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1年3月19日星期二

為台灣拚經濟 卻開放晶圓廠登陸…這不是矛盾嗎?
拿出魄力處罰晶圓偷跑業者!
國營企業登陸就可以存活嗎?
醫學教育評鑑獲國際認可之後
台灣醫學教育教出怎樣的醫師
為奧林匹亞競賽說幾句話


為台灣拚經濟 卻開放晶圓廠登陸…這不是矛盾嗎?

☉張國財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寓言,大家耳熟能詳,這種自打嘴巴、無法自圓其說的矛盾,是自相矛盾;張三說台灣已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李四說台灣猶待獨立建國,兩人所言必然一對一錯,這種互打嘴巴、無法相提並論的矛盾,是互相矛盾。

 自相矛盾、互相矛盾,其為矛盾,一也。

自相矛盾的拚失業和優勢產業外移政策

 陳水扁當上台灣總統後,適逢國際經濟下滑,台灣的失業率由二%、三%,節節上升到五%以上,執政團隊喊出「拚失業」的口號,用心良苦可以體會。可是,在台灣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上,卻喊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取代李登輝時代的「戒急用忍」,此其中就有矛盾存在了。

 看準中國勞力成本比台灣低,爭先恐後到中國設廠投資,會增加還是會減少台灣工人的失業率?以台灣人目前的生活水準來看,台灣的勞工朋友想登陸中國當外勞的機會可是宋大娘的廁所─門兒都沒有!

 工研院資料就指出,經濟部開放八吋晶圓廠赴中國設廠之後,二○○五年將造成現有八吋晶圓廠一萬八千名勞工的失業。「拚失業」,難不成是要「拚命讓大家失業」嗎?為了降低成本考量才要「積極開放」中國設廠講起來心虛氣喘,換一個說詞:「登陸是為搶食市場及客戶,再不去,等美日等大廠布局完成後,台商將無立足之地。」這也說不通啊!台灣晶圓坐擁全世界近八成的市場,如果紅頂商人不向中國傾斜,晶圓的重心會自台灣移到中國嗎?

 登陸,充其量只是「轉移」市場及客戶,而不是「搶食」市場及客戶。至於說美日等大廠到中國布局,那只怕是言重了。美日等大廠對台灣打算將軍商兩用的高科技向中國大開方便之門,不但戒慎恐懼,甚至已打算重新評估爾後高科技移轉台灣是否設限,以防台灣成為美日高科技外流中國的跳板。

產官認知的互相矛盾

 或許是民進黨當局要打破「民進黨反商」的迷障,或許是「台灣之子」已參透「為政不得罪巨商」的道理,直覺上認為,執政者對紅頂商人是極盡安撫、討好之能事的。

 有趣也諷刺的一點是,商人的嗅覺,往往比執政官員更靈敏。當新科經濟部長宗才怡三月十一日在立法院科技及資訊委員會猶興致高昂地強調,「八吋晶圓廠如果不開放登陸,台灣的競爭優勢在兩年內恐將消失。」由於反對登陸的民意一波又一波、排山倒海而來,在三月十四日游錫 院長赴新竹拜訪張忠謀及曹興誠之後,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於三月十六日竟表示:「沒去大陸,並不會喪失競爭力。」│這就對了,兩年前陳水扁上台伊始,台積電、聯電當家的都說沒打算到中國投資設廠,更自信地認為台灣的半導體科技至少領先中國五年!

 好了,現在問題來了。宣明智說「沒去大陸,並不會喪失競爭力」,宗才怡說「八吋晶圓廠如果不開放登陸,台灣的競爭優勢在兩年內恐將消失」,誰對?誰錯?聽誰的?相信誰?是門外漢宗才怡,還是企業龍頭宣明智比較懂晶圓?對產業前景的大方向,是半路出家的宗才怡看得準,還是一直在業內打滾的宣明智看得清楚?

 台積電老闆張忠謀不也一樣嗎?從去年第二季起,就一再向媒體宣佈「燕子來了!」有時候還樂觀地表示:「不是一隻(半導體)燕子來了,是一群燕子出現了。」這來自產業大家長的聲音,如果不是騙人的,那宗才怡部長的悲觀論調不是在唱衰台灣了嗎?

互相矛盾的有效管理和偷跑得逞

 行政院長開放八吋晶圓登陸有一帖說詞是要「有效管理」,真是說的比唱的好聽。王永慶當初信誓旦旦沒到中國投資電廠,後來又說漳州電廠沒用到台灣一毛錢,這種連王永慶本人可能都不會相信的說法,執政者沒有任何懲處的動作。「有效管理」云者,不怕笑掉王大老闆的大牙?講「有效管理」,就不能也不會有偷跑者得逞;蒙著眼睛、摀著耳朵說沒看到、沒聽到有偷跑者,這是「有效管理」,還是「無效管理」?打從二○○○年起開始偷渡中國設置八吋晶圓廠的中芯、宏力,有名有姓,「有效管理」在那裡?放任違法偷渡的,管制守法的,叫「有效管理」?

 「拚經濟」,是搞垮台灣經濟,拚好中國的經濟?「戰鬥內閣」,是幫敵人中國搞好經濟,買更多飛彈,多來幾次軍事演習,把台灣帶入被迫與中國「戰鬥」的意思嗎? 唉,我簡直不敢往下想了!(作者張國財╱台灣教授協會執委)

拿出魄力處罰晶圓偷跑業者! 

☉ 周大雅

 扁政府計畫開放八吋晶圓廠移往中國,做為曾經投票給陳總統的扁迷我來說,實在是心中難以承受的重,晶圓代工不是膠鞋、雨傘業,沒有不去對岸就活不下去的問題,阿扁總統如果要讓所有當初投他一票的選民不後悔,應該立刻拿出辦法處罰那些偷跑、擾亂市場的業者,讓老虎安心留在台灣發展,不是倒因為果放老虎去中國。

  中芯、宏力已經在中國大張旗鼓的開廠,聯電據說也已經先走一步,扁政府要向全民證明有能力「有效管理」最好的辦法,就是對這些業者提出具體對策,只要政府能夠拿出魄力管得住,業者競相赴中的壓力就可以舒緩。

  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為免「夜長夢多」,竟然在民間反彈後說出提早宣布定案的蠻橫之言,光憑這句話就值得好好追究,林信義為什麼這麼急?難道他已經私下承諾業者?因此有不能跳票的「苦衷」! 宗才怡部長剛上任,還在學走路,經濟部主管業務繁雜,她尚未進入狀況,進入公職才一個多月,她就強硬的宣布這是「既定政策」,連起碼的政策溝通都省了,實在不像善於公關的行事作為,莫非當初她就任前,當局就交代她當經濟部長就是要執行這項任務。

  總統的任期已經過了一半,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再浪費在不成熟決策所引起的爭議上,國民黨、親民黨已經選擇沈默在看好戲,扁政府難道沒有察覺嗎?為什麼還要繼續讓一些不適任的官員拖累整個團隊?如果沒有準備好,就該少說話,多聽多學,不應該老捅樓子讓支持者也不得不捏把冷汗。


國營企業登陸就可以存活嗎? 

☉陳丕仁

  經濟部與陸委會日前對國營事業「登陸」投資均抱持開放的態度,看來,台商資金流往中國投資所造成的國內經濟衰退困局,並未讓政府官員有所警惕,現在連公家的錢都要往中國送,這些官到底是「台灣官」或是「中國官」,已令我搞不清楚。

  以經濟部所屬的國營事業為例,包括中船、台機等幾家事業連年虧損,中船及台機的成立有其歷史背景,但在經濟發展的洪流中,除非政策造船、造機器,否則中船、台機要起死回生相當困難。

  但是當立委以中船的例子質詢政府,認為國營事業登陸可以讓它們連年虧損的情況起死回生時,包括經濟部長宗才怡及陸委會主委蔡英文竟然對國營事業登陸採取開放的態度。

  宗部長到底對國際經濟及企業發展情況了解多少?怎麼可以隨便回答立委的「登陸存活說」!如果中國市場可以解決企業虧損的困境,那為什麼中國本身的公營銀行每家均面臨倒閉的危機,中國的國營事業家家面臨慘淡的命運?如果,按鼓勵企業登陸的政客說法,中國市場可以解決中船、台機等國營事業的問題,不就等於說,每個國家瀕臨倒閉的企業只要登陸,都可以解決問題;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歐、美、日等國,甚至中國,每天都有企業關門大吉。不要說中船、台機到中國沒商機,就算是台電、中油登陸也不見得可以平安無事而獲利。

  何況國營事業登陸具有高度的政治風險,中國一再視台灣為其一省、是其國土,台灣的國營事業登陸投資,中國會不會直接將其視為「大陸的產業」,有誰敢完全保證其安全性?宗部長在華航總經理任內,曾經代表華航到中國投資並動土剪綵,企業以個別利益為前提,部分人士常常抱持「有奶便是娘」、「商人無祖國」的觀念,但現在宗部長已非總經理,心中應該秉持國家整體利益及經濟安全的理念,怎可動不動就開放八吋晶圓廠或國營事業登陸。


醫學教育評鑑獲國際認可之後

☉黃燦龍

  我國醫學教育評鑑制度於日前已通過美國教育部國外醫學教育委員會認可,消息傳出令人振奮。教育部及國家衛生研究院醫學院評鑑委員會的努力及功勞,值得肯定。國內醫學教育品質能獲得國際認可,無疑的是對長期致力醫學教育所有前輩及相關人員的一劑強心針。

  醫學教育在台灣的發展歷史已近百年,過去多年來培育了無數的醫學系畢業生。國內的醫學院校也由最早期的「台灣醫學專門學校」,發展至今已有十一所大學的醫學系。醫學教育的品質關係著我們未來醫生的良窳,絕對不能有絲毫的鬆懈及偏差。國內各校的醫學系歷經多年的發展,也均形成了自己的教育制度及課程設計;然而如果沒有接受深入檢驗,並不容易發覺潛在的自身缺點。

  這次由國家衛生研究院規劃成立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將以三年的時間對國內十一所大學醫學系進行定期的評鑑。去年已完成對台大醫學系、陽明醫學系、長庚醫學系,以及輔大醫學系的評鑑,最近將展開第二梯次包括高雄醫學系、成大醫學系,以及台北醫學系的評鑑。這種評鑑制度是由國內外醫學專家所組成的九位委員小組,利用四天的時間進行深入的訪視及座談。除了當場提出問題及建議外,評鑑結果也在數月內將非常詳細的建議書送至被評鑑的各校,其中列舉各項評鑑所見的缺點,並要求各校定期改善且將再訪視。

  長庚醫學院有幸在去年為國內第一家接受評鑑的學校,評鑑前準備工作的忙碌自不在話下。評鑑之後的結果雖然各家均是以「有條件通過」,但這次歷經評鑑的過程及所收到的建議書內容,均讓我們深感收穫良多。舉凡評鑑委員們所提及的建立醫學教育的宗旨及目標、釐清行政架構及關係、重視人文素養教育、強化床邊教學,以及建立教師培育與教學成效評估制度等,均是非常有建設性的意見,我們校內經多次的檢討也立即做了多項改進。這種醫學教育的評鑑和國內由衛生署主辦的醫院評鑑之目的相似,兩者均是希望藉此評估各院校的體質,進而提升其品質。然而完善的評鑑制度、聘任固定且學有專精的評鑑委員、深入且多天的訪視,以及詳細又深入的評鑑結果報告,均是此次醫學教育評鑑優於國內多次醫院評鑑之處。我國這次醫學教育評鑑品質能獲國際認可,其來有自,絕非僥倖。此後,國內的醫學系畢業生將更能接受國際的認可而出國進修或深造,我國和國際的醫學交流也將會更順暢。

  然而醫學教育評鑑制度及品質的確立,其更深層的意義,是讓各醫學院校藉此能做更積極的品質提升改革。例如醫學教育課程中的人文素養、醫學人類及社會學,一向在各校是較被疏忽的,兩年的醫學生養成教育常被擠壓而縮水。良好的基礎及臨床醫學教育,固然是培育一位好醫生所不可或缺,但構成良醫所另需的EQ(情緒智商)及MQ(道德智商)培育,恐將因人文通識課程及醫倫社會學的縮減而有欠缺。長庚醫學系已擬將成立「人文及社會醫學科」,即是將由此學科妥善安排完整的兩年醫預科教育,並將所有有關人文素養、醫學人類暨社會學,及醫學倫理和醫病關係等課程做非常完整的規劃。這種屬於國內醫學課程的創舉,實拜此次醫學教育評鑑之賜。 另一方面,評鑑委員們所肯定的以「問題導向學習」為主之新思維醫學教育改革,也將是各校繼續推行的目標。國內的教改動作頻頻,然而化被動為主動的問題導向學習,才是會立竿見影的新思維教育改革,教育部相關人員應多深入了解醫學教育界在此方面所做的努力,並提供作為其他學界的參考。醫學教育品質的提升也必須有完善的教師養成及授課品質監控制度,這些制度在國內各校雖有之,但並不全然落實,但願評鑑後各校能更重視此等制度的建立及確實運作。

  醫學教育交流的國際化是未來的趨勢,黃崑巖主委比擬此次受國際肯定的重要性,為我國所要繼續奮鬥的「進入世界衛生組織」。醫學界過去在這方面所做的努力確是有目共睹,雖然我國尚未能被世界衛生組織所接受,但我們仍必須一步步地踏出去。醫學教育品質的再提升是我們的下一步,然而讓更多國際醫學教育界人士來台參訪,期能得到更多的肯定與支持,將會是我們持續努力的目標。今年八月初,國內醫學生聯合會和長庚大學將主辦「世界醫學生大會」;十月底,我們也將聯合其他十所醫學院主辦「第三屆亞太醫學教育問題導向學習大會」。相信這些努力及其他已有的多項國際醫學交流舉動,將會促使我國的醫學水準再提升,並再度受到世界各國的肯定。 (作者黃燦龍╱長庚大學醫學系主任)


台灣醫學教育教出怎樣的醫師 

☉賴其萬

  前幾天某一個大學醫院邀請我晚上去為他們的住院醫師上課,課題是「如何提升病歷書寫的品質」。由於該醫院的住院醫師工作相當繁重,所以需要分為二個梯次分兩天上課。沒想到我滿懷興奮的抵達教室,發現前面幾排座位都沒有人坐,但卻有不少住院醫師寧可站在教室後面不願就座,當時心裡略感詫異,但也不疑有他,就開始了當晚的課程。想不到這些站在後面的住院醫師對我視若無睹,在他們老師為我介紹時,有幾個人竟然開始談起話來,而等我開始上台授課後,這些年輕的住院醫師並沒有停止他們的交談,後來聲音大到連我用麥克風都感受到威脅,而我也忍無可忍地停下我的講課。主持人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走到後面維持秩序。整個演講令我覺得非常沮喪,這是我回國三年多到各醫學院、 醫院授課以來第一次感到如此的不愉快,我百忙中抽空為他們花費心血準備,竟落到如此下場,心中深感不值得。

  深夜一點多時醒來就再也睡不著,我就坐在書房靜靜思考,除了憤慨以外,這些年輕醫師的表現令我意識到更深一層的隱憂。如果這些年輕醫師這般自以為是,對外面請來的老師都沒有給予應該的尊重,我不禁自問:「對醫師相對而言更弱勢的病人,難道他們會尊重嗎?」因為這一層隱憂,我不禁追問:「到底我們的醫學教育錯在哪裡?」我相信當天我離開以後,老師們一定也感受到我的不快,而對他們有所訓話,隔天再去為第二梯次的住院醫師上課時,課堂內所有住院醫師都已就座,而且顯然態度都大有改進。同行的內人事實上也提醒我「冤有頭債有主」,希望我不要將前一晚得到的挫折發洩到這些「新的聽眾」身上。但是我決定還是就前一晚的感觸與這些住院醫師探討醫者的態度,如果他們對師長都不懂得尊重的話,難道會對他們的病人尊重嗎?。

 我很坦誠地告訴他們,以住院醫師階段的訓練來看,今天在醫學知識上,他們一定比我們卅多年前做住院醫師時學到更深奧的知識,但是他們的態度卻遠不如卅多年前我們的幹勁、真誠與熱情。回國後,我常聽住院病人抱怨說過了下午六點,在醫院要找到住院醫師很困難,有時候住院醫師要照顧太多病人,所以對他們的情形都不太瞭解;反觀之,我們當年擔任住院醫師時,就是不值班,如果病人情況不穩定,我們也常會主動留下來照顧自己的病人。我對這些年輕醫師們語重心長的說,醫學知識的獲取固然非常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們做事的態度,走上行醫這條路,「態度」有時反倒比「知識」更重要。

  在這裡我也回想起,三年前剛回國在慈濟大學醫學系授課時,我總是像在美國上課一樣,最後留下五到十分鐘給學生問問題,結果幾次上課下來,都變成提早下課。這才發現台灣的醫學院學生好像很少主動發問,有一回為了要鼓勵同學們發問,我就說,今天如果沒有人發問的話,我們就不下課。想不到第一個舉手問我的竟是:「老師,今天講的這些在期中考會不會考?」這使我更加失望,台灣的學生不只沒有像國外醫學生有好奇、主動的求知態度,又過分注重考試、分數,這真使我深惡痛絕。然而,當學生與我熟一點以後,有位同學談起我常批評他們過分注重分數,「但是,老師,如果我們的成績不好的話,會影響我們將來申請住院醫師訓練的分發意願,如此又會影響我們的出路。」這個回答使我不禁悚然,我們整個醫學教育的制度似乎過分重視以測驗「知識」所得的分數,而對「態度」,我們卻沒有一套合理的評估。然而,事實上醫師這行業,「態度」卻是非常的重要。在台灣,學生進入醫學院的資格鑑定,過去就是以聯考一試定江山,只看筆試成績決定一切,但反觀國外,在挑選醫學生方面所下的功夫,我們卻是瞠乎其後。在美國幾乎所有的醫學院,挑選他們的醫學生時,除了學生筆試的能力鑑定(MCAT)以外,他們還要考核中學、大學時的校內成績與表現,老師的推薦函,過去他們對社區服務所做的表現,然後再加上面談,而各個學校在面談所用的方法更是五花八門別出心裁,這些就是要彌補筆試的不足,以更確切地評估學生的做人態度,是否適合行醫。

  台灣目前有些學校透過政治的民主化,開始採取師生雙向的評估,不只鼓勵老師對學生的評估,也鼓勵學生對老師的評估。但很不幸的,有些態度不理想,甚至蹺課不出席的學生,到頭來還給認真教書對學生要求高的老師不實的惡意評估,而使得滿腔熱血的老師心灰意冷。今天只要學生上課仍舊靠「共同筆記」,老師也只考「上課講過的教材」,就是多有心的「教改」,也教不出真正的「良醫」。

  總之,台灣目前醫療呈現一些不理想的地方,或許跟我們醫學教育偏重於「知識」的獲取,而忽略了「態度」的修養很有關係。希望當前醫學教育的主導者能正視這個問題,而提早改變當前醫學教育的嚴重缺失。

  我誠懇地希望台灣的醫學教育教出來的醫師都能夠作到像哈佛大學醫學院前外科主任摩爾醫生(Dr. Francis Moore)所說的:「醫生要能以三種方式來幫忙苦難的病人:話語,醫藥,與雙手。」 醫生講的話一定要讓病人聽得懂,能夠安慰他們;醫生開的藥一定要考慮不只是治療的作用,副作用也要考慮;而醫生的手並不只是外科醫生開刀的手,而且是一雙能夠安慰病人,拍拍病人肩膀的手。我衷心地希望我們所訓練出來的醫生都能懂得人際關係最重要的互相尊重,而能將心比心地關懷他們週遭的人。(作者賴其萬╱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神經內科醫師)


為奧林匹亞競賽說幾句話  

☉高宗佑

  這幾天,生物奧林匹亞醜聞案,讓社會大眾對奧林匹亞競賽的公平性起了疑問。一些根本搞不清楚奧林匹亞競賽是什麼的「學者」,不但把科展和競賽弄擰,更胡謅出一題二十萬元的買題費。我覺得有必要提出一些事實,或許可以讓大家對奧林匹亞競賽有更深的認識。

  以我最熟悉的國際物理奧林匹亞為例,自一九八四年通過競賽章程後,參賽的國家年年增加,去年在土耳其舉辦的第三十二屆,有六十七國參加,台灣參賽了八年,成績斐然。組織奧林匹亞競賽的工作由國際物理奧林匹亞秘書處負責,五年換一次秘書處成員。每次競賽由不同的參賽國承辦,需由該國的教育部、物理學會或其他適當的機構籌辦。奧林匹亞是個人賽,每個選手獨立應答,爭取自己的榮耀;但大會亦提供不正式的國家排名,供各國評估自己物理教育的水準。每個國家至多可以派出五名具國家認可的選手和兩位具相當物理能力的領隊。所有參賽國的領隊組成該年的國際委員會,有審核與更改試題的權利,待半數表決通過後,各國領隊有義務將試題翻譯成選手能了解的語言。為了杜絕在翻譯時可能的不法,通常會將所有參賽國自己的譯文公布在網上,受外界監督。此外,競賽期間更有明文規定領隊與學生的居住地點至少相距數十公里,更不可以有任何形式的訊息傳遞。如此縝密的規範,使得國際奧林匹亞競賽的公正毋庸置疑。

  在國內的選訓部份,約莫在每年的十月間會舉辦一場全國性的初選,高一至高三的學生皆可報名,以二○○一年的初選來說,有五千多人參加。在長達三個小時,三十題填充及兩題計算題的筆試後,選出二百至三百人發予選訓教材。次年二月間的複試,從中選出二十至三十人,再加上全國高中生物理競賽的前三至五名,一起接受兩週的訓練和一整週的決選筆試及實驗能力測試。

 最後選出八名選手,代表參加去年恰好由台灣舉辦的亞洲物理奧林匹亞競賽。最後綜合決選及亞洲賽的成績,評選出五名國際賽選手。亞洲奧物競賽辦法取自國際賽,具有一定公信力;國內的評選則由參與奧物選訓計畫,台灣師大及台大、清大、交大四所大學的十餘位教授組成,按照學生測驗成績及投票的方式選出代表,過程相當嚴謹、客觀,不可能因幾個教授的左右而改變。雖然每一學科奧林匹亞競賽的選拔方式皆有不同,但是舉辦奧林匹亞的宗旨不變 ─科學教育。以一年編列約七百萬元預算的奧物來說,超過一半的經費用在初選的準備及數百份選訓教材的印製。

 幾乎沒有限制的報名資格即是希望高中生踴躍參與;由教授群花費多年時間寫出來的教材,提供學生另一種自我學習的管道,同時彌補高中教材的不足。生物奧林匹亞初選的限制條件亦極低,雖說需經班上生物老師的同意,但只要學生有意願,那有不給機會的道理?從去年奧生初選報名的人數超過五千人即可驗證。除此之外,奧林匹亞競賽讓各國頂尖的學生可以有直接的文化交流,近年來,台灣在各項奧林匹亞表現不俗,對於提高台灣在國外菁英份子心中的地位有很大幫助。有人質疑奧林匹亞選拔不公,說有錢便能一路當上國家代表,再透過保送制度進入理想大學,這對我們這些已經得獎的選手或那些正努力奮鬥的學生,是一大侮辱。許多參賽學生的家境普通,而且多數參賽者都是先憑自己的力量取得大學入學資格才放手去參加競賽,以我參加的這屆為例,五位代表在選上之前都已通過申請入學。這是一個辦給大眾也為了大眾而辦的比賽,不是有錢人小孩的升學管道,唯有肯努力又有相當實力的人才能脫穎而出。前年和去年的國際奧物競賽,台灣的世界總排名第六、第五;亞洲賽第二與第一,這有賴於全體選手的整齊水準,如果有一兩位選手未達要求標準,必會拖垮整個團體。

  我不敢說現有奧林匹亞國內選拔的制度沒有一點徇私的可能,但我相信,就算有,也只是偶發事件,不應刻意造成大眾對奧林匹亞競賽的錯誤印象。奧林匹亞的存在,給了許多學生一個追求的理想,一個願望。當初我也是其中之一,也有失敗,一路跌跌撞撞到了高三才付諸實現。請不要否定我們用數個月生命換來的榮耀,請不要對所有奧林匹亞競賽出身的學生投以異樣的眼光,這是一個奧林匹亞選手的請求。(作者高宗佑╱二○○一年國際物理奧林匹亞競賽銀牌得主,台大電機系學生)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