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12月27日星期五
說他們不要臉 一點也不為過
這樣的黑金黨
創造鄉土語言、國語、英語三贏
台灣目標與台灣精神
還歷史原貌-李登輝批蔣經國
回應「原來立法可以這麼粗糙」



說他們不要臉 一點也不為過

☉盧俊義

 這次高雄市議會正副議長選前的賄選傳聞風 聲早已經甚囂塵上,每票要價高達九百萬至一千萬元之譜,選後的結果幾乎是印證了坊間耳語不斷的賄選風聲,不但輿論大加撻伐,民眾更是搖頭錯愕。雖然檢調單位已經展開搜查,但對於三個主要政黨在此次選前一再表示自愛清廉,卻在選後出現國、親兩黨代表信誓旦旦地說要辦受賄的黨員,和民進黨慶幸自己人沒有跑票的那種姿態,叫我們看了真是不吐也難喔!想想看,都已經是身居直轄市的民意代表了,選舉不收受賄賂乃是最基本的品格,這是從國小學生就開始教起的公民第一課,怎麼到現在還說要「辦人」和「慶幸」?莫 非高雄市民的程度還是幼稚園不成?或是這些政黨的要員都是爛貨一堆?

 國親兩黨原本就是出自同一政黨家庭,它們的基因相同,因此貪婪的心本來就有,這是可以理解的。即使有些不是從國民黨出身,但心態上和對國家前途的認知上,都是同一個「醬缸」出來的貨色,表面上看不出來,骨子裡則是一樣的味道和材料。此次選前這兩黨都在罵民進黨有賄選、黑金的影子,但投票的結果證明它們是選前放煙幕彈,為的是要替自己擺脫被監視而得以逍遙法外。

 再來看看執政的民進黨,從選前就已經被繪聲繪影,但地方黨部依舊堅持要提名這位不被信任的對象,甚至原本還要推薦其入黨,以便符合提名的正當性,若不是因為民眾罵聲此起彼落,以及被國、親兩黨羞辱難堪,甚至還要逼到黨主席陳水扁親自下令將違反黨中央之意者「格殺勿論」,才穩定保住了原本已經搖搖欲墜且快被撕裂的黨之形象。

 讓人感到痛心的是:選前三黨中央都知道想出來參選議長的人是怎樣的一個人,也都害怕跟他掛上鉤,唯獨執政的民進黨市議員根本就不在意民意,甚至可以用「不屑民意」這樣的話來形容他們的心態。而國、親兩黨更爛,它們的中央民意代表和黨工高幹,一再用譏諷的語調大肆消遣執政的民進黨,甚至也準備好要用更加嚴厲的詞句羞辱民進黨。然而他們忘了自己的本性,從過去有選舉到現在,每當賄選傳聞一出,國民黨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話,就是連戰所說的要辦賄選的人,「即使只剩下一席也在所不惜」,這樣的語氣含有濃濃的「醬缸」味道,怎麼刷,其味依舊。

 在三個政黨中,表現最爛的可說是親民黨;就像當年的新黨一樣,打的招牌都是「清新、廉潔」,但我們知道這些都是他們騙取選票的口頭禪。想想看,真正「清新、廉潔」的親民黨怎會也有黨員熱中於賭博合法化(博弈條款)的舉動?這豈不就像當年新黨黨員惹上「十八標案」如出一轍?

 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台灣,正好說明過去執 政五十年的國民黨是怎樣建造咱台灣社會的,從伍澤元等這種人可以貴為中央民意代表、縣長等要職,就可以看出台灣根本就是沒有羞恥感的社會;貪污的人可以公然喊冤,賄賂別人的人可以大喊被騙,黑道被移送管訓後還大剌剌地出來選民代,而當他們都被司法判刑了之後還可以毫不羞恥地高聲說「司法不公」等等,這些案例都只有在咱台灣社會才有。在真正的民主國家社會,不用別人來說,單就候選人只要稍微被指品德上有瑕疵,早就已經放棄競選,甚至羞愧到不敢再在媒體等公開場合露面了。因為他們知道羞恥,也知道收斂, 更知道為自己子孫還要有尊嚴地生活在後代社會歷史中設想。

 我們好不容易地才以「扶持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 」名義,促成台灣也有「政黨輪替」,使民進黨當上執政黨的角色,但令我們痛心的是看到許多民進黨黨員對金錢、財富的熱中和對玩弄權勢的熱情,遠勝過對社會公義和台灣前途的關懷,單看從其執政迄今,派系爭奪提名、推薦親友佔國營事業等機構之缺,以及與黑道掛勾的傳聞從未間斷就可知一二。他們關心國政嗎?他們關心民生嗎?這些話題都是在競選的時候講給我們聽的,因為他們早已經忘記了當年在為台灣民主奮門時那種純潔、可愛之心,他們執政且大權在握了;但也幾乎就快被權、錢之勢所蒙蔽,否則他們不會明 明知道那是一位在地方上惡名四溢的人,卻還要等到黨主席陳水扁出來說重話才勉強改變。

 台灣的三大主要政黨素質就是這樣,除了用「有夠不要臉、有夠爛」這句話可以形容之外,實在找不到比較貼切的話來介紹他們! (作者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這樣的黑金黨

☉張國財

 十二月廿五日,新科的高雄市議員選舉議會正副龍頭,有黑金爭議的無黨籍議員朱安雄奪得議長寶座。

 有這樣的結果,你不必驚奇,更無需訝異。會有這樣厚顏無恥的場景出現,只是赤裸地昭告國人:台灣的黑金政治,還沒有成為過去式。

 據報載,朱安雄獲得的二十五票中,八票來自無黨籍,國民黨籍十二人,除了李復興投自己,其餘盡入朱安雄囊中;親民黨籍七人,除了吳益政自投一票,其餘倒向朱安雄。

 一次高市議長選舉,吃相難看的政黨可說是醜態畢露。

 台聯兩席議員投給自家人葉津鈴,這是台灣政壇難得的清流;民進黨十四席,議會黨團原先透過「假投票」打算支持朱安雄,在民進黨中央震怒下,終能懸崖勒馬;雖然結果可以讓人接受,過程卻教人不能滿意。國民黨和親民黨的投票行為,不是倒向泛藍,而是倒向黑金,就讓人看笑話了!

 還記得嗎?十二月十七日,國民黨主席連戰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意興風發,侃侃而談曰:「外界對國民黨總抱持著黑金政權印象,但國民黨早已甩脫過去十二年黑金陰影。……國民黨身為在野黨,沒有能力利用政治方面的權力來獲取不當利益,因此何來黑金之說?」言猶在耳,十一位高市國民黨籍議員已給連主席火辣辣一個耳聒子。

 刻意包裝清廉形象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看準 連戰有心推動國親合作,首先向國民黨喊話:「過去被國民黨抹黑成貪官污吏,國民黨應對此給個說法」,果然,連戰馬上跟著唱起雙簧:「興票案已過去了!」宋楚瑜同時又說:「國民黨的黑金問題,親民黨可能因為國親合作,被迫概括承受。」現在,六位高市親民黨議員已以投黑金朱安雄一票宣示:國、親本是同根生,橘越濁水溪也難為枳。國民黨的黑金與親民黨的假清廉,五十步與一百步之差而已!話說回來,此次高雄市正副議長投票前的「賄」聲「賄」影,豈真是空穴來風。「棉被說」及一票千萬的數字難道只是天上掉 下來的?「當選過關、落選被關」的選擇性司法,何時才能展現其應有的貞節!

 政客,可以「向錢看齊」;司法,沒有「向權看齊」的道理。法務部長陳定南的「包青天」美譽,如果想禁得起歷史檢驗,眼前就有大好機會,來一個賄賂「當選無效」,讓朱安雄空歡喜一場,讓收賄的國民黨、親民黨議員一個個吃牢飯去。

 果真如此,保證讓國人耳目一新,保證台灣政治史從此展開新的一頁! (作者張國財╱台灣教授協會執委、北社社員)

☉林隆幸

 當民進黨中常會決議全力阻止黨籍市議員挺朱安雄;民進黨陳水扁主席說出重話,嚴格祭出黨紀處分;民進黨秘書長張俊雄率立委陳其邁等南下督軍之際,國民黨的連戰主席、親民黨的宋楚瑜主席在那裡?等到朱安雄當選議長既成事實,再做戲給百姓看,有用嗎?說什麼要罷免朱安雄(明知道一年內不能罷免),連主席、宋主席只知道選總統要誰配誰,連自己黨內危機都處理不好,還能處理國家大事嗎?


創造鄉土語言、國語、英語三贏

☉趙良燕

 九年一貫課程實施之後,我看到某些國小台語教材,真的嚇一跳,因為裡面的漢字使用情形十分凌亂困難。因此,我在立法院向游院長質詢台語教材問題,媒體也拿我質詢的題目,給官員以及立院同仁試讀,結果考倒這一批聰明人才。

 直到今天,教育部仍未提出良好的改善對策,下學期或明年九月下學年開學時,學童拿到的台語教材仍然可能問題多多。

 為了協助教育部積極解決這個問題,我在十一月二十六日還特別在立法院舉辦「台語漢字與拼音公聽會」,邀教育部官員、九年一貫課程審議委員、民間母語團體、母語教師代表等參與討論。國民黨立委王鍾渝全程參加後,也清楚指出台語教材中漢字濫用的情形很嚴重。但教育部官員與九年一貫課程審議委員在公聽會上,仍無法保證台語教材漢字濫用的情形能獲得改善,只是一味的要求台語拼音教學要後退到小三,不顧公聽會上母語教師代表已經證實,經過改良後的台語拼音(通用拼音),在小一就可以輕鬆學會的事實。

 我進一步了解九年一貫台語教材問題後,發現台語教材問題其實並不難改善,因為現有的台語教材就有兩類,一類是我質詢游院長的教材,問題多多;一類是我後來發現的合理教材。這兩類教材在公聽會時,與會的其他立委幾乎一看就可以比較出來,獨獨教育部官員與九年一貫課程審議委員搞不清楚。

 十二月二十日國民黨立委陳杰召開記者會再次抨擊台語教材「烏魯木齊」,教師、學生「霧煞煞」。教育部官員仍然只有挨批的份。其實,當我質詢游院長時,教育部長只要拿出合理的台語教材,說明有些台語教材確實問題多多,往後教育部將鼓勵合理教材,改善不良教材,就可以幫游院長解圍,也可以早日讓全國學童拿到的是合理的良好台語教材。

 台語教材的改善與台語拼音教學後退到小三,並無直接相干,因為前面提及的兩類台語教材,其中合理的良好台語教材正是從小一就教拼音。因此,我認為教育部官員與九年一貫課程審議委員,一味的要求台語拼音教學要後退到小三,並不是台語教材改善的正確方向。

 如果說為了減輕學童負擔,所以要求台語拼音教學後退,這個理由也不見得成立。因為根據公聽會上第一線教師代表的證詞,改良後的台語拼音教學,並不見得會增加學童的負擔。如果真正要減輕學童的負擔,我認為應該防止英語擠進小一,才是較佳的解決之道。因此比較理想的規劃可能是小一教國語注音、小二教鄉土語言拼音、小三教英語拼音,彼此分開。

 我是「外省第二代」,長大後,因為工作需要,努力學台語,也嫁給「本省人」。我認為教育的價值,本來就是應該從身邊的鄉土到國際,九年一貫鄉土語言教學,有其必要性,且應該先於英語。一味要求台語拼音教學後退到小三,可能反而阻撓國小台語教材的合理發展。我盼望經由我的質詢,台語教材問題能夠在大家的努力下,早日獲得改善,讓我們的下一代「不分本省與外省」都能學會台灣鄉土語言,九年一貫鄉土語言、國語、英語三者能夠三贏。(作者趙良燕╱立法委員)


台灣目標與台灣精神

☉廖宜恩

 小時候,老師們總喜歡出一些「我的志向」等這類的作文題目,鼓勵學生們思索人生的目標與方向。然而,懵懂時期的學生時代,實在難以理解「我是誰」,以及「人生的意義」等這類哲學的問題。因此,那個時代的學生所立的志向,常常是立志要當「蔣總統」,或是立志「做大事,不作大官」,最後再以「反攻大陸,消滅共匪,解救大陸同胞,完成復國使命」結尾。

 同樣地,過去在兩蔣時期,由於戒嚴與獨裁統治,人民無法自由形成集體的國家意志。因此,那時候台灣的目標,就像我們小時候作文時所立的志向一樣,只是「人云亦云」罷了!

 最近,群策會發表了「台灣二十一世紀國家總目標」,揭示了「台灣不是任何大國的一部份」,「台灣是世界的一部份」,進而指出「台灣在二十一世紀的國家總目標,是從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國防上、國際關係上、環境保護上,保護、鞏固、壯大這個自由、民主、獨立的現代文明國家」,並期望「自由台灣人的歷史使命,是在二十一世紀讓台灣成長壯大,成為現代海上文明的新典範」。

 這種由台灣人民自由意志所形成宏偉的國家目標,在此時提出,可說是歷史軌跡的必然。回顧歷史,台灣人民以血以淚,以打拚的台灣精神,抵抗外來政權強制加在台灣人民身上的「國家目標」,歷經李登輝主政十二年的民主化改革,以及西元二千年終結中國國民黨「外來政權」統治,代表台灣人民集體意志的國家意識與國家目標正具體而微地躍上世界舞台。

 但是,國際社會對於以「中華民國體制」而存在的台灣,是否能視為一個「國家」,或是「正常的國家」,都一再質疑!因此,我們必須記取歷史的教訓,才能更清楚地描繪我們的願景,才能以更堅定的腳步邁向我們的目標。

 三十一年前,也就是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由於中華民國政府堅持錯誤的「漢賊不兩立」政策,致使聯合國以二七五八號決議文,認定中華民國政府是非法的中國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如今,三十一年過去了,我們也即將告別二○○二年,但是,自今年瑞士與東帝汶分別於九月十日與二十七日成為聯合國第一九○與一九一個會員國後,台灣成為唯一一個與聯合國沒有任何關聯的「國際孤兒」!

 台灣的國際情勢危歹至此,我們卻仍活在中華民國體制的陰影下,論辯著「我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中華民國」的總統、副總統,努力要使「中華民國」「站起來,走出去」,卻遭到所謂「中華民國擁護者」的冷嘲熱諷!可見,國家認同的問題,仍繼續撕裂這塊土地上人民的靈魂,仍繼續錯亂下一代的心靈!

 李登輝指出「一個國家的強盛,需要有明確的國家總目標、強有力的領導、以及國民的認同與團結」,這些因素,不正是台灣目前最迫切需要的嗎?李先生也曾表示他要以剩下的生命奉獻給台灣,這種打拚的台灣精神真是令人感動!台灣人民應該以打拚的台灣精神,努力創造這三個因素的成熟條件,達成台灣二十一世紀國家總目標,讓台灣成為二十一世紀「現代海上文明的新典範」。 (作者廖宜恩╱中興大學資科系副教授、台灣中社執行長)

還歷史原貌-李登輝批蔣經國

☉邱垂亮

 宜蘭縣李登輝之友會日前舉行成立大會,前總統李登輝在會中聲稱,故總統蔣經國當年起用台籍人士,只是為了拉攏人心鞏固政權,而他個人雖獲蔣拔擢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但未因此被收買。

 多年來從未在公開場合批蔣的李登輝,仍推崇故總統蔣經國推動台灣民主改革。但是他近日批判蔣經推動的「吹台青運動」,同時疾呼不可再讓外來政權重新掌政,並直批連戰只認同十四年以前獨裁時期的外來政黨,是外來政權的新代表。阿輝伯還緊鑼密鼓準備出書,歷史印證他和小蔣的密切關係。為什麼突然又強力提出蔣經國「吹台青」政策反面的歷史真相,騷動一窩虎頭蜂﹖

 國民黨內部馬上引起強烈反彈,多位高階黨務主管指出,李登輝已到狗急跳牆、胡言亂語的地步,完全不知飲水思源、吃果子拜樹頭,「難道他不是吹台青政策下的受益者嗎?」蔣經國的「吹台青」政策就是落實本土化,這不是李登輝再三強調的嗎?

 其實,歷史真相就像人生,多面、多象、甚至多變,更有見人見智不同詮釋的人性面。一九七二年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長,台灣也在同年被踢出聯合國,日本與台灣斷交、與中國建交,台灣的國際情勢風雨飄搖。老蔣身體不好,小蔣要「革新保台」,大吹「台青」風氣,開始提攜重用台灣政治精英,李登輝、林洋港、連戰、施啟揚等本省英才,都是權勢受益者。他們進入國民黨權力中心,後來也都被重用並大有作為。這是歷史事實。

 但一樣毋庸置疑的是,蔣經國當然是要利用省籍政治精英鞏固他的政權,「以台制台」、「以台治台」絕對是他引用台灣人的權勢目標之一。我們現實主義地評論,他的作法正常、應該,無可厚非,並有一定政治智慧。其實,他不如是權勢運作,才可能失去政權,鑄成政治大錯特錯。

 君不見,當一九八五年蔣經國出其不意選定李登輝、而不是林洋港為副總統後選人時,當時的傳言就是李登輝只是過渡性的選擇,他在黨政軍中毫無權力基礎,連兒子都沒有,不會威脅到蔣家、國民黨外來政權的繼續掌權、掌政。還有,那時誰也沒料到小蔣會死於一九八八年元月,阿輝伯會倉促繼承總統大位,並玩真地把蔣夫人、俞國華、李煥、郝柏村的權勢人物都打敗,而在十二年中剷除外來政權、建構本土化、民主化政治大業。當時不是有小蔣「等會兒」誤成「登輝」的笑話嗎﹖

 所以,阿輝伯的崇蔣和貶蔣,是當年歷史的正反兩面,都是歷史真相。現在同時講出來,彰顯的是歷史真面目,沒有矛盾、更沒有錯誤之處,當然更沒有吃水果不拜樹頭之說、之理。其實,阿輝伯點出了小蔣的政治謀略,同時再提出小蔣對他的提攜之恩,那才更真實、真情,更飲水思源。 (作者邱垂亮╱淡江大學客座教授)


回應「原來立法可以這麼粗糙」

☉江綺雯

 本文係回應台灣婦產科醫學會高添富醫師「原來立法可以這麼粗糙!」(自由廣場,十二月二十六日)一文。

 本人所提案的「優生保健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早經各相關團體多年集思廣益,獲得超過八百多個民間團體,逾二萬人連署支持,於十月十四日經六十八位立委連署後提交立法院審查,並於十月十八日由院會完成一讀程序交付衛生環境暨社會福利委員會審查,遲至十二月二十二日委員會進行第一次的討論時,期間已逾二個多月的時間,並且在此同時,衛生署亦就「優生保健法」分北、中、南召開四場公聽會,本人亦曾與會參與討論,充分溝通。高醫師指稱本法案匆忙提出,草率定案,實不相符。

 其次,立法院本就是一個合議制機構,任何一個法案本就須經委員會充分討論,方能建立共識,完成立法程序,況且本法案在審查前即先與召集委員達成共識,先由委員會大體討論,俟行政院版本送立法院後再逐條審查,故當天只排半天議程,其目的即希望由所有關心之委員廣泛表達意見,提供衛生署作為立法之參考,為尊重行政院,委員會審查之前,亦多次與國民健康局官員交換意見,惟部分民間團體不察本人用心及不瞭解立法院運作模式,即偕同立委召開記者會批判,不僅對本人甚為不公,亦對其他關心本案及連署之立委造成傷害。

 再者,本人所提之「優生保健法」或許採高道德標準,壓縮婦女身體自主權,但是當本人想到每年五十萬個健康的胎兒,因寬鬆的墮胎合法化條文而逝去;女性同胞事前因訊息不明而倉促決定,造成身心受到永久傷害,社會的性價值觀亦江河日下,普遍已對舊法之疏漏多有反彈聲浪。如不透過委員會的討論,有效督促衛生署儘速將版本送交立法院討論,根本對行政院毫無約束力可言,因此,本人的作法乃基於實事求是的立法技術,並非光說不練。

 最後,高添富醫師指控修法的輔導措施是重重束縛,損及婦女的自主權及隱私權。本人要指出,無論任何一種情況下的墮胎,對婦女身心均會造成一定的傷害,輔導的基本立場就是給予事前防範與事後補救,因此輔導措施實為保護婦女之美意。況且,打擊密醫與禁藥,立法應有更前瞻的思考,而非害怕就替現狀背書。如果母親與胎兒都是健康的,何忍殺之? (作者江綺雯╱立法委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