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2月15日星期五

球員薪資 那魯灣想刪就刪

〔記者徐正揚/報導〕「既然身為職業球員,場上的表現就要對得起自己的合約﹗」台灣大聯盟四隊今年個別開訓,那魯灣在每隊的開訓典禮上,都用這句話要求所有球員,只是,球員們卻聽得有些刺耳,因為,先對不起合約的一方,似乎是那魯灣。

 台灣大聯盟創建初期,那魯灣以大手筆挖走黃平洋、呂明賜、孫昭立、李安熙、郭建霖、陳義信、洪一中、吳復連、康明杉等九名主力戰將,給予每人三至五年的「保障合約」,月薪從三十多萬到頂級的五十萬,並藉此凸顯中華職棒「不定存續契約」的諸多不當之處。

 過去從未獲得重視的球員合約問題,自此正式浮上檯面,雙方為此多次對簿公堂,中華職棒也與球員簽訂新式合約做為因應。隨後的兩年間,仍有羅世幸、張天麟、林琨瀚、童琮輝、李居明等中華職棒球員,因受到「保障合約」、簽約金、高月薪等條件的吸引,陸續跳槽台灣大聯盟。

 到了第四年,黃煚隆、陳該發、李逸楠等球員,均因母隊味全龍、三商虎先後解散,選擇投效那魯灣(但無簽約金)。只不過,隨著職棒環境遲未復甦,那魯灣當初的高月薪誘因,逐漸轉為自身財務上的沉重負擔,自第三年起,轉檯球員的月薪紛紛開始縮水,最高只能支領元年的八十%,甚至發生球員合約尚未到期(羅世幸還有半年),卻提前遭到解約的情形。

 到了去年,趙士強出任那魯灣總經理後,為了配合董事會縮減開支的政策,儘管多數球員當初簽下的「保障合約」還未到期,仍設法說服他們提前退休轉任教練,月薪也大刀砍掉六十%左右,成功地減輕那魯灣龐大的財務壓力,至此,當初所謂的「保障合約」,已經毫無「保障」可言。

 剩下的轉檯球員雖可繼續在場上拚戰,洪一中、黃平洋卻比照已轉任教練者,月薪皆先被砍到十五萬上下,再因續當球員小加兩萬。

 「開國元老」落得如此光景,資歷更淺的陳該發、張天麟、林琨瀚、童琮輝、李逸楠等人,當然也得跟著挨刀。

 經過這番「整頓」,當初所謂的「保障合約」、簽約金、高月薪,就此成為歷史名詞,而且不論轉任教練、續當球員,全都得重新與那魯灣簽訂一般合約,有些人更落得必須一年一簽的地步。

 今年,景氣繼續探底,失業率屢攀新高,對於這些只會打棒球的人來說,還能繼續穿上球衣,或當教練、或繼續當球員,薪水仍比社會行情高出一截,感到滿足、安慰都來不及,那還敢有怨言﹖

 也許正是抓住這一點,那魯灣又有新的動作,球團部先寄出新一年的合約,催促大家趕快簽字,教練、球員再怎麼不滿意,仍只有乖乖簽好字寄回,但隔沒幾天,竟還會接到球團部的電話,告知「你今年又被減╳萬」,有些人連被告知的程序都省了,像洪一中,還是到刷存摺時,才發現月薪被砍三萬。

 另一個奇怪的現象是,童琮輝去年勇奪年度MVP,月薪卻被減三萬,林琨瀚去年雖是打擊王,竟一口氣被砍八萬,減薪的標準、依據為何,怎樣的成績減多少額度,那魯灣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

 教練、球員們私下最不平的是,那魯灣想減多少薪水,可以一次講清楚,只要一簽了字就得算數,但現在,連簽過字的合約都沒用,說降薪就降薪,額度任憑球團部「自由心證」,毫無標準可循,簡直比樂透號碼還難猜。

 最令人想不透的是,先違背合約精神的一方,竟能理直氣壯地說出「薪水努力維持平盤」,還反過來要求另一方「要對得起合約」,即便被打壓的一方想採法律行動抗爭,還得考慮能否承受得起「丟飯碗、中華職棒又不收留」的風險。

 「男怕入錯行」,奉勸後起之秀,正當大感那魯灣條件甚合我意,準備加盟台灣大聯盟之前,不妨先請教這些前輩,或向球員打聽一下,才不會因一時錯誤的決定,落得用一生去收拾殘局。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