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2月26日星期二

「美國價值」究竟有什麼價值?

 美國布希總統上週五在北京清華大學的一場演講,很清楚而淺顯地闡述了「美國價值」。他一方面希望「美國價值」能藉著媒體的傳播,深入影響每一位中國人的思想;一方面也有意將「美國價值」告知中共的高層人士,讓他們了解美、中之間的真正歧異乃在於「價值觀」的差別。至於那一種價值觀才是中國人應該選擇的方向,就讓聽者自己去決定了。

  布希所闡述的「美國價值」,其實卑無高論,自由與法治而已。他以自由女神像為象徵:一手握火炬│象徵自由之光,一手捧法典│象徵法治。但是他說,美國獨立兩百餘年來,就靠著公正、獨立的法官,以及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而制衡的權力運作,造就了一個強大、富庶、自由的國家。其次,「美國的價值」是奉獻與幫助別人。小至社區,有人自動擔任志工,為鄰人服務;大至超越國界,向各國提供各種人道援助。

  上述的價值觀,幾乎凡是現代化的國家,早就視為普世而無需爭辯的價值了,又何勞布希迢迢萬里,從地球的另一端飛來北京向這些莘莘學子作苦口婆心的剖析?何況中國人傳統的思想中本就孕育有「人溺己溺」、「民胞物與」與「法治」的觀念,只是較之現代化成熟的「法治」觀尚有一些距離而已。可惜的是,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正在有意向自由與法治的道路上邁進之時,恰逢共產革命,肇致自由與法治剛剛冒出的春芽被摧殘殆盡。共產黨所標榜的是「和尚打傘,無法(髮)無天」,視法治為糞土,一切以黨意是尚。黨意既凌駕一切,則人民何來自由?黨意說,宗教是人民的麻醉藥,於是宗教信仰就成了禁忌;黨意說,選舉是西方資本主義騙人的制度,於是誰都不能談選舉;黨意說,新聞要為政治服務,於是言論自由便泡了湯;黨意說,法律不能違反政策,於是法官就成了黨意的化身。這套思想當然與現代化的價值觀是格格不入的,但共產黨統治中國半世紀,這一套價值觀已深入人心,他們經常辯說,人類是以生存權為第一優先,沒有飯吃還談什麼人權?因而凡是可以影響中共統治權的思想、組織與行動,一律冠之以「西方資本主義」腐化而墮落的行為,指其不適合中國的國情,是反革命的,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布希總統這次振聾發瞶的演說,是直指中共的要害,煽動了中國年輕人急迫追求現代化的情緒,對中國未來發展的潛在影響,將不可以道里計。

  布希總統當然了解中國在短期內不可能全盤接受美國的價值觀,也不可能一夕之間走上自由、法治的道路,因此他只是寄望於中國在參加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為了履行入會的義務,必須改變法律制度,也必須建立法治的規範,以保護自己的人民。他也特別暗示中共的高幹,不必懼怕自由可能為社會帶來紊亂,因為根據美國的經驗,只要自由再加上法律,變化就不會形成混亂,辯論就不致淪為鬧事,反對也不會造成革命。何況只有自由的社會,才會使人民自動創造卓越。

  我們認為,布希所描繪的「美國價值」,並不限於美國在奉行,西歐諸國、大洋洲的澳紐、北美洲的加拿大,以及東亞的日本、台灣、南韓等國,也許程度上有差別,但內在的精神上都承認自由是至高無上的人類價值,而法治是一個公平社會不可或缺的權力制衡。回顧台灣半世紀來的發展,「美國價值」│或曰「普世價值」,一直是我們追求的目標。威權時代,民主的先知曾不顧安危,手執自由的火炬,發出自由的光芒,把我們帶進民主時代,我們始終未偏離方向,亦從未曲解自由的定義。也許我們的法治還未臻於成熟,但法院執法的獨立性,與先進國家未遑多讓。

  無可諱言,我們與美國盟友的關係,就是建立在布希所闡揚的那一套無甚高論的價值觀之上。在現代化的過程中,我們已立於不敗之地,美國或其他民主先進國家,也無需在我們的大學校園中以某種價值觀來教訓我們的學生,這就是我們的驕傲。

  然而,我們也要深自檢討,「美國價值」中的「騎士精神」│社區的互助合作,對弱小人物的責任與照顧、無國界的人道援助等,我們距理想還有一段距離。做為一個富庶的民主現代化國家,必須跨到國際領域中去發揮影響力,僅僅只是民主自由的制度與理念是不夠的。我們還要把自由的火炬去照亮別人,包括影響中國的人民。這樣的胸襟與氣度,才能稱為自由大國,這一點我們還要向美國學習。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