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10月14日星期一

〈誤認烏龍案〉涂醒哲:媒體審判 我成新聞受害者  

〔記者周富美╱台北報導〕衛生署代理署長涂醒哲昨天以新聞「受害者」的身分表示,媒體對烏龍案的事實部分報導公允,但是對「非事實」報導卻不公允,他正式委託財團法人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負責調查此案的新聞處理過程,也希望此事「到我為止」。

 涂醒哲昨天出席性騷擾烏龍案新聞處理研討會時指出,被稱為「第四權」的媒體是社會公器,原則上媒體應該代表人民監督民意代表,再由民意代表監督行政官員,但是現在卻「斷了一條線」,不論媒體或民代都直接監督行政官員,以至於民代急著找出真相而權充檢察官或法官,才會使他成為舔耳烏龍案的受害者。

 涂醒哲強調,雖然事後發現很多媒體對烏龍案做出反省和平衡報導,但是對他已經造成傷害,儘管對個人傷害事小,對社會傷害卻是件大事,他希望未來媒體能發揮社會公益、社會公器的力量,而不是製造新聞公害,目前涂醒哲已經正式委託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調查烏龍案的新聞處理過程,也企盼此案「到我為止」,讓社會朝向健康發展。

 涂醒哲的委任律師蔡茂松表示,他在接受委託前曾連續問過涂醒哲三次「到底有沒有去(KTV)?」當時他都堅決否認了,但是從十月一日到四日的媒體報導幾乎一面倒,涂醒哲還以「欲哭無淚、孤立無援」形容當初的心情。

 蔡茂松說,媒體以未審先判的態度報導此案,沒有做到客觀、中立的報導,甚至還加入了評論性文章和撰稿人的意見,他建議,往後媒體報導此類檢舉案時宜慎重其事,在尚未釐清真相之前,要注意平衡、客觀和中立的報導原則。


學者:媒體應反省自律問題

〔記者郭怡君╱台北報導〕多位學者昨日在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籌備處舉辦的「性騷擾烏龍案新聞處理研討會」中指出,媒體確實要為此烏龍事件好好反省「自律問題」,政府也應積極提出讓媒體走向良性競爭的政策;而政大新聞系副教授林元輝特別建議,台灣媒體應由資深記者負擔重大消息的查證責任,落實新聞查證制度。

 在新聞實務界有十五年經驗的林元輝指出,台灣報紙的查證制度太粗略,以日產經新聞為例,他們的工作守則規定,要報一家公司倒閉破產需要十幾個指標都顯示消息無誤才能報導,不像台灣隨便都可以說人要倒閉,所謂查證要做到非常確實才稱得上「查證」。

 林元輝建議,重要消息的查證工作應由資深記者分擔,善用資深記者過去建立的新聞經驗和人脈,做好查證工作,而不是像部分報社有資深記者制度,卻有一大票人不是閒著沒事幹,就是跑去當主持人、到處上CALL IN節目,報社老闆卻照樣付他們薪水。

 此研討會由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執行長盧世祥主持,盧世祥強調,該基金會成立宗旨並非要跟媒體對抗,而是希望經由專業提升找回記者的榮譽尊嚴,要找出防治之道避免新聞媒體變成公害。

 澄社社長、政大社會系教授顧忠華則指出,澄社向來主張自由主義,卻不是無政府主義,缺乏自律的自由不配稱作自由,因此新聞自由絕對是需要自律機制的,當媒體和政治人物要求享有充分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應以「不傷害別人」為自律界限。

 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馮建三教授指出,媒體惡性競爭時一定會產生很多奇怪的問題,台灣媒體和記者並非先天就是壞骨頭,英國小報之惡劣絕不輸給台灣,但他們的電視和廣播因有政府的結構在背後主持管理而保持一定品質,我們新聞局承擔的角色卻沒有比以前進步,未看到提出積極作為讓電視和報紙走向良性運作,他認為新聞局對媒體改革不該停留在言語層次,而要擬出具體政策。

 新聞局長葉國興指出,媒體的品質需要自律和他律齊頭並進,不能完全靠市場經濟,但政府也不能為了怕市場失靈把市場機制完全毀掉,當自律失靈時就需要社會進行共同他律,新聞局已經在對大眾傳播的倫理規範進行研討。

 


〈誤認烏龍案〉涂醒哲:媒體審判 我成新聞受害者
擅用他人資料 將挨罰挨告
詐財新招-打出美眉牌 專騙軍士官
週末夜看飆車 中縣擠進上千人
兄弟跑路費 逾300診所不給了
馬蘭 最快今天安樂死
重陽敬老 風城麻將大賽 一桌合逾300歲
士林夜市搬家 美食變裝天地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