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1年2月26日星期二

何必自我矮化!
今年二二八 來去總統府-請參加「總統府廣場二二八愛的台灣新家庭」活動
自由種子播撒清華園
建立中性政府 擴大支持改革基礎
產業東移又復活了嗎?-花東交通建設應重新檢討
把握一綱多本「一綱」的命題精神-九十一年大學學科能力測驗國文科試題評估


何必自我矮化!

☉李永熾

 美國總統布希亞洲行,在日本,除了強調 美日安保條約之外,也表示不會忘記對台灣的安全承諾,進而強調台灣、菲律賓等國在亞洲防衛戰略上的重要性。在中國,清華大學學生一直要布希對「台灣問題」表態,布希一再以「和平解決」代替中國所期望的「和平統一」,以顯示台灣人民自由選擇的重要性,不為中國預設立場的「統一」觀點背書。這是中國感到最不高興的部分。事實上,布希也強調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但布希的「一個中國」在沒有為「和平統一」背書下,只是承認國際上只有「一個中國」,這個「中國」有沒有包含台灣在內,完全看台灣人民的「自由 」選擇。如果台灣人民選擇獨立,美國也不能違反台灣人民的自由意志。所以,所謂「和平解決」,指的是中國不能用武力強迫台灣統一於中國之下,如果中國如此行事,美國有防衛台灣的義務。

 在美國或日本,所謂「一個中國」 有其固定的意義,跟國親兩黨所說的「一個中國」有明顯差異。美日的「一個中國」是就國際社會的法理與現實而言,乃指「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這個中國在聯合國中依然使用「中華民國」,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包含了中華民國。美日不稱台灣為中華民國,而直稱台灣,就是這個道理。換言之,美日等國並沒有所謂「中華民國」,只有台灣。而台灣在台灣人民的選擇下可以是國家,也可以不是國家。台灣人民認為是一個國家,基於自決與自由選擇的原則,美國自然會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李登輝從分治型的「中華民國在台灣」變為具 台灣主體性的「中華民國台灣」,再轉化為台灣完全主體化的「台灣中華民國」,再往前發展就是特殊的「兩國論」,最後勢必是中 嶺雄教授所說將中華民國拋置一旁的「台灣共和國」。李登輝漸進式的選擇是台灣人民所走的方向,跟布希所強調的自由選擇有其相通的一面。

 但是,在布希亞洲行的前後,我們卻看到國親 兩黨的一些人在媒體上極力督促新政府承認「一個中國」,認為只有承認「一個中國」,才能與中國坐下來談判,好讓台商在中國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當然,他們所說的「一個中國」就是所謂「各自表述」的「一個中國」,亦即所謂的「一個中華民國」。美日等國肯定「一個中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台灣的統派媒體與國親兩黨才說,「一個中國」指的是非國際化的中華民國。顯然,這是否決聯合國大會逐出蔣政權代表的決議文。我們知道,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一直跟中華民國爭奪聯合國中一個中國 的代表權,才有所謂中國代表權問題。一九七一年蔣政權代表被逐出聯合國,「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中國代表權之後,「一個中國」等於「一個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已經沒有意義。如果說還有意義,那是因為中華民國國號在聯合國中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運用,「一個中華民國」跟「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沒有太大差別,這是中國同意「九二共識」的原因。

 統派媒體和國親兩黨主張承認「一個中國」和「九二共識」,是一種自我喪失或自我矮化的舉措。一旦承認「一個中國」,而與中國進行政治談判,是否要提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共有中國主權的談判議題,還是以中國所界定的一國兩制為基礎進行談判?無論哪種情況,台灣都不見了,台灣已淪為中國的一部分。在國際上,台灣自然變成中國的一部分。

 國親兩黨主張承認「一個中國」,民進黨則有許多人主張擱置統獨論述,說得清楚一點,就是擱置台灣主權。其用意,是以WTO為中心,展開台、中的經濟來往。在某種意義上,這是開放對中國的投資。最近,我們已清楚看到廣州台商逼迫新政府開放八吋晶圓到中國的可惡嘴臉。經濟部長可能屈服於此一以商逼政的攻勢,而在三月份做出最後的決定。本來,主權是整體性的,中國對台政治統戰無功,即施以經濟統戰;台灣經濟主權一旦喪失,勢必危害到國防主權;國防主權弱化,政治主權也將隨之淪落。

 中國意圖以武力威嚇來達到不戰而屈敵人之兵的目標,台灣卻以放棄台灣政治主權與經濟主權相回應,無形中掉進了中國的圈套。統派媒體或國親兩黨以自我矮化的「一個中國」論跟中國相呼應,這是他們統派抹煞台灣的本色,我們應該可以了解。但民進黨許多人士以放棄經濟主權的方式呼應中國台商的要求,我們不能不說這是一種自我喪失或放棄的作法。

 布希對我們的態度跟我們許多政治人物對我們自己的態度似乎有很大的差距。為什麼如此,值得思考。(作者李永熾╱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今年二二八 來去總統府-請參加「總統府廣場二二八愛的台灣新家庭」活動

☉王美琇

 對於「二二八」,我一直有種特別的感覺。不僅僅因為這是台灣最重要的歷史事件,更因為有太多關於人的悲慘故事在裡面,所以,它會一點一滴的輸入到血液中、腦海裡,成為我性格中的一部分。我想起著名的史學家艾瑞克.霍布斯邦曾經在寫二十世紀史的時候說:我們的一生,是這個時代的一部分;而這個時代,也是我們人生的一部分。人們所謂的歷史事件,對我們而言,是我們生活肌理中緊密的一部分,而不只是一個記號而已。這些歷史事件或公眾事件,曾經左右了我們的人生,於公、於私,都塑造了我們生活的內容。

 歷史,不僅僅只是一個符號或大事紀中的一小欄目,它其實是我們生活與記憶的一部分。就如同二○○○年的總統大選,也許二十年後的人們在讀它時,只當成是「當時的一個歷史事件」,但是對於我們而言,它卻是我們所經歷過最難忘的人生經驗與記憶之一。

 雖然,我並沒有經歷二二八事件,但是,閱讀許多這些年陸續出版的二二八口述歷史與相關的歷史文件,總好像自己曾經身歷其境,隨著受難者家屬的心情起伏、感嘆和落淚。這個悲情的歷史事件中,有太多人倫的悲歡離合,因此,開始了解二二八之後,我從來就不認為它是一個「歷史事件」而已。因為,這個巨大的創傷,不只曾經打擊了整個社會,也摧毀了無數的家庭與心靈。

 但是,這個曾經在五十五年前撕裂整個台灣社會的歷史事件,卻在其後的四十多年之間,被蔣家政權刻意的壓制與漠視,以至於我們這些後生的學子,從來無法在我們的歷史教育中,了解到這段歷史。這段歷史的解禁與開始被書寫,已經是近十年的事了。如果不是這些民間史料的出土,恐怕仍有許多人對於二二八,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吧。

 既然二二八歷史出土至今僅十年左右,可見仍有不少人並無法深入了解,五十五年前的二二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及它對於後來的社會發展產生何種重大的影響。而這些年來,雖然官方及民間每年到了二二八,都會舉辦相關的紀念儀式,但是,慢慢的已有點流於只有二二八的受難者家屬和少數人參與的活動。在歷史傳承與意義的傳播上,似乎有了明顯的侷限。對於大多數的台灣人民而言,二二八對他們是陌生的、有距離的、悲情的,他們無法從這個重大的歷史紀念日中得到任何的歷史教訓或精神啟蒙。

 雖然,我一直以來都主張,「仇恨可以原諒、歷史不能遺忘」,悲情的歷史就是我們建立國家的骨幹,我們必須從悲情的歷史中得到繼續往前走的力量與不讓歷史重蹈覆轍的深刻體悟;但是我認為,必須讓更多的人來了解與關心,才能將歷史的意義傳承下去。

 為了讓更多的人民可以親近「二二八」這個日子,讓從來沒有機會 了解這段歷史的人,藉由靠近與參與,開始或者點滴知道這個紀念日的由來和意義,我和幾位朋友才大膽企劃了「總統府廣場二二八紀念活動」。這一次,我們將活動命名為「二二八愛的台灣新家庭」,將活動的精神主軸定為「悲憫、愛、寬容」,以柔性溫暖的訴求,號召228個愛的台灣新家庭,包括所有相關的社團和家庭單位,其目的除了希望藉此活動來凝聚整個社會的向心力與團結力量,也希望能在二十一世紀的初始,展延出二二八新的歷史意涵。因為,「二二八」不僅僅是受難者家屬與老一輩台灣人生命 中無法忘懷的記憶,同時,也是我們兩千三百萬人共同的歷史記憶。

 在這次的紀念活動中,我們設計了莊嚴溫馨的節目與默禱儀式,然後在最後壓軸節目時,我們希望讓參與活動的嘉賓,一起來排出「228」超大字形的數字。我們的用心,是希望「228」這個數字,能夠藉由傳播媒體的力量,印入每個人的腦海中。如果年年重複「228」的數字創意,慢慢這個數字就會產生某種意義,也會傳遞出它應有的歷史意義。

 此外,這次的二二八紀念活動,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在總統府前廣場舉行。我們將在曾經禁錮與抹殺「二二八」歷史的蔣氏政權統治殿堂前,經由第一位解禁總統府的民選總統陳水扁與全民的共同參與,正式將「二二八」定格為國家級與全民運動的歷史紀念日。這是我們的企圖與用心。所以,在此我們願意誠懇地呼籲及邀請大家:今年二二八,來去總統府。 (作者王美琇╱北社副秘書長)

活動時間: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一點

地  點:總統府前廣場

洽詢電話:台灣北社(02)23661305,23661240

請自行前往,並全力動員親朋好友參加


自由種子播撒清華園

☉林碧堯

 美國總統布希「旋風式」的亞洲三國之旅,在亞太地區展露了「不妥協」、「不和稀泥」的初期「布希主義」(Bushism)輪廓。在堅持「美國利益」的大前提下,分別在東京、漢城和北京展現不同的重點面貌。在政治方面,他以「牛仔式」的粗線條表達美國強硬立場,即使洗鍊如江澤民的中國領導人,亦只能「滿臉無奈」待之。然而置身學術殿堂,即使在極權國度裡,布希總統之灑脫和細膩,直叫世人刮目相看,值得細品。

 二月廿一日上午,安排在北京清華大學的一場演講,早已在預料中成為「中美較勁」的道場。原本,令人好奇的該是它考驗著中國一流大學學生的素質,因為它反映著「年輕中國」的未來性!結果,它卻成為「鷹揚清華園」的道場,讓布希總統揮灑自如地完成傳播「美國價值」:自由與民主的使命,它無形的「感染力」,成功地播下自由的種子,相信這也是美國堅持要全程開放直播的原因。

 布希總統在前半場「無主題」的演講,其內容和方式簡直就是「美國價值觀 」的佈道會,清華學生「領受」幾許,連後續發問都沒有機會反映出來,勉強沾上邊的只有最後的「治安問題」,但對主題毫無挑戰性。反而是演講內容中,布希以鄧小平在近二十年前「期待」過的一句話:「中國終將選舉提升遍及全國」(根據白宮稿),期許「這一天的到來」,但卻「無意」中暗貶了這場演講的主持人胡錦濤副主席,他正是鄧小平「欽點」的新生代接班人,反諷廿年來中國的民主顯然沒有進步!這種烘托式的反諷技巧,也是布希縱橫全場,卻又不留下任何痕跡,為自由而戰的「利 刃」,值得國內政治人物參考,畢竟國內的政治場太粗糙,幼稚而野蠻!

 演講後下半場由清華學生出招,考驗的雖是布希總統的機智,反映的卻是年 輕中國「精英」的內質!它不在爭奪外交上的輸贏,卻是民主與專制的對壘。主攻陣容是極權體制下篩選出來的「工具性」學生,即使面貌和衣著都有「上面的指示」,題目更有出自「指定作業」的嫌疑,難怪反映不了「上課」內容,而以達成「使命」為主要優先考量。身為美國總統的布希,在學術殿堂上完全卸下政治的面具,坦誠自然地面對「後輩」的質問,運用相當高超的烘托法化解「對立」,以幽默而生活化的對話反諷問題的「不成熟性」,同時又堅持自由文化的尊嚴。例如學生以子女留學清 華大學詢問「老爸的意願」,這是標準的東方價值觀,問題凸顯清華的驕傲,但因活潑而單純,也誘發布希的幽默反應。「他們已不再聽話了!」美國老爸的無奈引起哄堂大笑,卻又擊中共產中國的要害!這個幽默反諷了面前一群「制式聽話」的大學生,中國社會的進步在廿一世紀,也只不過「看到」衣服的「選擇權」而已!在座「師長」的笑容並不很自然。這樣的幽默文化和機智,所呈現談笑用兵的效果,實在是台灣幼稚民主文化中值得借鏡的地方。台灣政治人物愛現又喜歡「訓人」的膚淺文化實在惡心而令人不敢恭維!

 清華研究生首先以「台灣問題」發難,要求布希總統「說清楚」 TMD是否涵蓋台灣,以及說明「和平解決」和「和平統一」的差別。學生「要求」的是美國總統的「政治表態」,而布希總統卻以婉轉的學術語言解釋「和平解決」的內涵,同時避開兩國政治立場差異的不必要「對立」,因此他以「和平對話」做為「和平解決」的引子,同時以「雙方都要以和平的方式來解決,任何一方都不應有挑釁的行為」做進一步解釋。這是間接回答了TMD的問題,因為其背景是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不但有「試射飛彈」的紀錄,同時又加強部署對岸的飛彈數目,同時拒絕和台灣新政 府對話,明顯違反「和平解決」的共識。在美國而言,「和平解決」和TMD是戰略與戰術上一體兩面的「外交問題」。清華學生並未弄清楚問題的本質,而且在「任務交差」的責任驅使下,表達「和平統一」不被接受的「遺憾」,「無知」地再度要求「記得」對「十三億中國人民的承諾」。由此可以看出清華學生弄不懂「和平統一」和「和平解決」的基本差異,同時反映出中國制式教條式教育的成果!美國總統即使到中國的學術殿堂演講,仍然是「國交」層次,「台灣問題」對美國而言仍是外交議題。至於中國要堅持「和平統一」,那是中國的內政問題,美國總統不隨江 澤民起舞是尊重台灣主權的表現,也是「反恐怖」反併吞的正義行為!針對清華學生的「遺憾」,布希以無奈而堅定的表情加以回應,也是對學生的尊重與善意。至於「承諾」的問題,布希總統再度以「台灣關係法」回應,間接闡述「和平的危機」來自中國,需要和平的是台灣。中國學生在「統一」的洗腦下,蒙蔽了學術良知,這也是政治掛帥下的教育成果!

 綜觀清華學生的表現,對於在戒嚴文化中成長的台灣人來說並非很陌生 ,威權體制下的學生,相當真實地反映出「政治工廠」的品質,也是「密閉式」空間下成長的共同症狀:稀薄的學術自由濃度。這次布希總統的「佈道會」,提供了難得的「開放性」空間,讓學生接觸到不同的「老爸」,質問到不同的至高「領導人」,直接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其影響就是中國新接班人所要面對的後果!布希總統為胡錦濤副主席做了難得的典型示範。美國式的民主,透過布希的「和平對話」,在中國清華園播下自由的種子。西方民主文化下的「對話」技巧,正是中原文化最欠缺的部分。( 作者林碧堯╱東海大學教授)


建立中性政府 擴大支持改革基礎

☉姚嘉文

 形成朝野對決的財劃法覆議案總算塵埃落定了。就之前立院副龍頭一役失利的執政  黨內氣氛而言,這次財劃法覆議成功,毋寧是具有士氣提振效果的。不過,面對新國會中朝野力量勢均力敵,幾可想像三個月後行政院提出財劃法修正案時,台灣政壇又將無可避免陷入高度動員之中。一旦行政系統對決在野的動員成為常態,導致政府施政的其他成果被對決所掩蓋,而無法擴大社會對其支持的基礎,勢必成為民進黨未來延續執政的隱憂。公共政策的爭議被推演成行政權與在野勢力的肉搏戰,最終受傷的仍是行政系統。在野力量集結,甚至於藉由黨紀進行動員操兵,以透過不斷的  爭議矮化政府的中性角色,讓行政系統不得不應戰,將使行政權失去中性色彩,而蒙上一黨之私的陰影。

 政府施政無法中性化,社會的支持基礎將被有心力量侷限在黨派之分,假使在野合流,民進黨延續執政將出現空前挑戰。長期以來即代表追求改革象徵的民進黨設若失去政權,事實上即是表示台灣向上提昇的力量夭折。只是,掩蓋在行政權與在野爭戰煙硝下,我們先要問:民進黨有沒有資格延續執政?過去朝小野大,整體環境瀰漫著無止境的亂象,但撥開灰燼,閃耀著的施政成果,難道不包括外交(尤其是對美關係)、金融改革、經濟(加入世貿組織)、掃黑等珍貴如鑽石般的光芒成就?不被逼上火線時的政府,縱有初執政的顛簸,卻仍瑕不掩瑜。

 然而,如何讓政府超越黨爭,建立「中性政府」?民進黨確實應該思考扮演起必要的角色了。過去,府院進入火線直接承受在野集結的炮火,不可諱言,執政後的黨政關係新秩序尚未建立是主要原因。舊倫理崩解,新秩序沒有建立,面對一場場硬仗要打,很自然地,行政系統便自動就火線位置了。但每經一場戰役,府院就離中性政府目標更遠,延續執政中最重要的擴大社會支持基礎,也無從建立。

 民進黨要怎麼建立黨、政新秩序?要如何協助政府擴大社會的支持基礎?筆者認為,民進黨要有設定掌握議題的能力,要有進入火線掩護政府施政成果的企圖心,因此,黨的政策功能必須強化,而這些則需透過暢通的黨政協調機制達成。一旦這樣的運作機制建立,長期而言,也可以呈現具有專業黨幹部的必要性。

 如果民進黨能先於府院扮演起承擔爭議議題的辯護角色,在特殊的台灣政黨結構下,才有辦法讓府院角色中性化,拉升政府的制高點,透過政績爭取繼續執政的環境,擴大政黨支持的社會基礎。

 自立院副龍頭之役、財劃法覆議以來,輿論呈現的不是黨對黨的對話,反而成為「三黨、一總統」的畸形機制,民進黨的聲音相形之下微弱了許多。固然,主帥(總統)親征,其利斷金,卻也流失了憲法所規定協調五院,甚至於更重要的調和各黨派的機會。

 因此,民進黨有責任與使命,必須培養獨立作戰能力,讓「三黨、一總統」的畸形現象回歸到黨對黨的正常政策辯論上。

 財劃法第一回合的覆議爭議已經結束了,第二回合的修法工作,三個月後又要登場,接著陳水扁政府是不是能避開火線,在年底北、高市長選舉中,透過施政績效擴大支持基礎?民進黨具有相當樞紐的角色。看在野黨不斷動員操兵、培養合流氣氛,民進黨是不是也應該在第二波修法時,仔細思考如何藉由黨政分工建立新秩序,主導修法、吸納炮火了。(作者姚嘉文╱總統府資政,民進黨中央黨務改革小組成員)


產業東移又復活了嗎?-花東交通建設應重新檢討

☉劉炯錫

 報載,行政院研擬分階段國家重大建設計畫,東部高速公路、中橫高速公路、南橫高速公路等過去未能爭取到預算的交通建設,都研擬列入國家重大經建計畫而可望翻身。筆者認為這些是十多年前產業東移政策下的交通規劃,但歷經這幾年來的論辯,目前中央與地方的經建政策已改為發展東部產業,觀光業與休閒農業應是此區域產業發展的未來主力。我們若任憑交通技術官僚沿用不合時宜的政策而進行交通建設,相信是非常不智的。

 產業東移政策強調搬有運無的利便,行車時間越短越好,行車時的視覺景觀非主要規劃依據,只要不違法可不顧生態衝擊,更遑論適切表現當地文化特色與旅遊休憩的搭配。花東地區過去渴望產業東移不成,反而保留台灣最後一塊淨土,藍天綠地,水質清澈,空氣清新,生態自然,多元文化,成為國人旅遊的好去處,若交通建設沿用西部過度開發的那一套,不啻糟蹋這裡的好山好水!

 很可惜,筆者去年與前年參加幾次交通部國 道工程局有關東部高速公路環境影響評估會議,與會的交通部國道工程局代表口口聲聲說這個做過仔細評估,那個已經詳細研究,但對於同屬交通部的觀光局之異議,卻視若無睹,甚至要壓抑。而他們所稱的重視生態與人文,更只像他們說了就算,能不破壞自然與文化財產已屬萬幸,他們的規劃團隊絕無運用當地自然與人文特色來配合發展東部觀光產業的思考與能力。甚至剛開始也說交流道的設計是經過精密計算而得的最佳位置,還好有交通專業的環評委員們提出質疑,才讓筆者依憑常識而認為不妥的設計得到合理的解釋,否則他 們的「專業」還滿唬人的。

 難道人民與政務官們只能被這群經手動輒千百億計的交通技術官僚牽著鼻子走嗎?否則國民黨執政時代,產業東移政策都已改變了,東部交通政策因應產業的調整在哪裡?民進黨執政也快兩年了,這群技術官僚所端出來的交通政策和輪替前沒兩樣,難道政黨輪替改變不了一黨長期執政所衍生的公務員威權與怠惰嗎?建議行政院到花東來辯證東部交通政策,地方人民不必再「迷信」台北的「國際水準、學術專業」,大家一起來集思廣益,實現交通民主,相信是全民之福。(作者劉炯錫╱台東師院教授)


把握一綱多本「一綱」的命題精神-九十一年大學學科能力測驗國文科試題評估

☉林麗雲

 把握一綱多本「一綱」精神,是今年大學學科能力測驗國文科試題最令人欣賞的。它告訴家長、老師與考生,無論採用什麼版本,只要學會教本內容,就可以考好。可惜許多人仍未看清,就在附中開學的教學研究會,家長會長指出建中、北一女都有補充教材,要求老師們儘快編出補充教材來。似乎把八大版本,乃至更多材料塞給學生,才足以應付升學考試。也有國文老師認為學科能力測驗試題內容,與課本所教全然無關。這都是誤解,「事實勝於雄辯」,以下我就試題分析證明,期待給大考中心一點回饋、導正家長的觀念,對老師的教學、學生的學習有些許幫助。

試題材料與各版本、與生活連結

 選擇題:古典語文與現代語文的配題比例是二比一。古典語文十六題中四分之三,出自各版本必選詩文、教材延伸資料,或與必教的知識內容相關,在此可見命題者對「一綱」精神的掌握。現代語文八題中,四題取自日常用語,四題選自現代文學。

 非選擇題:非選擇題傾向語文表達的實用功能。圖表判讀為自然科學常用,屬於文字的實際運用。

 文章改寫:情書改寫的重點,在文字的修改潤飾。以上兩篇都屬於文字的實用功能,配分佔非選擇題二分之一。

 情境寫作:生活日誌,可以敘事、抒情、談觀點,配分佔非選擇題二分之一。

 圖表判讀與情境寫作,出於命題者設計。文章改寫中情書範文,傳言取自網路,題型已見於台北市公私立高中第一次聯合模擬考考題。

 由取材可知古典語文配題比例高出現代語文一倍。古典語文側重與各版本共同教學內容連結,無論使用哪一個版本,都可學到其中內涵,也都能應付裕如。論語考四題、孟子考兩則,可見共同教材文化基本教材受重視的程度。古典語文考四題與歷史有關的內容,若非偏愛歷史,即是有意與歷史科連結。現代語文(包含非選擇題)與生活、科學結合,重視語文的實用功能。文學鑑賞的題數明顯減少。

試題內容與能力指標

 選擇題部分:字音、字形、部首、古今人物(褒姒、項羽、琦君)、史書體例、古詩的發展等八題測驗記憶力。詞語的運用、依文意推測用語、題組中文句成語的填充、據言語推測人物、閱讀測驗、依文意排列文章次序等十二題測驗理解力。語法、修辭等三題測驗分析能力。依文意詩境選字、選詞等兩題測驗文學鑑賞能力。

非選擇題測驗運用文字的能力

 由上可知能理解古今用語、理解文句、文章的意思,是最重要的測驗目標。其次能正確讀出常用字音,能正確選用常用字形,能知古今重要人物、基本文學史、史學常識。記憶常識與理解文意已佔測驗題六分之五。能分析簡單語法、能賞析文學修辭之美,能分辨詞語優劣,則屬最高層次的測驗目標,而所佔比率最小。至於語文表達,只求理解圖表後,以最簡明扼要的文辭陳述。能修改病句,文辭通順自然。正符合高中國文課程標準所訂的目標:「培養閱讀文言文及淺近古籍的興趣,研讀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能欣賞及寫作語體文。」

試題優點與瑕疵

 試題取材相當好,超越各版本,又不違離各版本。沒有艱澀難懂的閱讀材料,沒有瑣細的知識,可見命題者對難度的拿捏、重要常識的研判極為妥切。積極方面,所選的詩文都是文質兼美,在文學史上極有分量的名篇。其次題型創新,且表意準確透徹。非選擇部分,圖表判讀與情境寫作,都有創意。其三是題組內容能融合古今,呈現新思想。其四今年不再考瑣碎的字詞比較解釋,而在一段完整的文句中,推測其意。所以學生只要具備以上下文推測文意的能力,無須熟讀教材、記憶課文解釋。

 試題瑕疵:命題技巧方面,測驗題中少數題目題幹問題意識不清楚,不知命題重點何在;或定義模糊,使考生無從判斷。其次是選項下字不準確,語意不明,使人不知所指;或純粹說明道理,不知測驗重點為何。非選擇題:圖表判讀乃新題型,根據說明,考生不知只要分析現象,或還得分析原因?要寫幾條?若命題者能以範例說明,考生將更能掌握題目。

 取材瑕疵:非選擇題二文章改寫,情書是男生所寫,適合男生寫作,女生寫起來感覺甚怪,恐怕也難以吻合原作味道。

結論

 這是我所見瑕疵最少的一份題本,它明確宣示在教材開放的時代,無論使用哪個教材,都可以放心學習。只要依據所用的版本,學會閱讀理解古文的能力,知道重要的、基本的常識,能欣賞現代文學,能理解生活中的語言,能寫通順的語體文,就能考好。最後我要謝謝附中同事陳惠豐、余淑俐老師及九七七班同學給我許多寶貴的意見。(作者林麗雲╱台北師大附中高三國文科教師)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