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10月7日星期一

砂石盜採爛污 政商牽扯不清

前言

 最近相繼爆發大安溪與濁水溪盜採案,還扯出檢察官與立委涉嫌收、行賄疑雲,以致砂石盜採事件再度受到重視。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府部門雖採行禁採等措施,但隨著重大工程施工,龐大的砂石利益,引起黑白兩道覬覦,不法業者紛紛自尋料源,使得層出不窮的盜、濫採案件,檢調查扣砂石,導致砂石價格更加飛漲,盜、濫採益形猖獗,砂石業界流傳:「砂石等於砂金,只怕挖不到,不怕賣不掉」。

  中部地區砂石供應量佔全國近四成,盜採情況也相對嚴重,本報針對中部河川盜採模式、砂石政策、相關單位查緝及存在勾結問題、業者心聲及造成的生態破壞,多面向呈現砂石盜採現況及探討潛在問題。


黑白掛鉤 河床變成殺戮戰場

  早在數十年前台灣經濟尚未起飛之前,黑道勢力就活躍於砂石業界,由於砂石資源日漸枯竭,加上河床上黑道爭奪地盤引發的暴力衝突事件不斷,政府從民國八十二年左右開始積極進行河川管理,這也讓河床上的經營生態出現關鍵性變化,砂石業者引進白道勢力,藉由入股、賄賂、關說等方式取得砂石經營權,讓砂石經營變得更加複雜。

  台灣早期河床上的砂石並不具有太多的經濟價值,勢力龐大的黑道大哥,看不上砂石的蠅頭小利,河床上僅由地痞流氓「圈地為王」,以極低廉的價格販售砂石。八○年代開始台灣房地產景氣復甦,砂石價格一飛沖天,政府才意識到河床上的砂石並非「採之不盡」,砂石也一躍成為國家重要資源。

  由於獲利驚人,地方上的黑道勢力也在八○年代開始大舉介入砂石經營。一名當年曾在濁水溪經營砂石的業者表示,當時在河床上採砂,每個月有上千萬元的獲利,開採砂石感覺上就像在「掏金」,砂石業者常為了爭奪砂石開採區引發衝突,「黑道圍事」及槍械,幾乎是每一家砂石場經營時必備的條件。

  當年砂石業者以抽砂船開採砂石,抽砂管線深入河床,砂石超挖,導致跨越河床的橋梁基樁出現嚴重裸露,危及公共安全,政府從民國八十二年開始積極介入管理,砂石業者為取得開採區,不得不引進白道勢力,河床上也從此成為黑白兩道勢力的競技場。

  以彰化縣前副議長粘仲仁為例,他出身於鹿港地區,原本勢力範圍並未深入南彰化濁水溪沿線鄉鎮,對於砂石經營也是門外漢,在當選副議長之後,透過其政治力取得大量的砂石開採權,並與河床上原有的黑道勢力發生衝突。

  粘仲仁後來則因為涉嫌率領手下到雲林縣一家砂石場開槍殺人,在八十五年被警方列為「治平專案」對象,送往綠島管訓。彰化縣在同一時期介入砂石經營的民意代表不下十人,至今仍有許多民意代表活躍於河床之上。

  位於台中縣、南投縣、彰化縣、雲林縣的大安溪、大甲溪、烏溪、濁水溪、陳有蘭溪等砂石產出河川,河床上儼然成為弱肉強食的「殺戮戰場」,數年前有水利人員在中縣和平鄉遭人毆打,地方傳聞是砂石業者不滿河川駐警,收受賄賂還處處刁難,才僱不明人士持棍毆打,不料卻誤打其他非相關人員。

  熟悉砂石生態人士透露,各砂石場均有黑道、民代掛勾或圍事,有的黑道強收保護費,一鏟一點五立方米,收取五十元,有的則介入圍事,民代則負責擺平環保局、河川局,降低污染罰款,甚至可藉疏濬之名,爭取到合法採區,每件個案少則百萬元,多則數千萬元。

  嘉義縣河川所產以砂土為主,雖然經濟價值遠較砂石為低,但是盜採事件或者「官商勾結」仍時有所聞,相關單位雖核定採取計劃,但砂石載運車輛未確實標示砂石出處並攜帶通行證及出貨三聯單等,砂石外運無法掌握外,也讓外界產生許多疑慮。 經濟部水利署第四河川局統計,濁水溪一年的砂石疏濬量高達一千萬立方米,目前僅剩下南投縣郡坑溪仍約有三百萬立方米的砂石尚待疏濬,從集集攔河堰以下至濁水溪大城鄉出海口全面禁採砂石,第四河川局盼望未來一年的砂石疏濬量維持在三百萬立方米。第三河川局所轄的大安溪及大甲溪則已分別在去年及今年六月底公告禁採砂石。

  河砂日漸枯竭,以及政府的禁採政策,已使得黑白兩道砂石業者,逐漸將魔爪轉向陸地,彰化縣及雲林縣緊鄰濁水溪的沿岸鄉鎮,農地中蘊含豐富的砂石,許多不法集團盜挖農地砂石後回填垃圾,也已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

  查緝盜採 推升砂價 險路絡繹

  中部地區砂石供應量佔全國近四成,主要生產於大安溪、大甲溪、烏溪、濁水溪、朴子溪、八掌溪等,橫跨苗栗、台中、彰化、南投、雲林、嘉義等縣市,為爭取砂源,部分業者以「合法掩護非法」盜採砂石,且由於手法不斷翻新,令檢警抓不勝抓。

  各溪流在未禁採前,不法業者開採機械可以光明正大進駐河床,砂石車也自由自在的進進出出,以越區開採、超挖深度等方式進行盜採,為了避免被查緝,堤岸內幾乎是「生人勿近」,沿途安排把風人員,甚至在堤岸上就有警戒人員,一見到行為舉止異常的陌生人進入越堤道路,就馬上通報,確定是執法者,就停止作業或轉到合法採區作業。

  直到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來襲,本島十多座重要橋樑被沖得七零八落,橫跨濁水溪的自強、中沙兩座橋樑,出現基樁斷裂或橋墩露裸情形,政府才意識到盜採河川砂石,已嚴重影響河川機能及橋樑安全。

  檢警此時從以往的貓抓老鼠式「一次抓一隻、其餘跑光光!」到陸、空聯合掃蕩一次抓一群,又祭出查扣機具等的絕招。不過機具被查扣,業者改以僱用零工高價計算工資,挖土機、砂石車個體戶為了生存,不顧是否非法採區,競相投入。

  檢警人員嚴厲取締抓到手軟,這些可憐單工,機具被查扣對他們來說等於斷了生計,苦不堪言,但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價錢高,不怕死的司機源源不絕,盜採砂石行為仍因建築業興盛而更加猖獗。

  檢方則再次改變取締作為,不抓司機、不扣機具,改查扣砂石,沒了砂石,業者就跳腳,不但沒有利益,還要面對廠商違約的嚴厲處罰,導致官員、民代介入砂石利益的老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河川的主管機關與業者之間長期存在極為曖昧的關係,砂石業者錢賺得容易,對主管機關更是巴結,而竊盜罪是小罪,砂金卻是大利益,加上砂石業者長期是政界最大的獻金者,許多立委、民代都幫他們跑腿服務,要工程找民代、出事被抓找民代。

  儘管盜採砂石,牽扯官商勾結是「公開的秘密」,但是要查有實據,卻十分困難。去年四月間,檢、調人員在新虎尾溪下游據報有盜採行為,幾位辦案人員潛行至附近觀察,發現盜採行為後撤離現場調集人馬,再回到現場,卻遭警方巡邏車盤查,待警方確認檢、調人員身分放行,盜採宵小已經人去河空了。

  不過,政府取締盜採砂石,也並非完全沒有成效,民國八十五年,省刑大成立了一支「黑衣部隊」,由於一襲黑裝的成員擅於偽裝埋伏,神出鬼沒,發揮了奇襲效果,一度讓盜採業者聞風喪膽,有效斬斷了中、南部地區河川砂石業的黑道勢力。當年縱橫濁水溪的前彰化縣副議長粘仲仁就是栽在他們手中。

  八十九年以後,各河川陸續宣告禁採砂石,盜採者無法再明目張膽盜採,改在深夜作業,除了配置把風者,更有業者在進入越堤道路後,以吊車將消波塊、大型鋼樑等重物移至越堤道路中間,形成路障,讓執法人員的車輛無法進入。另藉堤防、橋墩、自來水等河床工程之便開挖,至於颱風豪雨過後,各河川局開放疏濬工程,准許清理高灘地,部分不肖業者為了爭取更多開採量,先從高灘地四週下手清運,形成之間更大的落差,造成錯覺後,可以清運的砂石量就更多。

  此次台中特偵組偵辦大安溪砂石盜採案,檢方已朝官商勾結方向偵辦,並查出河川局有人涉及主導以疏濬工程名義掩飾,行盜採之實,顯示業者在合法採區汲汲營營分一杯羹外,看中的是難以估計的超挖盜採,檢方就發現合法採量僅一百二十餘萬立方米,超挖多達五百八十萬立方米。

  雲林地檢署偵辦盜採案的檢察官也明白指出,砂石業者要獲利一定要白道配合,他們幾次掃蕩盜採無功而返,分析幕後原因,除了業者善於利用地形地物,以監視器、放哨逃避取締外,要業者咬出不肖官員十足困難,帳冊中好像有行賄痕跡,但業者都是自己承擔下來。

  一位業者就私下透露,投資大量金錢設廠就是要長期吃這行飯,被抓到是自己倒楣,如果又出賣公務員,就不可能在砂石業繼續混下去,到時候自己損失更大。

  就是這種共生關係,要追查官商勾結,一直難有突破,這次大安溪盜採案檢方查扣砂石,抓住業者命脈,目的就是要揪出公務員。

  台中特偵組檢察官簡文鎮即無奈地表示,要認定是否盜採,必先確定砂石數量,認定上本來就相當困難,但這次偵辦大安溪砂石盜採案,水利署勘測隊卻有將查扣的砂石量以多報少嫌疑,讓他重新認清可能的潛在問題。水利署勘測隊則表示,砂石堆地面測量約廿%的誤差,再加上站立基準點不同,才會引發外界誤會。

  面對取締盜採,部分砂石業者卻透露,砂石被扣無法外運,各地砂石價格隨之水漲船高,為自尋料源,「禁者自禁、盜者自盜」,盜採情況只會更猖獗,充分反映業者的心態。

  業者疾呼速訂法 願遵守遊戲規則

  長期以來,砂石業就像砂石車一樣,總給予外界霸道、暴力、暴利的印象,合法業者千方百計固守地盤,一本萬利的不法業者更是前仆後繼,大作無本生意,然而,不少業者對於被外界投以異色眼光大為不平,有人認為政府應主動提出解決辦法,不要老是等問題浮上檯面才想辦法。

  砂石業被視為「黑道與黑金共存」,業者認為,肇因於政府長期漠視,一度黑槍橫行的濁水溪如此,最近因為盜採出現檢察官關說疑雲聲名大噪的大安溪,也是如此。

  雲林一名陳姓業者指出,盜採砂石有暴利可圖,引來各種勢力覬覦,民代插手、官員想分一杯羹,黑道當然也會介入,從而引發種種糾葛,甚至演變至誰敢亮槍,誰講話就能大聲,而這些情況,政府不至於不知道,只是被忽略了。

  台中縣一名張姓業者也指出,並非所有業者都這麼不自愛,但從早期幾近全面開放,之後有聯管制度,後來又全面禁採,政府只是見招拆招,尤其是禁採之後,砂石變得更搶手,「海水是讓口渴的人喝的」,貨源少、買家多,當然就更容易引發衝突。 彰化許姓業者建議政府採嚴刑峻法,搭配嚴格的審核方案與輔導措施,主管機關更應增加人力與設備,加強打擊犯罪的能力,業者一旦遭查獲盜採,就應永久撤銷採砂資格,多管齊下讓盜採絕跡。

  對於目前種種現象,不少業者充滿無奈,中部主要河川幾乎都實施禁採後,業者只能藉著疏濬名義開採河砂。

  有人則轉換經營手法,「只轉賣、不開採」,或轉向經營陸砂生意,購買加工,雖然利潤不比河砂,但爭議也較少,台中縣翁姓業者與嘉義的吳姓業者,都認為此一領域確實比較單純,但外界還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他們。

  家族也有經營砂石生意的台中縣議會議長張清堂與南投縣砂石公會理事長楊銘豐均認為,為了營運方便,業者作業場地都鄰近河川區,溪底砂石便道、便橋,以及污水處理等各種環保設施,守法的砂石業者常要砸下幾百、幾千萬,但往往因為一場洪水全數泡湯,業者其實也承擔了很高的風險。

  警方、環保與河川管理單位的種種檢查與隨之而來的罰單,更讓業者困擾。楊銘豐說,業者一接到罰單,金額往往就是六萬、十二萬,還可能連續處罰,業者繳罰款繳到手軟,哪來的暴利? 雲林的陳姓業者則以溪州大橋、中沙大橋橋基裸露問題,認為公路總局興建前未會同水利署實勘,渾然未考量水文流向,等出了狀況,各單位不敢面對自己的疏失,砂石業者便成了代罪羔羊。

  長期以來,砂石業者已經習慣面對外界的指責,有人甚至接近我行我素,不再理會各種指責,不過,業者多數認為,只要有一套完善的遊戲規則,大家一定願意遵守,所以,要解決種種問題,政府一定要主動出擊,不只要積極查弊,還要儘速擬出完善的管理規則。

  生態浩劫 魚蝦減 鳥類遷

  當體型龐大的砂石車,載走一車車大小石塊及砂石之際,大安溪、濁水溪、陳有蘭溪等溪流沿線生活的人們,相繼發出怒吼時,大自然生態也悄悄地在改變,曾經仰賴這些溪流的魚蝦和水底生物,在不知不覺中也搬了家。

  河川疏濬、挖採砂石,對生態的破壞,很多人都看到了。長期觀察大安溪和周邊生態的張豐年醫師,從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就常在大安溪上游,追蹤崩塌地的情況,發現大安溪是屬於「荒溪型」河川,平時溪床內滿佈大小砂石,政府以「疏濬」為由挖採砂石,大安溪砂石不見了,僅留下土壤。

  砂石質地一級棒的濁水溪及清水溪,也在盜採及疏濬之後,巨石慢慢不見,兩條溪也因為沒有巨石圈圍,不見任何水潭,一層又一層向河川下方刨挖的結果,河川面貌大變之外,整個生態更是深受影響。

  全國第一個發起河川生態保育工作的南投縣鹿谷鄉清水溝溪保育榮生會總幹事陳炳煌說,自然生態遭嚴重破壞,魚蝦生存的環境變了樣,魚蝦的生存面臨危機,河流沒有巨石聚集成水潭,便是一大警訊。

  濁水溪沿岸老一輩的居民也指出,原來溪畔有眾多的白鷺鷥等,已被趕到其他地區棲息。

  集集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發現,在震災和桃芝颱風之後,包括大甲溪、大安溪、濁水溪、烏溪、陳有蘭溪等河川生態改變了,以烏溪、濁水溪兩大水系為例,震災、桃芝風災前,烏溪魚類有十四科二十九種,濁水溪為十四科三十種,如今不但種類變少,連鯽魚、鯉魚、草魚常見魚種,也難得一見。

  保育中心研究員表示,魚類數量減少不外乎是自然與人為兩大原因,自然部分與地震、土石流有關,但影響程度遠不及「人為」部分。

  疏濬工程施工時,並未將河川生態、魚類棲地列入考量,嚴重地侵害水底生物的生存空間。中興大學土木系主任方富民、東海大學環科系教授陳炳煌異口同聲表示,河川自然流量,會產生急、緩、寬、窄河段,魚蝦棲息在河岸、鳥類前往覓食,產生多樣性生態,當採砂量多,改變河道,改變力大,物種恐不能適應,進而消失無蹤,改變力小,物種也會減少。

  集集特有生物保育中心,提醒疏濬工程設計多花一點心,推介「舟通式魚道」取代傳統的「階段式魚道」,用在防砂壩工程設計中,河道不易阻塞,且有利攀爬性魚類。

  一名曾參與林內坪頂陸砂開探評估的林務局官員,明言指出,開採陸砂短期內有助於重大公共工程推動,帶動經濟發展,但所賠出的生態環境成本,卻可能永遠無法回復,缺乏遠見的砂石開採案,只會造成更嚴重的土石流,及為大地留下無法撫平的傷口。

  雲林縣議員林源泉指出,八十四年間河川局以疏浚濁水溪為由,於濁水溪出海口附近進行抽砂工程,導致周邊養殖魚塭病變連連,隔年賀伯颱風過境,沿線一千多公頃的養殖魚塭,全部遭洪水沖失,這項損失無可估計的災害,就是肇因於河砂不當開採。

  聯合採訪:記者陳鳳麗、林祐華、游文玉、路暢平、謝介裕、林明宏、林良哲、楊政郡、張協昇、王曉玲、洪紹欽、曾鴻儒、蕭博仁、王百鍊、湯世名、鄭旭凱、吳為恭、張瑞楨、陳璟民、蔡宗勳、謝銀仲、吳世聰、陳燦坤、廖淑玲

 


南台灣藍色公路啟航 體驗水世界
「海寮」 消失中的養殖城堡
清境農場遊覽車翻覆 1死46傷
白紙能變美鈔? 非洲金光黨落網
砂石盜採爛污 政商牽扯不清
發包明細公告 高鐵資金危機有解
停建油槽! 近千名八里鄉民台北港抗爭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