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8月4日星期日
《台灣是他們的家》專題報導

澎湖珍稀「寶珠」 守護麻瘋病友

記者黃敦硯、劉禹慶╱專題報導

 如果媽祖婆是討海人在漆黑汪洋中的燈塔,指引回航的方向,那麼,白寶珠女士就是澎湖麻瘋病人的守護燈塔。她不但悉心照料著麻瘋病患,更使病患家屬及周圍友人,能對「麻瘋病」─這個曾令人聞之色變的疾病,有正確的認識。

 在澎湖還未開發、跨海大橋也不知道在那裡的那個年代,她就已經頂著凜冽的海風,挨家挨戶地為病人送藥。有時,登上軍艦;有時,搭著小船,就這樣,踏遍澎湖所有的離島。不是為了觀光,而是因著照顧病人的執著。

 旁人對麻瘋的認識,從無知到了解,是因她一手指引導正;澎湖地區的建設,由荒蕪變繁榮,她也一路見證。更可以說,她陪著澎湖一起成長。

 白寶珠(BLY MARJORIE INGELEIV),一位來自美國的傳教士,憑著對耶穌的信仰以及對病人的熱忱,五十年前隻身來到台灣,輾轉到了澎湖,一待就將近半個世紀。澎湖人不但早就將八十三歲的她視為「在地人」,有人更稱呼她為「澎湖的一顆寶珠」。也因為她對這一塊土地與人民的熱愛,白寶珠日前獲得內政部頒發外籍人士永久居留證。

 六月的澎湖,時序進入夏季,一幢位於馬公市的兩層樓低矮透天古厝,走上二樓,屋裡的擺設相當簡單。一位滿頭華髮、拄著枴杖的外籍女士從房內走出來,她就是白寶珠女士。一九一九年出生的她,要不是因為行動不便,走路時要依靠枴杖,否則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已經是八十多歲的老人。

 白寶珠大學時代,原本在美國明尼蘇達主修生物,因為憧憬白衣天使的生活,畢業後便進入護士學校就讀,先後在大學、小學與醫生診所從事護理工作。

 受到上帝的感召,使得白寶珠日後投入治療麻瘋病的工作。原屬於基督教信義會傳教士的她,一九四六年,隨著教會的醫療團隊前往中國,先後在河南、昆明一帶行醫。但是一九四九年間,中國全面赤化,共產黨不願教會人員留著,她被迫回到美國。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她再度隨著教會來到香港,不久之後,一位醫生告訴她,台灣的馬偕醫院需要一位護士,問她願不願意去台灣幫忙,白寶珠二話不說,立刻答應。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從香港搭船來到台灣時,一下了船,就被派到台北縣新莊樂生療養院服務。那時候,她才知道,原來此行的任務就是為了要幫忙照顧麻瘋病患。

 當時的她,一句國語都不會講,但,白寶珠說,「一切的言語都是多餘,因為一個眼神、一個手勢,病人都能了解,我與病人間,早已超越了語言的障礙。」

 在樂生療養院待了兩年半後,從病人口中得知台灣有一個離島叫做澎湖,而當地的病人無法獲得妥善的照料,遂於一九五五年二月間,隻身來到澎湖,為對抗麻瘋病默默打拚。

 白寶珠說,她是「上帝最軟弱的僕人」,可是,她的作為,卻唯有意志最堅強者才能做到,因為當時病人不願就醫,她就想出「家庭問診」的方法,挨家挨戶送藥,一雙腳,就是她的「交通工具」,不管時間多晚、路途多遠,一定會把藥送到病人手中。

 於是,包括七美、望安、花嶼等所有澎湖的離島,都曾留下她的足跡。有時清晨五點出發到離島送藥,等到回來時,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她無私奉獻的精神,更感動了所有澎湖人的心,在當地只要一提起白寶珠,每個人都知道她就是那個為澎湖默默奉獻的「外籍女傳教士」。

 長年犧牲奉獻,她早就被視為澎湖縣的榮譽縣民,也當選好人好事代表,更曾獲得第四屆醫療奉獻獎的殊榮。可是,這一切對白寶珠而言,都抵不上病人病情好轉的喜悅,因為那對她來說,更具意義。

 白寶珠為台灣人犧牲自我的精神,也感動了許多人一同投入這份奉獻的工作。

 一位住在台北市的潘先生,一九五五年四月間,當時年僅二十三歲的他是家中獨子,但當潘先生聽到白寶珠的感人事蹟,便不顧家人反對,毅然追隨白女士到澎湖。他不但與白寶珠結成莫逆之交,自己也在西嶼娶妻生子,在澎湖落地生根。

 她的房東陳太太,有感於白寶珠對澎湖人的無私奉獻,多年來,房租也不曾漲過一毛錢。

 十年前,白寶珠從教會退休,儘管身分改變,但不變的是對病人的愛心。退休後,她的身體十分硬朗,澎湖街道經常可以看到這一位「白奶奶」,鄰人都會主動跟她打招呼,而她也會與人親切的噓寒問暖。可是前一陣子,原本只有老花眼毛病的她,雙腿漸漸不良於行,走路已經需要靠枴杖,於是,澎湖街道最近很少見到「白奶奶」的身影,連街角的禮拜堂,也很難聽到她爽朗的笑聲。

 「雖然我現在行動不方便,可是我每天還是會跟我的神說話,一碰到困難,就會通知上帝,請求幫忙」,信仰相當虔誠的她,看聖經、禱告,已經成了每天的重要時刻。

 見證澎湖發展的白寶珠,原本擁有許多檔案資料與照片,但是去年六月一場颱風,把她的屋頂吹垮了,所有的照片及資料全都毀壞,她只得全部割捨丟棄。

 長期以來,她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選擇低調行事。這麼多年來,白寶珠從來沒有拿過政府或其他單位的一毛錢,她把所有的愛都給了澎湖,自己的日子卻並不寬裕。

 為了感念她對澎湖的奉獻,中國麻瘋協會於今年五月間,特別為她舉辦一場名為「與寶珠有約」的義賣會,義賣所得成立「白寶珠基金」,作為她安享晚年之用,並協助澎湖麻瘋病的防治工作。

 「會不會想回美國養老?」面對記者的問題,白寶珠露出慧黠的笑容,突然拿起手中的枴杖輕敲地板說:「我這樣子還能回去嗎?」

 其實,行動不便,只是她的謙詞,事實上,白寶珠早就愛上這塊土地,認同自己是這塊土地上的一份子。雖然她還有一個弟弟在美國,但回不回去早已不重要,快樂的在澎湖養老,是她的心願。

 時間是生命的主軸,它貫穿了人的一生,青春歲月也為之流逝、變色,可是白寶珠為這塊土地所做出的犧牲奉獻,卻是永不變調的樂章。

 儘管她的年齡、她的容貌,已從「白小姐」變成「白阿姨」,到現在的「白奶奶」,但是她在多數澎湖人心中,是「永遠的白小姐」,她所做的一切,「看似平凡,卻是永恆」。 (7/8)




[與我們聯絡] [回頁首] [我要訂報紙]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