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8月23日星期五
我要投稿
南非高峰會的挑戰-從「人權宣言」到「地球憲章」
高雄市長選局混沌
「合」字實在真歹寫
醫療應該是負責任的、可被檢視的
咱的尊嚴!咱的格!
更年期婦女的健康
回應「大家來考試」



南非高峰會的挑戰-從「人權宣言」到「地球憲章」

☉陳慈美

 今年八月廿六日至九月四日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的「永續發展全球高峰會」(World Summit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SSD),是國際環保界的大事,預計會有數萬人 前往共襄盛舉。參與的人員,除各國領袖、政要外,尚有工商業界、兒童與青年、農人、 原住民、地方首長、非政府組織、科學界與技術人員、婦女、工人與商會等九大主要群體 代表,這些群體是由廿一世紀議程所認定的。

 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在會議簡章首頁,以 「為地球的未來付諸行動」(Taking Action for Earth's Future)為題,說明本次大會 宗旨:

 「永續發展絕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重大的變革將是無可避免─不論是最高層 級的決策,或是日常生活中生產者與消費者的行為─假如我們希望在從事能夠滿足當代人 需求的發展時,並不會犧牲未來的世代滿足他們的需求的能力。

 十年前於巴西里約熱 內盧舉行的『地球高峰會』中,各國政府承諾要從事這樣的轉變,也接受廿一世紀議程為 達到這個目標的全方位行動計畫。事實證明,只有承諾並不足以完成任務。我們不但尚未 徹底整合經濟、社會與環境等發展的三大支柱,也還沒有對導致目前困境的習慣做出有效 的遏止。

 我們居住在同一個地球,並在塑造著我們生活的生態、社會、經濟和文化等 各種關係所組成纖細脆弱而錯綜複雜的網絡中彼此連結。若要達到永續發展的目標,我們 勢必展現出更大的責任感─為著所有生命賴以維生的生態系、為著整體人類社群當中的每 一個成員、以及為著我們未來的世代,他們將於明日在我們今天的決定所造成的結果之上 生活。

 二○○二年南非高峰會是重新啟動追求建立更能夠永續的未來的機會,高峰會 必須集合全世界,為實施廿一世紀議程,凝聚更加團結一致的全球夥伴關係。這個會議必 須傳遞下面的信息:永續發展不只是必要,而且也是要把我們的經濟與社會放在一個更為 持久的根基上的特別機會。

 聯合國與我個人都非常期待能夠與所有關心這議題的朋友 密切合作─政府領導人、來自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組織和市民社會團體─在約翰尼斯堡和往 後的日子,帶出全球保育和管理職責的新倫理。」

 安南在這裡所強調的全球保育和管 理職責的新倫理,其實就是已經醞釀近十年的「地球憲章」,其條文如下:「地球憲章─ 永續未來所需之價值觀與原則

 一、尊重生命看顧大地

 ─尊重地球和豐富多樣的所有 生命

 ─以了解、憐憫和愛心來照顧生命共同體

 ─建立公義、分享、可持續與和平的 民主社會

 ─為當代和未來世代確保地球的豐富和美麗

 二、維護生態完整性

 ─保 護並恢復地球生態系統的完整性,特別關注生物多樣性和維繫生命的自然過程

 ─以「 預防傷害」作為環境保護的最好方法,當知識仍不足夠時,寧採取謹慎的預防性措施

  ─採用可保護地球的再生能力、人權和社群福祉的生產─消費─繁衍方式

 ─推展生態 可持續性的研究,並促進將現有的知識公開交流和廣泛應用

 三、社會正義經濟公平

 ─將消除貧困作為必須履行的倫理、社會和環境責任

 ─確保各層級的經濟活動和機 構,以平等和可持續的方式促進人類發展

 ─肯定性別平等與公平,以此作為可持續發 展的先決條件,並確保所有人享有受教育、醫療照顧及經濟機會等權利

 ─摒棄歧視, 堅持所有人擁有的自然環境與社會環境權利,應足以支撐人的尊嚴、身體的健康及靈性的 福祉,特別要照顧原住民和少數民族的權利

 四、民主、非暴力、和平

 ─加強各層級 的民主機制,提供透明與負責任的管理,在決策中能夠廣納參與,並達到公義

 ─將達 到可持續生活方式所需的知識、價值觀與技能,整合進入正規教育和終生學習的領域

  ─以尊重和體諒對待所有生命體

 ─促進寬容、非暴力與和平的文化」

 若將「地球憲 章」的內容對照最近行政院所公告的「挑戰二○○八:國家發展重點計畫」當中第二大項 「到綠色矽島之路」所揭示的「核心價值:以人為本、永續發展」,我們看到的只是投資 、建設、發展的強烈企圖心,看不到價值觀的提示,更別提對於導致當代生態困境的價值 觀有任何的反省。 曾先後三次來台舉辦多場與環境倫理相關的研討會,並到台灣各地與許多在第一線工作的 民間生態文史團體直接對話的環境哲學家柯倍德教授(Dr. J. Baird Callicott),在「 環境價值觀」期刊中指出:一九四八年聯合國所發表的「人權宣言」,曾經深刻地影響了 各國政府的社會政策和行為,因此,長期關心環境倫理建構的環保人士也深信,如果「地 球憲章」能夠在今年被聯合國大會接納,那麼,它也將會深刻地影響各國政府的環境政策 與措施。 當台灣強烈地表達希望能夠參與國際社會時,我們對國際上在各個領域已經作出的努力有 多少了解?我們的經驗與努力是否能夠對國際伙伴提供實質的貢獻,甚至贏得尊敬?在台 灣獨特的生態文史脈絡下,我們永續發展願景背後的價值觀是什麼?這一連串的問題,將 會是南非高峰會之後台灣無法逃避的挑戰。(作者陳慈美╱生態關懷者協會秘書長)

高雄市長選局混沌  

☉陳茂雄

 高雄市長的選戰,除了謝長廷篤定代表民 進黨衛冕外,其他參選人都還呈現一片凌亂,泛綠營已完成整合,而泛藍營的整合還吊在半空中,泛藍營並非基於理念而整合,而是因利益而結合,若能產生利益共同體,整合就算成功,然而當各方的利益沒有交集時,就出現各懷鬼胎的現象。連戰因仇恨而產生報復的心態,即使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宋楚瑜則以擴張政治版圖為目標,所以國、親兩黨的消長是可以預見的。在國、親兩黨的互動過程中,宋楚瑜比較聰明,為了要保護自己的形象,所以對民進黨鬥爭時,尊連戰為老大,而將他推到第一線,連戰真的認為自己為老大,所以 公開表示,二○○四年總統大選時,國、親兩黨若要整合,也是國民黨為正,親民黨為副,在宋楚瑜的眼中,宋連配都還要考慮考慮,連宋配簡直是癡人說夢話。今年北高兩市的市長選戰,可說是二○○四年總統選局的前哨戰,宋楚瑜需要開疆闢土,不可能支持國民黨的參選人。

 國民黨推舉黃俊英是考慮地方人士的意見 ,然而黃啟川有樁腳,得罪不起,國民黨認為黃俊英是學者,民意支持度高,意圖以民調淘汰黃啟川,誰知黃俊英的民意支持度竟然遠不如黃啟川,最後國民黨還是選擇黃俊英,這是國民黨的一項敗筆。黃俊英的特色是不得罪人,這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缺點,不得罪人,所以敵對的人少,但會形成沒有擔當的形象。依目前的民意,支持他的人不多,但反對他的人也相當少,多數人對他沒有特殊印象,所以可塑性相當高,若能有高明的運作,可以使那些不支持他也不反對他的群眾變成他的支持者,然而他的致命傷是缺乏爆發力,要吸 引群眾還是有困難。國民黨地方人士雖然支持黃俊英,可是連戰的目標並不是如何使國民黨成長,而是要如何擊垮民進黨。宋楚瑜正好相反,宋楚瑜要的是使親民黨成長,是否能當選高雄市長已變成次要的問題,這種連宋會當然會出現宋楚瑜吞噬國民黨的現象。最可憐的還是黃俊英,他本來不想選,是國民黨硬把他拉出來的,等他答應時,反而變成「被推薦人」,不是「候選人」,真是糟蹋學術界的人。

 黃俊英雖然頻頻對親民黨示好,可是不能 打動宋楚瑜的心,因為在宋楚瑜心目中,黃俊英屬國民黨的勢力,若是支持黃俊英,親民黨的版圖會被國民黨併吞,到總統大選時,就失去與國民黨談判的籌碼,所以他邀請連戰一起支持剛與民進黨決裂的張博雅,此計若成功,親民黨不但可固守高雄市的版圖,更可吞噬國民黨在高雄的勢力,總統大選時還有嘉義市許家班的奧援,這是一石多鳥的策略,即使國民黨沒有中計,親民黨還是可以保有原來的勢力。目前唯一讓宋楚瑜擔心的是張博雅的個性,她不加入各政黨,擺出通吃的姿態,若親民黨全力支持張博雅,到時只要陳水扁給了 她好處,依她善變的個性,面臨登記時刻才退選的或然率相當高,到時宋楚瑜可說是滿盤皆輸,因而宋楚瑜一直要求張博雅表態,以斷絕她與民進黨勾搭的機會,可是張博雅遲至八月二十二日才考慮與泛藍營協商。

 張博雅要依賴泛藍營的支持,可是前一陣 子她堅持不表態,因為她還覬覦泛綠營的票源。她將高雄市民看成嘉義市民是一項嚴重的錯誤,多數嘉義市民與以前國民黨支持者的架構很相像,缺乏政治理念,所以很容易形成「利益共同體」,高雄市民則有很強烈的政治意識,所以張博雅很難吸收泛綠營的票源,況且高雄並沒有「許世賢」幫張博雅打基礎,所以張博雅不可能如願。政治人物估算別人的選票都相當正確,但估算自己的選票有時會相當離譜,在歷次選戰中,曾發生過候選人的得票率還不到他自己所估算的百分之一,所以會有如此大的差別,是因為在估算他人的選票時 ,可聽到真話,所以得到正確的資訊,但在估算自己的選票時,聽不到真話,得到的都是錯誤的資訊。相信張博雅目前聽到的都是好聽的話,不是真話,所以會有那麼高的姿態,很少嘗試失敗的張博雅,或許要在高雄栽跟斗。

 獨裁體制時期,政治犯是臺灣人心目中 的英雄,當時的施明德被臺灣人捧上天。政治民主化之後,英雄的舞台逐漸消失,民進黨的主流由政治犯轉向美麗島辯護律師,施明德的舞台也消失殆盡。民進黨執政之後,其架構又出現相當大的改變,執政前所有民進黨的政治資源都是選民所給,所以政黨的架構是由下而上的互動,但執政之後,由於出現一大堆的政務官席位,所以政黨的架構略轉向由上而下的領導,不屈服於舊國民黨勢力的施明德當然也不認同民進黨的轉變,因而離開民進黨,親近泛藍營。施明德參選高雄市長的目標並不是當選,而是重建政治舞台,若能得到泛藍營 的奧援,只要選票不難看,就會有新舞台,只是他的希望可能會落空,因為他有兩個盲點:第一,他所批評民進黨的缺點,泛藍營都有,所以由綠轉藍很難得到民眾的認同;第二,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泛藍營只會利用他,不可能被他利用。

 宋楚瑜失敗了會積極重建自己的勢力;連戰失敗了只想報復。由兩人的表現可以預測兩黨的消長。(作者陳茂雄╱臺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合」字實在真歹寫

☉葉金鳳

 在多元社會中,人不但很難離群而索居,尤其在商場上、政壇上更是講求合縱連橫,但因利益掛帥的結果,彼此之間爾虞我詐充斥,多以不歡而散結束,其能真正合作無間並持之以恆者幾希?似乎驗證了一句台灣諺語「合字歹寫」。

 千禧年總統大選,三足鼎立的結果讓水蓮配撿了便宜,也為台灣製造了政黨輪替的政治奇蹟。由於民進黨執政準備不足,人才缺乏,且又政治掛帥,兩年多來,除了拚選舉還是拚選舉,導致經濟直直落,失業日日高,民眾都在問:昔日累積的經濟資產還能維持多久?因此,廣大基層民眾中對國民黨的過去心存感念,對國民黨的未來懷抱期望者,確仍有一定的比率,如何緊緊抓住這群人的心並使之發酵擴散,正是國民黨浴火重生再出發的最大動力與憑藉。

 為記取本屆總統大選失敗的教訓,避免重蹈覆轍,再創二次政黨輪替的佳績,國親都有合作的意願,支持者也多認為有此必要,因為國親合雖不保證必然勝,但絕對有得拚,若國親不合則必輸。因此,自去年以來,兩黨高層均進行多層次的協商,並自去年底的立委及縣市長選舉開始啟動。

 但由於彼此票源的重疊性過高,致實際運作的結果是互挖牆腳、互爭地盤者,固不在話下,協商共識在先,違背承諾在後者有之,甚至公然叫陣,條件交換者有之,赤裸裸的上演著「政黨利益擺中間,誠信道義放兩旁」的政治戲碼。

 年底北高市長選舉,被認為是二○○四年總統大 選的前哨戰,因此,朝野主要政黨無不卯足了勁,企圖搶先機,拔頭籌,國親對兩黨合作,共推一人參選更有高度共識。在台北市方面,因是現任者尋求連任,問題單純,早已定案。高雄市方面則是仍在歹戲拖棚,令民眾不耐。事實上,當國民黨內有三人登記角逐並正全力衝刺之際,連主席展現兩黨合作的高度誠意,公開表示歡迎親民黨的張昭雄參選高雄市長,張昭雄亦曾召開記者會予以善意的回應,但也只有如此而已,並無後續的選舉動作,給人意興闌珊、興趣缺缺的深刻感覺。國民黨陣營則經過不斷的折衝協調,終於推薦 黃俊英為代表,張昭雄卻仍老神在在,不動如山。在親民黨無人有意參選的情況下,理應支持國民黨推薦,也是兩黨唯一的參選人黃俊英,合兩黨之力爭取勝利。詎竟不此之圖,還引入非兩黨人士強要國民黨接受,已與國親合作,共推兩黨中之一人參選之普遍認知有巨大落差,尤其公然扣人帽子,妄加罪名的做法,更讓一些同樣全力支持國親合作,但只希望合作應有制度、應有原則,國民黨應不失主體性、應維持起碼尊嚴者,不知如何自處。也無怪乎基層質疑:莫非國民黨已經變色成了披著藍色外衣的橘子?

 二中全會時,歷經驚濤駭浪後,黃俊英終能親率黨提名之市議員候選人上台接受祝福,而彼等所展現的力挺黃俊英到底的決心,全力爭勝的旺盛企圖心,以及高昂如虹的雄壯氣勢,在場者無不為之動容,誰說這不是一支有本錢贏的團隊。因此,筆者誠摯的呼籲,若兩黨「真心」要合作,就從合兩黨之力支持黃俊英參選高雄市長開始吧!否則,談何容易?(作者葉金鳳╱國政基金會政策委員、國民黨中常委)


醫療應該是負責任的、可被檢視的

☉黃達夫

 八月十七日某報報導,健保下月起將同步調漲保費和就醫自付的「部分負擔」。包括醫療改革基金會等六十四個民間團體,昨天齊集衛生署前宣示反對「健保雙漲」,要求衛生署應公布醫院的「財務」和「品質」資訊,財務透明化是為了整頓醫療浪費,醫療品質透明化則是讓民眾不再盲目就醫「逛醫院」。

 因為健保財務已陷入無以為繼的境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為了健保的持續營運,此刻,調漲保費固然有其正當性及迫切性,但是,我也能深深地同情民間團體的訴求。

 自從健保開辦以後,國內公、私立醫學中心 及區域醫院的門診量不斷膨脹,處方、檢驗、手術日趨浮濫,急、重症的照護反被忽視,醫療形態日益扭曲已是不爭的事實。從過去一、兩年到最近的兩、三個月,我們更觀察到,被這個社會賦予處理疑難雜症任務的醫學中心,動輒斥資數千萬,甚至上億元競相設立高科技健檢中心、美容整形中心,標榜以五星級飯店的裝潢與服務,招攬自費的「無病」族群。正如最近一期天下雜誌的報導說「台灣多數教學醫院的急診室永遠像個難民營……假日人滿為患時,病人連推床都沒得躺,只能坐在輪椅上打點滴,輪椅可能還是搶來的……這 種急診室的慘狀,對照醫院動不動就宣稱引進全亞洲、全球僅有的最新昂貴儀器,或是新成立媲美五星級飯店的美容雷射中心,實在是對台灣醫院的最大諷刺」。

 這種現象,顯然與醫學中心、區域醫院所應 擔負照護急、重症病人的使命背道而馳。而且,因為當今所有國內醫院的主要財源均來自全民健保的收入,以及公立醫院政府公務預算的補助,所以民間團體應該就有權利去了解醫療院所是否把錢用在刀口上,去監督醫療院所是否有資源錯置與浪費的問題,因而要求醫院財務公開,其實也無可厚非。然而,醫療院所是否嚴守其使命與宗旨,善盡其責任,其實並不需要從其財務報表中去解讀。事實上,如果一家醫院投資高科技儀器做為自費健檢的工具,而不是放在照顧急、重症病人的用途上,投資於美容雷射中心,去滿足「無病」愛 美族群的需求,卻罔顧該醫院急、重症照護品質的改善時,它們的動機和目標何在,可想而知。換句話說,如果你看到一家醫院擁有媲美五星級飯店的健檢、美容中心,但它的急診室卻像個難民營一樣的話,就不難判斷這家醫院所關心的或想照顧的是什麼樣的人了!對於醫改會要求品質資訊公開的訴求,衛生署健保小組召集人吳憲明回應「公布個別醫院或科別的醫療資訊,恐引起爭議」,這樣的說詞,實難令人信服。我認為我們要決定一件事情該不該做時,最先要問的是它值不值得做,值得做的事就要排除萬難去把它做出來。就像此次衛生署認為調漲保費是值得做、應該做 的事情,即使有再多的爭議和反抗,仍然要堅持下去的道理是一樣的。

 令我不解的是,國內衛生主管當局,經常在檢測、公開諸如公用游泳池水的品質、便當的衛生品質、藥物成分等結果,目的就在保護國人的健康,那麼,為什麼和國人生命密切相關的醫療品質卻不能公開呢?醫療品質的測量遠較檢測水質、食物、藥物等複雜許多,但是,事在人為,只要有心去做,用對方法,則不是做不到的事情。問題其實不在於公開品質資訊會不會引起爭議,而是,國內在醫療品質方面的研究,和資料分析工作還做得很少,衛生署能夠公開的資訊還不多。

 做為一個醫療從業者,我一向認為不論是醫師個人或醫院,都應該提供負責任的、可以被檢視的醫療。所謂負責任的醫療就是要提供給我們的病人,經過科學驗證,醫界公認有效的醫療,並且要進一步地去檢視其結果是否達到預期的效果,從而修正、改善。也就是說,我們的所做所為都要對得起我們的病人,能禁得起外人的檢視。因此,我認為醫改會要求各洗腎中心公佈病人五年存活率如何、乳房手術的病人五年存活率是多少等的訴求是有其道理的,醫界也沒有什麼立場去反對它。

 在新政府成立之初,我被邀請擔任國家醫療品質委員會 的主任委員。這兩年來,我們嘗試利用現有健保資料的分析,開始建立醫療品質監測的機制。但是,要建立一套國內各重大疾病的治療結果指標,則仍然須要一些時間,並且還須要在資料收集及分析方法的改進方面做些努力,以確保分析結果的正確性。據我們初步的分析,我們確實可以看到國內醫師開了不少不必要開的刀,有些手術的死亡率也高於先進國家。同時,我們也發現同樣的一種癌症手術,在國內十幾家不同的醫院接受手術後,一年後的復發率竟然有五%到四十四%的差異。顯示國內的癌症醫療品質參差不齊, 同樣的疾病到不同的醫院接受治療後,所得到的結果差異很大。在這樣的情形下,為了自保,國人更有立場要求醫療品質的透明化。

 然而,在醫療品質透明化的機制尚未建立以前,國人仍然 可以藉著一般的常識去判斷一位醫師或一所醫院的醫療品質。就如任何產品的製造都必須嚴守其標準作業程序,才能保證產品的高良率;同樣的,看診也應該遵守一定的標準作業程序。因為詳細的病史與徹底的身體檢查是醫師診斷疾病的主要依據,任何一位醫師如果省略了其中的一些程序,而在三、五分鐘內打發一位病人,就表示這位醫師執行的是偷工減料的醫療,他的良率一定打折扣,誤診率必定提高。同時,如果他不花時間向病人解釋病情,或教導病人平日如何自我照顧,則不但沒有盡到醫師應盡的責任,而且也 表示他對病人的生命不夠尊重。所以,如果一位醫師的門診經常掛五、六十名以上的病人,或是一所醫院內大部份的門診都掛到百號以上的話,幾乎就可以判定這樣的醫師和醫院的醫療品質是不高的。那麼,治療結果如何就要看你的運氣了。很遺憾的是,當前的健保並沒有淘汰劣質產品的機制,不管醫療院所提供的是優良產品或瑕疵品,都一視同仁,同價付費,難怪病人就醫缺乏保障。

 健保面臨破產的危機,就如病人失血不止一樣,唯有緊急 輸血才能穩住生命跡象。保費調漲,這到底只是治標而不是治本之道。健保的病灶,也就是出血點,是制度設計的謬誤。當支付制度設計不良,絕大多數支付標準皆不敷成本,而且不分品質優劣都同價付費時,就誘導醫療院所以量制價,並降低成本,也就是在程序上偷工(匆促、草率),在醫材方面減料(如多次重覆使用耗材、採購劣質廉價藥品),再以提供不必要的處方、檢驗與手術以補償給付之不足。這樣七年下來,國內醫療形態就一再的被扭曲,是非的界線也越來越模糊。如今,已經到了對錯不分,醫療道德淪 喪的地步了。在這樣充斥著錯誤示範的醫療環境下,醫學教育向下沉淪,年輕的一代不但專業的學習不扎實(學的是偷工減料的醫療),醫學倫理觀念更有很大的偏差(經常以健保給付不合理為藉口來合理化所有不當的作為),醫事人才的品質每況愈下,國人健康和生命逐漸失去保障,更關鍵的問題是,醫療行為越扭曲,健保失血則越嚴重,全民健保的良法美意反而變成政府財政的無底洞,以及阻礙醫學進步的巨大絆腳石。(作者黃達夫╱衛生署國家醫療品質委員會主任委員)


咱的尊嚴!咱的格!

☉徐福棟

 每天看報紙,幾乎都讀得到使筆者認為失去個人尊嚴或人格的報導及詞句。讀者諸君,當各位看到「美、中、台關係…」、「中、台關係…」、「美、台關係…」或「一中一台」等詞句時,心裡的感受如何?是感覺很自然呢?還是感覺上怪怪的?

 筆者的第一個感覺是「心裡會碰的一陣心酸」再接著就是「可憐的報導者或撰寫者,他們的自我尊嚴或他們作人的基本格局到底被掩埋到何處去」?難道他們沒法感受到這種寫法是把自己的尊嚴,自我的格局埋沒了?矮化了?

 這點怎麼講呢?讀者諸君不妨去看一下,任何 文明國家或先進國家如美、英、日、德等等的媒體,當他們在報導他們國家的新聞或撰寫任何有關自己國家的報告時,總是會把自己的國家寫在最前面,就如日本會把「日美安保條約」的詞句中將日本的「日」字寫在前面,而美國的「美」字寫在後面。他們絕對不會寫成「美日安保條約」。再來美國在寫「美台經濟協會」時會寫成「USA-ROC ECONOMIC COUNCIL」,而絕對不會寫成「ROC-USA ECONOMIC COUNCIL」。這是因為每一個國家及其國民,如果在平時就有自我的尊嚴,自我的人格或國格,他們就會在平日的生活或簡單的詞句 表達中很自然地把「尊嚴」及「格」表現出來。如果我們的國民、媒體的報導者(平面媒體的記者或立體媒體的報導者)能夠保持最基本的自我尊嚴及自我的格局的話,我們一定能在媒體報導上看到或聽到「台、美、中關係…」、「台、中關係」、「台、美關係…」或「一台一中」等詞句,把台灣的「台」字寫在前面,而不是寫在後面。

 讀者諸君,我們的社會每天都在發生「沒尊嚴」、「沒格局」的事及看到「沒尊嚴」、「沒格局」的詞句。希望大家能一起來揭發,以教育我們的下一代,使他們成長為「有尊嚴」、「有格局」的國民。(作者徐福棟╱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北社社員)

更年期婦女的健康

☉林隆堯

 一個月前,美國醫學會雜誌(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披露了美國WHI(Women Health Initiative)計畫的提前報告,對更年期荷爾蒙補充療法提出一些負面意見。全世界各地方均因此掀起軒然大波,提供研究用藥的生產廠商股票下跌,舉世使用者大為恐慌,用藥量大跌。台灣各醫學團體也提出因應之道,大意不外乎,更年期荷爾蒙補充療法有其優點,而且WHI在美國做的研究年齡層較高,種族不同,這樣的研究結果不一定適用於國人,副作用其實不大,指示婦女更年期荷爾蒙補充療法正確的是先明瞭自己危險的程度,然後與醫生充分討論後再決 定該不該使用荷爾蒙,這就是巧妙的把責任轉移到第一線的醫生及病人身上。到底醫生是不是完全了解WHI所揭露之心血管疾病及乳癌危險性的臨床意義在那裡,恐怕都還有疑問,病人更不可能明白自己的危險到底有多大。

 WHI所作的研究是隨機分派安慰劑控制之雙盲實驗,進行了五點二年後以 O'Brien Fleming界限先行停止其中一部分研究,以流行病學的觀點來看,這個研究的效度沒有什麼爭議,提早停止一部分研究是已經有其結論性的結果。

 至於台灣婦女服用更年期荷爾蒙補充療法之年齡層較低 ,台灣地區乳癌發生的平均年齡也較低,與WHI的研究報告不太一致,但這些不能做為採行荷爾蒙補充療法自我安慰的理由,以乳癌為例:台灣地區五十∼五十五歲的婦女乳癌的發生率是每年每十萬人有三十一個新病例,根據WHI所揭示的結果,使用荷爾蒙補充療法五年得乳癌的相對危險性是一點二六,則台灣婦女使用荷爾蒙補充療法五年後,其罹患乳癌的可歸因(歸咎於荷爾蒙補充療法)危險為每十萬人增加七人(0.26X31=7)罹患乳癌。這個數字到底有什麼臨床意義,病人及醫生也就比較容易明瞭。至於心臟血管  疾病的危險性,也可以用這個算法來釐清。(作者林隆堯╱中社社員、中山醫學大學醫研所副教授)

回應「大家來考試」

☉國立屏東師範學院

 頃閱李筱峰教授「大家來考試」一文(自由廣場,八月二十一日),發覺其所言內容與事實有若干不符之處,說明如下:

 一、本校(國立屏東師範學院)輪值主辦本(九十一)學年度學士後國小教師職前教育學分班入學考試聯合命題製題工作,屏東師院本身並未參與命題,各科試題係由參與招生工作的其他師範院校推薦教授命題,由本校負責彙整印製試題,再送各師院於同一天作統一之考試。

 二、李筱峰文中提及的一道公民科選擇題,完整的題目內容是「下列四位縣長候選人所提政見,哪個不是合理可行的?(A)張三說要爭取中央經費補助(B)李四說要徵收地方觀光稅(C)王五說要促成台灣獨立建國(D)陳六說要發放老人津貼。」

 據該題原命題教授說明:命題意旨是在測試考生對中央及地方權限劃分之了解而已。促成台灣獨立建國的權責不是任一地方(縣)政府即可決定,而仍需循其他方式、程序、層級才較適當。題意僅此,並無意指獨立建國是不合理不可行的。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