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10月18日 星期五
 

「暴君」艾科卡回來了!
離開十二年再度指揮國家交響樂團

 首任NSO指揮艾科卡在位期間就有兒童教育音樂會。 (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記者趙靜瑜/台北報導〕
 提到國家交響樂團(NSO)的過往歷史時,沒有人可以忽略這個團的創團法籍指揮艾科卡,雖然艾科卡兇,艾科卡刻薄,暴君般的訓練將團員的自尊踐踏到支離破碎,但是,任誰提到那一段還是聯合實驗管弦樂團(簡稱「聯管」)的年代,不得不讓人想起艾科卡。歷經十二年時空變遷,放下其中恩怨情仇,艾科卡回來了,下星期將再度站上國家交響樂團的指揮台。
 艾科卡是聯管創團之後的首位常任指揮,私底下跟團員可以相處,但是在公務上艾科卡的訓練以嚴格著稱,愛之深責之切,自然帶給團員不小的壓力。舉例來說,在以小節為單位的重複磨練之下,凡是他帶過的曲子,即使事隔多年,老團員都還能清晰記得每一個音符。即使音樂會並非由他指揮,他也在一旁聆聽練習,讓團員們不敢懈怠,也因此培訓出樂團團員間的基本默契,奠定紮實的基礎。
 艾科卡既冷血又尖酸,但是艾科卡的「投入」也讓團員打從心底十分欽佩,艾科卡最有名的一段軼聞趣事,就是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尚未落成的年代,有一回他指揮聯管在台北市中山堂演出,為避免冷氣的震動聲響干擾觀眾的聽覺,艾科卡要求事先把冷氣開到最強,演出一開始再全部關掉。由於激烈投入演出加上舞台強燈照射致使溫度升高,他居然在樂曲進行當中昏倒在指揮台上!更絕的還在後頭,甦醒之後的他居然立刻拾起指揮棒,站起來繼續演出,不但讓台下觀眾看得目瞪口呆,就連團員也久久無法回神。
 就是這樣的磨練,艾科卡成功地將「聯管」的氣勢帶到高點,不過後來因為黑函滿天飛,團員強烈反彈,聯手寫萬言書,再加上艾科卡交給教育部的新年度計畫居然沒有任何規畫,最後終於黯然離去。當時跟艾科卡互動最為頻繁的小號首席葉樹涵便說,艾科卡其實是排練時非常嚴厲,但他還是有人性的一面,像以前有殘障團員來報考,被教育部官員質疑,艾科卡便力挺,認為機會應該均等,這些小地方都讓人難忘。
 目前艾科卡住在法國,也指揮部分義大利節慶樂團。對於艾科卡,現任音樂總監簡文彬領受最深,簡文彬表示,如果不是艾科卡,台灣像他這一輩的音樂家,都是聽聯管編織起對於樂團的夢想,「艾科卡的指揮就是有一種磁鐵般的魔力,讓聽眾們無法抗拒。」簡文彬說他自己就被這塊磁鐵深深吸引,樂團到基隆演出,他就早早買好車票,一路跟去,每次都給他很深遠的悸動。
 現在他自己成為音樂總監,對於可以在這麼多年失聯之後又重新跟艾科卡聯繫上,簡文彬相當興奮,也立刻提出邀約,在今年NSO舉行十六週年生日音樂會之際請到他回來演出,艾科卡也一口答應,不過團員們都在竊竊私語,不知道艾科卡會不會用以往的方式對待他們。
 前晚艾科卡偕妻悄悄現身台北,對於自己親手草創,卻闊別已久的國家交響樂團,同樣保持高度的關心,他將在今晚現身台北國家音樂廳,聆聽NSO與男高音荷西庫拉的音樂會,下星期十月二十五日,艾科卡將與國家交響樂團再續前緣,在國家音樂廳演出布魯克納《第八號交響曲》。


(10/18)

Maintained by ching
自由生活藝文網提供重點藝文訊息,並保留近日文章,以方便網友參考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暴君」艾科卡回來了!
離開十二年再度指揮國家交響樂團
羅智成、黎煥雄導演詩的舞會
幾米克服害羞上台吟誦《月亮不見了》
是否成立社造中心統一推展業務
各部會達成共識維持職權分散現狀
票選四大族群百首歌謠名單揭曉
新舊情綿綿音樂晚會淡水開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