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10月15日星期二
我要投稿
學英文與國際化
抗議國語科越俎代庖修訂台語綱要
拼音工具是國小客語教學的福氣
國際人權在台灣
語言「聖域」者的拍手
降低學習年齡,就能學好英文嗎?
回應「母語團體反對英語排擠母語」



學英文與國際化

☉ 林建昌

  語言、文字是文化傳承的重要工具,在這個世界上,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國家、民族沒有自己的文字,這個國家、民族的文化遲早會被同化、消滅。台灣的文化,繼承漢民族傳統,歷經日本統治五十年的「去台灣化」,所幸並無明顯損傷。可是近年來台灣「改革」之風浪,無所不至,從「憲法」、「司法」、「教育」無所不改,而且還不知改到何時、何處。這些改革嚴重一點的可稱為「革命」。有一些自認為先進之士,認為「國際化」的潮流,終將使全地球變成一個「世界村」。他們的觀念在無形中,不折不扣的在台灣推動「文化革命」。這些人不僅要學生提早學英文,他們認為英文將是世界唯一通用的語文,而政府甚至宣示要把英文在六年內列為第二官方語言。

  學英文,當然我們說的是一般報章、雜誌、教科書、科技論文等等的「白話文」;不過英、美各國也有些官方文獻或法律條文,就像我們的文言文、或制式公文,並非一般人所能容易了解,對於一個簡單的詞句也可能發生誤解。「一邊一國」四個字,在外國報章雜誌當天就有不同的英文翻譯;但是,總統府卻花了兩三天才確定一個官方正式但也不見得很清楚的翻譯。將來如果真的政府官方文件要中(漢)英並列,敏感的詞句不僅中文要慎重推敲,而正確的英文翻譯,其困難度不想可知。在口語方面,因為東方語言與西方語言在文法與表達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平常會話也常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

 前些時候,媒體引述中共老幹部惡補英文的笑話,How are you?翻成「怎麼是你?」,而How old are you?更妙的翻成「怎麼老是你?」 在台灣要學好英文的確不容易,從小學開始教英文,家長們也一窩蜂要小孩學英文,但我很懷疑我們有那麼多夠水準的老師,如果是一些半桶水的土產老師,教出來的「洋涇濱」英文,跟日本人講英文一樣,見不得人。而且,學英文最重要的是學習環境,我們一邊要小孩學英文,但回家要加強學母語、本土化,小孩子消化得了嗎?我們的教改、多元入學已經把學生弄得透不過氣,再加強英文訓練,真的是為他們好嗎?再說教育部最近又有新花樣,要採用外文拼音(羅馬或通用)來教小學生學母語,真是荒唐。以後小孩子可能中、台、英三者混淆不清,說話、寫文章多種語言混合使用,那就有得看了。

 以前我們從初中(國中)到高中學了六年英文,但一進大學剛開始也很難適應。我是東海第一屆學生,在「通才教育」的磨練下,中、英文都必修兩年,每週五小時,英文全是老外教的。其中每週兩小時是閱讀與會話訓練,這兩堂課的閱讀課本是古典的奧德賽故事,每一頁要查字典的話,兩三小時都不夠,何況每堂預習作業就是密密麻麻的十幾頁。老師的用意就是不讓你查字典的訓練閱讀能力,上課就是討論閱讀所「猜」的故事內容,真是苦呀!我們念理工的,所有課本當然都是原文,而更糟糕的是,重要的物理化學這門課是當年一位老美院長親自教的。起初覺得很痛苦,但習慣了,四年下來卻不知不覺中建立了很好的英文基礎。當年東海學生英文會話的程度能高人一等,都是環境訓練出來的。前幾天行政院游院長在立法院面對立委以英文質詢,有如鴨子聽雷,他以東海傑出校友的身份如此尷尬的表現,可見他離開東海以後就荒廢了英文,而他卻要大家加強英文學習,並公開說六年後英文將列為第二官方語言。信不信由你。

  現在的學生一般來說,中、英文程度的確都比過去差很多,這也難怪,因為過去的大學生是經過精挑細選的,而現在的大學生,以過去的標準評選的話,有一大半以上是不夠資格進大學的。現在的學生嫌原文書看不懂,那是因為他們花在看書的時間太少,花在電腦的時間太多了,或著甚至有些學生只用中文教科書,當然原文書就看不懂了,而且我們的大學之門出口與進口一樣寬,學生怎麼訓練得好呢。在大專院校裡有人創意說以英文上課,可以提升學生英文程度,那是開玩笑不能當真的,因為教授們的英文水平,可以用英文上課的,十個可能九個不夠格。別以為留學三、五年得個學位,或著再加上兩、三年的博士後研究,回國後,就可有一口流利的英文。差唉!這些年輕的回國「學人」,在留學期間並沒有多少機會公開講演,何況上課不像專題演講,不只要說明白講清楚,還要跟學生有互動討論的關係。加上有些人發音不準,或口語不清,不但教學效果受影響,要學生學英文更不用說了。

  我們應該擔心的不是英文學不好,而是現代的年輕人與電腦網路一起長大,花費在書本閱讀與寫作的時間越來越少,中文寫作能力也明顯大不如前。在網路經常看到自創的文字,甚至以注音符號代替,不知是標新立異,或大家都習慣如此。如「ㄅ一ㄤ\」、「ㄟ」經常可見,甚至以「粉」代「很」,以「醬」代「這樣子」。然而,主政者卻要取消大學入學、以及其他公務員的作文考試,這種反文化的路實在走不得,不能因為考試的技術問題,或評審的公平性而因噎廢食。如果學生不考作文,以後的學生更不用心學習寫作,以後連一封家書或情書都不會寫了,科學家連像樣的論文報告還得請人捉刀。看看美國人對學生寫作的重視,美國大學入學測驗的SAT或ACT過去不考作文,但為了強調中學生寫作能力的教學,從二○○五年起,考試將加考英文寫作,佔總成績的三分之一。這個基本寫作能力旨在測驗學生對主題的理解洞察力,論文的組織結構,理念敘述發揮與實例的舉證,都能精簡的論述。至於評分,每篇文章均有兩位大學或高中老師評審,而他們都需要經過評審訓練,統一給分方式。

  學好英文固然重要,但不能拚命要國際化而忽略了自己文化的傳承。電腦軟體技術的發展,電腦網路中文使用者已在急遽大幅增加,中、英文將可互通而自然國際化,我相信英文絕不可能是世界唯一的通用語文,不要以為跟洋人搭上幾句英文就是國際化了。為了加入WTO,中國、台灣拚命學英文,而同樣的有很多洋人卻在學中文,我敢說,世界上十幾億人口使用的中(漢)文將永遠不會被忽視的。日本人在二次大戰之後,一度避免使用漢字,在報章、雜誌以平假文為主,以漢字為輔(外語則以片假文音譯),而最近幾年,很明顯的主、輔對調。韓國最近也有十三位歷任教育部長官,極力鼓吹恢復漢文教學以保護他們的文化傳承。漢字除了一看便知其表達的含義,這是平假文所無法取代的,而且電腦文字處理系統的發達,漢字輸入節省了很多時間與空間,這是漢字的先天優勢。台灣人對自己的傳統文化與語文要有信心,更應感到驕傲。我們固然要提升英文訓練,但不要忘了加強學生母語與寫作能力更重要。 (作者林建昌╱退休核能專家)


抗議國語科越俎代庖修訂台語綱要

☉一六二位台語教師簽署名單:

 謝聰美、李素慧、張淑芬、姚素蓮、朱阿莉、陳富貴、張瑛玲、鄭春美、黎如敏、王湘雲、莊慧娟、盧怡吟、許一珠、蕭奕秋、江旭芬、許煌錄、蕭瑞銘、江美珊、許慧貞、賴明澄、牟善清、許璧雲、駱寶雲、何政吉、許麗荀、謝秀惠、何慎為、陳文玲、謝忠夫、吳久明、陳文彬、王佳蘭、吳承晃、陳良作、簡鳴錦、吳淑貞、陳芳足、魏天送、呂淑霞、陳春美、陳柏榆、陳美伶、蘇世雄、陳健榮、陳敏暖、莊玫卿、蔡正義、王令嘉、陳智慧、陳麗娜、陳寶雪、曾裕櫑、游雪霞、黃月珠、黃吉德、黃秀雲、黃修仁、楊琇如、楊錦鋒、廖建榮、廖崇仁、廖輝煌、趙桂枝、劉千銘、劉怡秀、劉豊極、劉耀昇、樊淑芬、潘春發、李淑蕙、沈琳雯、卓素珠、周雅瑱、林禾雅、林春美、林美慧、林虔聖、林瑜雯、林碧玉、林聰明、邱玉鳳、侯秀梅、施逢泳、洪惠如、胡美津、范桐田、徐子晴、徐秀滿、涂福榮、張秀寬、張炳森、尤美鳳、張香苨、李柏桐、宋素霞、鄭素蓁、吳美麗、吳麗淑、黃瓊娟、廖彩秀、林淑媚、林海峰、劉怡芳、張美玲、張錦雲、游嘉萍、陳素年、莊雪梅、葉蓓君、白婉菁、謝金榮、柯千丹、游雪霞、張邦彥、莊雯瑛、陳莉娜、董世雄、倪浚哲、邱澄坤、洪振春、吳英蘭、林惠珠、林美慧、張炳森、鄭美津、施麗蘭、陳華蘭、戴佑龍、莊惠娟、顏明政、曾淑儀、施月英、陳蕙蕙、陳素惠、王月秋、洪慈美、梁淑敏、陳桂貞、陳志家、陳彩薇、林奮穗、林美英、楊蕙安、郭秉慧、許淑芬、蘇靖媚、呂嘉珍、林彩雲、林慶珠、陳金花、鄭月蓮、王榕鴻、黃淑姬、林毓禎、盧玟伶、李海清、蔡純治、蕭美玉、黃愛君、蘇高、陳草、羅方美燕

  九年一貫課程台語綱要的修訂程序大致如下:

  一、國立教育研究院籌備處(以下簡稱國教院)組織「鄉土語言修訂小組」,國教院對外的文件聲稱台語綱要修訂召集人為新竹師院董忠司教授,並提出修訂草案。二、修訂草案提送「原台語綱要」主制訂者師大國文系姚榮松教授。三、修訂草案提送「九年一貫課程語文領域修訂委員會」,若原綱要制訂者不反對修訂草案,委員會的原則是尊重修訂草案。四、修訂草案提送「課程審議委員會」。

  實際修訂的過程如下:

  一、台語修訂小組的修訂工作實際上都是由國教院國語科人員操刀,根據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該國語科修訂人員都未發表過台語論文。國教院送給教育部的修訂小組文件聲稱台語綱要修訂召集人為董忠司教授,但是董忠司在獲知此訊息後,抗議說:「如果國教院送給教育部的書面文件上,聲稱我是召集人的話,那麼國教院就有偽造文書之嫌,因為實際上我僅是『備詢』而已,幾乎我所有意見都被否決」。董忠司認為台語綱要可以修訂但不宜進行結構性的大修訂,國小一至三年級(語言領域的第一階段)的音標系統應用能力應該維持原綱要規定。但國教院國語科人員否決「召集人」的意見,進行結構性大修訂,將台語綱要的「音標系統應用能力」在一至三年級完全刪除。

  二、這項草案送到原綱要主制訂者姚榮松教授處。姚榮松不贊成在語言領域的第一階段完全刪除音標能力,特地書面聲明給國教司,表示音標能力若「放到第二階段」(小四開始)是違背常理的,因前三年只教聽說。無異於放任教學,無異於從前之鄉土教學點到為止,這種「矮化」學習鄉土母語的「進程」,正是把「閩南語」邊陲化的做法。

  三、修訂草案送到「語文領域修訂委員會」,委員會成員共十七名,國語科代表七名,英語代表四名,課程代表三名,原住民代表三名,居然沒有一位台語代表、也沒有一位客語代表。這個以國語科委員為主的委員會,不顧董、姚兩位的意見,逕行刪除台語科一至三年級的音標能力。

  但是我們卻發現:「國語」綱要竟然規定國小一至三年級(第一階段)要「應用注音符號,輔助學習鄉土語言」(1-6-6-1指標)。檢視整個修訂過程的印象是:國語科越俎代庖主導整個台語綱要的修訂。

  台語三大系統的代表學者,在別的問題上縱使有不同意見,但是在這個議題上,意見則十分一致(例如鄭良偉教授等)。大家都認為應在國小一至三年級(語言領域的第一階段)維持台語拼音教學,至於在一年級、二年級或三年級教,屬於教師的自主範圍,教育部課程綱要不必規範。

  我們是一群通過教育部認證的台語支援教師與現職國小台語老師,我們認為母語拼音與國語注音符號都是音標,用以協助學童的說聽能力之成長。母語拼音與國語注音符號都應該在一至三年級(語言領域的第一階段)開始教。這樣四種國家語言才有平等地位。如果我國的語文學習政策要廢除音標教學,那麼應該連國語注音符號與母語拼音一起廢除,才是合理。期盼教育部「課程審議委員會」明察秋毫,維持原綱要規定,不宜進行結構性大變動。台語團體內部自然會去調整其面臨的教學問題,國語科不宜越俎代庖主導台語綱要修訂。


拼音工具是國小客語教學的福氣

☉七十一位客語支援教師簽署名單:

 陳月琇、何智明、江紹田、余若卉、吳建賢、吳春香、宋瑞娥、李漢華、林政吉、林茉莉、林滿慧、邱逢正、邱森波、徐玉瑋、徐碧琇、張旭文、張淑玲、莊鳳玉、莊嬿蓉 陳明萍、陳美蓉、陳惠智、傅桂英、彭勝城、黃智昌、黃琬華、黃榮富、黃銀珍、楊秋香、楊毓香、溫源衡、葉琦芳、劉春燕、劉哲銘、劉增興、劉鴻水、鄧玉霞、黎源鴻 黎煥文、古耀錦、蕭仁榮、蕭瑞枝、賴月珠、龍秀蘭、謝銘鴻、鍾玉螢、簡秀華、羅松香、羅瑞珠、朱瑞琴、黃先光、黃秀琴、黃曛霖、彭通明、古秀上、劉國耀 葉瑞珍、劉秀君、邱錢慧、何雲輝、吳恩典、姜秀蘭、李偉亮、林萬財、陳康宏、涂淑枝、羅瑞珠、徐姵婕、葉秀琴、余湯月麗、羅彭智美

  我們是一群通過教育部認證的客語支援老師,我們一致認為國小低年級客語教學,若有良好的拼音工具,是客語教學的福氣。因此我們認為「九年一貫課程綱要」的客語綱要,應在國小一至三年級(語言領域的第一階段)維持客語拼音教學,至於在一年級、二年級或三年級教,則是教師的自主教學範圍,教育部課程綱要不必規範。進一步說明如下:

 一、目前客語流失非常嚴重,客家年輕老師不見得會講流利的客家話,客家學童,尤其是非客家區,幾乎完全不會講客家話了。這種情況正如五十年前的國語教學,老師與學生都不會講國語,但是靠著良好的音標工具(注音符號),國語教學就順利推動了。

  二、國小一年級學童在入學前都已經會講流利的國語,因此假如說不希望小一學童有太多的負擔,那麼應該優先廢除國語的音標工具(注音符號),而不是阻撓客語音標的教學。我們對於部份媒體與教育官員及少數課程委員的顛倒是非,以訛傳訛,誤導社會大眾,感到極度的不滿。

  三、音標工具有好幾種,有的工具以數字來標聲調,確實不適合在國小低年級教學。目前教育部通過的客語通用拼音系統,以調型符號來表記聲調,是國小低年級教學的良好工具。尤其有助於不會講新竹腔的苗栗腔老師,利用這項簡單的工具來進行新竹腔教學。

  四、最後誠摯期盼教育部能夠尊重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對於客語綱要的決議:在國小一至三年級(第一階段)應該維持客語拼音教學。


國際人權在台灣

☉陳隆志 

  財團法人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作為一個民間智庫,長期以來以促進台灣成為一個符合新世紀、新要求、新期待的第一流國家為目標,與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及外交部共同合作,於十月十六日至十八日舉辦「國際人權研討會」。

  人權的基礎是對人性尊嚴的維護與尊重。人權是現代人類文明普世的標準,也是世界正義與和平的基礎。陳水扁總統在二○○○年就職演說,強調台灣「人權立國」的理念:包括落實人權的維護,推行國際人權法典的國內法化、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以及增進台灣與國際非政府人權組織的互動交流等政策,使台灣能順應世界人權的潮流並融入國際人權的體系。因此,兩年多來,政府落實「人權立國」的理念成效卓著,具體成果包括行政部門各部會的人權施政體檢報告,送交立法院審議批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籌組「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國際人權法典的國內法化、著手編寫與發表國家人權政策白皮書、擬議逐步廢除死刑、籌建國家人權紀念館、加強人權教育與訓練的計畫等等,使台灣在落實人權政策的制訂與保障人權的作法上有長足的進步,對擴展台灣與國際人權界的合作交流,提供一個有效的溝通平台。

  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政經成就斐然,理應在國際社會與其他國家建立正常的外交關係,加入各類國際組織,廣泛參與各項國際活動。但受到中國的阻礙,使台灣遭受國際社會的忽視,遲遲未能順利參與真多國際活動。保障人權是國際社會所認同的普世價值,一個注重人權的國家比較能夠與國際社會接軌,受到重視。就人權發展面向而言,台灣在推行民主政治與保障人權自由的努力,堪稱一個從威權體制走向民主政治的最佳典範,台灣式的民主不僅完全符合先進已開發國家的民主精神,由於全民高度積極的參與,顯得更加活潑且有生命力。相較於中國飽受批評的人權問題,台灣的民主經驗就是一項非常珍貴的資產;台灣若能積極建設人權的內政,將人權與民主作為台灣未來對外關係的主軸,應是目前對抗中國武力威脅最佳的矛與盾,既可攻也可守。

  今日,台灣正處於民主歷史關鍵的一刻,政府與民間正盡最大的努力,要提升台灣的民主與人權。台灣能夠與國際人權體系接軌,代表著台灣人民及世界民主社會的成熟,願意共同攜手為促進世界正義與和平而努力,值得世界各國的鼓勵與支持。我們十分期盼透過這場國際性的人權研討會,邀請國內外學者專家的參與,分別就「國際人權準則國內法化」、「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立與運作」、「非政府組織促進人權的角色」以及「民主人權與國際關係」四項主題,提出學術研究與實務操作報告。一方面,喚起國內民眾及媒體對人權議題的關注,普及人權保障的理念,落實人權生活化的目標。另一方面,「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參酌國際人權學者專家的高見,增加與國際人權社會的交流互動,也可作為政府施政的參考。

  完善與發展對人權的教育及保障,是台灣人民提升民主政治品質的一項重要指標。我們必須積極創造有利台灣民主化永續發展的國際空間,使國際人士了解台灣推動「人權立國」的努力與成果,建設台灣成為二十一世紀國際人權的新指標,這是我們舉辦這次國際人權研討會的目的,也是我們未來繼續努力的方向。(作者陳隆志╱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語言「聖域」者的拍手

☉陳柏壽(本文以台語發音)

  頂禮拜羅王明珠女士用日語請安的風波,僑務委員長張富美向國會議員道歉,引起民間稱呼張女士為「道歉委員長」的諷刺,因為民間對伊就任以來,khap-boe-tioh(動不動)就道歉的行為,真不能認同。道歉應該是非常的行為,不是正常的行為。世界各民主國家的政治家,任何道歉行為應該牽連著伊的政治責任。

  但是這項代誌無應該道歉。張女士的道歉已經加添語言聖域主義者的勢力,已經有法度一步一步將所謂「國語」的地位神聖化;有一日凡那佇公開場合無用北京話發言,攏會親像張女士同款,受的包圍與譴責。彼日那到,所有母語,包括台語、客語、各原住民語,就永無回天之日,台灣文化就完全變色啦。

  用社會文化學來分析,任何語言使用者在人口百分之三十以下的時,就會快速絕滅。眼前台灣的社會,就是佇這種狀態。經過最近語言的調查,公開場合使用「國語」的比例,尤其是在都市,幾乎佔百分之八十八,青少年在學校差不多有百分之九十八用北京話交談。不但客語、原住民語已經瀕臨死境,連佔人口絕大多數的台語,亦面臨絕種危機。

  雖然是按呢,主宰台灣社會教育的主流媒體還繼續趕殺僅存的年長的台語人口。 時常推出訪問年輩的台灣人的節目,問答攏用不標準的北京話,誤導整個台灣社會,互人認為連這老的阿公阿婆嘛攏講「國語」,互變作國語語言統戰的「樣板」,來達成斬草除根,寸草不留的最後目的。

  對美國轉來長榮了後,我攏用台語教冊。抵開始學生接受的能力有困難,但是慢慢仔講,好好仔講,漸漸學生攏會接受。不但佇課堂,就是學校正式的會議,長榮嘛有真濟先生用台語發言,大家嘛攏會接受,因為凡那在台灣大漢的人,無論的父母對叨位出身,在心內最深的所在,攏有蘊藏著對台灣語言文化的疼心與根本。

  頂拜六長榮大學有邀請林金莖博士來參加應用日語系創設慶祝酒會並演講。林先生是長年駐在日本的資深外交官,有幾十年代表本國主宰日本外交的經驗。伊演講的主旨除了強調不可用「台灣」名稱來申請加入聯合國;不必將蔣介石的銅像推翻;「中華民國」的存在是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過是一個叛亂團體等非常無合台灣社會現實的言論以外,引起學生最大爭議討論的問題是伊對台語的評斷及獨斷的態度。林先生雖然是台灣人,但是伊公開宣佈台灣話不過是中國沿海的一個「方言」,為著及中國接軌,咱攏來講國語就好。相信這種論斷式的言論不但繼續會在本大學燃燒淨化,社會上台灣人的睿智嘛會真緊分辨是非。

  咱絕對不可互語言基要派贏過,咱絕對不可互「捍衛北京話正統主義者」繼續在台灣逞兇。佇咱的台灣不應該有語言的「聖域」。要建立一個新閣獨立的國家,亦需要建立咱家己的文化及風格,咱的文化最大的因素在咱的母語。起造在母語文化基礎的國家,才是堅實的國家。 (作者陳柏壽╱長榮大學教授、宗教哲學研究所召集人) 。

降低學習年齡,就能學好英文嗎?

☉吳濟聰

  降低學習年齡就會增加國人英文能力嗎?語言學界曾有所謂學習語言「關鍵年齡」的爭辯,但是一直沒有定論。近來的證據也傾向「關鍵年齡」和基因或生理因素比較無關,而和學習環境與學習動機比較有關。是不是大家應該先思考國小到高中的英語教學品質,而不是只在量上面打轉呢? 我們是不是已經準備好足夠的師資及教材了呢?

 我覺得答案似乎不是肯定的。我們應該往英語教學師資及教材方面好好的思考,而不要在降低學習年齡上浪費精神。但因為敝人並非國小到高中的英語教學專業人員或英語教學專家,所以就如何改善國小到高中的英語教學,就留給專家們去討論了。

  我贊成大學鼓勵老師用英語教學(這不代表我贊成大學全面英語教學),來為國際化做準備,因為:

 1.目前台灣一些學校與國外學校成為姊妹校,因為國外學校學生只能來台灣學中文,無法進一步學習其他專業科目,致使姊妹校關係大打折扣,現在需要一些大學教授在專業領域以英文教學提供台灣觀點,那才能好好維持姊妹校關係。2.如果學生連台灣的大學教授這種已經放慢速度的英文都聽不懂,那怎麼能期望他們聽得懂國際級大師的講課呢?未來又怎麼能期望到國外留學呢? 有人對大學鼓勵老師用英語教學提出質疑會不會教出Taiglish?

 我認為國小到高中的英語教師是受過專業的英語訓練,如果學生們底子打好了,那大學教授是不會教出Taiglish。如果學生們底子不好,那就要檢討是否國小到高中的英語教學有問題,一味反對大學老師用英語教學能解決問題嗎?

 況且教出Taiglish也沒什麼不好,連美國人、英國人、加拿大人、澳洲人的英文都有自己的腔調,台灣人有自己腔調又有何妨? 另外有人質疑會不會降低學生學習的機會與動機?我認為英語教學不是訓練英語的方法,除了校方應提供英語練習環境,也應以選修方式,鼓勵學生上英語教學,這就不會剝奪學生學習的機會與動機,而且也提供學生們一個追求國際化的管道。(作者吳濟聰╱輔仁大學資管系助理教授)

回應「母語團體反對英語排擠母語」

☉台北市政府教育局

 有關鄉土語文團體連署投書「母語團體反對英語排擠母語」(自由廣場,十月十四日),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回應如下: 對鄉土語文團體連署反對英語排擠母語的訴求,我們認為「鄉土語言、英語教學可以雙贏」,國際化的同時也應該兼顧本土化,台北市為落實「一主軸(推行國語)、二並軌(尊重母語、重視外語)」語言教育政策,已有計畫推動「鄉土語言和英語教學雙贏策略」,努力規劃課程、培訓師資、研發教材及推行相關配套措施,期望民間團體能與政府攜手共同努力。

  台北市是都會地區,國際化趨勢比其他區更明顯,不少社經較高家庭的孩子從小就學英語,但弱勢家庭卻無力負擔,孩子的學習機會明顯因為貧富差距產生更大落差,政府有責任透過教育資源整合,普遍提供孩子學習機會,縮小這種不平等現象,因此經專案研究並審慎評估後,認為適度提早學習有助提升效果,台北市始決定從小一實施英語教學。

  鄉土語言教學和英語教學絕對可以「雙贏」,因為市府已有明確的「一主軸(推行國語)、二並軌(尊重母語、重視外語)」語言教育政策,在課程規劃、師資培訓、教材研發等方面均受到同等重視;而在各國小實際教學上,鄉土語言教學是利用「語言領域時數」,英語教學則是「彈性教學時數」,教學時間絕不會產生排擠,而師資也都任用具備相關專長的教師或支援人員,能夠確保教學品質。

  鄉土語文團體擔心太早學英語恐造成混淆,呼籲「母語在前、英語在後」,事實上,台北市母語教學早自八十八學年度即向下延伸至幼稚園,普遍融入各項教學活動,而英語教學則從九十一學年度才向下延伸至國小低年級,目的即希望把握語言學習關鍵期,讓幼兒在學前階段即為鄉土語言奠立基礎,進國小才開始學英語,符應「母語在前、英語在後」原則。

  台北市近年來持續培訓鄉土語言現職師資,進用逾三百名鄉土語言教學支援人員,完成幼稚園母語補充教材(內含幼兒用圖卡、教師手冊、親子手冊)、小學用日常溝通用語、生活用語一百句參考教材,於民權等國小設立鄉土語言教學資源中心,蒐集書籍教材供有興趣及意願教師參考使用,於社區大學開設語言教學課程,提供市民學習母語機會等,在在都顯示台北市推動鄉土語言教學的用心。

  放眼世界必先立足台灣,國際化教育的推展,植基於堅實的鄉土教育基礎上,台北市在全面推展國小英語教學的同時,不會忽略鄉土語言的重要性,未來將投注更多關注於鄉土語言教學,從課程安排、師資培訓、多元活動、配套措施等方面多管齊下,落實鄉土語言教學。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