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台灣為何與如何走自己的路》座談會

台灣應走自己的路 導正國際視聽

廖宏祥:台獨招致戰爭 根本是大圈套

李筱峰:強化國家認同 敲開國際大門
陳國雄:台灣正名 做自己第一步

前言:陳水扁總統日前發表台灣要走自己的路談話後,多位學者呼籲,台灣必須在統、獨兩個方向堅定走出自己的路,有鑑於此,台灣北社、本報與民視新聞昨天舉辦「台灣為何與如何走自己的路」座談會。

  與會學者分從歷史結構背景、內政外交、軍事及加入國際組織等面向切入,分析台灣目前在國際的最大困境在於自己。

  由於內部的凝聚力及共識不足,無法讓國際知道台灣的路線及定位,如此可能誤導友邦對台政策,中國就可藉此向國際推銷一中,這是台灣加入聯合國及世界衛生組織失利的主因。而當政者更不宜炒作經濟統合及加速三通議題,以免造成美國對台政策的誤判,影響對台軍售,甚至危及台灣安全。

座談會時間:九十一年七月廿七日

地點:自由時報九樓會議室

主辦單位:台灣北社、自由時報、民視新聞

主持人:北社社長吳樹民

與談人:自由時報董事長吳阿明、世新大學教授李筱峰、曾任白宮經貿顧問的北社財經組召集人徐福棟、台灣安保協會研究員陳國雄、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隆志、台灣綜合研究院研究員廖宏祥

記錄整理:記者李季光、王志宏  


台灣應走自己的路 導正國際視聽

  李筱峰:台灣和中國的歷史背景不同,歷史軌跡在百餘年來,也形成隔離。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簽訂迄今一百零七年來,台灣和中國是分開來的,中間只有在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年間短暫的四年時間是謂「統一」。即使如此,在這四年期間,也發生了二二八事件。

  中國充滿大陸文化性格,台灣則為海洋文化性格,三百多年前,就有荷蘭人到台灣貿易,帶動了台灣以出口貿易為導向的海洋文明體系;中國則是封建式的小農經濟,講的是自給自足。鄭氏家族來台後,混合荷蘭的海洋文化,將安平發展成為遠東貨物集散地,套用今天的術語,就是亞太營運中心。

  清領台灣、日據時代,及至二十世紀國府統治時期,台灣的歷史發展軌跡和中國明顯差異,經濟貿易直至價值觀念、民主、自由、人權等,兩國都有很大不同,雙方已成兩個國家。

  台灣和中國之間的分合歷史,可以看出,一旦台灣走上中國路,就會出現逆退或被牽累,經濟變壞,社會治安不好。

  二二八事件就是在所謂「光復」後一年四個月發生的。光復就是統一,本來台灣人民歡迎統一,未料統一的結果竟至於此。

  台灣和中國有不同的歷史軌跡,尤其考慮雙方在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落差如此大,台灣若走入中國的胡同,將會使我們好不容易奮鬥出來的民主成果毀於一旦,那真要萬劫不復了。

  徐福棟:台灣的對中政策,即所謂的「釋出善意的親中路線」,不論是「統合論」、「西進論」或「兩岸三通是必走的路」,都誤導美國對台政策。

  此外,台灣的內政及外交用很多時間在海峽兩岸的政治及經濟事務上,並在各方面節節敗退。

  殊不知,台灣與中國的最短路線是經過華盛頓,台、中兩國的真正戰場是在美國。

  故兩岸關係應是太平洋的兩岸:即台灣與美國,而不是海峽的兩岸:即台灣與中國。中國在一九九六年三月的試射導彈事件後,發現此策略,而在過去幾年之內,與美國的關係上有了大幅的改善,同時對台灣的統戰方面,有極大的收穫。有覺於此,台灣應將外交重點放在美國,同時將海峽兩岸的事務減少到最低,以改善美國的關係來輔助解決與中國的關係。

  陳國雄:從國家安全角度來看,要走什麼路要講清楚,如果不講清楚,會讓敵人有不切實際的夢想,也會讓朋友產生誤解。徐福棟教授提及的路線不清楚讓美國產生誤導,是外交的致命因素,如果不在三年內扭轉,台灣一定陷入完全弱勢。

  身為主權獨立國家,台灣如果要走向獨立,就要先過中國可能發動戰爭這一關。但是如果要統一,也是要戰爭,只不過戰爭對象換成是美國與日本。因為中國陸權與美、日等海權國家間,在東亞戰略對立與軍事衝突終究難免,台灣勢必被捲入中國與美日聯軍的戰局。

  既然統、獨都要面對戰爭威脅,台灣就要自己選擇站在美、日或是中國那一方。

  台灣半世紀來面對中國武力威脅,美國是維護台灣安全的關鍵因素,台灣長期為美國的戰略盟邦,基於國際道義,就算不能維護美國利益,但最少不應傷害對方利益;而美軍是世界超強,日本的海空軍力則是亞洲之首,台灣要往哪裡走於情於理相當清楚。

  從另一角度來看,台灣若選擇邁向與中國統一,美國馬上會產生顧忌。一年半前,陳總統發表統合論,馬上引起一些美國安全專家的質疑,認為既然台灣要追求與中國統合、統一,又何必向美國買神盾艦?同樣道理,如果兩岸的經濟統合與三通議題,導致台灣對中國的依賴過深,勢必把台灣推向必然統一境地,也會逼使美國調整對台政策。美國會擔心向台灣輸出的「軍民兩用科技」及「軍事科技」會落入中國之手,日後反過來傷害美國。所以執政者切勿炒作統合及三通議題,以免讓美國誤判。

陳隆志 :台獨招致戰爭 根本是大圈套

 陳隆志:台灣老早就應該走自己的路。中國以一億三千七百萬美金收買只有一萬一千人口的諾魯,現今台灣已不再搞金錢外交,可以將這原本用於一國的錢用於全世界,也就是用在加入聯合國的努力上。台灣如能集中資源向聯合國一百九十一個會員國做外交及文宣工作,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做全民馬拉松的外交運動,成本效益當更高。

  我們在國際宣傳上,可著重宣傳台灣和中國是完全不同的國家,也讓世界知道,人民的力量大於飛彈的力量,否則國際上會誤以為台灣仍處於過去那個威權統治的時代。

  此外,國際上也關注一個國家如何從專制威權走向民主自由。這一點,台灣有相當的經驗,而這經驗正可與國際分享。

  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如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成為正式的會員國。

  雖然工作艱鉅,但努力爭取的過程,適足以凸顯台灣主權獨立,以及爭取二千三百萬人的集體基本人權,參與國際事務的努力。此外,這也是爭取國際集體承認的做法,台灣如能加入聯合國,將可和國際一百九十一個國家建立友好關係,國際地位當可大幅提升,亦可促進台海及亞太地區的安全。

 廖宏祥:我從外交及軍事角度來切入說明,多數人對台灣的外交孤立已習以為常,殊不知外交影響國家安全層面既深且遠,實質經貿外交無法促成正式外交關係。

  過去北韓及伊拉克受國際孤立,是在於其獨裁及人權紀錄等指標不佳,而南非及以色列雖是民主國家、也有經貿發展,但因為人權問題,也受到國際孤立,可是台灣不管在民主、人權及經貿等問題都與國際主流價值接軌,為何還會遭受孤立?一般人還認為經貿外交生活無虞,為何還要拚外交關係? 簡單來說,沒有正式外交關係,軍事發展就無法和國際接軌,軍事思想、演習及軍事採購等都會受限,如要向德國買潛艇、向法國買軍用照相器,若無外交關係,不可能買到,參加聯合國也是一樣,中國也是建立一個一個的邦交國後,才能順利加入聯合國。台灣如果一直外交孤立,勢必影響國家安全。

  美國在中國軍事報告中指出,台灣若宣布獨立或發展核武等條件後,中國就會攻台,但這僅是中國主觀認知的條件,而非事實,蔣介石也曾說,如果中國動亂就要反攻大陸,都屬於主觀的認定。

  如果台獨導致中國武力犯台,那不台獨難道中國就不犯台?因此,解放軍犯台的條件主因是在客觀條件,如台灣持續孤立沒有友邦援助,或是解放軍極有勝算時,犯台可說是輕而易舉,就算不台獨也會犯台。

  中國犯台要考慮的點有很多,客觀限制也很多,如中國現在致力經濟發展、內部的農工抗議事件也逐漸增多,中共政權要處理議題相當多,台灣僅是其中一部分,甚至在平常時期根本不重要。而台獨導致戰爭是中國在國際釋放出的政治迷思,將台獨規劃化為是台灣在挑釁。如果台灣相信這套言論,是中了中國圈套。

  目前中國與台灣算是狼與羊的關係,羊何能挑釁狼呢?狼用「台獨是挑釁及導致戰爭」的言論框框把羊拴在圍籬裡,此時羊如何走出圍籬就是重要問題。如果此時再不走出去,圍籬也會越來越小,也會危及自主的生存空間。

  吳樹民:根據本人參與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多年的經驗來看,不管議題對錯與否或是台灣的姿態多低,中國總是要打壓,如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在考量中國的壓力下,先申請加入為觀察員,但仍無法避免。

  其次,要徹底解決國號問題,否則台灣在國際上處境會很困難,因為名不正則言不順。

  第三、過去在遊說國際期間,雖然台灣在經濟發展強勢,但是最為國際稱道的還是民主經驗。國人不要看輕自己的實力,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對自己沒有信心,評估政策都會先考慮到中國態度。

  第四、過去台灣加入國際組織都是靠友邦提案,但這根本行不通,也不用再試。台灣不敢向國際聲明自己是主權獨立國家,就只能在國際組織外圍打轉,進不了核心。現在必須要用台灣名義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及聯合國。


李筱峰:強化國家認同 敲開國際大門

 李筱峰:台灣雖小,但不算小國,經濟力量排名第十幾,也算強了。

  全球只有少數幾個國家沒有加入聯合國,這些國家有的已經快要加入了,有的是不願負擔年會而不加入,真正被拒絕加入的其實只有台灣。

  我們要加入聯合國,但別人可能會反問我們:你們是一個國家嗎?這是我們最難回答的問題,全球一百九十幾個國家,最沒有國家意識的就是台灣,難怪我們會被國際拒絕。

  我在學校任教,新鮮人上課時,我喜歡發問卷,我國人口多少?有的答二千三百萬,有的是十三、四億;問他們我國首都在那裡?有的說北京、北平、南京,有的說台北,有的說未定;問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嗎?半數以上說是;再問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嗎?大部分都說不是。國家意識錯亂得一塌糊塗,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是這樣錯亂的國家。

  國家認同的錯亂來自國民黨在台灣實施的那一套「去台灣化」教育,思考的座標是以中國大陸為中心。灌輸給台灣人民的,是以血緣、父系祖先為依歸的價值,而不是以國民主權為基礎的現代國家觀念。

  我們走自己的路的第一步,必須先從教育內容開始改變,必須讓台灣的教育內容回歸台灣本土,以台灣為主體,以台灣為起點,揚棄傳統的歷史意識,建立現代國家觀念,及世界史的視野,如此才能走出自己的路,也唯如此,才能加入聯合國,建立國防及國家安全。

  廖宏祥:「認知操控」極為重要,好比以色列面對阿拉伯國家圍堵,採取主動攻勢,但西方世界不只沒有指控其挑釁,甚至經常予以援助,這與以色列掌握媒體優勢,操控主流價值有關。認知操控被美國聯邦調查局列為中國對美國安全影響的八大因素之一。

  我國應早日破除中國加諸台灣與世界各國的認知操控,所以打破「獨立等於犯台」與「挑釁中國」等迷思,不但是國家戰略的外交層次,更屬建立社會心理的當務之急。

  爭取加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都是很好的切入點,不過這都是大點的正面突破,中國較易防範,其實其他的國際組織,如國際民航組織、國際電信組織、衛星組織等,大大小小約五、六百個,我們可以對這些組織做系統的研究,參加門檻各有不同,我們應做系統的邏輯分析,採取突擊方式參加,尋求突破,在做的時候,有實有虛,加入聯合國困難度較高,可列為理想目標,用來做宣傳,因此可預見的將來,加入聯合國可以視之為虛的,而其他的國際組織則可以視之為實的目標。

  連私人公司都須做敵我雙方態勢的分析,以決定其策略,但外交部迄今都未對相關國際組織做相關分析,令人不可思議。

  在軍事上,國防部說我們不挑釁,這個思想擴大成了軍事作戰準則,成為我軍不發第一顆子彈,這種思維是錯誤的,以現今軍事科技,如果第一擊就是猛烈攻勢,且無第二擊的話,那怎麼辦?所以應改變作戰準則。國家安全不能突發奇想,須有攻勢性、系統性、合理性的外交與國防戰略。


陳國雄:台灣正名 做自己第一步

 陳國雄:台灣現在才講走自己的路,那就表示過去沒走自己的路。現在才要走自己的路,走統一的路,就會被中國併吞,要走自己的路,台灣就必須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而護照封面加註「台灣護照」( Taiwan Passport),就是走台灣自己的路的第一步。

  一個獨立自主國家,護照要怎麼印,不用看別人臉色,不過陳總統卻在二週前為了顧及北京反應,可能不發台胞證給台商,而將台灣護照原議改成「在台灣發行」( Issued in Taiwan),這完全是自我矮化,也是北京敢恣意打擊台灣的主因。

  如果一個領導者講「走台灣自己的路」這種硬話,就應有相應的具體作為,否則就會被中國看扁,不了了之後,還會遭受到肆無忌憚的打壓。既然陳總統已經宣示要走自己的路,就應該從直接在護照上加註台灣護照開始,否則顧及北京反應,就只是當「兒皇帝」。

  陳隆志:台灣走自己路的方式,就是要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以聯合國憲章第四條來看,台灣符合加入成為會員國的要件,但是目前安全理事會十五個會員國中,沒有一國和我國有邦交。台灣一方面要遊說美國支持,另一方面則要正式提案「聯合國台灣代表權問題」,而非走舊路用友邦提案組成工作小組討論方式來推動。

  首先要測試美國是否贊成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底線,並遊說讓其明白加入聯合國對台灣安全地位的重要,藉由美國影響力凸顯台灣問題;其次,目前由友邦代我提出要大會討論設工作小組討論中華民國人民代表問題,這是不夠的,也不切實際。

  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是要凸顯台灣問題,並非由中國代表,以正國際視聽,多案可以同時進行,並爭取美國支持。

  而在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方面,由於只要大會二分之一同意,因此難度較低,所以台灣在明年申請入會不要一廂情願的再用中華民國申請成為觀察員方式,而是用台灣名義申請成為會員國。

  政府若有決心走自己的路,可用台灣名義先申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否則顧及中國臉色,申請成為觀察員,一樣會遭受打壓。

  吳樹民:根據我參與推動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七年經驗,台灣在明年起用台灣名義申請成為會員國勢在必行,否則是自取其辱。

  七年前是在舊政府時代,用中華民國名義申請成為觀察員,但是新政府上台後還是沒變,令人無奈。

  目前中國提出副會員的作法,如果中華民國加入成為觀察員,屆時仍可能被中國提出成為副會員的條件妥協,而中國也對外宣稱台灣的醫療都是中國在照顧,讓參與民間團體都快「吐血」。如果明年政府再以觀察員名義申請,就不是玩真的,我想民間團體也不用再陪著去受辱,台灣要有信心,才不會長期站在弱勢。

  徐福棟:我以九四、九五年在美國服務經驗來說明,台灣的台綜院拿出一年一百五十萬美金來做遊說工作,國內引起軒然大波,但是當時日本人卻是用三億美金在做政治公關,各國也是如此,而日本並非拿錢去撒,只要他們投資一元,就要賺回一元以上。

  在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及聯合國上,台灣須提升遊說能力,在美國遊說是合法的,而美國正是台灣主要的支持力量,這是台灣應積極使用的新方法。而在加入各式世界組織之前,應仿效他國必須在一年前就已私下進行相關遊說工作,如此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