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2月28日星期四

陳儀深:紀念228 思索台灣未來

記者吳明杰╱專訪

 今天是二二八事件五十五週年,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陳儀深教授認為,探究二二八事件的發生原因,不應該只有族群衝突的文化層面,應該還包括國家暴力的政治面向;不過,這些問題在半個世紀後的現在都已經逐漸消失,今天在紀念二二八事件時,國人思考的問題應該轉向台灣整體意識的面向,省思台灣未來應何去何從,如此才能前瞻未來。

  陳儀深同時表示,日前中國大陸的「台盟」在紀念二二八事件發表的文章中指出,二二八事件是台灣民眾針對國民黨政權發起的「抗暴」和「起義」事件,並沒有國家認同和族群問題,這種說法完全不符合歷史事實,台灣民眾要注意中國這種統戰論調。

  兼任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的陳儀深昨天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二二八事件其實是族群衝突和官民問題的糾纏,若在紀念時只談族群部份,雖然不能說是錯誤,但實在不夠,因為二二八事件表現出來的形式雖然似乎只是一種族群壓迫,但背後卻是政治層面的國家暴力。他並認為,在紀念二二八事件時,例如台北市長馬英九把二二八事件說成是單純的族群衝突問題,似乎有些避重就輕。

  陳儀深指出,紀念不能只是侷限於族群文化面,還要包括國家認同的政治面,特別是半個世紀以來共同生活族群上已經有相當程度和解;雖然有人說二二八事件中有本省人保護外省人或外省人保護本省人,但其實都有各種政治因素涉入,不是只有單純的族群問題,政治壓迫和不民主才是二二八的核心問題。

  對於中國方面企圖誤導二二八事件的定位,陳儀深說,當時國民黨來台時,台灣已經過先前日本五十年統治,與中國大陸已經有政治、社會和文化上的落差,因此二二八當時雖然是反國民黨,但如果今天的國民黨已經不是當時的國民黨,難道還要用當時的反國民黨來紀念二二八?所以中國在二二八事件上的說法,邏輯上是不通的。

  同時,經過五十多年的共同生活,族群衝突也已經日漸消除,加上現今的民主法治與人權與當時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在二二八事件發生五十五年後的今天,台灣不應該再爭論這些族群衝突的是非問題,而是應該開始思考台灣的整體性,進入「後二二八時代」。

  陳儀深說明,台灣的整體性問題,換句話說就是台灣何去何從的問題?其實本來台灣光復時許多民眾的確是歡迎「祖國」的,但二二八的衝擊實在太大,雖然台灣人民後來不敢說想要台灣馬上獨立,但卻成為白色恐怖時期反對運動的主要動力。

  他強調,台灣過去一百年之中只有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期間和中國是統一的,但為何這短短四年中就發生二二八事件?所以推銷統一價值的人應該要說服台灣人民,統一絕不會帶來類似二二八事件的悲劇。

  他也要提醒台灣的親中人士,歡迎告訴台灣民眾與中國統一的好處在哪?但絕不要用武力或欺騙的方式。

  陳儀深說,如果中國不是那麼霸道,甚至像美國一樣民主富強,相信台灣的獨派聲音就不會如此堅決和具有影響力,但至今還看不到中國民主化的前景。

  至於二二八補償金至今僅有七千多人申請是否表示政府做的不夠,陳儀深認為,由於補償作業的舉證相當不易,特別是當時被處死或失蹤的人,很多都沒有後代,因此與客觀統計有兩萬人左右的受難者家屬有所落差,政府在賠償道歉上已經算是相當負責。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