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11月14日星期四
教改不容失敗!
醫療良知與醫學教育
國號、國旗不等於國家
國旗、國號和國家
拿不出去,死抱「中華民國國旗」何用?
鄭王情變 歹戲拖棚
回應「請政府投資廚餘回收再利用台灣永續環保健康產業」
回應「吃麵包吃壞肚子,申訴無人理」



教改不容失敗!

☉何信全

 日前,行政院游院長宣布自兼教改召集人,引發社會對教育部權責的關心;稍後,立法院杯葛教育部與教改有關的預算,保留了教育部超過四分之一約三百七十餘億的預算,要求留待政黨協商後再審,並要求游院長屆時到立法院報告教改相關措施,以決定預算是否通過。一場朝野的教改攻防,正蓄勢待發。

 平心而論,教育改革非關跨部會的協調整合 ,教育部應負起推動的責任,沒有理由讓日理萬機的行政院長去扛這個責任;就行政上的分層負責而言,行政院長此舉也不是良好的示範。不過無論如何,游揆自己扛起教改的十字架,可以看出他已意識到教改的成敗,不僅攸關民進黨二○○四年是否繼續獲得執政的機會,也將對台灣未來的發展前景投入最深遠的影響。另一方面,立法院對教改預算的杯葛,固然亦是善盡監督之責,不過若干立委動輒放言一切回歸舊制,一副非要讓執政黨灰頭土臉不可的姿態,卻也有失在野黨「忠誠反對」之義,令人不敢苟同。事實上,任何人只要 心中想到多少莘莘學子,在清晨,在黃昏,風雨無阻絡繹於途趕著上學放學的情景,大概都會同意教改推行至今,如果再動輒輕言改弦易轍甚至走回頭路,將意謂一場教育災難,亦不啻宣告台灣教育改革的死刑,使往後的任何改革更不可能。要之,教改不容失敗,乃是朝野必須認清的嚴峻事實。

 其實,隨著經濟進步、政治民主之 後,台灣正面臨發展上的瓶頸。這個瓶頸乃是如何在經濟、政治突飛猛進之後,帶動整體社會文化的全面提昇與發展,以達成真正一流的自由文明國家。這不僅是對國家社會文明優質發展的企盼,也是基於就長期而言唯有整體社會文化能夠更上層樓,才能確保自由經濟與民主政治的體質得以繼續健全成長,而不致流於扭曲或劣質化。而要突破此一發展上的瓶頸,非進行教育改革不可。質言之,教育改革乃是台灣突破發展瓶頸的樞紐,實屬刻不容緩。當然,教改牽涉入學方式的改變、課程的重新規劃等面向,改革執行的過程,又必須面臨政治 面與社會文化因素的種種牽絆,實為複雜艱辛的工程。然而以入學方式而論,舊制聯考在教育人才的選拔上,以特定科目靜態的紙筆測驗為準,完全忽視對學生在學校教育中其他多元豐富的學習內涵之動態的評量,使學生在升學主義下被訓練成毫無創意的考試機器。試想這樣的考試機制,怎能與上述致力突破國家發展瓶頸的情境相呼應?難道還能回歸舊制而不求更張嗎?就九年一貫課程七大學習領域的規畫而言,基本上著眼於現代文明國家公民所須之全人教育理念,儘管在執行層面存在師資專長不足等配套問題有待克服,然而卻是合乎國家未來發展的必要規畫,實在值得努 力克服困難予以落實,追求更好的教育績效。

 當然,不必諱言,自教改列 車啟動以來,不論在制度設計或執行層面皆存在不少缺失。以大學多元入學方案而論,推甄與申請入學的合一,考試分發甲乙丙三案的整合,一直到最近才有一個明確的方向;就執行層面而言,教育當局對於教育理念及其執行方式的宣導、溝通明顯不足,以致學校教師、學生家長莫名所以而議論紛紛,對教改的信心不足,增加教改執行上的難度與變數;而華人文化圈特有的考試科舉心態,以及講人情導致欠缺公正的社會文化,其實皆是教改難以承受之重。然而無論如何,教育是百年大計,國家的未來長遠發展,幾乎全繫於教育改革的成敗。在台灣 教改正面臨紛紛擾擾之際,我們要提醒執政的民進黨,一定要正視教改成敗的嚴重性,從制度面到執行面皆本乎臨淵履薄的態度,全力以赴克竟全功,以對台灣歷史負責;我們也要呼籲在野黨本乎忠誠反對的精神,從台灣長遠發展的大局著眼,在教改方面不要以與執政黨互別苗頭為得計,以致亂了全民的方寸,一步走錯而滿盤皆輸。要之,在台灣教改成敗此一決定性的關鍵時刻,也正是檢視朝野政黨及從政人物能否信守責任倫理的最佳機會。讓我們拭目以待!(作者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澄社社員)


醫療良知與醫學教育

☉黃燦龍

 前些日子一位醫界大老嚴詞批評國內少 數醫師對其病患檢查或手術的浮濫行為,謂此等行為不僅是浪費寶貴的醫療資源,也將危害到國內的醫療品質。此消息經媒體披露後,引起醫界的一陣自省反應。誠然現今社會的正當醫療行為需靠醫師們的自我良知,一般病患大多信賴他們所就診醫師的告知與決定,也許少數病人會徵詢第三者的意見或參考其他醫療資訊;但對於大多數病患所倚重的醫師們言,如果沒有足夠的醫療良知,在現實及「利」的誘惑下,很容易作出違反醫療原則的行為。如此的確將不僅浪費醫療保險單位的資源或病人自身的荷包,也會危害到病人的生命安全。

面對現今社會不少「利與慾」的現實誘惑,要眾多醫師們謹守本份、嚴循道德良知來執行醫療行為並不容易,除非其所屬醫院或相關保險單位有定期的嚴格審核制度,才能讓少數不當的醫療行為降到最低。然而即使有一定的審核制度,仍會因審查人力有限或抽樣比率偏低而讓極少數的不肖醫師仍舊我行我素。因此,這些少數案例就會因病患的併發症或死亡引起的爭議而東窗事發。然而,這種藏在冰山下的違背醫療良知行為究竟有多少實在不易估計,但願這些冰山下的不當醫療行為案例是佔相當少數的。

 面對此等不當現象,另一種能幫助改善的良方,就是回歸加強醫學生及醫師們的「醫學倫理教育」。也許有不少人會認為這種想法太天真了,強調倫理教育的效果絕對有限,以現今醫學生的聰穎才智,這些大道理那會不知。只是當他們在學校畢業前後,面對現今社會「急功近利」的誘惑,過去學校所教的醫學倫理也早就拋諸腦後。然而,我們仍要像唐吉訶德般地強調,以社會上大多數有理性的家長及師長的言教、身教對醫學初學者潛移默化之正面效果,這並非無效或不可能發生作用的,而是要端視我們是否有所堅持及對醫學倫理教育是否用心而定。

 曾有某位主任醫師舉其在美所見之例子,謂其在留美期間有次需自填假期住宿舍之日數以作為收費的依據。他心想多填幾日,卻見另位美國年輕醫師聞知後面露不可思議之色,此景令他十分汗顏及心生感觸。也許這種「誠實與良知」在我輩已受到現實壓抑或扭曲,然而太平洋彼岸的醫師們卻還有不少人心中仍堅持著一定標準,這是異國社會道德標準的差異或是我們醫學倫理教育的不足?因此,加強建立我們年輕醫學生或醫師的醫學與醫療良知,是現今非常重要的醫學教育工作。

 傳統醫學倫理的授課效果也許十分有限,但如能將此精 神要旨融入目前國內醫學教育所提倡的「問題導向教學」案例中,或以生動的案例討論形式讓學生抒發己見,以領悟日後行醫生涯中醫療良知的重要性,及一旦違背良知後的嚴重後果等,均將是確實可行之道。另一方面,醫療行為或手術適應症的決定,也會有相當的彈性及爭議處;醫療行為的對或錯,也許並非單方陳述就可斷定,如能讓醫學生或年輕醫師接觸有所爭議的類似病例之爭議性討論(Debate),這將可在他們心中建立較客觀而正確的醫療行為標準。如能再加以現今醫界強調的「證據醫學」法則,來作為我們醫學 教育的基本依據,將可降低不少醫療爭議及減少不當的醫療行為,這也將會是未來國人的健康保障及依據標準。

 醫界就像一小型社會,我們希望這 些違背醫療良知的行為是少數醫師所為,然而「一粒老鼠屎會壞了一鍋粥」,面對自家大老的責難,著實令醫界人士汗顏。上述所言的積極強化醫學倫理教育與加強醫療案件審核應會是有效的改善之道;然而在另一方面,消極地予以當事者重罰或解聘其職也是不可避免之舉。我們很佩服國泰醫院解聘二位醫師之決定,相信不少醫院也曾經作過。然而,在此急功近利的社會大染缸之下,如何讓醫學生們在畢業後其心靈能不受污染地永保醫療良知之心,是國內所有醫學教育者及資深醫師們必需持續努力的方向。(作者黃燦龍╱長庚大學醫學系主 任 )


國號、國旗不等於國家

☉陳茂雄

 立法委員洪秀柱對於金美齡公開表示不喜歡 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一事甚表不滿,因而質問陳師孟:金美齡是否可以當中華民國的國策顧問。陳秘書長回答國旗並不等於國家,此言一出立刻引來在野黨立委的圍剿,並要求陳師孟下台。令人感到悲傷的是中華民國國會議員竟然不知道非內閣制國家的組閣權不在國會,國會議員絕對沒有權力要任何政務官下台,連國會議員都缺乏常識,難怪政壇一直出現亂象。事後陳總統公開澄清國號、國旗代表國家,並表示釣魚台的主權屬中華民國,陳總統的目的是要釋出善意以求祥和,只是他並不知道委曲並不能求全,在野黨並不領這個情。

 國號、國旗只是一個國家的圖騰,絕對不等於 國家,而圖騰是隨時可以依需要而更改,國民應該忠於國家,但可以不喜歡圖騰。部分國會議員實在太不用功,也不去翻閱一下中華民國憲法的沿革,「中華民國十四年憲法草案」第五條明文規定「中華民國之國旗,以紅黃藍白黑五色為標識。國徽軍旗及商旗以法律定之」。若國旗代表國家,那今天用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人豈不是犯了叛國罪?事實上國旗只是國家的圖騰,圖騰是可以依需要而更改,因而一九三一年五月十二日國民會議所制定「中華民國訓政時期約法」的第四條就更改國旗,其內容為「中華民國國旗定為紅地左 上角青天白日」。至於國號當然也只是國家的圖騰,可以依需要而更改,若國號代表國家,那今日的中國人都是叛國者,因為幾千年來中國的國號一直在變,上了年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都曾經是「中華民國」的國民,甚至於是「大清帝國」的國民。

 最離譜的就是近日在各項活動刻意揮動國旗的 人,當台灣舉辦國際活動期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被五星旗所取代時,他們從不吭聲,在陳師孟說國旗不等於國家之後才推動維護國旗的運動。這一批人敵視主張更改國名但熱愛國家的台獨運動人士,但對真正要消滅「中華民國」的對岸政權則相當友善,表面上他們愛護「中華民國」,事實上他們已間接加入消滅「中華民國」的行列。舊國民黨勢力真正動機是不認同台灣這一塊土地,因為他們自認為是中原人士,因而不認同蠻夷地區(台灣),他們基於優越感而不能接受「蠻夷之邦」人士執政,所以在李前總統執政之後,他們 由反共的立場變成親共,然而由於政治與經濟因素,使他們不願意回歸他們所認同的「中原」,在這個矛盾的心態下,舊國民黨勢力提出「一個中國」的主張,只是「國家」的基本定義是在一塊土地上的人民組成政府,行使獨立的主權。所以國家的第一個基本因素是要有明確的土地,主張一個中國的舊國民黨勢力卻不能定位出他們的土地在哪裡?他們當然不會主張領土只包含台澎金馬,也不敢主張他們的土地在於大陸,他們提出模糊的主張,說中國的領土包含台灣與大陸,只是台灣與大陸包含兩個政府,當然不能算是一個國家,若兩個主權獨立的政府可算是一個國家,那「 一個中國」何不將日本、美國也包含進去?

 陳總統不只認同國號、國旗代表國家,還主張釣 魚台的主權屬中華民國,隨著舊國民黨勢力的歌聲起舞。日本佔有釣魚台在中日甲午戰爭之前,釣魚台並非在馬關條約與台灣一起割讓給日本,所以在舊金山和約日本宣告放棄台灣主權時,當然不包括釣魚台。終戰後美國將琉球的主權移轉日本時,包含了釣魚台,釣魚台主權的歸屬已十分明顯。對台灣來說,釣魚台已屬發炎的盲腸,不治療可能會死亡,因為要顛覆台灣政權的人常會以釣魚台為工具,第一期的「保釣」運動就是親中國共產黨的留學生所發起,他們的目的是要使統治台灣的蔣家政權垮台,親國民黨學生不明就裡, 竟然也參加了「保釣」運動,後來經過國民黨疏通後才平息。第二期的「保釣」運動是在李前總統執政之後由舊國民黨勢力所發起,他們的目的是要使本土化之台灣政權垮台。很顯然的,釣魚台已變成反台灣勢力鬥垮台灣的工具,而他們的手段就是激起「民族主義」,最可笑的就是舊國民黨勢力從來就不將台灣人當作自己的「民族」,台灣人卻跟著舊國民黨勢力所推出的「民族主義」搖擺。

 陳師孟不只主張正確,在立法院的表現更 是可圈可點,平淡的兩句話就讓舊國民黨勢力的立委暴跳如雷,此舉足為執政黨的典範。筆者不只常收到匿名的恐嚇信,也常接到騷擾的電話,筆者雖然誠心誠意的解釋,可是對方卻是無理取鬧,最後總是筆者氣極而掛斷電話。後來發現自己生氣是最沒有智慧的做法,他人犯錯卻由自己來承擔痛苦,頓悟出這個道理之後,就想辦法讓犯錯的對方來承擔痛苦,有一次當對方在電話中罵出第一句北京話的「五字經」時,筆者立刻以輕鬆的心情用連珠炮方式回敬台語的「三字經」,最後是對方氣極而掛斷電話,此舉真正做到由犯錯的人來承 擔痛苦。從事各項運動應該抱著快樂的心情,沒有智慧的人才以痛苦的心情從事各項工作。(作者陳茂雄╱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國旗、國號和國家

☉謝炎堯

 走出台灣,到文明世界地區,中華民國叫做「中華台北」,當我國參加奧運會的時候,代表隊所持的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而是奧運會的五環旗,選手接受頒獎時,所演奏的也不是「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國歌,而是所謂「國旗歌」,這就是忠誠不說謊的陳師孟說國旗和國號不能與由二千三百萬人在台灣列島組成的「中華民國」劃上等號的正當理由。

 憲法明文規定國旗和國號代表國家,駐外大使館也代表國家,大使也代表國家和總統,可是在大部分的地區,代表國家和總統的駐外單位,不能掛上「中華民國大使館」的招牌,也沒有升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名片上也不能有大使的頭銜,只能稱作代表處和代表。

 出席世界政治舞台最重要的亞太經濟會議的中華民國領袖,從來都不是李登輝總統或是陳水扁總統,而是辜振甫、蕭萬長、江丙坤、彭淮南和李遠哲諸位先生,他們都是代表總統,可不是李安妮的父親,或是趙翊安的外祖父。

 我們偉大的領袖,在中華民國的領土,大都尊稱為蔣中正先生,可是在世界各地,不用蔣中正,而叫做蔣介石,在威權時代,如果中華民國的國民在中華民國的領土上,口口聲聲稱呼偉大的領袖是蔣介石時,會讓情治單位人員感到刺耳,而被跟蹤調查。

 近日李應元舊話重提,批評英明的馬英九市長在中華民國的領土、也是首都的臺北市,禁止愛國的市民手持國旗進入運動場內,也不准出現中華民國的國號和唱國歌,筆者也不以為然,因為馬英九是具國際觀的明智人士,和陳師孟一樣,都是熱愛中華民國、認同台灣,他們的言行,都是出自要把台灣引導進入世界舞台、加入國際社會的愛國心,請國人不要誤解而加以譴責。(作者謝炎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

拿不出去,死抱「中華民國國旗」何用?

☉李世隆醫師(台杏文教基金會董事)

 建立一個「正常國家」是我們的願望。

 一九四五年,如果中國共產黨不去更改「中華民國」國號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現在情況可就大不相同。只是在聯合國,中國依舊取代中華民國的代表權,繼續佔有「中華民國」的席位。

 立法委員不必要只會在立法院裡高喊中華民國的國號,宣揚中華民國的國旗。看看全世界有多少國家承認中華民國?中華民國駐外代表處又有多少不同的名稱?在奧林匹克體育競賽及許多國際性的體育活動,中華台北、奧會會旗、國旗歌,又是怎樣的代替國號、國旗及國歌?電玩小子在韓國不能拿國旗,台北市民在台北足球場不能拿國旗。但,就是有人喜歡費力的捍衛所謂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旗,但也只是關起門來的自我安慰罷了,能夠走出台灣的國門,依舊一樣的大聲嗎?他們有夠力量,應該去中國努力宣揚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旗、國歌才對。

 寮國、高棉、柬埔寨,錫蘭、斯里蘭卡,馬來亞聯邦、新加坡,蘇維埃聯邦、俄羅斯共和國,這些都是已經存在的事實。

 當世界各國多數不承認中華民國時,何苦我們要死抱著不放呢?

 一九四五年以後,中國的國號就已經改變了。

☉韓明榮醫師(高雄醫界聯盟會長)

 立法院為了國旗、國號認同事件,爆發國民黨立委洪秀柱、朱鳳芝和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激烈口角衝突,突顯這些國民黨的立委沒認清事實,還停留在國民黨的威權體制時代。

 請國民黨立委洪秀柱及朱鳳芝正視幾個歷史事 實:第一,二次大戰後,聯軍派國民黨軍隊暫時來接收台灣,但是由於國共內戰,國民黨失敗逃來台灣,沒經過台灣人民的同意,就「乞丐趕廟公」佔領台灣,更且代表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政權,靠的是屠殺和白色恐怖來統治台灣人民,靠著買票和作票來贏得選舉,統治上根本沒有什麼正當性,所以國民黨政府一直沒有得到人民的認同,可說是怨聲載道。第二,代表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政府統治台灣成什麼樣子?整個生態被破壞,教育出來的人民自私自利、見利忘義、不知守法,而國民黨本身也視司法為統治人民的工具,前國民黨的 高官許水德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俗語說:「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法律千條,不值金條一條」。整個社會脫序、道德淪落、黑道橫行,台灣今天這種亂象是國民黨統治五十年留下的罪孽。

 好不容易經過台灣人民以及民主鬥士的努力,國民黨終於下台,完成政黨輪替,真正的民主自由的時代才慢慢萌芽。國策顧問金美齡女士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不順眼是可以理解的,那面國旗代表的是貪污、腐敗的國民黨,把整個台灣變成墮落、沒公義的社會。那面國旗在國際上根本拿不出去,甚至台北市長馬英九在亞洲盃女足賽上也叫警察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拿下。真的,台灣人民老早就想把國旗、國號換掉,只是台灣人民寬容,考慮族群和諧,不想太絕,希望能透過民主的方式,用比較和平、理性的方式來達成。

 國民黨的立委洪秀柱及朱鳳芝也不用兇巴巴,國民黨已被人民唾棄,國民黨已是強弩之末,而台灣人民從這事件,應該更了解國民黨威權殖民的心態,選舉時不要投給國民黨,讓國民黨所代表的中華民國在台灣消失,台灣人民才有前途。

 陳師孟講得沒錯,金美齡雖然不認同這國旗,但她是熱愛台灣的,像許許多多的台灣人不認同這個國旗、國號,但是他們是認同台灣、愛台灣的。目前台灣要走的是民主法治的體制,如果大多數台灣人民同意將中華民國的國號和國旗改變,這沒有什麼不對,在世界上有很多例子,例如東南亞的斯里蘭卡、柬埔寨,以前的國號、國旗和現在都是不一樣。

鄭王情變 歹戲拖棚

☉陳宜君

 鄭余鎮和王筱嬋的緋聞風波隨著兩人回國,又再度 展現醜態一面,鄭余鎮才剛說要讓個人私事淡化,不料隔天他又公開和王筱嬋之情傷裂痕,而王筱嬋也不甘示弱,緊咬著鄭的尾巴不放,以其懷有鄭的小孩,宣示兩人密不可分的關係,並暗示她不可能如此輕易收場,鄭余鎮在開記者會前聞訊,王可能前來和他對質,索性取消記者會,又申請駐衛警保護,同時立法院重要入口大門深鎖,深怕王突擊。觀看兩人種種行徑,宛如跳樑小丑,實在是無恥的鬧劇。如果鄭余鎮只是市井小民也就罷了,但其竟是堂堂國會議員,拿著公眾之財,放縱情慾中,還大言不慚,像個受虐兒,可謂 「士大夫之無恥,是為國恥。」民進黨在發生如此「喪權辱黨」事件後,竟未快刀斬亂麻,將鄭開除黨籍,實在有失執政黨的風範。(作者吳秀品╱補教老師)

 從片面的認知中,我深覺王筱嬋是一位堅強的女性。雖然在情感上屢屢遭受挫折,卻還能保有為了愛情不惜放棄一切,承受社會輿論罵名的勇氣。姑且不論原先的爭奪戰是如何的激烈及採用何種方式,鄭委員的家人,始終站在支持他的立場,甚至不惜祭出「下咒」這樣的說法來保護鄭委員,使王筱嬋在社會大眾的眼中變成「巫婆」,對其打壓謾罵不曾停歇。我想,這是社會對女性不公之處。

 即至如今,鄭余鎮還能歡欣的回到家人的懷抱中,而王筱嬋卻孤軍而堅定的召開記者會,沒有以弱者的姿態換取同情,只是用柔性的呼喊,期盼挽回戀情,我看見王筱嬋不認輸的精神。

 男人不應該吃飽了抹乾淨嘴巴後,還能安穩的回到家庭懷抱。當我們的社會訝異於為什麼還有這樣大言不慚的男人時,是不是更該追究家庭的包庇和元配的姑息?

 身為女人應當知曉,想利用孩子來綁住男人是不智之舉。記者會上,鄭余鎮依然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質疑孩子是不是他的,更別相信他所謂的「一定會負責」。人生該學習「放下」,對於感情尤然。我相信以王筱嬋的能力,大可打造自己轟轟烈烈的一生,何須仰賴一個這樣庸懦的男人?(作者陳宜君╱東吳大學學生)

回應「請政府投資廚餘回收再利用台灣永續環保健康產業」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環境督察總隊

 針對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陳椒華理事長「為失業勞工請命─請政府投資『廚餘回收再利用台灣永續環保健康產業』」乙文(自由廣場,十一月十二日),行政院環保署說明如后:

 依據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中華民國台灣地區環境保護年報」資料顯示,廚餘約佔一般家庭垃圾量的二至三成,此部分垃圾若能回收再利用,不但可減輕垃圾處理壓力,同時符合廿一世紀資源永續經營的環保潮流。

 為推動本項工作,本署自八十八年起即推動廚餘回收再利用工作,推廣重點係以結合地方有意願之民間環保團體、農業單位、社區、村里、學校等單位為主,辦理成效良好,自九十年起為擴大回收區域與成效,改以協助各縣、市推動其轄區鄉、鎮、市執行廚餘回收再利用工作,其中包括補助各縣、市辦理教育宣導活動、建立廚餘清運回收系統、興建廚餘處理廠等重點工作,至於各鄉、鎮、市清潔隊執行廚餘回收工作所欠缺人力,也予以適度補助,並優先僱用登記有案的失業勞工,以創造就業機會,至於各年度預算,係依各縣、市推展現況編列,以有效運用環保建設經費。

回應「吃麵包吃壞肚子,申訴無人理」

☉卡莎米亞總公司

 本文係回應尤美松投書「吃麵包吃壞肚子,申訴無人理」(自由廣場,十一月八日)。對於十一月五日發生之卡莎米亞松江店客人申訴事件,卡莎米亞總公司特此致歉並說明處理過程:

 一、卡莎米亞松江店於十一月六日接獲客訴後,店長於十一月七日赴醫院探訪,然當事人已離院未碰面,隨後即親身登門拜訪瞭解情況並致歉理賠,已獲當事人諒解。

 二、而當事人於客訴處理之前即登報投訴,故於十一月七日致歉獲當事人諒解後,隔天十一月八日赫見報紙刊載此事件申訴,誠屬遺憾。卡莎米亞特此聲明,對於客訴已確實派人登門處理並致歉理賠,絕非如報上所指申訴無人理。

 三、卡莎米亞松江店屬於加盟門市,非直營門市,經此事件後,卡莎米亞將加強加盟門市之產品品質要求及客訴事件立即處理。日後一旦發現加盟門市仍未改善,則一律解除加盟關係。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