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1年7月13日星期六

停經後婦女荷爾蒙替代療法何去何從?

醫師有「告知病人」的義務

更年期不是病,治起來要人命
拼音問題應放棄中國意識型態霸權
台灣為什麼自己不叫台灣
從生物多樣性看全民造林的荒謬


停經後婦女荷爾蒙替代療法何去何從?

☉謝炎堯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發表由其主導的前瞻性停經後婦女荷爾蒙替代療法臨床試驗結果,比較使用和不使用荷爾蒙替代療法各一萬名婦女中,使用者比不使用者,得乳癌的病人多八人,心臟病多七人,中風多八人,下肢和肺臟靜脈血栓栓塞多十八人,雖然具有學術性的統計意義,可是對病人的人生意義又是如何?

 婦女停經是因為老化導致卵巢功能衰退,雌激素和黃體素兩種女性荷爾蒙的分泌量減少,引起身體交感神經陷入不穩定狀態,出現臉部灼熱潮紅、冒汗、情緒不穩定、睡眠障礙和憂鬱等更年期症候群症狀。同時全身生理和新陳代謝產生變化,長久以後,骨骼骨質密度減少,骨質疏鬆逐漸進行,至七、八十歲時,常發生脊椎骨和四肢骨折,同時女性性器官和膀胱退化萎縮,容易感染細菌和黴菌,發生陰道炎和膀胱炎。陰道乾燥,從事房事時,痛苦不堪,從而迴避性行為,可能發生家庭危機。

 我國女性平均壽命七十九歲,生理停經年齡在四十五歲至五十五歲之間,所以婦女停經後平均尚有約三十歲的壽命,必須珍惜維持良好的健康狀態。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健康不只是無病,而是肉體無病、精神愉快、家庭圓滿、社交正常和工作稱職。醫師給停經後婦女施行荷爾蒙替代療法,就是要補充老化的衰退卵巢功能,維護停經後婦女的健康。

 要解讀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臨床試驗報告,不要因為上述差異,不加思索,立即停止一切荷爾蒙替代療法。正確的態度,應該思考是經由荷爾蒙替代療法,阻止或緩解老化的生理衰退和新陳代謝變化,而產生上述的罹病率差異。所以是維持健康和抗衰老所付出的代價。

 婦女個人擁有思考能力和自由意志,應自我評估個人家族遺傳背景和健康狀態,和醫師研商討論,決定是否要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

 乳癌、血管粥狀硬化心血管疾病(包括中風和心臟病)以及靜脈血栓栓塞症,有明顯的家族遺傳傾向,已經切除子宮的婦女,沒有子宮體癌(請注意不是子宮頸癌)的顧慮,不需要服用黃體素,單獨服用雌激素,危險性降低,另當別論,此研究報告不適用於這一群婦女。

 對是否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應考慮個人的需要,對預期的可獲得效益,衡量潛伏的危險,作一明智的選擇。不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上述停經後的症狀,一定會出現,只是出現的快慢和症狀的輕重的差異而已,當然也要看能活多久。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罹患乳癌的危險只是高出萬分之八,心臟病高出萬分之七,中風高出萬分之八,下肢和肺臟靜脈血栓栓塞症高出萬分之十八。靜脈血栓栓塞症的發生率,中國人和白人,有明顯的種族差異,中國人的罹病率遠低於白人,所以危險性不如白人高。

 某些醫師建議改用所謂「植物性女性荷爾蒙(phytoestrogen)」,或服用raloxifene(Evista)。所謂「植物性女性荷爾蒙」,只是植物所含有的類固醇,被抽取製成飲食添加物(dietary supplement,我國美其名為健康食品),沒有正規的醫學文獻證明它具有和藥品雌激素同等的生理作用和療效。

 Raloxifene(Evista)和細胞膜的雌激素受器結合,調諧雌激素受器的功能,抑制停經後的骨質流失,能防止骨質疏鬆,對乳房和子宮似無作用,所以比較安全,但是也只是對防止骨質疏鬆有效而已。同時要注意臨床研究觀察期間只有三年,在現階段,仍然無法確認有效防止十年以後的骨質疏鬆,而且此藥也有增加下肢和肺臟靜脈血栓栓塞的危險。

 處置治療是人類的創作,難免有學派、主觀判斷及經驗的偏差,不容易取得放諸四海皆準的共識,請停經後的婦女,慎重思考何去何從。(作者謝炎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

醫師有「告知病人」的義務

☉許文德

 一項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主 持,針對一萬六千六百零八名介於五十到七十九歲之間的更年期婦女,接受「荷爾蒙補充治療」(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 簡稱HRT)可能導致風險的研究,原本打算由一九九八年進行到二○○五年,利用八年半的時間評估這項治療的「風險與益處」(risks and benefits),未料卻提早三年在本月初喊停,其主要原因是到今年五月底為止的統計,即已明顯出現各種警訊,其中合併服用動情素與黃體素兩種女性荷爾蒙的受試婦女,罹患乳癌及各類心血管疾病的機率明顯較未服用者增加,在此情況下,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自六月起 即停止該項試驗,並在七月九日宣佈此一令許多服用荷爾蒙婦女震驚的決定。

 消息見報以來,不僅透過電視看到美國婦 女在媒體上熱烈討論,個人三天來接到的詢問電話也不下一百通,門診更是一再有服藥婦女焦急地前來求助,在此情況下,婦產科醫師到底要給婦女什麼樣的建議?要她們冒著增加致癌、中風與心臟病的風險而繼續服用?或要她們立刻停止每天賴以帶來活力與快樂精神的荷爾蒙? 個人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更年期荷爾蒙補充治療的推廣工作,除了在門診為婦女診治更年期之外,更到嘉義縣、市各個角落,藉演講會的方式推廣荷爾蒙的知識,所秉持的不外「預防 重於治療」的理念,而這個理念的基礎,則來自研讀過的許多研究報告以及個人執業二十餘年的臨床經驗,在在證明中老年女性一旦體內缺乏荷爾蒙,就會衍生許多的不適與疾病,包括情節輕微的潮紅、失眠與性交疼痛,以至於長遠的心血管疾病、中風、骨質疏鬆症及老年失智症等,幾乎都在荷爾蒙補充治療的幫助下,獲得良好的治療效果,而過去許多的統計也顯示相對風險並不高。

 如今,過往堅信不移的信念,卻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公布這樣的結果之後,面臨顛覆及無所適從的困境,此刻到底要給婦女什麼樣的建議?又該如何答覆她們應否停用荷爾蒙的質疑?身處這個 醫學新知不斷進步的時代,此刻終於體悟人的能力實在極為有限,昨天猶然確信不移的「真理」,一夜之間即可能被新的統計或新的發現所推翻,不僅婦女對荷爾蒙不知何去何從,連個人也深感難有定論,但既然身為醫師,除了要不斷攝取新知,更要有將自己的無知或錯誤觀念坦白「告知病人」的勇氣。

 因此,個人要告訴所有更年期婦女兩件事:一者,婦產科醫界一向宣導的荷爾蒙知識並非完全正確,「荷爾蒙補充治療」雖對婦女有所助益,但並非低風險而是相對高風險的治療。再者,已經服用荷爾蒙的婦女,請趕快去找妳的醫師諮詢,看看是不是應冒著風險繼續服用荷爾 蒙?或者該停藥以避免危險。至於邁入更年期而尚未服用的婦女,此時宜審慎斟酌自己的生理及心理狀況,如果並未出現任何症狀,就請暫時觀望,直到能徹底保障婦女安全的治療出現以前,醫病雙方都不該輕舉妄動才是上策。(作者許文德╱婦產科診所院長)


更年期不是病,治起來要人命

☉劉怡顯

 這兩天在各報都可以看見更年期荷爾蒙療法的廣大爭議,引起這樣的爭議源自於日前美國發表了一項大規模的研究報告,結果顯示長期同時補充雌激素與黃體素兩種荷爾蒙以緩和女性更年期症狀具有危險性。而此藥物會導致乳癌、心臟病、中風及血栓病例增加,這些風險大於此類藥物的好處。這項報導引起了美國婦女的恐慌,這樣的效應也傳遞到台灣婦女身上。然而就在隔天,許多台灣醫界的「更年期權威」紛紛出來消毒,表示東西方人的體質並不雷同,所以對台灣婦女而言,荷爾蒙仍是利多於弊的。

 看到這樣的回應,對於一直以來關心著婦女健康的女權會來說,除了無奈之 外,還是忍不住透露對台灣醫界的失望。長久以來,醫界不斷的大力提倡更年期女性補充荷爾蒙,對於荷爾蒙療法一直存在的爭議也都避而不提,僅提供荷爾蒙有利的資訊。現在這樣大型的研究報告出爐,醫界仍是用消毒、逃避現實的態度來面對。他們好似覺得這些婦女永遠是醫師的乖寶寶,只要所謂的「更年期權威」出來說話,這些婦女就會乖乖遵從,但真的是這樣嗎?根據女權會的婦女健康支持服務專線資料顯示,五十歲以上的女性最關注的健康議題,光更年期及荷爾蒙治療就佔了六十一%,對 荷爾蒙療法的使用也有著極矛盾的心理,更造成許多更年期婦女的焦慮。

 會造成這樣的現象,我想可以分成幾個部分來探討:第一、長時間以來,台灣醫界一直推崇著荷爾蒙治療,只要年近五十歲的婦女去婦科就醫,不論婦女是否真的到需要「治療」的程度,都會要求婦女服用荷爾蒙,以「預防」骨質疏鬆及心血管疾病…。因此,許多婦女就這樣長期遵從醫師的權威,長年服用荷爾蒙,所以當這樣的研究結果發表後,自然引起了這些原本一直深信醫師的婦女們極大的恐慌。

 第二、婦女長期在醫界的壟斷下,所得到的資訊非常的有限並且單一,對於荷爾蒙的負面研究雖然一直都有,但在提供給婦女時卻常省略這個部分僅提供正面訊息,或如同此次一般以專業的身分出來消毒。婦女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又沒有其他資源管道,只能遵從專業權威,所以當她們一直所相信的權威破滅時,便產生了焦慮的心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醫界卻仍然用消毒的方式在面對 ,實在非常的不負責任。如果台灣的醫師認為東西方人體質不同,研究結果並不適用於台灣的話,試問:當他們在引用西方調查荷爾蒙對女體的助益時,是否有想過這並不適用於東方人?又,如果這項研究不適用於東方人,那針對東方人體質的大型研究又何在?台灣醫界不斷的醫療化女性的身體,對於問題不但不願意面對,對婦女的焦慮又選擇視而不見,這樣的行為絕對是不負責任的。所以,女權會健康專線認為,應該盡量提供充分的資訊,讓婦女能夠自行評估自行判斷,讓她們能充分掌握自己的身體及健康,而不是不 斷的被單一資訊所影響,危害自己的健康。同時,我們也要求相關單位能重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衛生署應提出荷爾蒙療法對女性身體影響的大型本土研究報告,政府也應當加強宣導荷爾蒙療法的利弊對婦女的影響。如此才是面對問題的積極做法,也才是台灣女性的最大福音。(作者劉怡顯╱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婦女健康部主任)


拼音問題應放棄中國意識型態霸權

☉台灣北社、台灣中社、台灣南社、台灣東社、台灣教授協會 共同聲明

 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決議採用通用拼音後,統派媒體又激烈發飆,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要求黃榮村部長下台。可以預測,此一政治風暴,又將延續至少一週之久,然而「四社一會」在此鄭重宣示:台灣教育與文化的發展,「去台灣化」已久,中國文化霸權對台灣本土的侵犯被視為應然而且正當。我們要求統派勢力,冷靜省思自身內在中國意識型態的合理化原則,賦予台灣文化應有的發展空間,從而接受通用拼音的合理定位。

 台灣的國際化未來自有各種語言、文字與國際融通;若必用拼音系統,亦無假借中國漢語拼音的必要,漢語拼音若干音符並不符合英語發音的常軌,而且以現有語言軟體系統的發達,通用拼音的國際接軌,罕有轉折上的困難,既能方便台灣本土語言教學,親中國勢力何需無端跳腳!

 日治時代,日本在台灣傳倡「國語家庭」;中國戒嚴政權進入台灣以後,以中國文化為其魂魄的北京話又在台灣大規模型塑其「國語家庭」,致使台灣文化至今猶如幽靈一般的漂泊,無所依歸,如果通用拼音尚能使台灣本土母語得到一點喘息的機會,稱霸已久的中國心靈何妨顯示些許的容人之雅?

 「四社一會」也要在此提醒要求黃榮村部長下台的國民黨及其主席連戰:你的祖父連橫先生為了保護日本人裁抑下的台灣文化與台灣母語,曾奔走全台做兩百餘場的群眾演講;對你為何全無啟迪作用?

 父祖輩使用台灣母語的國民黨籍立委,通用拼音既有利於母語學習,又無礙於國際接軌,要求黃榮村部長下台,如此中國意識型態,如果長久不醒,請考慮將來選民選票的力量!


台灣為什麼自己不叫台灣

☉黃鎮茂

 有兩條新聞是關於台灣的名稱,一是,陳水扁總統訪問聖多美普林西比,總統梅尼士向陳總統提出疑惑,為什麼台灣爭取加入國際組織時,有「中華民國」、「台灣」、「台澎金馬」、「健康實體」等這麼多名稱?不知道扁總統如何回答。

 二是,中國向國際獅子會總會要求以「CHINA TAIWAN」稱呼台灣獅子會,國際獅子會總會駁斥是項無理要求,暫以「TAIWAN AREA」稱呼,仍然缺少承認台灣為一個國家的意涵。

 對一個離鄉背井,僑居國外四十年的台灣人來說,深深感受悲哀與無奈。常會遇到當地人對「Republic of China」一詞混淆。

 僑務委員會張富美委員長曾提倡僑民應該為祖國台灣開創並經營國民外交的第二管道,做為台僑是義不容辭的。然而,實際執行上遇到的多方困難中,以「國家認同」或者說是「國家名稱」為最大阻礙。相信政府也都聽得很多,無論在什麼場合一提到中華民國 Republic of China (ROC),很多人都不明白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有何關係或差異。沒有多少僑居地人民會瞭解Republic of China (ROC)就是Taiwan(台灣)。「China」這個固有名詞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專利品。

 僑胞要做外交的工作,如果以中華民國 Republic of China(ROC)做為打拚的對象,當地政府持有以中華人民共和國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為基盤的「一中政策」,對中華民國 Republic of China這個名稱,根本就行不通,見到「C」不管是大寫小寫都是「死」。在國際上能用「中華民國」作開展外交工作的可行性,怎麼沒見過滿口愛中華民國的立法委員在國會議場質詢過外交部?死抱著「中華民國」的神主牌,只是為害台灣的將來而已。

 譬如僑胞為台灣加入WHO的活動,盡了很多的努力,煩請台僑和當地國民簽名陳情書,求見國會議員促使政府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很多當地國民不清楚台灣一直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之外,更不明白中華民國 Republic of China(ROC)是什麼國家。被問到為什麼台灣自己不叫做台灣,而無話可答,深感做為台灣人的悲哀。

 有些台灣人因為長久以來,深受國民黨的愚民政策的影響,只要有「台灣(Taiwan)」字樣出現就認為叫出母親的名字而滿足。台灣獅子會暫以「TAIWAN AREA」稱呼,雖然不滿足,這不是咱們自家所能自行決定的,對這次獅友們的努力爭取,也表示敬意。

 咱們自家所能自行決定的事,以新護照採取(ISSUED IN TAIWAN)為例,外交部是不是以為有了(TAIWAN)字眼,就可以模糊台灣人過去,自己矮化自己都不自知。

 希望台灣政府的台灣總統研擬,國家認同的基本政策,能夠大聲喊出「母親的名字叫台灣」。下一次讓梅尼士總統和陳水扁總統見面時,不用問台灣總統「請問芳名」了。

從生物多樣性看全民造林的荒謬

☉劉炯錫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業試驗所劉一新、吳俊賢主 任分別以「和土地公一起來種樹」、「土地公根本不管種樹」為題(自由廣場,七月五日)批駁本人引用長濱鄉國小科展成果所寫的「土地公比人會種樹」一文(自由廣場,六月三十日),本人特以生物多樣性保育觀點回應。 目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列為指導原則的生物多樣性保育通常分為三個層次,基因、物種、生態體系。就基因層次而言,我有條件贊成吳主任所言可以人工造林的方式加速形成老齡林,問題是林業界所提供的苗木常造成基因污染。例如種植櫸木時,管他是東海岸山脈,還是阿里山山脈的種源,凡是有現貨又便 宜的苗木就好了。結果,亂點鴛鴦譜,原本因地理隔離而造就的各地基因、生理、形質特色,被外地種源到處雜交而淪失。過去,花蓮放生西部鳥類白頭翁,導致東台灣特有的烏頭翁被雜交成雜頭翁現象,殷鑑不遠;林業界、園藝界推行鄉土樹種近二十年來,一直未考量基因污染問題;林業試驗所理應防患於未然,竟還成為幫兇,有失職守。 就物種多樣性而言,吳主任以所謂「科學」的觀點認為天然更新很慢,而人工造林可加速演替,這在高山或高緯度或許如此。但本人提出在地看法,台灣中、低海拔經砍伐或造林失敗,演替成十幾、二十幾年的大喬木次生天然林乃各地普 遍現象,其林下常有演替後期的苗木成長,地被植物、藤蔓、灌木、小喬木、野生動物也能一起共存。林業界過去以單一樹種或少數樹種「間隔整齊,立正站好」的「閱兵」栽植法,在其成林過程中,經噴水澆灌、除草、除蔓、打枝,甚至噴藥、吊點滴所形成的森林,所費不貲,其他原生物種難以共存,物種多樣性遠低於天然林,何來吳主任所言「適地、適木、適法」之有?林業界與各地政府最近也常在海岸造林,看看台東市自行車道兩旁,常可見胸徑五公分、十公分的大樹苗,以木架撐住,不消一、二年,樹葉落光光,變得像一根根的「竹竿」。反觀,沒有被種樹、除草 、除「雜木」處,往往已演替成構樹林、榕樹林、黃槿林。

 就生態體系而言,劉主任所言,「 如果某地方的土地公不是那麼會種樹,我們為什麼不能幫祂分一點憂,解一點勞,和祂一起來種樹?」筆者認為土地公不種樹處,有祂的道理在。以南橫公路埡口附近的崩塌地為例,布農族獵人說,正在崩塌處,草木難生長,大火來時,是最好的防火線;水鹿長鹿茸時,喜在此吹強風以趕走困擾牠的蒼蠅;崩塌地穩定幾年後,高山茅、高山柳、二葉松自然會長出來,水鹿愛吃柳樹皮,山羊也很多。穩定幾十年後,鐵杉、雲杉、紅檜可成林,提供野獸們更多樣的棲息地。山區除了森林外,湖沼、崩地、草坡,也都是很重要的生態體系和地景; 人類在這些地區撒錢造林,實在雞婆透頂,並降低生態體系的多樣性。試想,綿延數十公里的中央山脈能高、安東軍山之矮箭竹坡,多麼迷人啊!何來造林之需? 劉主任希望我本諸學術與教育良知,避免對學童科學精神的培養造成負面示範;我引用這所國小的研究成果是肯定該校求真的科學精神,倒是劉主任誤將本人所寫土地公林誤以為是人工林,沒看清楚就亂引用,才不符科學精神;劉主任顯然自認比別人優越,說國小科展不是正式的科技計畫,那怎樣才是「正式」?政府撥款?有研究員牌照?劉主任還以「科技基本面」,認為人類文明已進入工業、資訊時代,斷無可能 回歸採集、狩獵時代,暗指本人反智。我認為資訊方便的時代更應該善用民間千百年來在這塊土地所累積的智慧,林業科技與其他科技相較,尤應和本土自然生態與文化智慧緊密連結,動輒假「科技」之名,否定民間智慧,才屬反智。

 另吳俊賢主任對我要檢討全民造林政策,認為我等 少數人「一知半解、盲目反對,再加上妄言與褻瀆神明,真是造業」。我則認為台灣宗教界對放生導致放死的結果已有覺醒,但猶如造孽的造林卻在諸位「門前帶刀侍衛」的詭辯下,繼續造業。吳主任是林業經濟系主任,明知台灣無造經濟林條件,卻偏要推動;台灣不比印尼、加拿大、中國,這些國家有很多地平緩、少颱風的地方,樹長得快又直,造林、伐木成本低,種樹可賺錢;但台灣山區陡峭,造林大虧,還破壞生態和水土。農委會這幾年補助全民造林的方式多得是造林包商與民眾配合砍除天然林,領取造林補助金,每 年浪費數十億不說,常在小苗空隙先種生薑、高冷蔬菜等,造成生態破壞、水土流失在先,土壤、水質污染在後;少數人得利,禍害要全民負擔。

 土地公也好,地基主也好,大自然也好,我要呼籲大家認識這塊土地,尊重土地的倫理,不是如吳主任所言「褻瀆神明」。我更要呼籲現在的執政黨,若繼續被國民黨時期的「林業老千集團」牽著鼻子走,再花大錢,我們的生態環境也難好轉。(作者劉炯錫╱台東師院教授、東社社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