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7月28日 星期日
 
▲全台唯一僅存的放射狀監獄——嘉義舊監空照圖。 (嘉義市人文懷協會/提供)


嘉義舊監


免判死刑!
地方保存運動開啟重新審判空間

文◎記者楊珮欣
 你去過知名藝人開設的「惡魔島監獄餐廳」、扣上手銬,吃過牢飯嗎?監獄幽暗冰冷、神秘恐怖的特殊隔離空間意涵,除了作為實質囚禁罪犯的勞動感化場域,及在現代被具有生意頭腦的藝人借用創意,衍生商業價值開設餐廳之外,是否有真正開放,成為公共空間使用的一天?嘉義和宜蘭就正有一群熱血的學者專家、文史團體、藝術家創造出這樣的可能,將日治時期作為高壓統治工具的荒廢破舊監獄轉化成為社區居民共襄盛舉的藝文新天地!

《童年往事》拍攝地 大導演也來聲援
 座落於嘉義市維新路上、興建於一九一九年的嘉義舊監獄,是全台唯一僅存的扇形放射狀監獄,不過,這棟外型老舊、陰暗的建物,卻由於房舍、設備老舊無法滿足現代行刑量與質的需求,在一九九四年法務部另建新監獄後,逐漸被人所遺忘。老監獄雖然孤單,日前卻因為一群嘉義古蹟保存人士的熱情,逐漸產生了新的生命,也喚醒了當地居民重視文化資產保存的情感。

▲興建於一九一九年的嘉義舊監門廳,現被指定為市定古蹟。(本報資料照/記者王鈺鈴攝)

  今年四月二十日,嘉義舊監充滿濃濃人文味,因為曾經以此地為電影《童年往事》拍攝場景之一的國際知名導演侯孝賢,為了呼應文化界對於嘉義舊監的保存運動,特別回到現場加油打氣。看到這座極可能被嘉義市政府拆除的老監獄,侯孝賢導演感慨良多地說:「當年在台北九份拍攝悲情城市,沒有古蹟的概念,以至於讓九份越來越商業化,並失去原有純樸自然的風貌,非常令人遺憾!」而今,知道嘉義舊監獄面臨拆除與保留的問題,他更要親自蒞臨說說他的感觸,並且具體向嘉義獄方提出舊監及宿舍區與電影結合的建議案。侯導的一席話道出嘉義文化人士對於舊監的努力與辛酸。

  其實如果嘉義舊監,可以一路荒廢而不為人知,或許就不會面臨被拆除的命運。但這棟老建物,卻因為嘉義市政府為了爭取作為嘉義大學用地,提出都市計畫變更案,打算將其拆除,這樣的消息,引發嘉義民間人士的四處奔走,尤其是對於地方人士來說,日前嘉義稅務出張所保存運動的失敗,嘉義舊監更是成為文化界極力堅守的保存戰場。

  為了保存嘉義舊監,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嘉義舊監保存與再利用推動小組等多位人士,從今年年初開始,就不斷地勤做田野調查密集開會,希望避免上回稅務出張所未獲得嘉義市民廣大認同的失敗經驗,從三月起在嘉義舊監現場,串聯了古蹟學者、藝文界、獄方、及當地社區的產業,在每個週末籌辦了一系列的藝術季活動,為的就是說服民眾,贏得市民的支持,從靜態的藝術美展、監獄導覽、說唱活動、影像座談、繪畫比賽到跳蚤市場等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藝文活動都有。

  沒想到,這樣密集的參與式活動,卻意外地讓原本冷冰冰與市民隔絕的監獄,突然變成嘉義市民人盡皆知的文化空間,短短十八天來吸引了超過上萬的人潮,透過舊監裡裡外外徹底運用,讓沈睡已久的舊監活絡起來,社區的居民,從好奇的窺探,到主動參與佈置、贊助飲料、捐款,許多原本不瞭解這座就在「身邊」的監獄的民眾,因此而認識了它,甚至產生某種的認同,有的居民甚至將損壞的活動旗幟拿回家門口插設,將嘉義舊監的活化視為是一種地方文化認同的光榮感。

市民充當典獄長 了解自由可貴
 嘉義市民是如何從不瞭解、認識發展出認同呢?嘉義市人文關懷協會的總幹事余國信就說,為了讓市民認識這棟歷史建築,他們特別安排了許多「體驗」的導覽活動,包括安排市民「享受」一下充當典獄長的快感,站在監獄舍房中央的監控中心,體驗國家如何監視「犯人」的一舉一動。此外,民眾也可以登上架設在每間牢房屋頂上端的空中巡邏道,監看牢房中的情景。

  為了讓民眾充分瞭解,主辦單位還製作了一張手繪導覽圖,讓每位參與的民眾「按圖索驥」,瞭解嘉義舊監的美感與完整圖像。余國信說,透過這樣的體驗,民眾可以瞭解監獄的空間形式安排,是如何巧妙地呈現出人與人控制的關係。不過,余國信指出,這樣的體驗更重要的是,希望民眾瞭解失去自由的狀態,並進一步省思監獄存在的意義與人權的價值。

▲宜蘭舊監極具日式木造建築特色的門廳(上圖)及監視高塔、部分圍牆(下圖)被保留下來規畫為文化觀光據點。 (宜蘭縣文化局/提供)

  文化工作者李奕興曾撰文指出,「監獄無罪,但她因肩負社會體罰違法分子的職責,卻被賦予形同罪犯的代名詞,這是監獄建築本身的無奈!」正是這樣的歷史宿命,讓監獄一向成為民眾懼怕的空間,成為難以親近的「鄰居」。事實上,已經存在數千年的監獄空間形式,正代表著每個時代正、邪不兩立的地點,也呈現出每個時代對於社會秩序、善與惡的定義與分類。正如同曾經關過上百位政治犯的綠島,究竟是「叛亂份子」的集中營,還是「知識份子」的進修班。

  嘉義舊監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只是歷史記憶的保存而已,更重要的是,如何讓下一個時代的人們重新思索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在一次又一次的活動中,在不斷不斷的論述裡,這樣的理念,逐漸在全國各地擴散開來,為了說服嘉義市政府的支持與認同,地方保存人士甚至轉化原來單從保存運動的思考,反而從更為進步的文化資產與城市發展的角度出發。

  一路支持嘉義文化運動的新竹建築師林志成就指出,嘉義舊監的保存,不是為了保存而保存,而是為了替嘉義市未來的發展留下重要的資產。

  從保存到再利用,地方文化人士對於嘉義舊監的想法,其實與嘉義市政府亟欲發展嘉義的願景有其共通點,只是一個希望透過保存帶動嘉義人文城市的發展,而另一端卻是希望藉由拆除達到重新建設以帶動城市教育設施的成長。

宜蘭舊監另種未來
 相較於嘉義舊監,宜蘭舊監顯得幸運許多。
 已經超過一百多年歷史的宜蘭舊監,同樣也因為宜蘭城市發展的問題,面臨拆除的壓力,不過,在宜蘭縣政府的評估下,決定採取部分拆除、部分保留並存方案,將極具日式木造建築歷史特色的門廳、迴廊建物以及部分圍牆予以保留,其中門廳將作為靜態展示場,而迴廊則將作為另類監獄咖啡廳經營,其餘則拆除規劃為公園綠地,如此一來,宜蘭舊監未來將可望成為宜蘭市重要的文化觀光休閒據點。

 從對立、抗議到溝通,在嘉義地方人士不斷的努力下,結合種種在地力量,並透過不斷的理念陳述,以及直接的民眾參與,終於使得曾經以發展為首要目標而欲拆除舊監的嘉義市府,開始產生新的思維。嘉義市政府在民間人士的提案申請下,已於五月初召開歷史建築登錄審查會議,並同意正式登錄為歷史建築,接著更進一步通過古蹟指定審查會議,成為市定古蹟,免除嘉義舊監拆除的危機。

  嘉義市政府這樣的回應,正說明了嘉義舊監已經逐漸走出「絕對死刑」的悲慘命運,而有了重新「審判」的空間,正如同台灣司法的改革史,猶如一頁人權運動的血淚過程,嘉義舊監的未來,在地方民間人士與地方政府的對話中,逐漸找出可以溝通的起點,讓舊監的意義得以愈辯愈明,我們期待這樣的歷史保存運動,或者說,這樣的監獄歷史,能夠為台灣的文化運動,勾勒出一種新的出路與可能,或許,嘉義舊監的未來,不會再是另一個惡魔島,而是一座帶來嘉義城市未來的春天。


(7/28)

Maintained by ching
自由生活藝文網提供重點藝文訊息,並保留近日文章,以方便網友參考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嘉義舊監 免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