銀行放款給他們的這種思考,就像手指被野獸咬住時,趕快把手掌甚至身體送到野獸嘴裡以免手指被咬斷一樣的荒謬,但近視的國人卻樂此不疲。

  國人對中國問題與政策的思考常陷入這種近視又健忘的惡性循環之中,於是不只國家財富受損,許多人自己的利益也泡湯。例如很多人忘了我國曾長期有超過十%的經濟成長率,看到中國吹牛的七%成長率就以為很偉大;忘了所有國家達到一定成長之後其成長率就必然下降的事實,而近視地以為中國會一直快速成長下去;忘了過去十幾年我國在中國投資千億美元以上卻沒有多少資金回流,而盲目主張再多借台商一些錢就會有資金回流。這種極荒謬的事例,可說是不勝枚舉,其主要的關鍵在於朝野的觀點不一,各方的舉證不一,如果政府不能立定腳根,拿定主張,隨波浮沈,而且忘記過去的教訓,則國家必將走向長期的沉淪。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