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10月3日星期四
我要投稿
是誰讓無黨聯盟成立黨團?
邱毅抨擊澄社,搞錯對象
帶便當盒買午餐,少污染
當省則省度小月,做環保
流行性感冒防治,有何妙方?
從九二八的「破」與「立」看教改
李筱峰的訂正聲明
將台灣比為「東方的以色列」極不恰當



是誰讓無黨聯盟成立黨團?

☉蘇盈貴

  立法院各委員會十月二日選出召集委員,無黨聯盟得到三席召委席次,變成「立院第五勢力」,對立法院的議事運作到底是正數還是負數?各方看法不一。有人認為,因為黨團運作關係到橋樑條款,它可以參與朝野協商,也可以用黨團的名義提案,不受人數的限制,所以如果無黨聯盟成立黨團,等於在立法院的議事運作,多一個黨團分一杯羹,讓未來的議事運作,充滿不確定的變數。

  有人覺得,無黨聯盟基本上都是無黨籍委員,與其各個擊破,還不如「聯」成一塊,方便整合,或許對政局的互動有正面意義。因為應付一個黨團,總比應付十二個人來得輕鬆愜意。不過,實際狀況是,無黨籍委員十二位,加入黨團運作的只有八位,而這八位獨立性都很強,立場各異、背景鮮明,你要讓他們在異中求同,把它當作單一的協商管道,恐怕是緣木求魚,如果把它當作一個黨團協商的對象,基本上是可以互相肯定和尊重,但如果以為利益可以擺平的話,恐怕是飲鴆止渴。

  立法委員選舉中,有所謂五%政黨門檻之說。根據憲法的規定,只有得票在五%以上的政黨,才有資格參加不分區立法委員席位的分配。過不了這個門檻的政黨在立法院是不能成立黨團,也沒有政黨補助金的,這樣的政黨在台灣被稱為泡沫化的政黨。「立法院組織法」的橋樑條款規定得票在五%以上政黨不在黨團成立之八人限制,就是為了避免政黨在少數人的短暫利益結合下,慢慢泡沫化。

  立法院法案、政策的決定,主要是透過立法院的黨團協商,依現行「立法院組織法」第三十三條規定,只要八個立委就可以申請成立黨團,在成立黨團採如此寬鬆的標準下,具有黨團地位者均可派代表參與協商。一個八人的小黨團可與其他大的黨團在政黨協商時平起平坐,擁有相同否決的權力,等於是鼓勵立法委員形成一個小的團體來參與協商,發揮其政治影響力,說公平,似乎很公平,說不公平,卻又很不公平。

  個人不贊成無黨聯盟以八位來成立黨團,因為除了政黨百分之五以上的得票率之外,如果是以黨團來運作,立法院有十二個委員會,只有八位委員在未來的運作裡面,有四個委員會有朝野協商的權力,但是卻沒有任何委員在其中,這樣的做法是否顯得非常唐突?加上立院現行內規,賦予黨團有杯葛法案、參與朝野協商、分配召委等權力,這些權力行使過程中,都容易涉及利益。先不說除了百分之五以上得票率的政黨,以一個黨團運作,它應該涵蓋的委員會席次應該至少在常設委員會十二席裡面,都有至少一名成員,這樣才算合理。

  無黨聯盟的成立可能會為台灣未來的政局投下一個不定時的炸彈,甚至,會讓這個總預算審查的會期,在法案上一事無成。我們應該探究的是,無黨聯盟成立的原因何在?依個人所了解,這其中涉及一些政治思考,記得在今年六月底七月上旬,立法院在王院長的帶領之下,黨鞭一行十二人,到歐洲六個國家作國會訪問,當時,四黨黨鞭對未來國會的政局,基本上都認為,一方面站在政黨的立場上,國會必須要互相競爭與合作;但是站在整個政局良性的發展上,應該避免無黨聯盟成立黨團。當時,執政黨的人員打了一通電話回台灣,執政當局對於無黨聯盟是否成立黨團開始支吾其詞,不置可否。

  思考二,或許執政當局的考量,是希望在他的左右側翼,各有一個黨團可以護衛,所以戰略性的思考,就把台聯跟無黨聯盟當作他的左右側翼。問題是,台聯畢竟是一個政黨,他有他追求的政治理想,無黨聯盟在運作上則缺少約束。

  思考三,或許執政黨認為台聯與無黨聯盟都是可以操控的工具,所以無黨聯盟的成立,基本上在整個朝野協商裡面,當局就會變成三比二的多數,透過無黨聯盟化約後的整數,執政當局會認為有利於他政治操作。

  思考四,令人憂心的是,這種操控政治的手法,如果執政黨高層最後無法「約束」餵飽這股力量,只要稍微不慎,政局就將面臨失序與崩潰的邊緣。 當然以上這些思考,執政當局是不會承認,甚至執政當局會將這種國會的亂局,歸咎於無黨聯盟的成立與其他在野政黨。 這個會期,立法院面臨的是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甚至包括明年二月份開始的營業基金與非營業基金的審查,還有今年度與上半年度的決算案,以及無數的政府改造方案跟憲政體制必須要推進,朝野各黨蓄勢待發,必須建構的是一個溝通的平台,對話的管道,期許的是一個安定政局,才會有接踵而來的經濟發展。如果無黨聯盟的成立有利於以上部分,當然我們沒有任何話說,如果不然,割肉餵鷹,國會的亂局造成了國會議員的妖魔化,誰來負責? 立法院有二二五位立委,代表著二二五個不同板塊背景的選民結構,民主國家的國會是搞政黨政治,強調合作。諷刺的是,我們的國會則是美名「政團」政治,不斷派系化、分裂、政團源源而生。政治免不了操弄,尤其在朝野各政黨的合縱連橫之間,我們希望在這之間有一點基本的理想性存在,提高協商效率,落實政黨政治,顧及黨團運作的穩定性,才是當務之急,國內的政治才有可能變得更為清明。

 否則任何一個清明的人進入國會,都會感覺有些「林沖夜奔梁山泊」的味道,就像一個美國媒體在評論美國參眾兩院五百多位參眾議員的感嘆一樣,他說在五百多位國會議員中(含參眾兩院),乾淨的手不超過四十位,乾淨中的四十位,有智慧的不超過十二位,在這乾淨又有智慧的十二位裡面,能做事的不超過四位。反觀台灣,在政局紊亂,國會莽莽的今天,我們操弄更多的黨團,在國會裡面縱橫來去,或許不是壞事,也不見得是好事,但是總是要讓老百姓知道,誰才是真正幕後操弄的那一隻手。(作者蘇盈貴╱台聯黨團總召)


邱毅抨擊澄社,搞錯對象

☉ 林靜萍

  日前澄社公佈第二波國會監督報告,調查第五屆立委兼職情形,並公開立委的財產狀況,翌日親民黨籍立委邱毅旋即在媒體面前發火,表示澄社公佈他的財產將使其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脅,並轉而攻擊澄社國會監督小組召集人瞿海源的私人生活,針對立法委員如此行徑,實令人徒呼不可思議。

  首先,邱毅身為立法委員,應知其財產資料早公佈在任何人均可購買、任何人均可取得的監察院公報上,澄社引用政府部門依法公開的資訊,既未侵害邱委員的「隱私」,又係用於監督國會的正當用途上,邱委員如此大肆抨擊,是否有欠公允? 其次,立法委員身為公職人員,本應接受民意監督,而此也正是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立法的目的。過去邱委員在未擔任立法委員前,曾多次在報章雜誌上針砭包含立委在內的公職人員,如今,澄社同樣的行為,竟惹來邱委員的光火,邱委員此舉豈不令人有種「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的聯想。

  尤其,邱委員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雖指稱澄社的報告將使其小孩可能成為白曉燕第二,他本人也有可能成為白冰冰第二。然而對於如此慘劇,不僅無人樂見其再發生,而且邱委員的比喻除了駭人聽聞外,似乎更有種「打擊錯誤」的謬誤。因為平心而論,欲避免擄人勒贖或謀財害命等案件發生,立委所應質詢、督促的對象應為內政部警政署,而非澄社才是,身為立法委員的邱毅,豈會不知其理?反而,邱委員如此模糊焦點,甚至轉而攻擊瞿教授私人生活的作法,易引人誤以為其不知「陽光法案」的真諦,也不明白「民意代表」的天職,如此氣度與行徑,實令人難以苟同。

  實則,根據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多年來從事司改工作的經驗,我們明顯感到立法院的立法速度及立法品質,實已成為現今司法改革的一大障礙!不僅如此,前幾天報紙民調結果,更顯示有七成五的民眾認為國會亂象來自於立法委員本身。

 站在人民的立場,與其要我們常常看到立委不務正業、鬧緋聞,或隔空大打口水戰…等亂象發生,毋寧說我們更歡迎像澄社這樣的良心團體,為民眾多多監督立法院。基此,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完全肯定並支持澄社此次監督國會的用心,同樣地,我們也引領企盼立法委員能自重、自愛、自省,如此一來,國會才有可能真正受到民眾的敬重與愛戴。(作者林靜萍╱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律師)


帶便當盒買午餐,少污染

☉鄭正煜

  每次上菜市場或便利商店時,看到那麼多人用那麼多的塑膠袋,內心實在難過。塑膠袋掩埋百年不爛;送入焚化爐產生戴奧辛和口夫口夫喃,對地球都是很大的傷害。

  看到餐廳每天丟棄將近五百萬雙的免洗筷,以及數量驚人的塑膠、保麗龍、紙製餐具,內心實在膽戰心驚,人類如此不知惜福,根本就是在走自我滅絕的路!

  從前我擔任辦公室主管時,每天帶空的便當盒到自助餐廳購買午餐,完全不用違反生態的餐具。我也鼓勵同事自備餐具到餐館用餐,只求對得起地球,不要做「垃圾人」! 當然我並不是全程做到,但是我在努力。買菜或買水果的時候,我一定會自備已經洗淨,再度或三、四度使用的塑膠袋,以求無愧於天!

  我請求國人一起努力,全力支持郝龍斌署長「購物用塑膠袋及塑膠類免洗餐具」的限用政策,尤其在外用餐時,自己攜帶便當盒、筷子和湯匙。當然,對於穿著西裝、洋裝的仕女來說,帶著餐具上街,可能不是十分優雅,心理困難與社會困難都有待克服。 以人類的智慧與設計的品味和能力,設計科學、實用、優美的餐具,配套以供攜帶,相信是相當簡易之事。廠商可以競逐,參與一項既可營利,又可改造社會的大事。

  我們請求郝署長堅持,並繼續努力推動禁用塑膠袋的大業。為求根本之計,環保署可以做「斷源」的規劃,透過立法程序,禁止污染又反健康、生態的保麗龍、塑膠袋的使用。鼓勵廠商生產可以腐爛、污染極少的環保型塑膠袋。雖然價格昂貴許多,如此才可自救並救地球。一念之差、舉手之勞,大家都可以積下無數福德,有心行善的人,大家就一起來吧!(作者鄭正煜╱南社執行長)


當省則省度小月,做環保

程仁宏

  某雜誌調查顯示,六成五的上班族有貧窮危機感,消費力亦減弱了。個人最近也遇到不少朋友,不僅眉頭深鎖,也少了往日爽朗的笑聲,言談中不時嘆氣,原來是受到經濟不景氣、股市沒起色的影響,經濟來源減少了,日子過得不如以往般舒適,甚至有點「難過」!面臨經濟不景氣,如何度小月呢?收入來源減少了,怎麼辦?那就必須力行八字訣:「當省則省,綠色消費」。

 即如居家,如何再減少不必要的開支?如何環保綠色消費?水費、電費、電話費、瓦斯費能否減少浪費?  以下提供一些具體可行措施如下:刷牙時記得將水龍頭關上,避免刷牙多久,水龍頭的水就流多久;公司行號則可考慮將水龍頭更換為噴霧龍頭,將減少大量水費的支出。其次全面檢查照明設備,照明可區分為二大類,一類為只要「看得到」的照明設備,如走廊、玄關的燈;一類為必須「看得清」的照明設備,如書桌檯燈、化妝燈,可更換適當燈泡,以節省電源;而離開房間五分鐘以上時,記得先關燈;使用冷氣時請配合天花板吊扇或立扇,將有增強冷房且具促進空氣循環效果;電話旁貼一張「長話短說」的字條,可避免話匣一開,忘了如何收場的現象。

 熱水器可調節到合適的溫度,而非開了熱水還必須開冷水來中和水溫,即可避免浪費資源。

 當物品損壞時,「能修則修,堪用則用」,有空可逛一逛跳蚤市場,必有收穫;力行綠色消費,亦即有需求才購買,且購買持久耐用可維修又環保的物品為原則;而外出時,能走路,就不搭車;能搭車,就不騎車或開車,不僅環保又健康,何樂而不為?  大環境雖不景氣,但只要我們改變以往的生活形態及消費行為,以惜物的心情、環保的做法、樂觀的態度,順利「度小月」又達到「惜物、省錢、時髦又環保」。(作者程仁宏╱消基會副秘書長)

流行性感冒防治,有何妙方?

☉莊凱全

  台灣的流行性感冒,防治策略是什麼?難道只有「老人年針」的流行性感冒疫苗(流感疫苗)接種、定點醫師病毒檢驗而已嗎?。

  流感之所以重要,是短時間(幾周內)引起很多人嚴重到不能上學、上班;對於高危險群的人,可能會致死,因此很多先進國家都有一套流感流行時的處理準則,不知我們有沒有?

  一九八六年筆者在軍中服役,正好碰到A1型的流感全台大流行,當時醫官和其他醫療人員都先後發燒,全身虛弱,大部分阿兵哥接著也是生病,點滴、藥物、病床都不敷使用,當時可謂戰力嚴重受創,還好都是年輕小伙子,沒有死亡病例。如果台灣又發生大流行,主管單位有沒有能力控制疫情?登革熱在南台灣十幾年前曾有大流行,其間又有幾次小流行,今年疫情又發燒,主管單位似乎已黔驢技窮了,這種沒有疫苗可控制的病,主管單位好像沒轍了,雖信誓旦旦說幾週後就會控制,我看是在等天氣逐漸變冷,斑蚊的活動力自動減弱吧!

  流感由於病毒會飄變,變異常引起小流行,十年就有一次較大的流行,如何區別大流行、小流行,不知有沒有標準?台灣流行的流感病毒和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疫苗株不盡相同,是否疫苗有足夠的保護力?也不見公布,只是藥廠賣什麼、我們買什麼?學校、養老院偶見不明疾病流行,但最後都草草了事,沒有結果。這種沒有確切診斷的流行,代表主管單位沒有能力早期診斷、早期治療,一旦是變異的流感病毒作祟,想必已引起大流行了。台灣至今仍沒有流感的快速診斷檢驗法(三十分鐘至幾小時可知結果),只用病毒培養,常會錯失良機。

  流感會造成高危險群續發肺炎,極易造成死亡,其中有一部分是肺炎雙球菌引起的肺炎,目前有此疫苗可供預防,為了減少「死亡個案」,不只要注射流感疫苗,也要為高危險群注射肺炎雙球菌疫苗,才是較完整的防治策略。 台灣有上市的兩種抗流感藥物,一種Amantadine僅對A型有效,另一種Oseltamivir則對A型、B型都有效,治療和預防流感都有明顯的效果,在流感大流行時,想必會缺貨,如美國渴望Cipro來控制炭疽病,全民搶購造成缺貨一樣,我們也要未雨綢繆,不要等到要作戰才沒有子彈。

  流感肆虐時,如果是病毒大變異,小兒科醫師和照顧病人的護士會先感染到流感,此時照顧病患的人也生病了,沒有足夠的醫療人員也會是頭痛問題,但卻是一項極敏感的流感大流行的早期徵兆。

  現行定點醫師監視通報系統也不甚正確,其中有些對傳染病防治概念很欠缺,更遑論疾病的確切診斷是什麼?「疫情監視摘要報導」的內容實用性、時效性不夠,如各地(依縣市別)的傳染病流行情況(有確認診斷者),其內容都是二周前的消息。 立委諸公請不要只注意注射一劑流感疫苗多少錢才合理,或誰是雙性戀,監督如何減少罹患流感,減少致命病患的控制策略才重要吧!(作者莊凱全╱醫師,曾任衛生署防疫處科長)

從九二八的「破」與「立」看教改

☉林碧堯

  以十萬人的陣容走在台北街頭,「迎接」二○○二年台灣的教師節,即使數字有些誇張,但亦足以形容其「聲勢浩大」。政黨輪替後,有這麼多的基層教育工作者,敢為自己的「尊嚴」站出來,其意義是多元而且是偏向正面的,值得社會多方的重視。 從九二八教師節的立足點來看,如此浩大的基層教育工作群走上街頭,向社會大眾「自剖」道:「今天,我們毅然地揮別不再榮耀的權利」,正足以反射原來享有九二八「榮耀的權利」的特殊色彩;如今這個立足點已經變得「不再榮耀」,因此從「感覺心中是那麼的坦蕩,那麼的踏實」的「省悟」中站出來,爭取「尊嚴」;如此坦白與行動,在社會運動上應受到肯定。

 只是,詳細解剖所謂的「榮耀的權利」,在時空變遷下,此刻已經不是至聖先師的蔭佑所能維繫,主要原因在於這種「榮耀」,原係奠基在台灣以前的執政者,為執行其神聖的「統治」任務所賦予的「權利」。過去,外來的統治者要把教育當成洗腦的手段,就必須塑造神聖的偶像供人膜拜,更重要的是提供優渥的條件,培養甘願當做「黨化教育」工具的人才。於是乎,台灣出現了「標準(國民黨)化」的教育體系,由教育部統編教材,制定標準課本,由師範學校體系培訓標準教員,在「禮義廉恥」標準校訓下,以標準的教學方法,教育標準學生,造就了標準「中國化」的人民。這種體制內的教育工作人員,就理所當然地享受至聖「榮耀」下的各種「權利」,這樣特殊的身分,也清楚地在「九二八團結宣言」中直率地表露:「今天起我們脫離被工具化的角色」,那也是近十萬名遊行者自我覺醒,揚棄「被工具化」的表白,實在彌足珍貴,即使九二八的迷戀情結仍綁在頭上,喊在口裡!九二八的「破」相已經呈現,那是來自基層教師的自覺,足以「知恥近乎勇」視之,行前被指責為「寡廉鮮恥」,實在冤枉!破繭而出,正是「雪恥」的第一步。

  面對九二八大遊行被「污名化」的聲浪中,這次媒體提供了相對平衡的版面給贊成活動的教師們「伸張正義」,洗刷冤曲,也算是這個社會比較進步的地方,因此從教師「心聲」中,也可以看出「立」相的端倪。雖然遊行隊伍以「繳稅」、「工會」和「協商」為主要訴求,不過,「勞動三權」才是訴求的本質。易言之,這是「夫子下凡」的質變,把教師的地位拉到工人的位階,其差異甚大,十萬人行伍中有多少人清楚這種「下凡」的結果?但無論如何,教師們有如此的「大徹大悟」,也是社會進步的現象,有助於教育改革的踏實腳步的邁出,也值得社會的期待。根據這次「全教會宣言」起草人盧繼寶在報端披露的「教師遊行找尋教育的新價值」(自由廣場,九月二十九日)說明文來看,教師們主動要求尋找「新價值」,更是「立」相的重要內涵。

 相信社會大眾無不等著瞧這次「天蠶變」,所能帶來的新面目和新氣象! 教育改革,改到現在,幾乎無人滿意,因為「止沸揚湯」就是目前的窘境和困局,這種結果讓大學堂裡的教師點滴在心頭!當基層教師們都感受不到教師平凡中應有的尊嚴時,大學教授的尊嚴焉能獨享榮譽?教改若不能「釜底抽薪」,不只徒勞無功,甚至會搞得天怒人怨!如今,十萬基層教育人員也已主動表白尋找「新價值」的決心和行動,政府怎可再默默以對!教育部除了要求「合作」之外,更應該立即行動,共同尋找台灣新世紀的教育「新價值」,千萬別錯失良機,否則可能成為千古罪人! 九二八教師團結大遊行,向社會展現「破」除傳統九二八價值觀的勇氣和行動,同時也向社會表達建「立」嶄新九二八價值觀的意願和決心,俗云:無破不立,如此良性的社會運動,正是教師們展示給社會的最佳教育模式。

 辛苦的教師們,讓社會大眾也能感受這次「起而行」的「坦蕩」和「踏實」吧!(作者林碧堯╱東海大學教授,台灣心會會員)

李筱峰的訂正聲明

☉李筱峰

  此次教師團體上街頭示威遊行,各方反對批評的聲音不少,但是其中最讓這些教師不能容忍而幾乎抓狂的文章,當屬本人的「寡廉鮮恥上街頭」一文(自由廣場,九月二十六日)。自從拙文發表以來,在報上回應我的,在網路上罵我的,甚至打電話到我學校研究室抗議的,至今仍不斷絕。為什麼同樣批評他們,而我受到的還擊最大?究其原因,無非是因為我放重砲攻擊他們「寡廉鮮恥」。事隔一週,我反省自己,我發現用「寡廉鮮恥」一詞實在形容太過了。所以,想做一點訂正。茲聲明,「寡廉鮮恥」一詞,用詞過重,宜改為「自私自利」、「荒誕無知」較妥。說明如下:。

  台灣從過去的威權統治到今天的自由民主,是經過多少社運團體、民運人士奮鬥抗爭而來的。可是十幾年不曾看過有像這次數萬教師集體 (請注意,我說的是集體) 出來參與民主運動(或參與非關自身利益的社會運動)。直到這次因為扁政府要取消他們的免稅優待,他們才想到要集體示威遊行,而遊行的訴求,則因外界的質疑而一變再變。今天他們能夠集體出來純為自己的利益示威遊行,正是過去多少人流血流汗流淚奮鬥出來的,這種只知坐享其成的心態與行為,用「寡廉鮮恥」來形容雖嫌過重,但說「自私自利」總可以吧?難道也要我用形容民主前輩陶百川、雷震等人的用詞,說他們「高風亮節」不成?。

  至於說他們「荒誕無知」,則是針對他們遊行的訴求而來。他們遊行原本因為扁政府要課他們的稅而引發,受到外界的非難之後,才開始轉移訴求的內容,好笑的是,訴求的內容竟然出現要求繳稅。當我看到他們手上拿著「繳稅」的標語牌時,我不禁想起一個笑話:有一個劫機者,拿著武器威脅機長說:「我要求你立刻把這架飛機開到舊金山!」機長回答說:「先生,你有沒有搞錯,我這架飛機就是要飛往舊金山啊!」遊行的訴求中,讓我們更訝異的是,竟然說要還給他們「納稅權」。身為教師的他們竟然將納稅當做「權利」。權利是可以放棄的,義務則不能規避。納稅不是權利,而是義務,如果把納稅當做權利,哪一天全國公民都要放棄這項權利,國家不就癱瘓了嗎?這一點基本的公民常識,身為教師竟然如此無知,怪不得我們的教育有這麼多問題。有一個狂妄的青年,在網路上說要為我上一堂公民課,我看應該替這群搞不清權利義務的教師先上才對。

  除了以上的訂正聲明之外,容我順便附帶做些澄清。

  有人怪我不該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的回答很簡單,如果你以前國文課的「閱讀測驗」考好的話,你就不會覺得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文章批評的對象當然是針對那群只知坐享其成自私自利的人,而不是指所有的老師。我在文中特別舉「台灣教師聯盟」為例,讚賞他們為台灣的前途、為建立台灣主體的教育而疲於奔命的辛勞,不正是說明我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嗎?奉勸那些心虛的人,「寡廉鮮恥」不是什麼情人雅座,你們大可不必來對號入座。我的母親當了三十年的小學老師,她都不會覺得她的兒子在罵她。

  至於有人說我反對這次的教師遊行,是法西斯心態。聽說,還有一個不太會看文章的青年指責我說,過去我參加那麼多遊行,現在教師要遊行我竟然出來反對。這種話我聽起來好像在告訴我說:「你們以前奮鬥那麼久了,現在讓老師們享受一下你們奮鬥的成果,為什麼不行?」真是承蒙他的恭維。我的回答也很簡單,二十幾年來我參與民主運動最大的目的,正是要建立一個人人可以自由表達意見與思想的國家。任何行業任何身分的人,都有權為自己的生活去參加示威遊行,這是民主社會的起碼權利。我的文章裡面沒有半句話在教師的示威遊行的「權利」上面表示反對,我不該反對他們這項權利,我也沒有「權利」和「權力」反對他們的權利。但是我有權利對他們這種訴求不清的遊行表示不欣賞。

  最後,套這句服爾泰的名言「我雖不同意你的話,但我至死也要擁護你說這句話的權利」,我也要說:「我非常瞧不起你們這種示威遊行,但我至死也要擁護你們示威遊行的權利。」(作者李筱峰╱台灣北社社員,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將台灣比為「東方的以色列」極不恰當

☉ 紀駿傑

 貴報日前的「鏗鏘集」,由王崑義所寫篇名為「東方的以色列」文章中,將台灣比擬為「東方的以色列」,我認為非常的不當,且有礙國際(尤其回教世界)對於台灣的觀感,需要在此提出我的駁斥與觀點。

  在「東方的以色列」一文中,作者主要是指出在面對中國的武力威嚇之下,台灣應尋求美國的武力協助,尤其是在購買美國武器方面,就像以色列的獲得美國大力援助一般。我雖然同意此文的許多觀點,例如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問題,在現階段台灣的確是需要美國的協防與援助,且不應對中國存有太多樂觀的幻想。然而,為了獲取美國援助而將台灣比擬為以色列,這是對現今國際上對於以色列的霸道行為普遍不滿與批評的情形相當無知的作為,且將陷台灣於不義。

  在現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居住的巴勒斯坦地區,原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一九四七年由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規定此地區在一九四八年結束英國的統治之後分別成立由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組成的兩個國家。然而,在以色列率先成立了國家之後,隨即發動一連串戰爭陸續將巴勒斯坦地區全部佔領了,並且不准許巴勒斯坦人建立自己的國家。

  以色列能在眾多阿拉伯國家中至今屹立不搖,主要的確是美國在背後大力的撐腰。這一方面是美國多數人與以色列人共同信仰著廣義的基督教(雖然猶太教並不認可耶穌為上帝的兒子),且對阿拉伯世界仍存在著「十字軍東征」以來的畏懼與仇視心理;另一方面更是因為猶太人在美國掌控了相當程度的媒體與金融企業,因此得以長期影響美國的中東政策。這也是為什麼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聯合國安理會多次欲通過對以色列的譴責案,但最後都因為美國的反對與投下否決票而失敗。

  猶太人曾經經歷過長時期沒有自己政治主權的歷史,也曾在歐洲許多地方遭到歧視、限制,更在二次大戰的德國佔領地區歷經了被屠殺六百萬人的悲慘命運。猶太人的遭遇在二次大戰後的確博得全球許多國家與人民的同情。但在他們終於能成立自己的國家之後,以色列政權卻未能將心比心的看待巴勒斯坦人沒有自己國家的處境,反而變本加厲地對他們進行壓制,這也使得巴勒斯坦人長期處於民不聊生的境地。

  在過去,巴勒斯坦人用石頭對抗以色列軍隊的子彈,而在兩年前以色列自由黨領導人夏隆在數千名軍警保護下,執意造訪巴勒斯坦人區東耶路撒冷的「聖殿山」遺址之後,巴勒斯坦人終於不再忍受以色列的長期欺壓而起來抗暴。但是即使在美國史無前例的棄權之下,安理會通過了對以色列的譴責案,以色列不但不思反省與節制,更變本加厲的動用各種武器對巴勒斯坦人進行毫無節制的鎮壓與屠殺軍事行動。正是因為如此,國際上除了美國與他長期盟邦英國之外,絕大多數國家都對以色列的國家暴力加以唾棄與譴責,並且支持巴勒斯坦人的儘速建國。

  從以上討論我們應不難判斷,將台灣比擬為「東方的以色列」是多麼的不恰當與不智的作法。這其實也顯現了,台灣長期受到美國文化與媒體影響的後果。若真的非得比擬不可,中國的「鴨霸」倒是比較像以色列,而台灣的處境則是像巴勒斯坦這個想要建立自己有尊嚴的國家,但是卻不斷遭到以色列攻擊、壓制。(作者紀駿傑╱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副教授,澄社社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