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1年8月6日星期二

讓我們成為高貴勇敢的台灣人

推動公投喚起台灣做主人的意識

陳總統說得不對嗎?
從健保IC卡談個人資料保護
回應「大學放榜恐重蹈高中烏龍覆轍」


讓我們成為高貴勇敢的台灣人

☉台灣南社、台灣中社、台灣北社、台灣東社

 二○○二年八月三日,是台灣史上具有特殊意義的日子,它是台灣國家主權宣示的紀念日。

 台灣總統陳水扁歷經二年多的堅忍為國,今天終於向台灣人民及世界宣告,台灣與中國,一邊一國,台灣將持續以民主、自由、人權和和平立國。

 繼前總統李登輝發表兩國論後,陳水扁總統的八三宣示,更進一步的確定以台灣為名的主權國家事實,正式以台灣這個唯一的身份稱呼自己的國家。

 對於兩位大多數台灣人選出的總統,先後表達了獨立國家的陳述,不論對國內或國外,都是尋求台灣人共同的生存意義與永久立國的願望,也是為人類再度詮釋追求自由、民主與和平的永恆價值。

 許多人可能因為美國的崛起與富強而忘記了他們獨立建國過程中的艱辛,因此我們必須再度提醒並借鏡美國立國的歷史來鼓動台灣總統陳水扁和所有台灣人民,美國立國的歷史是我們最好的榜樣。

 美國獨立運動自一七七六年到一七八二年,歷經六年才完成。獨立戰爭初期新移民不分身份、信仰、族群和移民母國,大家團結奮鬥;當時的兵力只有千餘人,與大英帝國比起來,可以說是阿貓阿狗與正規軍的戰爭、烏合之眾與皇軍的戰爭;但是反抗軍一點都不懼怕,哪會像現在台灣的連宋雙胞連體嬰及統派媒體,他們無視於台灣擁有的現代化軍力,一直威脅台灣人民,暗示台灣武力不堪中國一擊;這些人與美國當年的情況和護國之決心相比,實在愧對台灣,台灣人民還用選票選他們,豈不是選擇投降與中國在台灣的屠城木馬。

 華盛頓在一七七五年六月接受捍衛軍總司令時,寫信給太太說:「我非但沒有尋求擔任,而且盡力推辭…這副擔子太重,我的能力有限。」但是他還是收拾行李,義不容辭的趕赴戰場接受任命,這不就是歷史使命感的召喚嗎?

 為什麼要獨立,傑弗遜在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發表的「獨立宣言」寫著:「所有的人生而平等,這是造物者賦予人們不可讓渡的權利,包括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在這些迫害的每一個過程中,我們皆曾以謙卑的語詞請求改正,我們一再的籲求,卻是得到一再的傷害…,我們美利堅合眾國的代表…向普世最高的裁判者申訴我們意願的正當合宜…。」

 陳水扁總統正向普世申訴台灣成為獨立國家的正當合宜性,台灣人民應該勇敢的站起來,學習美國獨立建國的情操與勇氣,支持陳水扁總統的八三主權宣言,並唾棄連宋的反台思想,為自由、民主和和平的台灣團結前進,讓我們成為高貴勇敢的台灣人。


推動公投喚起台灣做主人的意識

☉許主峰 

 隨著陳水扁總統在對世台會中宣示:「認真思考公民投票立法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公民投票已儼然變成撼動中台關係和朝野鬥爭的熱門議題,事實上,公民投票的運作不只將為詭譎多變的統獨議題帶進新的動能,更能為國內重大政策,包括國家正名、核四停建、國會改造,乃至各種政府革新方案,提供一個全新的改革機制。

 公民投票的制度雖然年代久遠,但是由於一方面得以在價值起爭議時,扮演全民意志展現的功能;一方面全民投票(區域或全國)的權力合法性,是最具普遍性效果的,所以在政治學上仍然是人民參與解決重大爭議不可或缺的政治權利。但是為何這項直接民主方式,在當前台灣政治處境當中、實際政治運作上,卻遲遲不被使用?甚至連將程序法制化的法案也迭遭封殺。

 台灣推動公投運動已有十多年的歷史,早期林義雄等反核四運動人士,即實際操作過台北縣市的核四公投;蔡同榮立委長期致力於「公投法」的制定更廣為人知,而立法院本會期更有台聯黨團與民進黨團協力推動「公投法」逕付二讀的努力(雖然因為有國親立委反對而闖關失敗)。

 如果上溯歷史,其實自二次大戰後,聯合國宣示各族國關係採取「民族自決」的政策之後,為台灣地位奔走的先賢們,除了各階段主張反抗、選舉等手段之外,也曾不斷倡導以符合普世民主原則的公民投票,來決定「台灣地位未定論」的重大國家前途議題。

 除日本當地之外,美國與歐洲電子媒體這兩天廣泛報導陳總統有意訴諸公投,由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決定台灣前途的消息。而根據TVBS民調中心昨天出爐的調查顯示,超過五成的民眾認同陳總統的說法,也有六成二的民眾贊成用公投來決定台灣的前途。甚至有其他媒體用不同問卷調查也得出類似的統計數字。

 當然贊成公投決定重大政策,不表示就是主張獨立或統一。就像是贊成舉辦全國核四公投,也並不代表立即表態支持核四停建或續建。 從民意對於公民投票的支持度超過半數以上,讓我們認知到台灣民眾為追求民主願意在國家前途和重大民生議題上「做主人」的意識,已比往年更為提升。

 這幾年來,台灣基層民眾因為面臨產業經濟大轉型所承受的苦難,對照民進黨執政後朝野一波又一波的政爭,許多外交、內政和民生議題,常常成為少數掌權菁英「黨團協商」下的犧牲品。因此公共政策學中「政府的無效能」已不只一次顯現,應具備充分的理由來推動公投。至少各政黨菁英也無理由再技術性的阻擋公投法的立法進度。

 政治是價值與利益的再分配過程,公民投票則是人們參與政治最直接、最值得尊重的一種民主程序。台灣各政黨在汲汲於權力較勁之餘,應考量尋求既能賦予權力效能,又能兼顧人民意志與人權的運作經驗。在台灣面臨國家認同、政府改造與核四興廢與否等重大議題爭議不休之際,推動公投將喚起台灣做主人的意識,也能為這塊島嶼的民主和生態永續發展立下基礎。(作者許主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北社社員)


陳總統說得不對嗎?

☉心文 

 陳水扁總統三天前在日本東京世台會大會上,提出了「台灣與中國是一邊一國」,以及要「認真思考公投立法的必要性與重要性」等論點之後,除了世界各國媒體紛紛大幅度報導之外,國內的統派媒體更是連著兩天,用社論或是記者署名文章大加撻伐。其內容不外乎是「現在應該拚經濟而不是拚兩岸」,或是「國家安危不能輕易測試」等等。

 反正,言而總之、總而言之,就是陳總統犯了和李登輝一樣的大錯,就是不能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這個簡單的道理說出來。

 這些論點對於陳總統上述說法的 批評,全部集中在他不應該說,或者是他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說,但是對於到底陳總統所提到的論點內容,「台灣是我們的國家,不能被欺侮、被矮化、被地方化,台灣也不是別人的一省,也不是中國的地方政府,台灣不能做第二個香港或澳門,中國和台灣在台灣海峽兩邊,一邊一國,必須分清楚。」「只有台灣人才能決定台灣的前途,台灣人必須認真的考慮公投法對台灣的迫切性與必要性。」到底說得對不對?這些統派媒體其實根本不敢去探討,他們只怕這些說法,又會惹惱了中共,然後又開始文攻武嚇,更在他們夢想的大中華統一大業的進 程上,堆上了一塊絆腳石。

 陳總統說得不對嗎?難道「台灣是別人的一省」嗎?中國和台灣在台灣海峽兩邊,不是一邊一國,難道還是同一個國家,同一面國旗,同一個國家領導人嗎?陳總統在演講中所說得,的確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的現狀描述。不論世界各國是不是承認,台灣的國名叫中華民國,總統是陳水扁,國會議員每三年改選一任,人口將近二千三百萬人,這都是鐵錚錚的事實。

 當然只有台灣人民才能決定台灣的前途,不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是美國或日本,如果他們真想來決定台灣人民與台灣的前途的話,面對這些武力強大的國家的未來可能出現,企圖改變台灣現狀的密謀或片面決定,從現在就開始思考,把最能明確表達台灣人民意願的公民投票的方式與程序,透過立法成為備而不用的手段,難道不正是能嚇阻這些大國,不能不顧台灣人民意願亂來的最好方法嗎?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中華民國的打壓與侮辱,甚至幾百顆飛彈的武力恐嚇,從來沒有一天停止過。陳水扁總統上台之後,也由於這些原因,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說是好話說盡,希望能和這個可怕的共產大國和平相處,但是又怎麼樣呢?瞄準台灣的飛彈,不但沒有少反而愈來愈多,「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種論調有過任何變動嗎?為了要封殺台灣的國際空間,還不是硬要花上一億多美元,拿走諾魯這個只有一萬多人口的小國。他們又表現了什麼樣願意和中華民國和平相處的善意呢?

 我們是害怕中共的蠻橫與恐嚇,但是國家領導人的描述現狀的演講,卻硬是被統派媒體惡意解讀成挑釁言論,再想到李登輝前總統日前對於台灣前途的一席談話,實在不能不讓身為台灣人民的我,為中華民國國民主權與團結意志的低落而憂心。(作者為台大醫學院副教授,心文是筆名)


從健保IC卡談個人資料保護

☉莊庭瑞

 上(七)月二十六日,陳水扁總統興高采烈地從衛生署長李明亮手中收到第一張健保IC卡。以IC卡(或稱晶片卡)取代紙卡,全面作為健康保險憑證的作法,眼看就要上路。此項中央健康保險局自許「只許成功」的IC卡系統,政府初期投入即達四十億新台幣,一般預估未來並將帶給承作業者東元電機五百億元的衍生商機。筆者以被保險人身分,不禁要問,此項系統的建置是否有其必要?其建置成功的代價又是什麼?

 台灣的「全民健康保險」屬強制保險、一體適用性質。即使你覺得政府的保單不符合你的需求、保費不合理、或是醫療品質不好,一般國民若不依規定加保,會被罰款,並要被回溯追繳保費。現在隨著健保IC卡的推行,即使你覺得你的個人資料在此項「世界第一」的系統中,未受到應有的保護,除了不加保而憤然被罰,你還有什麼選擇?

 健保IC卡系統的賣點,在於可將被保險人的就診紀錄,記載於卡片的IC,希望達到控管醫療資源的使用。然而,使用IC卡系統真能達到這項目的嗎?還是其建置本身就是一種既浪費又侵犯個人隱私的措施?這是值得深究的問題。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看到衛生署在這方面,有意與被保險人(也就是全體國民)進行有意義的對話與討論。目前健保局以批次作業的方式,無論在勾稽被保險人的就醫情形,或是稽核醫事單位申報給付的項目與金額,都已具有控管醫療資源 的效果。健保局IC卡系統的建制,實在是多此一舉,擾民傷財。

 健保卡的正式名稱是「健康保險憑證」,其用途只在證明就醫者為被保險人的事實。目前使用的紙卡設計,已符合這樣的需求,民間其他醫療保險憑證的設計,也是如此。健保局規劃的健保IC卡,其實是混淆了「保險憑證」、「醫療紀錄」以及「身分識別證件」的功能。這種不當的連結,且用肉眼不能檢視其內容正確性的IC來製作,反而會侵害被保險人的權益。

 目前國人多需經由雇主加入健保。被保險人的就診次數是否頻繁、是否領有重大傷病手冊等個人隱私,便為雇主甚至同事所知,而有遭受就業歧視的可能。健保卡若以IC製作,以其記錄之豐富,在被保險人轉換工作時,即可成為未來雇主決定是否聘任當事人的依據。試想一下,初懷孕的護士至醫院應徵工作時,其健保IC卡上的產前檢查紀錄,怎麼不可能不被雇主所知。而醫院若做出不予聘用的決定,也就不以為奇了。這就是「保險憑證」與「醫療紀錄」結合,所引發的弊病。

 「醫療紀錄」與「身分識別證件」的結合,更是不當,有如把「存摺」和「印章」一起存放,非常不安全。達官貴人的健保IC卡一旦遺失或遭竊,上面的個人資料,從姓名、身分證字號、出生年月日、照片、到個人的重大傷病註記、診療項目、處方箋、過敏藥物一概俱全。如是女性,還可以知道是否進行產前檢查,以及最後一次月經的開始日期。有心人士拿這些資料大作文章,或是進行勒索,再也方便不過。

 根據常識,承作健保IC卡系統業者的五百億商機,必然要靠健保IC卡廣泛作為一般身分識別證件使用,衍生而來,例如以健保IC卡作為門禁管制卡片,或兼作一般消費使用的儲值卡等。屆時業者推出各式「非醫療使用」但「相容」的讀卡機,鼓勵健保IC卡作為一般的身分識別用途,健保局又奈其何?健保IC卡上的個人醫療紀錄,因此為之洩漏外流,或是身分證字號被竊取,衛生署是否要民眾自認倒楣?

 事實上,目前健保IC卡上記憶體的規劃,除了基本資料、健保資料、醫療資料三區外,還預留有一區,供做他用。而衛生署到目前止,也一直未公開承諾,這張IC卡就只做健保用途,不會與其他功能結合,轉為其他用途,重蹈「一卡多用途」的「國民卡」歧路。在健保局的宣傳網頁上,我們可以看到李明亮署長的健保IC卡上顯示的身分證字號是虛構的,以保護自己。然而,李署長同張卡片IC裡隱性記載的個人資料,不會是假的吧?李署長難道不會擔心讀卡機在讀取他的健保IC卡時,將IC裡的記載,另行儲存做其他用途?

 目前健保局的諸多說詞,如「在第一階段 ,IC卡不會加入重大傷病註記」、「IC卡中的醫療紀錄只有醫師憑醫師卡才可以取得」、「IC卡內容可以由持卡人以密碼保護」等,只是再次說明健保IC卡的記載內容與實施方式,是由健保局單方面決定,沒有被保險人置喙的餘地,病患者及人權團體的疑慮和意見,健保局頂多參考,不會影響其決策。況且,「全民健康保險監理委員會」中二十九席理事中的五席樣本「被保險人代表」,並不包括任何病患者或醫療人權團體的代表,而這些團體自然也不是官方眼中,可作為正式對話的對象。目前健保局健保IC卡的宣傳網站(w ww.enhi.com.tw),為得標業者東元電機所擁有,此一諷刺現狀,更加說明了官方輕忽被保險人的心態。

 健保IC卡對個人隱私的侵犯,就其癥結,在於個人不能決定其晶卡片上的記載項目及其內容正確性;在於個人無法控制其個人醫療資料在系統中的私密性;也在於個人別無選擇只得任政府和承作業者擺佈的無奈。三年前政府的「國民卡計畫」,想要以IC卡方式結合身分證與健保卡,但因民眾強烈反彈,而緊急煞車。今日政府的健保IC卡系統,延續三年前的規劃,依舊認為新技術必帶來新成效,而未能思考其整體效益與對人權的侵犯。不禁教人嘆息:新、舊政府的作為,與此有何不同?

 陳總統就職時,以「人權立國」為施政理念,但以個人資料受保護的情形看來,台灣還真是個落後國家。即使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也設有「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www.pco.org.tw),主動將保障個人資料的重要訊息推廣至社會各階層,並接受查詢與投訴。

 反觀我國政府,在蒐集與處理國民的個人資料上,一向勇於嘗試,而常有逾越必要目的之情形(如現行《戶籍法》第八條「請領國民身分證,應按捺指紋並留存」的荒謬規定)。政府所掌管的個人資料,因其怠惰未盡妥善保管責任,而導致民眾權益受損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如員警盜賣警政資訊系統裡的個人或車籍資料以販賣牟利)。

 民眾因個人資料遭盜用而受害的情形,目前十分普遍。因舉證困難,又沒專責機關協助,被害者多只能自認倒楣。隱私,為「獨處之自由」,也就是不受他人(包括政府)干擾之自由。維護個人隱私的權利,也就是個人決定自己如何被揭露於外界的自主權利,是人的基本尊嚴,也是個人抵抗政府權力或商業利益侵犯的最後防線。進行中的健保IC卡系統,是政府不顧民眾個人隱私的最壞示範;而健保IC卡系統建置成功的代價,也就是再度確認個人資料保護在台灣不受重視的事實,也說明了陳總統的「人權立國」,恐怕是理念居多,實踐的少。 (作者莊庭瑞╱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回應「大學放榜恐重蹈高中烏龍覆轍」

☉教育部高教司

 針對張美華投書「大學放榜恐重蹈高中烏龍覆轍」(自由廣場,八月五日)中有關原住民學生參加大學考試分發入學優待規定,教育部說明如下:

 一、「九十一學年度大學考試分發入學招生簡章」業明定原住民學生於計算指定科目考試成績總分時,係以各校系採計之學科考試總分「降低錄取標準百分之二十五」予以優待。而決定錄取時,所有考生均按本部核定及九十一年度聯合分發委員會公告之各校系招生名額辦理分發,並未採用名額外加之優待方式。經查九十一學年度大學考試分發入學實際分發作業與招生簡章規定並無二致,且符合母法「原住民學生升學優待及原住民公費留學辦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一目之規定。

 二、為配合原住民族教育法 及多元入學方案之實施,教育部前於八十九年七月二十日及九月二十二日邀集原住民委員會、內政部、北高兩市政府教育局、各級學校代表召開二次會議,並參酌原住民委員會專案研究(「中等以上學校多元入學方案原住民學生優待辦法」之規劃研究),檢討修訂「台灣地區原住民族籍學生升學優待辦法」,以繼續維護原住民學生升學權益,落實原住民人才培育政策。該辦法經修正相關條文並修正名稱為「原住民學生升學優待及原住民公費留學辦法」,於九十年一月二十日正式修正發布。有關報考大學校院之原住民考生之優待方式,考量自九十一 學年度起,大學聯招制度廢除,入學管道多元化,以往於大學聯招降低錄取標準之單一升學優待方式,恐無法繼續維護原住民學生之升學權益,爰修正第三條規定,配合入學管道之多元化,提供入學優待方式,由大學校院依其招生管道、地區特性及資源狀況予以採用並明定於招生簡章,以資適用。

 三、「原住民 學生升學優待及原住民公費留學辦法」除比照原大學聯招時期之優待方式,對於「參加考試分發入學者,其指定考科依各校錄取標準降低原始總分百分之二十五」(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一目)外,另增訂「參加推薦甄選及申請入學等其他方式入學者,由各校院酌予考量優待」(同款第二目)以及「各校得衡酌學校資源狀況及區域特性,於招生核定總名額外加百分之一為原則,提供原住民考生入學」(同款第三目)之升學優待規定。其中第二目之立法用意係在鼓勵採用推薦甄選及申請入學管道招生之校系,針對原住民學生之特殊性,訂定不同之審核標準或提供 優先錄取名額。第三目之立法用意則在鼓勵原住民地區學校(例如:東華大學、慈濟大學、暨南大學等)或資源狀況較佳之學校,得另以外加名額百分之一之優待方式,提高當地原住民學生入學機會。第三目優待方式因並非適用所有校系,不具強制性,因此條文之文字為「得」而非「應」。基於上述,大學考試分發入學管道,僅採第一目「指定考科依各校錄取標準降低原始總分百分之二十五」升學優待方式,並未違反母法之規定。

 四、教育部表示,考量原住 民族社會文化與生活習俗迥異於一般社會,加以社經地位較居劣勢,造成原住民教育始終處於不利之地位,因此,自民國四十六年起,政府即於大專聯招中對原住民考生比照蒙藏生、邊疆生提供「降低錄取標準二十五%」的升學優待,以鼓勵原住民學生升學。民國七十六年教育部正式公布「台灣地區山地族籍學生升學優待辦法」,八十四年修正辦法名稱為「台灣地區原住民族籍學生升學優待辦法」,凡原住民族籍學生參加專科以上學校入學考試者,准按一般錄取標準降低總分百分之二十五。原住民學生大學聯招筆試科目原始總分經升學優待之計分 處理後,仍與一般考生一樣,由大學聯招會依其志願及考試分數,予以排序辦理分發,並無所謂「名額外加」之規定。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