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8月23日星期五

西進、南進不如自己求上進----不先提振國內產業一切都是空談

  陳水扁總統所提之「調整對威權中國的投資和經貿政策」,似已開始在政府財經政策上產生影響。經濟部長林義夫昨天在台北市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演講時指出,根據統計,去年台商在海外投資超過十七億美元,而在中國投資金額今年已達海外投資總額的五十點一%,台灣在中國投資超過海外投資總額的一半,因此政府必須推動南向政策,以平衡太過集中的風險。而強化台灣經濟實力以抵抗中國效應,也成為這次「美日台三邊戰略對話」備受注目的焦點之一。

  另外,林部長昨天主持東南亞經貿訪問團工作會議時也表示,南向經貿訪問團原定走訪越南、泰國、馬來西亞等三個國家,經過各相關部會討論後,決定擴大訪問範圍至六個國家,加入印尼、菲律賓、新加坡等三個國家。先前陳總統發表走自己的路、一邊一國、南向政策的相關談話,以及呂秀蓮副總統圓滿完成南向首航的外交出擊,林部長並未立即做出政策反應,直到陳總統明確要求「調整對威權中國的投資和經貿政策」,才開始在政策作為上有所改變,雖然給人反應太慢的觀感,畢竟還是比其他文風不動的財經首長好一些。

  大家都知道,中國整天以文攻武嚇威脅台灣,同時有計畫地推行「以經促統」的計畫。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的產業、資金流往中國,不論就經濟自主的角度,還是從國家安全的角度而言,都充滿了極高的風險。然而,政府當局雖也不時提醒國人,中國無時無刻不想消滅台灣主權,但政府還是對中國投資採取積極開放政策。尤其是,財經首長全心全力拚開放,完全不把國家風險當作一回事,把拚開放的油門一路踩到底。如今,台灣出口到中國已佔出口總額的二十五%,對中國投資也高達海外投資的一半,再不懸崖勒馬就來不及了。

  就此來看,陳總統、呂副總統近來強調南向政策,林部長也開始將眼光向南看,確實有矯正過度偏重中國投資的作用,台灣也可以避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這種政策調整是對的,也是必要的,否則台灣對中國的經濟倚賴程度繼續上升,不僅中國會掌握更多對付台灣的籌碼,台灣內部向中國傾斜的氣氛也會益形嚴重,使台灣與亞太民主國家的夥伴關係漸行漸遠,從而淪為威權中國的一部分。

  但是,我們要進一步指出,光是這樣的調整是不夠的。不管台灣要參與哪一種自由貿易區,不管台灣在國際分工要扮演什麼角色,甚至要進而從事全球佈局,都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台灣本身的產業健全發展,經濟體質良好。近年來,全球化或區域經濟的經驗在在顯示,只有產業、經濟競爭力強的國家,才能在全球化或區域經濟獲得好處。相反的,產業、經濟競爭力弱的國家,會在全球化或區域經濟之中面臨內外交迫的壓力。

  所以,當前我們的問題,不只是從「西進」轉移到「南進」,最重要的仍是自己要求「上進」。過去以來,每次國內發生「西進」與「南進」的爭論時,各方總是為中國或東南亞的投資條件辯護,連政府官員也是如此。其實,這種爭論已經陷入「為出走而出走」的思考盲點,似乎談論台灣的產業前途時只有出走一途,而改善國內投資環境、刺激國內投資意願、提振國內產業,甚而吸引外商來台投資,都沒有努力的必要。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如果產業只能靠出走求生存,政府收不到稅,勞工沒有工作,則「西進」或「南進」對台灣有什麼兩樣?

  林部長說,政府執行南向政策,已經和東南亞各國政府強調,他們必須改善自己的投資環境,提供充分的誘因,搭配政府的政策,輔導廠商赴東南亞投資。既然林部長深知,東南亞各國政府必須改善投資環境,以吸引台灣的廠商前往投資,我們自己不是也應該自我檢討嗎?台灣的產業、資金、技術與人才,不得不「西進」或「南進」尋找機會,我們的政府為什麼不求「上進」,創造廠商深耕台灣的誘因,同時吸引國際資金來台投資?恕我們冒昧提醒,林部長的主要職責,並不是輔導廠商「西進」或「南進」,而是促使台灣的產業經濟恢復榮景,讓廠商和勞工在國內安居樂業。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七月份失業率升為五點二三%,失業人數增加為五十二萬三千人,主計處官員估計,八月份失業率可能會突破去年十月最高紀錄的五點三三%。我國失業率居高不下,應屆畢業生更是一職難求,正是國內產業低迷不振的寫照。姑且不說別的,光要解決勞工就業問題,就不能仰仗「西進」或「南進」。擴而言之,如果政府只是在「西進」、「南進」之間打轉,不以求「上進」的觀念提振國內產業,所謂「亞太民主國家的經濟共榮體」,終將成為一場沒有實質意義的空談。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